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59章 北湖南山

在南山脚下,一头身着金丝鱼鳞甲,脚踏抓地虎快靴,头戴凤翅紫金冠,满身金毛的巨猿扛着一支成人手臂粗的长棒,人立着守在山脚牌坊处。
用两座一模一样的建筑来掩盖秘藏洞天的存在,这样的构思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公子怎的才来?是不是不要奴了?”
家养的妖怪到底要比野生的乖巧的多。
李小白领着一行人从广场延伸而出的小径,往南山而去,在穿过树林后,眼前豁然开朗。
任由小东西摸了一阵,小猴子忽然左右张望,猛然窜进了附近的树林里。
李小白对于悟空的聪明相当满意。
孙猴子守南天门,纯属是李大魔头的恶趣味。
李大虎干笑着掩饰自己的尴尬,拿夸奖孩子转移话题,事实上他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作势又要伸手,吓得大妖女化作一道青光划过天空,冲向远处的南山,落荒而逃。
“娘,阿爷,二郎,小郎,你们来了!”
老李看到悟空抱回来的那东西,立刻两眼放光,狐狸虽然不少见,但是如此通体雪白,不带一丝杂色的白狐却是极为难得,若是宰了剥皮,给娘子做一块围脖,却正合适的很。
不过金瞳六耳猕猴并未将它交给老李,而是直接抱到了小郎君面前。
“弟子拜见公子!”
如果不去考虑术道中人最好的修行之地,这里俨然宛如世外桃源。
术士们再次一揖,相继踏上飞剑,返回南山,广场上再次空旷起来。
日你个先人板板的,你就啷个这样对待兄弟伙,老子有难喽!
不仅仅是李墨一直在灌输,宗门上下也认为是必须的,加入天宫的那些散修都明白,群龙若是无首,这份好端端的基业迟早也会败落,更多的人自发性的尊敬这位很少出现在众人面前,影响力却无处不在的年轻公子。
同乡?妖族还有同乡的说法?
李小白不在身边的日子里,虽有洪璃提纯出来的储备帝流浆,可是怎么也比不上现采精血的新鲜口感。
被一个小娃娃揪m.hetushu.com住尾巴,双尾灵狐白面满心悲催。
迁就小儿子的胡闹,她便将对方当作人族小娘来看待,上下打量着,一点儿也看不出妖族野性难驯的痕迹,反而和真正的人族小娘没有任何区别,一般的娇怯害羞,小脸儿涨得红红的。
猝不及防的妖女捂着自己的小屁屁一蹦三尺高,满脸哀怨地娇嗔道:“公子真的忍心吃奴家?”
明明是天宫之主,却是什么事情都一推二六五,当个甩手掌柜,可怜他这位大兄,忙这个又忙那个,不可开交。
李小白的声音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在场的术士们心跳与呼吸都不由自主的加快了几分。
“当然不是!你也不想想,把周围的东西弄没了,需要花费多大的力气。”
“这个是孙悟空,本体是金瞳六耳猕猴,悟空,快来见过我的阿爷和娘,还有二哥,二嫂,看到没有,还多了一个小郎君!”
当自家宝贝儿子揪住那只白狐的尾巴,李青才发现这东西居然是双尾的异种。
因此秘藏洞天被术道中人称为福地,完全是名符名其。
正如海伦娜所预料的那样,老李果然是满脸呆滞,自己还没走上几步路,竟然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嗯,非常感谢诸位对天宫的支持,若没有重要的事情,大家且先去忙吧!本公子还有家事需要先行处理。”
两妖在半空中化作一青一红两道闪电向一行人直扑而来。
海伦娜与老李在这一刻,清清楚楚的感受到小郎这个天宫之主的权威。
小东西同样在好奇的打量着面目狰狞,虎背熊腰,满身肌肉虬结的孙悟空,后者突然身形一矮,满身铠甲衣冠全部瘪了下去,最终一只仅有一尺余高的毛茸茸小猴子跳了起来,冲着小郎君挤眉弄眼,摆了几个动作后,身形灵活的翻起了斤斗。
随着修为渐高,小红鲤越是懂得这份机缘的珍贵。
小郎君哪里知道什么是妖怪,初生牛犊不怕虎,伸出手来去抓这只可爱的小猴m.hetushu.com子的毛,笑的更加大声。
海伦娜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夫君像只呆头鹅似的仍在半信半疑。
即使是见多识广的海伦娜暗暗称奇,李小白捣鼓出来的天宫看似奇葩,有许多离经叛道之处,却依然让人隐隐觉得,这才是最好的生存规则。
李小白在场,再加上近在咫尺的几分熟悉气息,白面哪里还猜不到这个小东西究竟是什么人,只好任由这嫩娃子揪自己的尾巴。
清瑶不安份的扭着身子,窥觑着大魔头的脖颈。
“哟,还是两个尾巴!”
