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63章 术道回应

他当然不会跟天隆真人说,自己已经将妖族海陆空三军全部收集齐全,就等着召唤神龙。
妖女怨气冲天,自己好心好意,却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是一个小白眼狼,吃干抹净便翻脸不认人。
“只是小半条街,谁让他们不愿意来着。”
他从未想过自己竟有一天会与一头真丹境蛟妖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一起吃饭。
不用问女帝也能猜到清瑶和洪璃这两个浪过头的妖女会面临什么样的惩罚。
新鲜感一过,日子立刻就变得难熬起来。
见识过帝都的繁华,妖女老实了没几天,又开始蠢蠢欲动。
不过宫里年轻侍卫和禁卫海了去,只怕是僧多肉少。
“小鱼儿,我们偷偷溜出去吧?”
既然拉出了火坑,就没有再送回平康坊的道理,给个正经的从良出路也能体现出皇恩浩荡。
在五宫七宗十三门中,因为李小白的缘故,静霜宗与天宫的关系最近,前不久的战争机关舟交易第一轮商谈,作出反应最快的是静霜宗倒也并不意外。
“反噬?当然不会!清瑶和洪璃最是乖巧,怎么可能会反噬。”
虽然没伤什么人,但是惊吓却不小,想必在半年内,这处帝都有名的烟花柳巷之地休想恢复往日的热闹。
……
院子里两个妖女的一举一动丝毫没有逃过他的琉璃心,可怜的大妖现在只能欺负蚂蚁玩了。
从平康坊强买来那些狐媚子们,并不是看中她们的勾引男人手段,而是看中她们善于打扮的丰富经验,无论是名门闺秀,还是小家碧玉,论起妆扮技巧,恐怕没有一个能够与青楼女子相比,前者是业余的,后者却是经过千锤百炼的专家。
“老是关在这里,有什么意思!奴家要吃大餐,要首饰,要衣裳!”
“你花的是公子的钱。”
女帝陛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许诺给了正当值的侍卫士卒们莫大勇气,当然前提是必须你情我愿,不然重责不饶。
天隆真人却从肆无忌惮释放出来的妖和图书气中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失声道:“是蛟妖!”
“不行!公子说过,我们不能离开这个院子。”
太平坊李府的厨子名满天京,专门定制的制式餐盒内荤素齐全,每餐都会有不同的变化,因此办事处内的书吏和仆婢从来不会在外面点菜。
大妖女却是婷婷袅袅的擦了擦嘴,乌黑溜圆的双瞳瞬间变成碎金色,一股冷漠森然的杀气扫向天隆真人和他身旁的静霜宗弟子,桀骜不驯的野生大妖仿佛原形毕露。
天隆真人望着面前的精致食物,却是一笑说道:“李公子身边驯养这些妖奴,难道不怕反噬吗?”
“完全野生!嗯,不对,那个小的是家养的,大的是我从昆仑妖域带出来的。”
莫名其妙的给塞到宫里,士农工商兵,无论是良籍还是贱籍,都是大武朝的子民,作为皇帝陛下,总得给子民们一个交待。
与寻常人族女子一般无二,衣裳首饰对食髓知味的清瑶充满了无尽的诱惑,一样一样往窝里搬,永远都不嫌多。
至于这些可怜兮兮等候发落的风尘女子,一大半还是清倌人,丢在天宫的办事处容易生出事端,放在李府又嫌吵闹,干脆一股脑儿扔到宫里,也算是有个着落。
天隆真人正准备用筷子伸入餐盒,却是一滞。
“好大的怨气!你知道自己捅了多大的篓子吗?”
“清瑶,老老实实吃饭!”
男人逛青楼绣坊,食色性也,也有胆大包天的凡人女子,但是两个女妖怪去瞎凑什么热闹。
小红鲤也是蠢萌蠢萌的眨着眼睛,只知道清瑶姐姐很高兴,不再想着偷偷溜出去,但是开店什么的,她依然是一不得要领。
李小白笑着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她们不是妖奴,又哪儿来的反噬。”
而且不止如此,竟然还有另一头化形境妖族,看不经意间散溢出来的妖气波动,恐怕距离真丹境也不远了。
“好吧,你赢了!”
