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66章 走着瞧

与冰火两仪镇天镜的镇压之力相比,这股突然出现在惊雁宫等人身上的压力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甚至让普罗神尊怀疑,对手手上是不是也有同样的一件宝器,可是在视线内却什么都没有,更没有任何异样的灵气波动。
普罗神尊无法理解这个年轻人拿着冰火两仪镇天镜后,到现在为止却依旧安然无恙。
李小白突然抬手对准天空中一指。
此时此刻的惊雁宫中人已经如同傻了一般,满脑子的残念。
现场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盯着李小白的手中,这个年轻人的动作奇快,旁人眼睛一花,冰火两仪镇天境便落入他手。
惊雁宫的那些术士们一起大叫,他们无法承受损失这件镇宫宝器的代价,可是又没有信心从一个能够用出罡气的年轻人手上将这件宝物抢回来。
普罗神尊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他难以置信的望着李小白,一时间忘了夺回这件镇宫宝器。
“立下字据,我说,你写,白纸黑字才让人放心!”
惊雁宫宫主真的被气糊涂了,只好迈开双脚,身形艰难的往远处走去,惊雁宫等人也是步履蹒跚,摇摇晃晃的跟在后面。
指尖一枚光球平空跃出,随即崩解,悬在天空中的冰火两仪镇天镜突然毫无征兆的霞光全散,直直坠落。
“同意,还是拒绝?”
“当然是字面意思,请走着瞧!请吧!”
跟着普罗神尊的那些惊雁宫术士惊骇欲绝的大叫,想要扑上来阻止,却又投鼠忌器。
这件先天异宝倒是听话,他可以随心所欲的驱使。
凡人虽然不受太大的影响,但是依然会感到头晕目眩,胸闷气急,虚弱无力。
普罗神尊这一回是真的怕了,他虽狂妄,却偏偏碰到这么一个不顾一切的疯子,冰火两仪镇天镜是何等珍贵的宝器,这家伙非但不好好珍惜,反而弃若敝履般想要将其敲碎。
“你以为有了冰火两仪镇天镜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这一次,普罗神尊是真http://m.hetushu.com的按捺不住了,身上冲出一团异光,直冲向天空。
“走着瞧!”
……
“什,什么?”
方才李小白指尖刚一触及这件宝器,就听到脑海中无数人大喝:“大胆!”
“五倍?可恶,你找死!”
然而惊雁宫的术士们却浑然毫无所觉,受到影响的各宗门长老想要继续力挺李小白,却不得不有心无力,他们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这件宝器一出,自己就变成了待宰的羔羊,根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普罗神尊肆无忌惮的胁迫天宫之主。
惊雁宫的镇宫宝器,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落到了外人的手上。
谁是锣鼓?
“你,你怎会夺得我惊雁宫的镇宫宝器,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普罗神尊还没有反应过来,从天而降的冰火两仪镇天镜,却落在了李小白的手中,重新变成了一块径约十二寸的晶盘,一面布满奇异花纹,另一面却光可鉴人,名字中带个镜字,还真是名副其实。
一面晶莹剔透的阴阳八卦镜登时冲到距离地面百余丈的高度,一尾晶质,一尾虚无的阴阳鱼转动不休,一枚火珠一枚冰珠交替穿过鱼眼,道道紫色霞光洒落下来,笼罩住整个李府。
普罗神尊望着已经化作一个小黑点远去的雪域神雕,气得咬牙切齿,他并非没有想过趁机暴起夺回,可是对方做的更绝,将字据丢给了一只速度奇快的妖族。
普罗神尊再次恢复了嚣张,李小白以五倍的材料敲诈惊雁宫,他也同样毫不客气的再次打算白吃白拿,根本不在乎天宫怎么完成这么苛刻到无耻的条件。
“字据已成,拿去吧!”