毛茸茸,温暖,干净,有灵性,又有灵气,正适合陪伴小孩子,无可挑剔的天生大玩具。
海伦娜和李墨两人又好气又好笑,小郎又去撩人家大妖,还妖王火锅,换作旁人,恐怕当场就被这头青蛟给一口吞了。
“好,好!”老李热泪盈眶,被大郎的情绪所感染。
她的开智化妖,全由这位人族年轻公子赐予的机缘,否则懵懵懂懂的不知哪一天被渔夫捉了去,做成一锅鲜美的鱼汤。
落在众术士前方的大郎李墨快步走了过来,激动的目光在每一个人身上巡梭。
牌坊上写着大字:南天门。
李小白拉着乖巧可人的小红鲤,直接推到了老李和海伦娜面前。
海伦娜目瞪口呆地望着妖气升腾的方向,一条张牙舞爪的青蛟破水而出,身侧紧跟着一道火光,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灵动无比的鱼身。
白面根本不敢动弹,生怕惹恼了在场的几个,自己被拖去剥皮下火锅。
“小郎,这里你是此间主人,你来领路!”
通体雪白,毛茸茸的小狐狸显然更受小孩子的喜欢,就像一只大玩具。
哪想到自己正被人打量着剥皮的白狐傻傻的看着众人,满头雾水,当它看到老李那双贪婪的目光,当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那就再养养,妖王的口感更有嚼头,嗯,本公子又想要吃妖王火锅了,快些去准备,不然就把自己炖了吧。”
“这是灵狐,倒是正适合给小郎君m.hetushu.com当玩具。”
小白同学对付妖女很有一套。
李小白就像一个狠心郎,一手揽着小鸟依人的小红鲤,娴熟无比的与妖女斗着演技,双方都堪称影帝级。
祸水东引的无良猴子却是暗地里松了一口气,让它短时间扮萌逗孩子没问题,时间长了可也受不了,正好让白面这个吃闲饭的找点事情做做。
李墨一眼瞅到李小白背着双手,就像没事儿人似的,当即扯住了这小子。
李小白一巴掌拍在妖女的香臀上,邪恶地说道:“莫闹,回头洗白白,自己跳到火锅里等本公子,记得多放香菜。”
武者虽然对灵气的需求不高,但是在灵气充沛的环境下多多少少也能得些益出,凝炼出来的真气也更加纯粹,待晋入蜕凡境后,凝气为罡的成功概率会更高一些。
“吱吱,悟空见过老太爷,老夫人,二公子,二少夫人,还有……”
不远处一群人都看得呆了,不是说好的大妖呢?
纵横数十里的居摩湖紧挨着西延镇,洪璃与他们是同乡,这真的没毛病。
在天宫山门内,所有术士和武者的第一要务便是利用秘藏洞天的充沛灵气,抓紧时间修炼,努力提升自己,再加上充足的各种丹药供应,每修炼一日足可抵在外界月余苦功,因此天宫的术士们都不会白白浪费如此宝贵的机会,日夜刻苦修炼,除非有任务或重大事件发生,平时很少能够看到他们悠闲的身影。
波澜起伏不休的湖面突然浪花翻涌,两道炽烈的妖气冲天而起。
“不是原来的地方?”
一副垂泪欲泣的可怜模样,哪里还有世人传闻的凶恶大妖模样。
……
“又能得到公子的精血,真好。”
“是吗?啊,哈哈哈,不愧是我老李的种,真是一处好地方,不错,不错!”