就算是擅长驭使妖www.hetushu.com族和培养灵兽的灵兽门,也难免会出现妖族化灵失败或灵兽噬主的悲剧。
前脚刚打发了小红鲤带着清瑶去洗手,准备开饭,后脚便有人通报,有静霜宗的术士来访。
李小白却并没有打算隐瞒大小妖女的来历,对方迟早会知道,所以倒不如大大方方的带出来。
宫里骤然来了一群平康坊青楼绣坊出来的从良女子,在这片深宫大内激起了一丝异样的涟漪。
“想要撒野,自己到山里头疯去,推平几个山头都没人管你,要不是看在没有人员伤亡,看本公子怎么收拾你。”
妖女终于舍了那些可怜的蚂蚁,扯着李小白不放。
……
果不其然,衣服上多了几个九阴白骨爪。
看着这些惶惶不安的女子,香君女帝轻启檀口,说道:“好了,你们莫怕,这几日待在宫里,若是有看顺眼的良家子,朕便与你们婚配,从此以后相夫教子,好好过日子去吧。”
不知道的还以为院子里发生了什么勾当呢!
李小白知道这妖女野性难驯,稍有不注意,便会惹出祸事来,想要调教的安分守己,恐怕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
当宫女们捣鼓这些平康坊头牌的时候,满头雾水的女帝也终于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竟然是两个妖女在逛平康坊时强买(掳)来的,为此还生生拆掉了小半条街。
妖女已经不知多少次见过李小白抬手就那样轻轻一点,大妖也好,妖王也罢,当场丧命,绝无幸免。
前几日,只顾着欣赏和炫耀买来的各种华贵头面首饰和布料,可是各种首饰戴也戴过了,布料也都做成了衣裳。
“你这死妮子,还亏得姐姐带你吃好东西,买漂亮首饰和制作漂亮衣裳,连这么一点儿小小的要求都不肯,真是没良心!”
同样在大块朵颐的几位静霜宗弟子亦是停下了动作,瞠目结舌的望向李小白,随即又难以置信的打量着那两个妖女。
洪璃变得格外刻板,一点儿通容的余地都hetushu.com没有。
哪怕地上光滑如镜,在这炎热的天气里沁出丝丝凉意,这些手无寸铁的小羊羔在瑟瑟发抖中,终于见到了大武朝至高无上的统治者,香君女帝陛下。
李小白轻轻一哼,嚣张的妖气骤然消散,仿佛从未出现过似的。
这些宫外来的女子里面如果有心怀不轨之辈,恐怕这阵势也足以让她们心生绝望,根本就是天衣无缝,无机可乘。
清瑶百无聊赖地逗着地上的蚂蚁。
李小白不知何时来到院子里,看到这头青蛟大妖更毫无形象的挖着蚁穴,想要制造更大的屠戮。
小红鲤乖巧的抬起瑧首,冲着静霜宗诸人轻轻一点。
李小白察觉到有人似乎心不在焉,对眼前色香味形俱全的餐盒迟迟未动。
洪璃毫不犹豫的一口回绝。
如今静霜宗打算与天宫进一步合作,若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天宫之主被妖奴反噬,这绝不是静霜宗和其他持同样需求的术道宗门愿意看到的。
别看这工作餐并不是什么大宴,却是办事处的一项特殊福利。
在此起彼伏的惊呼声中,手法纯熟的老宫女将这些可怜的解语花上上下下摸了个遍,连羞人的私密之处也没有放过,待彻底洗剥干净,一齐带入了一座灯火通明的大殿。
倒是几个静霜宗弟子被清瑶给吓到了,完全没了胃口,不由自主的捏住了飞剑,如临大敌般死死盯着恢复了大块朵颐的妖女。
李小白一脸嫌弃的拍开了妖女的爪子,捣鼓了半天蚂蚁,连手都没洗过。
扑面而来的杀气让那些静霜宗弟子齐齐一个激灵,背后寒毛直竖,仿佛证实了她就是一头无拘无束的凶猛大妖。
“不是妖奴?”