大衍宗的宝器阴阳子与惊雁宫的冰火两仪镇天镜相比,恐怕还要逊色几分。
冰火两仪镇天镜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除了惊雁宫的宫主以外,任何人拿到这件宝器的第一时间都会当场神魂俱灭,使得它不会轻易落入他人之手。
惊雁和-图-书宫找上门的时候,方圆百丈内的凡人迟数撤走,重力加倍的重玄领域并没有波及无辜,甚至在李小白的心神控制下,连各宗长老都没有察觉到突如其来的重力变化,只有惊雁宫的术士们感到身上一沉,如负千斤重担,别说御剑升空,就连站着都异常费劲,恨不得趴在地上好抵消这股突如其来的压力。
在霞光下,玄真宫的长老立刻感受到了自己的灵气如同陷入泥潭,胶稠粘滞,完全不听使唤,他又惊又怒道:“普罗,你疯了吗?竟用冰火两仪镇天镜!值得吗?”
惊雁宫若是再耍赖,他就把这份字据刻印十万份,广发天下,让惊雁宫的声誉臭遍大街。
普罗神尊这会儿也是真的快要吐出血来,强势能怎样,嚣张又能怎样,到现在为止连半点便宜也没有占到,反而差点闹得灰头土脸,颜面尽丧。
突如其来的咆哮声多半是这件冰火两仪镇天镜前主人的心神烙印,察觉到持有者不是惊雁宫之人,当即发作,却没有想到混沌青莲轻而易举的驱散了这些烙印。
“冰火两仪镇天镜?”
其他宗门的长老们亦是同样骇然,对付一个小宗门,普罗神尊一怒之下,竟然直接动用了东土术道有数的强大宝器。
大衍宗虽然名列五宫七宗,但是在底蕴上与惊雁宫相比,还是差了一筹,阴阳子若是对上冰火两仪镇天镜,恐怕也难以讨得好处,依然难逃被压制的份。
“不能,不能,你不能砸它!”
直到百丈开外,惊雁宫诸人身上的压力才莫名消散。
各宗长老眼尖,看到纸上写的字迹,小狗,小狗,小……
李小白的话让气愤不已的各宗门长老们不约而同的睁大了眼睛。
冰火两仪镇天镜就在对方手上,一锤子下去,天晓得会发生什么事。
李小白随手将冰火两仪镇天镜抛了过去,他并非没有想过吞下这件宝器,只不过惊雁宫的实力不容小觑,宫主又是一个不择手段的狂人,自己的家www.hetushu.com人和天宫倒是可以躲入秘藏洞天内的山门保证安全,但是香君小娘和她的大武朝却难免会被迁怒。
冰火两仪镇天镜不仅是惊雁宫的镇宫宝器,同样也是历代宫主的传承之物,没有这件宝器,接任的宫主也会名不正言不顺。
一股绝强的精神力冲击欲将他的心神冲击溃散,然而先天异宝混沌青莲微微一震,所有的声音骤然消散,一根根细长的根须开始摇曳,似乎发现了某种美味。
“不要!”
再看那些惊雁宫术士,霞光中的丝线自行绕开了他们,使他们身周的灵气波动依旧活泼灵动,随时可以凝聚出法术。
“哼!莫要以为你这次占了便宜,下次还能得逞,咱们走着瞧。”
寻常法器,九品便已经是极限,在法器之上的宝器更是可遇不可求。
李小白心头微微一动,直接将自己的心神烙印在这件宝器上,短短一息的功夫,两者之间便建立起某种联系,他似乎也能够催动这件宝器为自己所用。
李小白的声音越来越大,他完全是赤裸裸的威胁对方。
随着无穷无尽的精神力涌入,这个烙印越发坚实,联系也更加紧密。
杀鸡何须用牛刀,这恐怕是用屠龙刀宰蚂蚁。
不过李小白心神却一动,随着他的心意,蠢蠢欲动的根须重新安静下来。
但是这件宝器经由数代宫主的心血炼制,从未有过落入他人手中,普罗神尊可以想到将会成为愧对历代宫主和惊雁宫上下的罪人。
“哈哈哈,小子,你若是不服,尽管动手啊!”
