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60章 渔人之利

“五宫七宗打算向我们定制战争机关舟,当然,最大号的他们就算想买,我也不愿意卖,所以专门给他们设计了一些便宜货,趁机赚点儿材料。”
公输磐眼睛瞪得溜圆,一艘战争机关舟所需的材料不下万种,别看三倍这个数字并不大,墨门替外宗之人定制法器有时候会收取十倍的材料或等价物品,但是这上万种材料乘上一个三,立刻会变得十分恐怖。
仿佛中了定身术般,呆滞了几息,公输磐终于回过神来,气急败坏地道:“你疯了吗?此等利器,怎能拱手他人?这,这是太阿倒持!不行,老夫绝不同意。”
回到安置爷娘与二兄二嫂的小院时,天色已经渐黑。
李小白一点儿也没生气,反而笑着说道:“不急,我们又不是马上就造出这些机关舟,不过它们至少帮我们解决了材料不足的问题。”
“三倍!你……”
老夫也没有办法啊!
灵兽往往是通过人族术道秘法刻意培养出来的,几乎从来就没有天生的灵兽,与感应帝流浆而开智化妖的妖族完全不同。
现在光是建造这艘一百五十多丈长的战争机关舟就已经让天工院的弟子们忙得昏天黑地,自己也是殚精竭虑,突然增加这么多类型的机关舟,且不说材料能不能供应的上来,光是建造的人手就已经入不敷出。
“第三,术道宗门得到战争机关舟后,最先要做的事情是与西人圣庭的飞行舟开战,打仗么,总有损耗,就算是我们不偷工减料,损毁也是在所难免,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我们可以趁机坐收渔人之利。”
公输磐麻木了,合该这小子成为天宫之主,又坏又黑,把别人算计的被卖了还得替他数钱,坑不能再坑了。
觉得跟域外天魔多说一句话都会生无可恋,公输磐果断决定还是自己做最擅长的事情,省得给自己找气受。
公输老头正在这边叫唤着呢,问题却是恰好完美的解决了。
hetushu.com随处可见宁台楼阁,缭绕缥缈仙气的南山看似风景秀美,实则法阵遍布,机关重重,即使处于秘藏洞天内,该有的防御和预警设施却一样都不少。
对于灵兽门的灵兽来说,每次被抽取身上的灵气,供主人修炼,通常都是十分痛苦的事情,如同在自己身上剜肉一般。
一大家子在南山上一处面向北湖的小院里住了下来,院后灵泉潺潺,鸟语花香。
三座坞台呈元宝状,左右高,中间低,分别负责组装,舾装和维修三个不同的重要职能。
公输磐正对渐渐耗尽的各种材料而焦头烂额,实在没兴趣应付李小白习惯性卖的关子。
老夫也不想啊!
南山上的建设基本上已经收尾,昔日远古术道宗门的泱泱大气完全恢复,在弟子们眼中,天宫根本完全不像新成立的小宗门,反倒更像是传承已久,突然入世的古老宗门,若是有心,还能发现一些久远的法术痕迹。
李小白解释道:“是从灵兽门接手过来的,原来的主人被大哥打死了。”要不是他收留了这只白狐,说不定就得在雪域高原冻饿而死,待在琅琊天里倒也老实本份,没什么坏心眼。
五宫七宗想要从天宫身上占些便宜,哪里想到自己却是一头撞进了李大魔头这个天坑里。
又观望了一会儿,指点天工院改进了十几处流程,让建造工序更加合理流畅,大魔头又背着手施施然离开。
没心没肺咯咯笑个不停的熊孩子手心已经攥了好几根白毛。
“这些事情,老夫不管,也不会考虑,你把材料送来便是!”
“也好,就给小郎君做个玩物吧!听着,小家伙,要好好照顾小郎君哦!”
