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8章 西人临城

天宫在大武朝帝都天京不仅有术道宗门中首开先河,专门对接世俗的办事处,太平坊李府同样也是天宫在帝都的代表。
身着圣斗甲,手执一张金色大弓的高级圣士并不是在固县城外交手的那两个高级圣士之一。
在东土的圣庭之人已经有如惊弓之鸟,再也无法接受飞行舟的连续损失,对于李小白的威胁,宁可信其有,不敢信其无,连赌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天邪教攻破圣手门,墨门亡于圣庭之手,东土术道进入多事之秋,接连遭到打击的五宫七宗十三门如临大敌。
一个小黑点正在迅速变大,很快变得清晰可见。
高级圣士梅费隆冷着脸说道:“这里是大武朝的帝都,大武朝的主人姓周,而不是姓李!”
城外多处空无一人的庄子在接连不断的猛烈爆炸中被夷为平地,随即体形庞大的飞行舟缓缓逼近,帝都下上无不人心惶惶,许多人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那艘巨大的飞行法器来自哪里,又有何目的。
梅费隆正要勃然大怒,但是表情微微一滞,目光掠过李小白,投向了他的身后。
但是真正让他痛心的是,总有人会忘记自己血管中流淌的是什么血,宁可为了那么点蝇头小利,不顾一切的充当汉奸,替外人效力。
直到现在,进攻的主动权依然掌握在圣庭手中,五宫七宗十三门所能够做的,只是严防死守和加强互相联络而已,但是彼此之间的距离过于遥远,当得到消息时,早已经为时已晚。
文武百官们纷纷入宫,请求香君女帝下旨遣人与对方说合,查明来意。
“她是我媳妇!”
……
宫廷供奉首领当即带着众供奉们飞回了皇宫上空,列成了一个整齐的方阵,既能够监控整个皇宫,也能够随时听从李小白的召唤。
一旦失去擅长炼器术和机关术的墨门,东土便再也没有可能建造出和战争圣器一样的大型飞行工具,仅凭m.hetushu.com着那些纤细的飞剑,恐怕还不足以对飞行舟构成威胁,陷入被动是显而易见。
李小白御剑飞到城墙上方,一抬手,让跟着他的天宫术士留在原地,径自迎了上去。
“你便是海伦娜的孩子?”
“得令!”
圣庭的战争圣器虽然攻击力和防御力同样惊人,但是李小白有自己的应对办法。
“来了就永远留下来吧!”
“凭什么我在后面,滚开!”
很快,一个笼罩在圣光中的身影张开六对光翼从甲板上飞起,迎向缓缓接应的李小白。
正如他心中所想的那样,李小白的目光果然不怀好意。
“这里是我的地盘!”
至于来自于其他各家的供奉术士和散修们,李小白压根儿就没指望过他们,完全当作乌合之众来看待,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李小白并没有回答对方的话,直接宣示自己的主权,双方既然是敌人,他也懒得通报姓名。
面对着西人飞行舟的那段城墙密布一架架八牛大弩,弓弦紧绷,蓄势待发,粗长的破甲弩箭闪烁着锋利的寒光。
他可以想像的到,此时此刻无数目光正紧紧盯着太平坊的李府。
东土的机关舟虽然灵活,续航能力强,与极西之地的飞行舟分别属于完全不同的体系,前者只利用灵气,后者除了圣光外,还可以将金木水火土风雷的力量化为己用,前者只是单纯的运载工具,后者却是真正的战争利器。
宫廷供奉术士的首领向李小白拱手道:“公子,陛下有令,我等皆听从公子调遣!”
西人圣庭早就将李大魔头调查的底儿朝天,父亲是个绿林大豪,母亲是圣宗圣女,自从西延镇被马匪攻破,便一路往东,在帝都助香君女帝夺得大宝,又逃亡隐入静霜宗,甚至连他在莽国和越庆国做过的勾当及两国共同承认的圣庙长老身份都被挖了出来。
梅费隆止住笑声,有些愠怒道www.hetushu.com:“你在看什么?”
