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58章 琅琊天

老李一句“人气少了点”引起了海伦娜的注意,在宽阔的街头巷尾,她只看到一些忙于普通生计的凡人,要不就是在宽敞空地上修炼的武者,但是术士却只有小猫两三只。
作为最后一次航程的破云舟,在连续飞行了数日后,终于开始降低高度。
这个名字并没有定下多久,在不久前听过五宫七宗的秘藏洞天名称后,有取名障碍症的李小白好不容易才想到了这个带着仙气儿名字,一听就是出尘脱俗。
正因为自然形成,所以海伦娜即使拥有全真境的修为,也难以察觉到这个法阵的存在,哪怕是五宫七宗的人来了,多半也会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转。
“这里的房子还真是高大粗犷,路也挺宽,不错不错,就是人气少了点,咦?还有练武之人!”
雪域神雕灵儿的身影出现在何蕊的视线中,她是前来领路的。
她已经完全明白过来,那座礼拜堂模样的建筑分明是一个扰人视线的幌子,事实上有两座一模一样的建筑,一座在里面,一座在外面,出入的大门却是进出入这处秘藏洞天的玄机。
海伦娜根本不曾发现那座城池究竟是如何出现的,只是突然一下子在眼前跳了出来。
至于惊雁宫的反应如何,李小白既不在乎,也不想管。
这座石墙变得越发高耸,足足有二十余丈,石缝间灌以坚韧的胶汁,破云舟在它面前,显得异常小巧。
一个寻常内门弟子没有任何权力替宗门做决定,就算是有这个魄力,也没有这个勇气。
事实上还真有因为长时间保持着张大了嘴的惊讶状态而下巴脱臼之人。
显而易见,如果西人知道了这一点,惊雁宫将要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
天空中传来一声清鸣,一道影子在眨眼间掠过破云舟,随即放缓了速度,斜斜转向。
海伦娜也说不出来究竟哪里奇怪。
“娘子,怎么了?”
老李不信邪,还绕了尖顶建筑一圈,发现除了这www.hetushu.com座建筑和前面的小广场外,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破云舟的速度再次放慢,轻盈的穿过了城墙刻意留出来的缺口。
李小白的声音从站在舟艏的李大虎与海伦娜二人身后传来。
“好名字!”
破云舟在何蕊的控制下,飞行高度越来越低,几乎快要压到树梢,不时惊起一片鸟雀,还有各种野兽的吼叫声。
“这里很奇怪。”
海伦娜终于明白,自家小郎遮遮掩掩的山门究竟是什么样的地方,竟是一处难得一见的秘藏洞天。
这种尖顶建筑曾经出现在她幼时的记忆中,那时还在极西之地,圣庭的礼拜堂似乎都是这般模样,贵族平民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到礼拜堂做礼拜,重大的节日还有弥撒祈福仪式,礼拜堂内外总是人满为患。
老李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不过看海伦娜的神色,似乎并不是什么危险。
直到脚踏实地,这些“晕舟”的人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嗯?那些术道中人呢?”
“圣庭?不不,这不是圣庭,只是一种尖顶的殿堂,看上去是不是很神圣?很威严?”
“这里是?”
“圣庭!”