看到李小白背着双手,带着小妖女洪璃悠哉悠哉的蹓着妖怪一路走了过来。
李小白笑眯眯的收下了这份缺货清单,反而将一本册子递了过去。
在如此巨大的机关舟设置些不为人所知的暗和图书门,实在是太容易不过,光是他自己,在短短几息的功夫就想到了不下百种,根本防不胜防。
唯一的破绽是香君小娘,不过帝都有无城子坐镇,还有雪域神雕雪娘,再加上一群皇家供奉,若有什么事情发生,逃跑还是没有任何问题。
除了第三座维修坞台依然是空荡荡的外,组装坞台上已经呈现出基本的框架,战争机关舟初具雏形。
“你什么意思?”
唯一的区别便是,丫鬟婆子们的玉符无法进入一些禁区,在出入秘藏洞天时也会触发暗中的预警。
除非是专业炼器的宗门,否则便是痴心妄想。
李小白摊开双手,给出了一个令老头儿满脸懵逼的回答。
灵气逼人的天宫山门内,没有人来抽取灵狐白面身上的灵气,终日混吃混喝,无聊了就吞吐灵气,胡乱修炼一会儿,过的逍遥自在,如同一只真正的宠物,都快忘了自己是一只灵狐。
“当然了,我是大魔头,域外天魔!不坏怎么能行!”
“磐长老莫急,本公子过来,也是为了解决此事。”
公输磐接过那本厚度更甚于自己递过去的册子,打开一看,里面开头十几页竟然都是好几种机关舟的介绍。
众人身上有李小白亲手制作的平安玉符,并不会被法阵羁绊。
虽是天宫之主,在天工院的炼器和机关领域却依然算得上是权威,公输磐哪怕再不待见,但是李小白的意见,天工院上下还是得认真听取。
五宫七宗原本还想要把战争机关舟的建造方法弄到手,但是在看到条目超过三万多行的材料清单后,便直接绝了这个念头。
转念一想,这并非不可能,而是太可能了。
“这老家伙,连多说几句话都不肯么?”
海伦娜好奇的打量着正被小郎君揪住尾巴,一副生无可恋模样的双尾灵狐。
后者身上自带妖气,擅长使用的也是自行领悟的妖术,前者却能引聚灵气,可以使用法术,甚至和_图_书是法器,不过只有那些财大气粗的术士才会给自己的灵兽配备专用法器,战斗力更是直线上升。
数量众多的货架层层环绕着三座巨大的坞台,每一座足足长达两百丈,两端各自配有轨道式没动龙门吊,还有一支支张牙舞爪的塔吊,光是这三座坞台便占据了工院三分之一的面积,留给炼器士们的隔音小间,其实只有区区一角,其余的基本上不是库房就是工坊。
“呵呵,磐长老却不知我做这笔买卖的理由有三!”
李小白竖起第一根食指说道:“第一,我们卖给别的宗门,未必是完全体的战争机关舟,可以是性能缩水版,防御降低,攻击降低,航程降低,甚至有暗门,可以供我们亲自控制出现停滞,损毁,甚至是自爆。”
李小白将目光放在三座坞台上,巧了,正好可以同步开工。
公输磐咬牙切齿,他与李小白完全是两种人。
老头瞬间就绝望了!
苦逼的白面浑然不知自己的那几根尾巴尖毛,竟然也被这个面目儒雅和善的人族男子给盯上了。
李小白怪笑着,显然将公输磐的话当作夸奖。
……
天工院内一如往常忙得热火朝天,原本空旷的场地每一丈都被利用起来,大的小的货架层层垒起,足以四五丈高,如果不是术士,凡人恐怕很难以攀爬如此高大的货架。
组装工程如同大刀阔斧,舾装工程却如同绣花一般,不仅需要细致的工序,还要有寻找缺点和漏洞的耐心,耗时丝毫不比前一个工程少上多少。
并不是每一头灵兽都与主人关系良好,在很多时候都是受制于神魂相引的秘法控制。
“公子,你实在是太坏了!”
这个魔头不止是坏,而且还黑啊!
