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50章 驱逐

虽然没了钥匙,但是并不影响战争机关舟的悬停,攻击和防御,事实上仍然能保持稳定悬空姿态外,它原本就没有多少攻击力和防御力。
梅费隆终究还是记得自己是来示威的,并不是真的来屠城的,强压下狂怒,一振身后六对光翼,化作一道金色流星投向自己的飞行舟。
有生之年屠尽每一个西人,男女老幼,直至亡族灭种,绝不放过一个!
“怂货!”
何蕊却依然不为所动,得意地捏着那支尺许长的金色钥匙,它本身也是一件特殊的法器,可以附着掌管者的心神烙印,确保了她对这艘机关舟的控制权威。
李小白的声音结束了与战争机关舟的通话,他这边刚结束,舰桥内便响起了妖化兵蜂的提示声。
在天宫里,掌握了墨门最为重要的机关术传承的人可不止是公输磐一个人,战争机关舟的控制核心组件正是李小白所为,他在内部增加了权限,便有了这三支独立又联动的控制钥匙。
女船长何蕊直接将拔下的钥匙丢进了自己的储物法器,彻底断了公输磐的最后一丝念想。
“在原地悬停一日,警戒距离百丈,不许任何人登舟,舟上所有人也不得离开,保持警戒。”
哪怕没有加入天宫之前,这老头儿就已经被李大魔头欺负的没脾气,现如今一句话就认怂几乎快成了条件反射。
内部结构,功能设计,机关组件,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了墨门最强大的机关舟,将其从运载工具和装逼拉风法器上改造成了纯粹为战争而生的利器,与圣庭的飞行舟一般无二,其中甚至还借鉴了大量飞行舟的设计。
本土作战,天时地利人和,李小白样样不缺,从一开始就吃定了来犯的西人,短短两日的运筹帷幄和暗中安排,让对方根本无机可乘。
“我是船长,我说了算!”
她早就得了李小白的暗中嘱托,专门给公输老头踩刹车的。
好在李小白hetushu.com任用了曾经给女丹师严笑当供奉护卫的女术士何蕊当船长,原本的职业习惯使其坚持原则,避免了天宫第一艘未完工机关舟冒冒然追击圣庭飞行舟的作死举动。
天宫之主的权威,为墨门复仇的期盼,公输磐不敢造次,终于低下了头。
西人刚刚结束黑暗时代,完成统一没多久,人口远远没有东土多,哪怕一个换一个,最先亡族灭种的也一定是西人。
只有笑到最后的人,才是真正的赢家。
“再不追,他们就跑了啊!干掉一艘飞行舟,圣庭就会实力大损,老夫就能替墨门上下报仇,这是一举多得,何姑娘,你莫要阻止老夫!老夫要跟他们拼了!”
梅费隆面目狰狞,他原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然而在这个时候,每每想要下达那个疯狂命令的时候,心底却突然回荡起了李小白方才的一句话。
灭门之恨,恐怕他是天宫里面最痛恨西人的一个,恨不得把那艘灰溜溜狼狈而逃的机关舟从天上打下来。
“明白!”
五胡乱华时的羯人便是这个下场,希特勒办不到的事情,汉人却做到了,而且还不止一次。
她以实际行动宣示了自己的船长职责,先是破云舟,再是这艘未命名的战争机关舟,一次又一次证明了李小白的眼光,无论是战术执行能力,还是原则性都毋庸置疑。
何蕊一拍身前的控制机关,随着复杂的机关变化,很快凸起一具直径逾半丈的圆盘状物体,她伸手从上面拔出一物,却是一支奇形怪状的钥匙。
当然后患同样也让对方感到忌惮。
拥有雪域神雕这只目力惊人的“活雷达”,便足以使这艘庞大的机关舟立于不败之地。
幸好西人并不知道这一点,否则拼着与天宫正式全面开战,也要不惜一切代价击沉这艘新建的巨型飞行法器。
很显然,李小白的一步步落子,完全发挥出了m•hetushu.com应有的作用。
鸟枪换大炮的何蕊意气风发地戴着一顶三角帽,毫不迟疑的否决了公输磐的意见。
“机关舟尚未完工,还请磐长老多多费心!”