李小白理直气壮。
“你们且先列一方阵,镇守皇宫上空,待命!”
李小白并没有理会这些仍然在乱七八糟烈队的家伙,直接带着天宫的术士方阵往城墙飞去。
天京外城墙的一座座烽火台上突然升起一道又一道耀眼光柱,直冲天际,在彼此呼应间,形成了一道环绕整个帝都的光幕之墙,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反正死在他手上的人多了,何必去一一记住,有阎王爷的生死簿记着就行了。
梅费隆仿佛听到一个最好笑的笑话,发出狂放的笑声。
公输磐前往天宫山门前在帝都布置的这座庞大法阵无法与任何一个术道宗门的守护法阵相比,充其量只能算是个样子货,结构并不复杂,所需材料并没有多少,三十二座石塔作为灵气交汇阵眼,烽火台为触发节点,冲天光幕阻挡一下箭矢飞石还可以,若是用来抵挡法术和飞剑却是根本不可能。
“看蠢货!”
圣庭打造一艘飞行舟不仅需要消耗大量人力物力,还需要漫长的时间。
“其余人等,十人一行,十人一列,百人一阵,列队!”
高级圣士梅费隆脸色微变,突然往天空射出了一枚光球,在他身后的飞行舟突然垂直上升,越飞越高。
“找打不成?”
圣庭一直保持着对东土的关注,除了飞剑以外,飞行法器仅有墨门的机关舟而已,但是能够与战争圣器飞行舟相比的却一艘都没有。
“你……”
皇庄被毁,在意料之中。
“哈哈哈,你在逗我玩吗?如果有的话,那么你就赶紧变出来啊!”
或许是因为在固县的时候猝不及防吃了个大亏,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西人开始对东土的城池生出深深的忌惮和戒备,唯恐重蹈复辙,并没有冒冒然侵入天京上空,看到城墙上升起光柱和光幕,更是保持着按兵不动,与城墙上的一长排八牛大弩保持http://www.hetushu.com着对峙姿态。
大部分伪装转移地点被夷平,西人终究还是上了当,并没有继续追寻下去,那些天宫的未来种子被安排在了真正安全的地方。
现如今帝都遭到不明来历的“术道”威胁,天宫挺身而出自然是理所当然。
同样的,且不说东土术道有没有建造大型飞行法器的特殊材料,光是建造基本结构,就需要不短的时间,因此眼前这个年轻人所谓的“只怕未必”,恐怕只是一句外强中干的虚言。
当初天宫招募术士、武者和凡人年轻子弟的时候,这些人还曾经嘲讽过这些初步应募之人居然接受臭丘八们的军阵队列训练,时不时出的错当作笑话谈资,但是轮到他们自己的时候,却是乱成一盘散沙。
尽管有几个聪明人站出来试图主动整队,可是这些术士们根本就没有过集体行动的经验,七个不服八个不忿,谁也不服气谁,依旧乱哄哄的。
“你挡着我了,到后面去。”
只要这些猪队友们别添乱就好了,他压根儿就没指望这些人能够帮上忙。
李小白曾经在高级圣士奥丁的飞行舟上见过对方,只不过不知道名字。
经过一连串布置的李小白并没有负帝都上下的期望,驾驭起剑光从太平坊李府内冲天而起。
西人东征,不就是将东土划入到西人帝国的国土内吗?人口、土地和资源都是圣庭和皇帝最需要的,统一东土和西方,成就万世之伟业和无上的荣耀。
几艘飞行舟可以自行选择攻击目标,而术道宗门却只能被动挨打。
有些消息传递的极快,帝都天京的术道中人虽然第一次见到圣庭的飞行舟,却并不陌生。
属于天宫的术士们在短短两三息的功夫,便完成了方阵列队,而其他人……依旧闹哄哄的像没头苍蝇一样乱飞,你不服我不愿,你争我抢,好半天依然没有列出个方阵模样。
当李小白暗骂这句话的时候,那艘飞行舟http://www.hetushu.com悬停在了距离天京外城墙一千丈的位置,似乎在无声的示威。
百姓们慌乱的心情这才踏实了许多,至少帝都并不是毫无准备。
他们十分清楚这并非是术道宗门向世俗王朝发难,而是东西道统之争,所有人没有任何犹豫,接受各家供奉的术士和散修们同仇敌忾的与天宫之主李小白站到了一起,况且眼前只有一艘飞行舟,使他们有勇气欲与圣庭一较高下。
在天宫办事处的方向,还有帝都各处有剑光纷纷升起,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集结在李小白的身边,其中有天宫之人,有皇宫中的供奉术士,也有各家豪门权贵供奉的术道中人,林林总总竟然过了百人。
李小白的语气带上了威胁的意味,事实上想要在短短两日内将帝都天京城打造成铜墙铁壁一般,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五宫七宗十三门联手也做不到。
还是一个字:杀!
