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6章 家宴

手上一紧,见香君姐姐冲自己鼓励般点了点头,白樱儿心中生出一丝喜意,多亏了香君姐姐,李家人并没有排斥自己,反而认可了这一层关系。
可是老李很快反应过来,反而眉来眼笑地说道:“咦,这不是白家小娘子吗?都长这么大了,快过来,让阿爷瞧瞧,这俊模样水灵灵的,真是便宜了小郎那个臭小子。”买一赠一,哪里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海伦娜却是扯住夫君便往后厅走去。
“憨货,你方才不是喊饿吗?”
香君小娘子终于松开了手,白樱儿此时此刻也是没得跑,两女先后跪下,面若桃花,争相比艳。
“奴,奴会帮小郎揍人!奴已经是蜕凡境初阶,很厉害了。”
刚卸下一身戎装的白樱儿也完全没有想到,女帝陛下竟然扯着自己就这样一同去见小郎哥哥的父母,可是她却根本没有做好任何准备。
不仅大武倾国上下同仇敌忾,而且周边诸国亦是唇亡齿寒,自发性的结盟反击,除非西人打算将东土化作荒无人烟之地,那么东征计划必然会变成梦魇般的泥潭,无时无刻需要担心和提防东土之人的各种抵抗和攻击。
李小白微笑着冲二女点了点头,又是一阵不约而同的红云爬上各擅千秋的两张娇颜。
白老大有武艺,同为武道中人,他是知道,可是没想到对方的女儿竟然如此天赋异禀,竟然小小年纪就拥有如此惊人的修为。
两女这一跪,算是板上钉钉了,海伦娜从左右手腕上各褪下一支碧绿的镯子,上前扶起香君和樱儿,顺势将镯子给她俩戴上,算是当作信物,虽然不及仓促间给凤娘的法器,也是极为珍贵的首饰。
自从老刀把子带着千余马匪攻破西延镇,散落于天各一方的李家人终于得以团聚,再加上二郎的娘子凤娘顺利产下一子,李家有了第三代,可谓双喜临门。
还未及日落,匆匆处理完奏折等政务的香君女帝便和图书摆驾太平坊。
眼神,微表情,微动作,无时无刻的暴露出人的心理活动,几句话一诱导便无所循形。
替儿子打打杀杀,李大虎心甘情愿的被驱使,好歹也是一个蜕凡境武道高手,对付那些会飞的圣士恐怕有点儿困难,但是收拾杂兵却绰绰有余,更何况还有娘子海伦娜,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若非亲自梳理过,夜家家主送过来的清单或许还要再厚上几倍,李小白除了少数可靠之人,绝不会轻易相信自己的手下永远都会忠心耿耿。
眼下场合特殊,香君和樱儿才会如此敏感。
但是对方并不会与东土最为庞大的国度拼个不死不休,尽管几艘飞行舟联手诚然确实拥有攻破帝都天京的实力,但是如此一来,大武朝便与西人完全没有了任何寰转余地。
其他人的提示音无一例外都嗡嗡嗡简单的振翅声,还没有通话提示,与独一无二的特权相比,原本高大上的格调立刻就跌落云端。
有心想要挣脱,心虚之间,莫名没了力气,哪里还能挣得开来。
然而当脚步声刚踏进门,却看到两个并肩而行的俊俏小娘子,梨花海棠各胜一枝,猝不及防的老李一怔。
受邀的宾客并没有多少外人,主要还是李小郎在天京立足时的几个知交,剑匠甘罗老头和他的四个徒弟,一直在丹房炼丹的女丹师严笑,坐镇帝都的无城子,还有芷蓉,再有就是二郎李青在帝都的几个知交,也都是书香门第出身,形形色色不同身份的人坐在一起,却毫无任何违和感。
前一刻在府外,还是气度威严的女帝,一进门便成了低眉顺眼,娇羞着见公婆的小娘子。
李小白身上响起清脆的振铃声,这是信蜂之主的特权,彩铃。
“开饭了,我们走吧!”
