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64章 神尊问罪

静霜宗若是知道这个消息,未必会愿意定制这么多机关舟,至少也会再削减一艘支援型战争机关舟。
现如今三座坞台开工了两坞,在舾装完第一艘战争机关舟后,第二艘战争机关舟也仅仅只能完成大半的框架,接下来就会因为缺乏材料而停工。
两艘五十丈长的支援型战争机关舟再加上一艘一百五十七丈长的主战型战争机关舟,差不多可以抵挡西人圣庭的四艘飞行舟。
压根儿就没提什么合同契约的事情,天宫没打算私吞赖账,五宫七宗也不担心有谁会骗他们,口头约定与白纸黑字并没有任何区别。
惊雁宫是出了名的霸道不道理,上次各宗派出长老级人物商谈机关舟的事宜,偏偏惊雁宫却只派出一个内门弟子趾高气昂的来狮子大开口。
当李小白以为惊雁宫真的选择放弃时,却没有料到惊雁宫宫主普罗神尊带着人气势汹汹的来到帝都天京。
这位静霜宗五长老没有太多犹豫,见李小白始终不肯松口,只好将事先商议好的几个方案,选择其中最无可奈何的那一个,也就是让静霜宗几近倾家荡产的定制方案。
一大一小两个妖女以为对方欲要暴起挟持李小白,立刻蓄势待发,却见天隆真人并没有任何异动,反而从怀中拿出了几张纸,挑出其中一张,由一名弟子递了过来。
除去公输磐从墨门带出来的部分家底,天宫自身的底蕴基本上来自于大武朝供奉给五宫七宗的天材地宝与李小白从南方越庆国和莽国收罗到的部分材料,在建造战争机关舟的过程中,只能提供很少一部分,大部分还是依靠公输磐的那支腕镯储物法器。
就算是赢了,对于天宫和大武朝却没有任何好处,若是败了,恐怕东土将彻底一败涂地,永世不得翻身。
然而普罗神尊却并不知道自己的施压却是抛媚眼儿给瞎子看,位于气势锁定中心的李小白却恍然未觉,只是稍稍一皱眉头,说和*图*书道:“你干脆杀了我吧!天宫从此封闭山门,你们惊雁宫就等着被西人攻破山门,这一次,恐怕没有人会再帮你们了。”
前厅内陷入了沉默。
来者不善!
普罗神尊哪里想到这小子竟是满肚子坏水,双眼圆瞪,怒道:“小子,你休要胡说八道!我惊雁宫何时投靠那些西狗!”
没有到办事处等自己,反而在家门口堵他,多半是打着不想让其他宗门,尤其是静霜宗出面的主意,这等同于将李小白与四宫六宗割裂开来,任由他惊雁宫捏扁搓圆。
李小白故意把话挑明了,让对方反而顾忌起来。
李小白死活不肯松口,这不是你进我退的问题,而是根本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宗主同意了采购,不过所需材料准备不足,希望能够延缓交付。”
再加上近日天邪教偷袭,平白劫获了一艘飞行舟,西人圣庭派到东土的九艘战争圣器损失近半。
李小白对突然现身,将自己堵在李府大门前的这些惊雁宫术士暗中嘀咕。
“一言为定,十日后材料将会送到。”
考虑到这些物资的重要性和不容有失,李小白在这些闪灵雀带走的信件里面另行约定了移交方式,而不是一股脑儿带到天京,成为树大招风的目标。
“哼!交出此前那艘战争机关舟,并且答应为我惊雁宫建造二十艘战争机关舟,本尊可以放过天宫,不然……”
就算李小白想答应静霜宗的这个要求,恐怕也是有心无力。
在最短的时间内交付,对于双方都有利。
既然见识过战争机关舟的强大,西人绝不会允许天宫建造出更多的战争机关舟,将五宫七宗武装起来与他们抗衡,要不是找不到天宫的山门,那五艘飞行舟恐怕早就打上门去。
李小白十分赞同天隆真人的评价。
“确实是很运气!”