一座明显属于圣庭的建筑十分突兀的出现在这里,让她感到惊疑不定。
李小白依旧施施然迈着方步,走路有助于解除晕舟的不良反应,后面那些丫鬟婆子们越走越精神,当然,即将进入传说中神仙居住的地方,这些凡人格外期待和兴奋,对于周围的各种新奇,直接将方才还让自己头晕恶心的不良反应忘得一干二净。
老李却不在乎山门究竟在哪儿,他贪婪地打量着机关舟低空掠过的树林,盘算着抽空过来打个猎,改善一下伙食。
“唳!~”
墨门的守护法阵算是非常强大,能够根据坠星之地对大地水脉进行改造,再接引星斗之力,但是与天宫的天然迷阵相比,人工痕迹太多,反而和图书破绽不少,哪像用时间一点一点雕琢出来的,完全浑然天成,让人防不胜防。
李小白炫耀着自己亲手设计的哥特式建筑。
拥有一个水池的广场外,那些石砌建筑一个都不见,换作了茂密的树林和各种奇花异草。
“如有谎话,天打雷劈。”
众人距离尖顶的高大建筑越来越近,海伦娜却是远远看清楚了敞开大门内的布置,一排排长椅与礼拜堂相似,但是最里面却没有供奉着光明神的圣像,只有一个空空荡荡的高台,并不是真正的圣庭礼拜堂。
即使是当日的圣宗,也不曾拥有自己的福地,充其量只有一处灵气汇集的灵穴,最后却因为术道与武道的联手攻打中被毁,与眼前这处真正的秘藏洞天相比,连小巫见大巫的资格都没有。
小雕灵儿练习读唇术有成,远远便能够“看到”李小白等人在说什么,趁机施展从大妖女那里学来的妖术,平空放了一个雷响,随后逃之夭夭。
李小白站在门口,引导诸人进入。
“哪里不对?”
“不,不对劲儿!”
其他宗门虽然被大魔头的杀猪刀宰得鲜血淋漓,可好歹也得到了战争机关舟的定制资格,惊雁宫却只能因为自己的愚蠢,眼睁睁看着其他宗门实力得到加强,并且拥有与西人圣庭战争圣器相抗衡的资格。
一股逼人的精纯灵气扑面而来,海伦娜发现自己明明走进了大门,却不知何时又背对着大门,莫名其妙的站在尖顶高大建筑的门口,似乎根本不曾走进去过。
这与大郎带着人前来接应自己与夫君时,判若两个完全不同的宗门。
“果真如此?”
“到了,请各位下舟!”
老李满头雾水,随即看到了前方由灰白巨石砌成的高大城墙,不禁惊讶道:“好大一座城。”
海伦娜条件反射般止住了脚步。
“小郎,你见过圣庭的礼拜堂?”
何蕊打着法诀,使机关核心的运转渐渐停了下来,以节hetushu.com约珍贵的灵气。
待李小白离去良久,他才终于反应过来,想要再去找李小白,却被仆人告之,正主儿已经远行,不知去向。
有了灵儿的引导,破云舟确认位于天然迷阵中央的山门位置将会变得容易许多。
看到老娘从惊讶到疑惑,再到惊疑不定的表情变化,李小白却是点了点头,指着这方天地说道:“这里,才是天宫的真正山门,琅琊天!”
李小白话音未落,轰隆一声,天空中响起了一声霹雳大响,吓得大魔头一哆嗦,他却抬起头冲着天空狠狠挥了拳头:“灵儿,你这熊孩子,有种别跑!”
破云舟微微一震,平稳落在了石台上。
“咦?城呢?城怎么不见了?”
“娘还是莫要太过惊讶,好东西还在后头。”
“这雕儿也真是顽皮。”
寻常凡人难以找到如此偏僻原始的地方,即使意外进度,也很快因为自然生成的迷阵而晕头转向,甚至永远都走不出这里。
这里随便哪一个地方,灵气浓郁程度都胜过昔日那座灵汽,海伦娜看到老李依旧还在没头没脑的打望,不禁嗔道:“别看了,这里已经不是原来的地方,是另一处神秘的所在。”
海伦娜感到难以置信,天然法阵这种东西她以往只是听说过,却根本不曾见过。
“请吧!”
在这次的战争机关舟交易中,轻视天宫的惊雁宫不得不咽下自己亲手酿的苦酒,成为了唯一的输家。
小郎君由李青亲自抱着,生怕那些乘不惯机关舟的丫鬟婆子把自己的宝贝儿子给摔了。
老李难得虎着脸教训儿子,一边说着,一边偷眼瞧自己的娘子,生怕海伦娜责罚儿子,端的是刀子嘴豆腐心,快把这个最小的儿子给宠坏了。
“好了,各位请进!”