喜气洋洋的太平坊李府张灯结彩,甚至将红绸儿挂到了坊口,早早备下的红壳煮鸡蛋发遍了全坊,不仅路人都有份,和*图*书连相邻的几个坊也沾了光,成筐的红鸡蛋甚至送到了宫里,禁卫和宫人都得了一份。
“好了,我知道了。”
“叮铃铃,保密局分析部部长请求通话。”
李小白轻轻拨动信蜂盒子上面一个小齿轮,它连接着一组多瓣合页,通过张开或合拢的程度收束信蜂的振翅声大小,算得上是一个小小的物理调音装置。
他想要的天下众生,一直为之努力去做的,便是这般模样。
老李拍着胸脯说道:“需要阿爷出手的,一句话便是,阿爷别的没有,打打杀杀的活儿,还是能做的。”
可是自己并非同香君姐姐那样与小郎哥哥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此名不正,言不顺的一同见面,距离前厅越近,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她越是心慌意乱起来。
虽然十分高兴有两个小娘子对自家小郎倾心,老李又开始担心起来,小郎不过武道洗髓境的修为,会不会被蜕凡境的媳妇给欺负,这一境之差可是天壤之别。
不过她心里却是相当满意的,香君知进退,有容人之量,对于李家门来说,是最合适的媳妇。
出卖无非是利益多少的问题。
老李还想多看几眼,回顾一下昔日的情怀。
仿佛被捏中要害,老李背后寒毛之炸,悚然颤声道:“是是,没错,老夫要多吃几碗!”
香君和白樱儿看到李小白,既羞且喜,不约而同的异口同声道:“小郎!”
不过只知道打打杀杀的老李却是满头雾水,完全听不明白。
大武女帝与自家小郎有婚约,老李绝无可能因为对方的帝王身份,而自惭形秽的认为高攀不起,他反而认定了这个儿媳妇。
……
今日传自己各色菜肴之道的公子带着老爷和老夫人回府,几个厨子使出浑身解数,拿出最好的手艺,光是挑捡丢弃的不合格食材都有十几大筐,用料之考究,火候之精准,人人都超水平发挥,合力精心烹制了一桌丰盛的菜肴,就算是皇hetushu•com宫御膳恐怕也只能甘拜下风。
要不然怎么说老李脸皮厚呢?都快跟帝都天京的外城墙一样了。要是不厚,也不会把圣宗圣女拐到手,有便宜不占白不占的随口一说却是堪称急智,让羞红了脸,恨不得找条地逢钻进去的白樱儿心底却莫名踏实了下来。
白樱儿果然是人见人怕,花见花开的净街母老虎,白生生的小拳头举起来,亦是别具特色。
因此可以断定,对方是来示威的,甚至是威胁大武朝交出海伦娜和李大虎,真正开片儿的机率并不高。
“是,娘说的对!”
“后面菜已上齐,可以开始了!”
两女一个比一个乖巧,海伦娜打心眼儿里替小郎高兴。
李小白欠身微微一笑。
“香君(樱儿)见过二老。”
事实上一直以来,香君就是这么做的。
白樱儿小脸涨得通红,隐约猜到香君姐姐想要做什么。
孤军深入第一要务是谨慎,尽可能的打击东土的高端力量,而不是跟世俗王朝拼个两败俱伤,连五宫七宗十三门联手都做不到的事情,仅凭着西人一支先遣军,恐怕仍旧力有不逮。
“娘子,娘子,走这么快作什么。”
神马皇家威仪,神马豪门权贵的礼节,在大老粗面前统统都是浮云,要是让那些御史言官看到这一幕,非得喝斥老李君前失议和大不敬之罪,抄家灭族指日可待。
海伦娜一支玉手轻轻捏住了夫君的耳朵。
信蜂盒子内传出的声音只有李小白和拥有蜕凡境修为的老李才能听到。
海伦娜又好气又好笑,孩子他爹信口开河,竟是歪打正着,心有七窍的她怎能猜不到同样聪明的香君小娘子打的是什么主意。
李小白点了点头,阿爷和娘在自己身边,或许可以作为一支奇兵。
不过香君小娘子手里还牵着另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帝都天京赫赫有名的女将军白樱儿,没少在她手里吃过苦头的青皮混混暗地里称其为净街母大虫,大虫一www.hetushu.com上街,魑魅魍魉便仓皇逃散一空。
海伦娜疑惑的望向老李,试图从他那里得到答案,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开口,李小白先开口了。
海伦娜却是抚额之叹,这个夫君真是毛毛燥燥,不等看清楚情况再开口吗?