沿着湖畔小弃,与众人熟悉起来的小红鲤很快再次活跃,叽叽喳喳,就像一只欢快的小麻雀,给众人当起了导游,指点附近的北湖之美,南山之秀,还有一月一次的自发性小集镇,在m•hetushu.com自给自足的环境下,吃的喝的样样俱全,无论是凡人,妖族,术士还是武者,都能够享受到这里的祥和生活氛围,所有智慧生灵在这里都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共处。
别看这个年轻公子表面上不显山不露水,干的却件件都是大事,击沉西人圣庭的两艘飞行舟,将一头青蛟大妖降伏的服服贴贴,宗门内的妖族很明显都不是妖奴,却毫无任何桀骜不驯,哪怕与那些年轻弟子们演练,也从未真正伤过一人,至于自己将自己扭伤或跌得鼻青脸肿,这又能怪得谁来。
众人当即绝倒。
李青知道小郎养的妖族与术道宗门的妖奴不同,对于自己人没有威胁性,便放心抱着自己的小郎君凑了上去。
家养的妖怪,对于第一次听到的人来说,实在是匪夷所思。
李小白宠溺的摸了摸扑在自己怀里的小脑袋。
金瞳六耳猕猴在听过两个版本的西游记后,算是原版孙悟空的忠实拥趸,立志要成为真正的齐天大圣,战无不胜的斗战胜佛。
大妖算神马,有大魔头可怕吗?未来的妖王还不是照样下火锅的份。
一路行来,她看到的城池是真真正正的城池,就算是有法阵掩盖,也不可能掩盖得如此天衣无缝,能够化实为虚或化虚为实的法阵,别说见过,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甚至连圣庭也办不到。
忽然间,一道道剑光划过天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落了下来。
当一双金瞳落在李青怀中的小郎君身上。
正玩得起劲的小郎君看到小猴子不见了,嘴一撇正要哭,却又见那只小猴子捧着一个白色的东西跑了回来。
落在广场上的众术士们不约而同的躬身行礼,天宫之主不是宫主,而是公子,拜见公子不需要跪拜,只要深揖即可。
小郎君哪里经得起这样的逗弄,乌溜乌溜的眼睛当即眯了起来,咯咯咯笑了起来。
“狐狸,白狐狸。”
就这么一巴掌拍成了任何人欺负的寻常小娘子。
嘶!~宝贵的毛被扯掉了好几根。
“娘,这是洪和-图-书璃,洪水的洪,琉璃的璃,嗯,还是同乡呢!”
空气被撕裂的声音不绝于耳,剑光如瀑,并不大的广场上眨眼间站满了从天而降的术士,数量甚至比海伦娜和老李当日看到的那些更多,而且大多是面容稚嫩的年轻人,可以想像的到,这些年轻人便是天宫的未来。
谁能想到,这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萌猴子平日里最喜欢挥起大棒将敌人砸成肉饼饼。
“居摩湖?”不仅仅是海伦娜,连老李,李大郎都瞪大了眼睛,这个地方他们太熟悉了,却没有想到这个脾气温婉到了极点的小妖竟然真的是他们的同乡。
李小白用力点着头,说道:“这可是家养的!”
前者的气息已是真丹境高阶,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就是一头统御一方的妖王,另一个颠覆常识般水中生火的鱼影,亦是达到了化形境巅峰,真丹境大妖指日可待。
海伦娜不禁好奇,说道:“小姑娘,你原来是住在哪儿啊?”
把别人下火锅,还是自己下火锅,这个选择很容易决定。
秘藏洞天对于术道中人,是一个传说,对于武道中人,甚至连传说都不是,根本就是闻所未闻。
李小白停下脚步,张开双手,任由青红闪电扑入怀中,青光与红光同时散去,显现出两个千娇百媚的大小妖女。
小红鲤连忙作了个福,低着头说道:“奴奴见过老太爷和老夫人,奴奴原本住在居摩湖,受公子点化成妖!”
毕竟是妖族,哪怕被大魔头搞得吃人心理障碍,可是依然无法抵挡血食对本能的诱惑,内心深处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一侧是碧波万倾的湖泊,一边是井然有序的阡陌。
失散的一家人在此时此刻才算是真正的团圆了。
就算是妖怪,也知道没来由的被人在羞人之处当众抽击也是十分的不妥。
小红鲤早已经想极了李小白,此时喜极而泣,声音里带上了哭腔。
“公子也想你,修为又涨了,洪璃乖!”
李小白却没在意孙悟空的魁梧暴猿本体,直接拉着它过来打招呼。
“大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