就见院子里火锅已经架了起来,咕嘟咕嘟冒着泡,散发出香料的浓郁味道,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坐在一起,准备开饭。
公输磐眼珠子都快瞪出来,老实本份的他哪里想过人心居然可和_图_书以有这么坏,卖给别人的机关舟可以留下后手。
秘藏洞天作为五宫七宗秘而不宣的修行圣地,李小白虽然开放给所有人,却并不是毫无防备。
被一个人扔在原地的李小白嘴角抽了抽,老头儿生起气,根本是连一点面子都不给。
“怎会有灵狐在这里?”
他吹胡子瞪眼的指着简约设计图,气道:“你,你小子是想要老夫的命啊!眼下这一艘战争机关舟还没有全部完工,又想弄出这么多妖蛾子?”
转念一想,自己是不是也被卖了又替他数钱呢?
“这是什么?”
李小白仿佛早有预料到公输磐会有这样的态度,他见对方悻悻然闭上了嘴,便继续说道:“磐长老无非担心其他宗门把我们的机关舟拿去,掉过头来对付我们,是也不是?”
墨门虽然不具备建造大型和巨型复杂法器的能力,但是经过李小白的指点,进行制式化和模块化分解后,原本看似难以想像的高难度庞大工程变得极具可行性,第一艘体长一百五十七丈的战争机关舟用自己的真实存在论证了这一构思的正确。
不过他颇觉得可惜,自家娃手里捏的可是最上等的狐毫,若能制笔,写出的字迹笔力多半会更显隽丽大方。
公输磐没好气地说道:“这是当然,这等利器自然是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才行。”
“啊!?”
听到娘亲这么说,二郎李青直接将双尾灵狐也给抱了起来,灵狐并不重,与小郎君相当,两条毛茸茸的狐尾轻轻摇晃着,撩着小郎君的脸颊,下巴和手掌,讨好着这个小主人。
老实的公输磐怎么可能是大魔头的对手,两三句话就被顶着脸红脖子粗,又没了话。
说着从储物法器里,拿出一叠厚厚的清单,直接扔了过来。
李小白又竖起第三根手指。
“第二,每一艘机关舟的价格是三倍的成本,材料,人工,统统三倍,这意味着,我们每给其他宗门造出一艘机关舟,我们就能够造出hetushu•com两艘,他们定的越多,我们拥有的就越多,自始至终,我们的机关舟都是整个术道的两倍,如果这些宗门不老实,一艘换一艘,最后还是我们赢,让五宫七宗全部定制完全版的战争机关舟,几乎是不可能,他们也拿不出这么多材料,最适合的,就是这些中小型的机关舟,如此一来,完全不用担心什么太阿倒持。”
好有两条尾巴,攒上一年,或许也能攒出一支笔来吧。
天工院的院长公输磐等人并没有和其他人一起去迎接抵达秘藏洞天“琅琊天”的天宫之主李小白,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便是争分夺秒的抓紧舾装战争机关舟,并且开始建造第二艘战争机关舟。
公输磐从精钢长管搭起的脚手架上,纵起飞剑落了下来,劈头盖脸地问道:“老夫从墨门带出来的材料已经快用完了,你什么时候带来新的材料,再不补充,这里就要停工了。”
“莫急莫急,磐长老且先听我说完。”
小儿子连真丹境大妖都能治得住,更何况区区一只吐纳境的异种灵狐,海伦娜放心的把双尾狐丢给了李家的第三代。
老头已经彻底哑口无语。
安置好家人后,李大魔头也算是了去一桩心事,解决了大半的后顾之忧,至少无论他在外面惹出什么事端,敌人也别想拿亲人来要挟他。
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现在可好,只是偷偷下山看个热闹,结果被金瞳六耳猕猴逮来顶锅,却是脱身不得。
公输老头的想法与墨门长久以来把持术道炼器术和机关术牛耳的态度一般无二,最好的东西当然得自己用,人无我有当然是再好不过,以往机关舟不轻易外流,现如今战争机关舟同样不肯给别的宗门,亦是一样的道理。
一道剑光纵起,老头儿管自己忙去了,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战争机关舟耗费的材料零零总总有上万种,要不是墨门底蕴深厚,不然公输磐还真没有底气建造这样的庞然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