天隆真人向一位弟子点了点头,后者拿出一张纸条,卷入细金属筒内,又向门外招了招和*图*书手,一只白眉黄羽的闪灵雀扑扇着翅膀飞了进来,待细金属筒挂在爪上后,立刻飞了出去。
就目前的天宫而言,大多弟子都仍未成长起来,功诀、丹药和法器却是不缺的,天隆真人拿其他东西替代,李小白却完全没有任何兴趣。
这只是一个试探,天宫开出的条件苛刻,静霜宗也想试探一下李小白这里的底线。
从手中这张纸上确认了一个重要情报,也算是意外的收获。
李小白主动开口,打破了对方沉默中的无形压力,这一手黑锅扣的完美无比。
有大衍宗背叛东土术道在前,人人得而诛之,惊雁宫要是也敢这么做,就别痴心妄想着成为东土术道的执牛耳者,多半也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下场。
天宫可以将获得的材料迅速转化为自身的实力,五宫七宗则能够得到足够的底气应对西人的飞行舟,还有不知什么时候又会窜出来狠狠咬上一口的天邪教。
“最初讨论的方案,也是最后的方案,接受就交付材料,不接受可以放弃这个机会,我天宫人手精力有限,即使有公输磐坐镇,想要在短时间内造好战争机关舟也绝非易事,更何况为了照顾各个宗门,我已经设计出多个方案,如果没有这个底蕴和实力,还是不要勉强的好。”
他说着拿出了一本册子,只不过是手抄本,原件很明显留在了静霜宗宗主天霜神尊手中。
放飞了闪灵雀后,天隆真人等人并没有离开,反而像上次那样,在这里住了下来,他们只是负责与李小白谈妥条件,用来交易的物资并不会带在身上,事实上筹备齐全也需要不短的时间。
天隆真人唯有苦笑。
“若非万不得已,老夫只好愧对宗主之托。”
定制机关舟的代价巨大,想要帮助其他宗门也是有心无力,只能先保住自己再说。
这回倒好,上次被打了脸,这次宫主直接摆驾大武朝帝都,想来绝不是打算请李小白http://www.hetushu.com吃饭喝茶。
不过天宫却并未干等着,得到消息的何蕊带着她的班组驾驭新破云舟,载着公输磐直接找上各个宗门的山门,一路收取定制材料,进行交易的第一步交割。
静霜宗也是在哭穷,实在没办法了,出手也是极为豪阔。
李小白一眼扫过那张纸,不禁笑道:“早些拿出来,不就结了吗?”
好歹大衍宗宗主奎木神尊曾为惊雁宫力战而身负重伤,惊雁宫的态度却令人齿冷。
此前大衍宗即将遭到西人的攻击,天宫曾提前预警,然而惊雁宫并没有当回事,只是派了附庸宗门遣人去查看,连宗门弟子都不曾派出一个,结果还是晚了一步,大衍宗背叛东土术道,遣去之人也无一幸免。
除了已经叛变,被李小白逐走的大衍宗,直到收齐四宫六宗的定制清单,惊雁宫却一直迟迟未派人来,似乎对战争机关舟毫无兴趣。
但是所有人都在李小白这里碰了壁,战争机关舟对于五宫七宗,与道统传承息息相关,天宫也何尝不是,材料自然是一两都不能少,根本没得商量。
一艘完全版的主战型战争机关舟,两艘支援型战争机关舟,再加上十艘通信机关舟,舍弃了运输机关舟和体形最小的游击型战争机关舟。
要不是为了获得更多的机关舟材料,李小白才懒得理会五宫七宗,最好与西人圣庭两败俱伤最好。
西人现如今已经知道战争机关舟的存在,五宫七宗与天宫的定制交易恐怕也是纸包不住火,难以保密多久,迟早会被西人探知。
“但是那些材料搜集不易,能不能用功诀和丹药相抵?”