李小白并不在乎那几条人命,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哪怕是体形最大的机关舟,在飞行舟面前,依然如同老鼠与大象的差距,只有被分分钟碾压的份。
大武朝以倾国之力支持天宫,同样的,天宫这个新生的术道宗门也将成为大武朝最可靠的术道力量。
那几个当作伪装的庄子也一样被夷为平地,便意味着保密局的钓鱼执法又有了收获。
然而李小白却一言不发的盯着梅费隆,那眼神,怪怪的。
当他们看到李小白舍自己而去,也顾不得列队,乌泱乌泱,乱哄哄的追了上去。
回头看了一眼升到距离地面近两千丈,只剩下一个小黑点的飞行舟,高级圣士梅费隆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旋即恶狠狠地盯着李小白说道:“你们没有大型飞行法器,甚至连墨门的机关舟都没有多少,又能拿我们怎么样?”
因此梅费隆的底气十足,哪怕有所埋伏,只要他的飞行舟时刻保持警惕,不冒然进入陷阱,便不怕对方搞出什么m•hetushu.com花样来。
“乱什么乱?快快列队!”
西人圣庭初至东土,为了保持拥有战争圣器飞行舟这样的机动优势,第一个解决掉的宗门便是墨门。
李小白觉得自己把公输磐那老头拐到手,绝对是神来之笔,墨门门主鲁休的风险分摊决定也同样是神配合。
李小白结束完最后一个通话,甩袖放出“玄星”将其化作一支飞剑,当即踏了上去。
“喂!李公子!等等我们!”
想必当日趁机开溜的那两个高级圣士已经将他的厉害转告给了其他高级圣士,待看到李小白飞过来,飞行舟上的人影晃动起来,隐约有几分慌乱。
每一艘飞行舟的工期都接近甚至超过百年,光是最重要的龙骨,就至少需要五十年,许多大型部件在铸造完成后,都得经过十几年的风吹日晒雨淋,期间还要不断进行保养和加工,才能保证它们的稳定形态,保证在组装完毕后,不会因为层层叠加的细微变形而分崩离析。
杀不完的奸细!
“只怕未必!”
李小白摆了摆手。
“快些站好,乱飞什么?”
“该轮到我们了!”
对方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傻瓜一样,谁是傻瓜,不言而语。
若非在固县一役同时击沉了两艘飞行舟,恐怕李小白的天宫依然不会被圣庭放在心上,成立没几个月的区区小宗门,完全是一群乌合之众,根本没可能与五宫七宗十三门这些底蕴深厚的术道宗门相比。
唯今之计,多多少少有些空城计的味道,只不过就看西人肯不肯上钩。
天宫之主的真正身份并不算什么秘密,术道宗门知道,寻常世俗百姓也知道,甚至津津乐道于这位李府小公子与女帝陛下之间的种种小道花边。
西人飞行舟轻轻一撞,环绕帝都天京的光幕便会当场崩溃。
梅费隆一怔,居然还可以这样解释,他依然态度强硬地说道:“那又怎样?我们来了,这里便是圣光照耀的土地,属于圣庭,属于伟大的万王之王凯撒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