像这样的钥匙,圆盘上还有两支,一支负责攻击法器的控制权,一支负责防御法器的控制权,而何蕊手上这一支钥匙却是掌管着机关舟的飞行控制权。
“公子!”
门主、长老和大部分弟子战死,被波及的无辜凡人伤亡惨重,幸存下来的墨门弟子所剩无几,都天星斗大阵被毁,悬空岛被夺,作为术道十三门之一的墨门从此烟消云散,想要让公输磐彻底放下那是根本没可能的事情。
李小白没有登上战争机关舟,而是纵起剑光重新返回天京城内。
公输磐原本还想以老卖老,仗着这艘机关舟的建造者身份和全真境修为威逼这个小女子一番,然而公子的一句话便让他如当头棒喝,背后冷汗当即冒了出来。
“你,我……”
公输磐哪里肯善罢甘休,气急败坏的大喊大叫起来,开始捏动法术,试图操控这艘机关舟,前去追击逃走的圣庭飞行舟。
这艘战争机关舟使用了许多精密的机关组件,正是出自于李小白之手,连老头儿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接受了墨门机关术奥秘传承的年轻人在这一方面领域的造诣已经超过了自己,他甚至无法理解,那些精密又复杂的机关组件究竟是如何制作出来的,即使用最好的模具材料和最细心的加工手法,也难以匹配出配合度如此完美的机关,光是看着它们互相传动运转,便是一种极大的享受。
他喵的,这艘战争机关舟是他亲手组装,居然还有他自己不知道的机关。
身后的城墙上众将士山呼万岁,大武朝的百姓们无不欢天喜地而奔走相告,目送着西人飞行舟飞快远去,只剩下一个小黑点,李小白在收起笑声后,脸上却再无任何喜色,换http://www•hetushu•com上了凝重沉思的神情。
“嗡!”
灭门之恨,岂能眼睁睁的坐视敌人扬长而去,公输磐想要抓住这个机会一解心头大恨。
何蕊又回复了此前的刻板,还给公输磐安排了事情做。
……
钥匙从圆盘上脱离后,插孔所在部位附近,原本散发出淡淡萤绿色光芒的法阵迅速变成橙黄色,无论公输磐怎么释放控制法术,战争机关舟依然纹丝未动。
天宫的第一艘战争机关舟实际上是东土的机关舟、西人圣庭的飞行舟,再加上李小白的奇思妙想组合而成的庞然大物,前两者依然借鉴了水上舟船的外形,而后者则完全为适应天空飞行而生。
公输磐却是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有些事情强阻不得,李小白干脆也不费这个力气。
东土术道若是潜入极西之地,一心屠戮毫无反抗能力的普通人,圣庭和西人皇帝凯撒也同样毫无办法,即便截住对方,付出的伤亡代价,也绝对不会比今日的屠城少上多少,甚至会更多。
三角帽上插着一支灰色雕翎,格外神气,那是小雕灵儿的馈赠,它现在是这艘战争机关舟的导航官。
这个怂玩意儿,连赌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在首次发威的战争机关舟上,缔造者公输磐兴奋地上蹿下跳,老脸涨红的就如同猴屁股一般,手足舞蹈的嗷嗷直叫:“快追,追上那些西边来的狗杂种,打沉他们!”