想当年自己还年轻的时候,那些大姑娘,小娘子哭着喊着往自己身上扑,那滋味……啧啧!
“有一艘飞行舟正往帝都而来,娘和阿爷无需担心,小郎自能够处理好。”
至少此时此刻,眼前已然实现。
难得有外人诞生麒麟子,把吉礼发到大内的,不过以李家小郎与女帝陛下的关系来看,这完全没毛病,当然得同喜。
至于白樱儿的阿爷白老大,压根儿早就相中了李小郎,自然千肯万肯,怎么可能会反对。
不是李家人,不入李家门,香君女帝的回答亦是无比霸气,哪怕小郎战天斗地,真把天给捅破了,她也毫不畏惧。
才两三句话,老李就原形毕露。
厨子们竭力发挥,满桌的丰盛宴席使气氛其乐融融,美酒美食。
“什么事?”
“有一艘飞行舟脱离集群,正向帝都天京全速而来,预计二十四个时辰后抵达,请公子做好提前准备,属下建议尽快撤离。”
李府厨子的手艺在太平坊甚至整个帝都天京都是出了名的,但是外人无论用多么高的薪俸都挖不走。
“妾会好好看着小郎,他若闯祸,妾同他一起闯,妾虽不才,伏尸千里还是可以做到的。”
李小白恰好从后厅直奔过来。
一想到自己的儿媳妇之一是皇帝,嘿嘿,美嘀很!美嘀很!
“可以吃饭了吗?快快,大鱼大肉,老子早就饿了。”
不过人心善变,前一刻是真的忠心耿耿,下一刻又或许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或理由,而心怀不轨,像这样的暗中清洗绝会不是保密局的最后一次。
听到脚步声传来,老李便迫不及待的嚷嚷出声:“香君来了!快进来,快请进来!”
“好的,需要阿爷出手时,小http://www.hetushu.com郎一定不会客气。”
“香君姐,你要做什么?”
李小郎脸上的笑容一直都不曾断过,哪里还有什么天宫之主的神秘和高高在上,肆无忌惮的讲着荤段子,引起一片哄然大笑,书生击节应和,又或是与老剑匠甘罗互相划拳,再拉着芷蓉师姐胡扯着阿爷的想当年。
“好好,你们都是好孩子。”
“丑媳妇总归要见公婆的,大将军镇定些,莫要失了方寸。”
听到家丁的通报,李大虎便乐呵呵的和自己的婆娘坐在前厅等着自己未来的儿媳妇。
女帝放下帝王的威严,大将军放下肃杀的军威,悍匪早已经没了匪气,术道仙长们一如凡人般与匠人,读书人互相觥筹交错,世间百态,李小白认为这才是真正的和谐社会。
香君女帝淡定如常,牢牢牵着樱儿的手。
大武朝已经任由小郎横趟了,一个敢惹他的都没有,也就术道宗门,天邪教和圣庭才肯跟李大魔头玩得不亦乐乎。
“好了,好了,快快请起吧!”
“你二人以后要替我好好看着小郎,莫要再让他闯祸了。”
“你们来了!”
李小郎却是自然而然的牵起香君和樱儿的柔夷,一左一右领着两个妹子,施施然向后厅走去。
老李吓了一跳,自己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若非在西延镇带孩子才荒废了一段时间,最近又重新捡了回来,得了娘子那么多珍贵的丹药相助,也才蜕凡境高阶而已。
李小白大致能够猜到圣庭的打算,刚刚被打了脸,击沉两艘飞行舟,这是要找回场子。
“蜕凡境初阶?”
李小白只是简单的回复了一句,但结束了通话。
一大一小只顾着吃饭,海伦娜忍不住嗔了一句,果然是父子俩,都是一个模子的德性。
西延镇李家郎擅长捅篓子闯祸,这是有传统的,海伦娜二十年前就见识了,屡试不爽。
“都是吃货!”
可惜李府内外无外人,一个乌台嘴炮党都进不来。
他比老娘多一招绝活,就是能够当面看穿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