海伦娜十分疑惑李小白怎么会知道这种独特的建筑,东土不仅没有这样的礼拜堂,甚至连记载的图文都不曾有。
下方是盆地内成片的茂密森林,从天空俯瞰,和_图_书除了河流湖泊,看不到一条道路,自然也没有任何人烟的存在。
海伦娜依然感到不可置信,这种事情若是放在极西之地,几乎可以当作圣迹来传颂,可是自己的小儿子是出生在东土,连圣庭是个什么玩意儿都不知道,怎会与礼拜堂这种特殊的场所有联系。
海伦娜猛然一转身,看到李小白从舱内走出,机关舟在森林上方低空飞掠了好一阵,她却没有发现任何。
有些事情一旦错过了,那就是错过了,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卖。
众人便随着他来到石台边,再拾级而下。
尽管海伦娜有些疑惑小儿子为何把山门放在这样遥远又偏僻的地方,不过她还是相信或许有其道理所在。
“因为这里的迷阵是天然形成的,并非后天人为。”
数十息后,前方的景色突然一变,一座规模不小的城池出现在海伦娜的视线中,猝不及防的她几乎险些跳了起来。
再看周围环境,却是完全变了模样。
“小郎,莫要唬你爷娘!不就是一座石头城,城墙高大点,房子也高大点,还有什么稀奇的。”
李小白做出了解释,天宫山门放在这里以后,他也没有对这里的天然迷阵做过一分一毫的改动。
李小白打了个手势。
这个消息当然不是糊弄这个惊雁宫弟子,而是真话。
李小白信口开河,母子二人心中所想完全不在一条线上。
一行人前方出现了一座尖顶高耸的宏伟建筑。
“天然迷阵?你说的是真的。”
宽敞的大门仿佛只是一个虚像,海伦娜,李大虎等人相继进入后,殿堂内却依旧是空空荡荡,他们的身影仿佛平空消失。
“迷阵?我怎的没看出来?”
“这,这是……”
李小白微微一笑,几乎每一个首次来到天宫山门的人,最后都会险些惊掉下巴。
但是这种方法仅限于重大或紧急的事情,而这个再次陷入呆滞的术士显然不在这个范围之内。
这也是她与李小白亲昵的表现,换和*图*书作旁人,多半会不理不睬,连靠近都不会。
海伦娜摇着头,她并不认为自己是因为走神的缘故而忽视了这座城池,可是四周围又看不出任何端倪,隐隐觉得小郎的天宫山门并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简单。
对于天宫山门,此时此刻的他满意极了,有同道中人,有猎物可打,绝对不会寂寞。
“做梦时,梦里看到的。”
至少其他宗门和西人很难找到这里,临时安置仍未能成长起来的宗门弟子倒也适合。
海伦娜却是早就知道李小白的两只雪域神雕颇为不凡,没想到这只小雕还会有这样的一面。
老李在宽阔的石板街上走着,一边好奇的东张西望,待看到那些呼喝声不断,用外功打熬身体的武者,浑身上下便开始发痒起来,恨不得去加入他们。
她们一个个脸色苍白,脚下拌蒜,身形微微颤栗甚至不由自主的摇晃着,连续数日的飞行,哪怕没有大体力的消耗,对于第一次乘坐机关舟的普通凡人来说,依然极为不适应,有几个甚至没少晕舟,此时更是让人搀扶下来。
李小白应付完五宫七宗的来人后,当即搭乘从天宫山门飞来的破云舟,带着二哥二嫂和爷娘,前往不为外人所知的山门所在。
“别急,我们很快就能看到他们。”
仆人却没有告诉这位惊雁宫弟子,其实还有别的办法联系上李小白。
她惊疑不定的左右张望,却是毫无痕迹,仿佛方才自己只是恍惚了一下,并未注意到前方的城池。
“没什么,整个盆地便是一座迷阵罢了。”
昔日在西延镇当一个富家翁,一门心思拉扯孩子,倒也不觉得武功荒废,心宽体胖之下,自然而然的变成了一个狗大户,但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婆娘被那些自命不凡的西人抢走,老李又将武功捡了回来,而且还功力大进,成为了蜕凡境的强者,每当看到同行,一颗武道之心,都会蠢蠢欲动。
十几个丫鬟和老妈子护着凤娘从破云舟中来到石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