事实上从西人正式发动东征计划的那一刻起,李小白与对方的博弈便已经开始了,今日的较量只不过是此前不断落子布局后的最终兵戎相见而已。
他原本还想让天宫再低调发展一段时间,尽可能的积蓄力量,但是现在时不我待,不得不与圣庭发生正面碰撞,虽然亮了肌肉让对方无法小觑,行事也会忌惮许多,却也使天宫成为了树大招风的众矢之的。
公输老头儿愤怒的声音在舰桥回荡,协助控制飞行舟的前和*图*书墨门弟子们只能无助的报以同情目光,他们也无能为力。
仓促从天宫山门内起飞的战争机关舟并没有全部完工,战斗力只有设计目标的三成,能够发射的灵动炮是唯一能够动用的攻击性法器,圣庭飞行舟好死不死的恰好在它的正对面,连瞄准都不需要,倒霉透顶的挨了一击,若是在侧面或其他角度,战争机关舟便只能徒呼奈何。
李小白大笑着抬起双手,中指高高举起!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政治是为了征服,而不是为了同归于尽。
“不行!公子有令,我们这次只是威慑!”
信蜂盒子内响起的却是李小白的声音。
这艘庞然大物的设计图纸由他亲自审核,许多组件更是出自他的手,每一个角落都无比熟悉,没有必要再上去看个新鲜。
“这是纵虎归山!纵虎归山!错过这一次,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结合了李小白诸多奇思妙想的战争机关舟与墨门的原型机关舟相比,完全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两者的差别不仅仅是大小与外形,还在于方方面面。
“磐长老,现在还不是时候!本公子保证,终有一日会让你得偿所愿。”
李小白的真正命令传来,却是打算借着这次赶跑西人,就在大武朝的帝都来一次肌肉展示。
大魔头的想法岂是常人能及,对方想要趁自己势单力孤,便拿无辜百姓要挟自己,他自然是从善如流的悉听尊便。
“这艘机关舟是属于天宫的,不是长老您的私有之物,以公子的命令为准,再一次声明,我是船长,这艘机关舟我说了算!”
“辛苦了!”
这种无所遁形,没有一丝秘密的心虚感立刻让他偃旗息鼓。
“接入!”何蕊无意与公输磐争执,她立刻进入了船长状态。
墨门根本从未想过在机关舟上设置什么攻击、防御和机动三种独立的控制权,因此当公输磐看到何蕊了一支奇形怪状的钥匙后,整艘战争机关舟当即歇了菜和_图_书,对他的操控法诀完全不理不睬,老头立刻就傻了眼。
天宫真正的主力都被大兄李墨带回了山门,他调动的这些术士都是在帝都接受集训的人,还不曾去过山门所在,今日一次有惊无险,倒是都经受住了这次意外的考验。
一方面是炫耀天宫的实力和底蕴,另一方面也是给予大武子民们信心,大武朝和天宫拥有与西人相抗衡的力量,战争机关舟横竖都已经亮了相,便干脆不再藏着掖着,让那些好奇之人看个够。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老虎要吃肉,奥特曼要打小怪兽,天经地义!
老牌宗门在圣庭的压迫下,陷入种种被动,墨门一日被灭,再加上西人体形庞大的飞行舟,术道中人尽皆惶恐不安,天宫初成立没多久,便成了气候,两方一对比,一个被动,一个毫不逊色,即便不愿意,也难免同样会被东土术道所忌,以后想要再从中得到好处和支援,难度将会增加许多。
手机是死的,信蜂却是活的,尤其还是开了智的妖化信蜂,战争机关舟舰桥内的争执刚起,就被负责舰桥通话的妖化兵蜂同步传给了李小白。
“老夫,老夫冒失了!”
公输磐负责战争机关舟的建造,哪怕从山门赶到这里,组装工作依然没有停止,即便处于启动状态,却并不影响继续施工。
事实上没有传话,李小白也早就预料到这个局面。
一片恭恭敬敬的“公子”声中,李小白犹如众星拱月般,被天宫术士们包围着重新落回城内。
公输磐对此无可奈何,他察觉到了钥匙上的奇异纹理,那并不是装饰用的精美花纹,很显然这不是一支寻常的钥匙。
“通话已结束!”
舰桥内突然响起响亮的振翅声,固定在控制机关旁的信蜂盒子内栖居的是一只为数不多的妖化兵蜂,振翅声比寻常工蜂更为大,甚至具有指定专人听到的密音传送能力。
舰桥彻底安静了下来,唯有众人的呼吸声。
“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