攻打惊雁宫时,西人损失了一艘飞行舟,追击海伦娜和李大虎时,又被李小白的保密局设计弄沉了两艘,一艘在半空中支离破碎,另一艘遭到重创,原本有机会修复的,却被保密局的人直接拆解回收,当两位高级圣士回过神来的时候,只剩下一片焦土和满地尸体和*图*书
天隆真人满脸苦涩,如今是赶鸭子上架,为了不让西人的飞行舟像攻破墨门一样攻破定雪峰,静霜宗不得不从天宫手上获得能够与其对抗的利器。
天隆真人还想继续试探,然而李小白却是直接敞开天窗说亮话。
一只又一只闪灵雀被放飞,各个宗门开始按照计划调集大量的材料,准备与天宫交割。
这番话已经与爱买买,不买滚相差无几,只不过相对稍为委宛一些,若是换作其他宗门,恐怕是手往门外一指,有多远滚多远。
不过无论是静霜宗还是天宫都并不担心交割的问题,双方都拥有足够空间的法器,清点倒手都很容易,双方唯一需要考虑的便是何时交货。
李小白摊开双手,他说的是大实话。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也没办法!”
普罗神尊的神通境气势死死锁定李小白,些许散逸出来的威势让清瑶和洪璃两个妖女随不住,连连倒退,附近的凡人仆婢甚至连退避的机会都没有,直接翻了翻白眼,纷纷晕倒在地。
令静霜宗诸人突然食不知味的午餐结束,天隆真人捧着仆婢们送上来的香茗,直接进入了主题。
李小白也不想将西人圣庭剩下的五艘飞行舟都吸引到天京,双方展开一场焦土大战。
“抱歉,恕我无能为力,天宫初创,根基浅薄,恐怕没有办法自行承担这些材料,一艘战争机关舟已经是倾其全力。”
一万多种材料,堆积起来如同小山一般。
静霜宗的反应是最快的,毕竟占着地域优势,是距离帝都天京最近的几个术道宗门之一,在随后几天里,其他宗门的人也相继抵达天京,他们与天隆真人的目的一样,想要与李小白讨价还价,从机关舟的高昂价钱中找补些回来。
显然易见是一套保守的防守反应配置方案,静霜宗的目的很明确,各家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
“普罗神尊,好久不见,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惊雁宫也和大衍宗一样,http://www.hetushu.com背叛了东土术道?”
静霜宗针对小册子讨论了好几套方案,天隆真人希望按照最有利于宗门的方案来,三倍的代价实在是太狠了,即使以静霜宗的深厚底蕴,也是相当肉痛。
李小白不动声色的将其收起,说道:“那就一言为定,材料何时送到,我天宫何时开工。”
单单是这个倾其全力,就已经十分骇人了,术道十三门在知道这本小册子后,直接绝了像五宫七宗一样定制的念头,他们连最小的机关舟材料都凑不齐,一万多种材料,光是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不得不说普罗神尊等人打得是一手好算计。
自从大衍宗出了叛徒,带领整个宗门投入西人圣庭的阵营,谁也不敢保证其他宗门内没有叛徒和西人奸细。
“真不能宽容一二呢?”
不过恐怕这会儿东土术道还不知道西人的飞行舟只剩下了五艘。
“那么,那么敢问神尊大人在这里堵着我是何缘故?难道准备杀人灭口?”
悄然的背着手打了个手势,管家怔了怔,知机的退入府中。
静霜宗、九幽宗、天鸿宗、云山宗、断岳宗、星罗宗、玄真宫、神霄宫、逍遥宫和须弥宫相继遣人带来定制需求,每一个宗门至少都定了一艘主战型战争机关舟,除了支援型机关舟外,数量最多的便是通信机关舟,多半是吃够了通信不畅的苦。
如果不是清瑶,在离开西延镇后,即使有混沌青莲的剑光,恐怕也难以应付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麻烦和危机,更绝无可能走到今天。
几艘飞行舟合力狂轰滥炸的一幕给人印像深刻,战争机关舟可以说是东土术道自保的唯一希望。
运输型机关舟和游击型战争机关舟并非没有人要,依然还是有定制的数量,运输型机关舟卖了四艘,游击型战争机关舟卖了三十艘,具有攻击性的机关舟才有资格被挂上“战争”二字,之所以有需求,多半是担心不敌西人的进攻,可以掩护宗门人员及时撤离,以免全军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