临时安置这些女子的宫殿附近禁卫巡逻次数莫名其妙的增加许多,几乎隔着一刻钟,便有一支顶盔贯甲的精壮禁卫们路过,还有以各种各样借口接近的侍卫们,让这些花枝招展的再次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恐怕有生之年再也不会憧憬皇宫大内的高贵。和-图-书
妖女一树枝残忍的捅死地上那几只可怜的蚂蚁,她摸了摸自己腰间的钱袋,貌似被没收了所有的飞票后,只剩下一小锭银铤和十几文钱,连下顿馆子都不够,难怪只能惦记着外面的糖面人。
院子,墙,树,花草,从早上看到下午,怎么看都看腻了。
清瑶双手合十,被关在这个院子里快十天,都快把她给憋坏了,虽然她可以纵身而起,直接飞出院子,却怕房间里的大魔头一抬手,BiuBiuBiu的把自己从半空中打下来。
“公子真是好运气!”
“不行!”
“天隆真人,饭菜不合胃口吗?”
看着正在享用超大份午餐,将鸡骨头咬得嘎吱嘎支作响的大小妖女,静霜宗天隆真人缓缓收回目光,心底不禁感慨这个李小郎身边有大妖的传闻竟然是真的。
蛟种近龙,比同一境界的大妖更加凶猛,同样也是心高气傲。
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还没等这些平康坊的头牌姑娘们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就被关进了一座空空荡荡的宫殿,紧接着从头到脚扒了个干干净净,头面更是一件都没剩下。
让她在清瑶姐姐和公子之间进行选择,公子永远是最坚定不移的。
李小白知道应付妖女的诉求宜疏不宜堵,天天这么憋着,短时间还能老老实实的,时间一长迟早有会有更大的反弹,哪怕在他眼皮子底下老老实实的,可是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妖女睁着大大的美目,只记下了最后一句“天天换新首饰,天天穿新衣裳”,而前面说了什么却是抛到不知哪个爪哇国去了,她拍着手雀跃道:“要,要,奴家要,奴家还要!”
“既然买不够,用不够,不如自己开个首饰铺子和成衣铺,用不完,穿不完的,统统拿来卖,可以天天换新首饰,天天穿新衣裳!”
清瑶与洪璃一大一小两个妖女被李小白下了禁足令,每日两点成一线,跟着李小白朝九晚五的往返于办事处与太平坊的李府。
“就hetushu.com偷偷的溜出去一会儿,一小会儿行吗?就买一块糖面人!”
所以灵机一动,顺着妖女的心意,便给她支了个招。
千娇百媚的莺莺燕燕们原本以为皇宫是什么好地方,然而随着高大厚重的宫门缓缓合拢,武装到牙齿的禁卫们围了上来,她们才意识到有些不太对劲儿。
天隆真人却是摇了摇头,也不知是在说李小白没有被这头蛟妖吃掉的运气,还是说他收服了这头蛟妖的运气。
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够让这两个妖族如此温驯听话。
万恶的公子就在隔壁的房间里,批阅着各种各样的文件,还有与信蜂盒子通不完的话,直到日落时分,才会带她和小红鲤回府。
妖女一脸委屈,自己还是留了手的,以大妖的破坏力而言,不然整个平康坊都得灰飞烟灭。
墙外面人生鼎沸的热闹,就像钩子一样不断勾挠着她的心。
耿直的小红鲤当场给了妖女致命一击。
办事处的工作餐原本就由太平坊李府提供,档次和份额都不差,李小白也没打算另行开宴招待,只是临时加了几份。
小跟班变成了小盯梢,清瑶想要偷偷开溜都变得不可能。
“那就这么定了!明日便将大门外的几个铺子悉数盘下来,再找几个金匠和熟练的裁缝,你就安安心心的当老板娘吧!嗯,快去洗手,待会儿开饭了,小心肚子里长虫子。”
静霜宗来人对口腹之欲的要求并不高,吃的津津有味。
有些精明的人甚至将自己的午餐卖给别人,赚取一笔额外的银钱,每月下来竟也不比自己的月例少,也有不少顾家之人,将饭菜留下,待下工后让自己的妻儿们一尝口福。
善水得溺,玩火者自焚,他担心李小白喜欢养妖族,作茧自缚,反受其害。
僧多肉少这词没用错,宫里的女人全是皇帝的,哪个敢胆边生毛乱动,可又不能把侍卫和禁卫都阉了,所以面对一群只能看不能动的宫女,比出家当和尚还辛苦。
人妖殊途,妖奴可没那么容易驯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