大魔头也丝毫没有惯着这些家伙,在临走前直接给了个下马威。
“你想干什么?”
冰火两仪混天镜的威能之下,法术不可用,飞剑不能飞,连真气甚至罡气都不能轻易调动,术士武者皆沦为凡人,任由对方屠戮。
为了一个术道修为刚入凝胎境,武道修为刚入蜕凡境的年轻人,直接祭出了镇宫宝器冰火两仪镇天镜。
李小白化身为切糕贩子,右手捏着www.hetushu.com冰火两仪镇天镜的晶镜本体,左手握着一支“玄星”变化的银色小锤,随时作出敲锣打鼓的动作。
堂堂五宫七宗,自诩为东土术道之首,若是沦为小狗,这脸要丢到不知哪里去了,术道的笑话恐怕百年都不得翻身。
一旦对方的锤子落在冰火两仪镇天镜上,这个天宫之主固然是万死,但是他这个惊雁宫之主也同样难辞其咎。
为了落入他人之手的镇宫宝器,老老实实的写完字据后,普罗整个人都不好了。
“龙吾!”
李小白却并没有就这样放过对方,对付这种老流氓,他得更流氓才行。
“宫主!”
到底是混沌初分后,天地清气与浊气交感时诞生的异宝,那些霞光仿佛由无数根丝线组成,在洒落过程中吸引了灵气等能量,使之变得僵滞,灵气和真气都会变得沉重迟钝,使术士和武者无法像往常那样轻而易举的如指臂使。
李小白将这张还摁有指印的白纸黑字收好,卷起塞入一支竹筒内,随手往天空中一扔,一道影子高速掠过,竹筒平空消失不见。
“我,我同意!”
同样感受到莫名压力的普罗神尊又惊又怒,他终于确认这个年轻人手段实在是诡异的紧,难怪能够在五宫七宗夹缝中稳稳站住脚跟。
李小白眯着眼睛,打量着半空中洒下道道霞光的宝器。
李小白嘴角却含着意味莫名的笑容,心神中的精神力只余下不到一成,对方若是知道自己在这件宝器中悄然动了手脚,恐怕连日了狗的心思都有了。
看到这些人如此配合的“走着瞧”,最后驾驭着剑光狼狈而去,各宗长老这才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他们暗自庆幸着自家宗门没有像惊雁宫那般犯蠢,不然满宗门上下都是小狗,比千言万语,各种侮辱还要恶毒千百倍,大道至简,骂人也是如此,几乎近于道的境界。
纸上的意思简单直白,惊雁宫愿以十倍材料的价格向天宫定制机关舟,期间不得威胁天宫之人,如果违背此契约,hetushu.com惊雁宫上下都是小狗。
所以,煮熟的鸭子又喂了狗。
谁也不敢保证这一锤子下去,好端端的镜体会不会四分五裂,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年轻人虽然刚刚突破到蜕凡境,一身精纯的罡气却与归元境没什么分别。
普罗神尊也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作茧自缚,不曾威胁到李小白,现如今反而被对方抓着自己的宝器威胁自己。
上下打量过一遍后,连忙收入自己的储物法器内。
普罗神尊就像被捏住了尾巴的老鼠气急败坏的大叫。
“十倍材料,一艘机关舟,童叟无欺!如果不同意,我就砸了它。”
片刻之后,白纸黑字写就,满脸屈辱的惊雁宫宫主普罗神尊冷哼一声,手中的毛笔化作飞灰,点点消散。
普罗神尊说出这句话后,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威风不再。
大衍宗的镇宗宝器阴阳子已是前车之鉴,难道这个小子还想继续如法炮制?
答案不言而喻。
李小白耿直起来,也是真的能让人气死不偿命。
“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了。”
普罗神尊很绝望却又能怎样?
镇宫宝器一到手,普罗神尊连忙接住细看,好在依然光亮如镜,没有一丝缝隙,虽然不解对方为何能够拿着它安然无恙,不过这件异宝总算回到自己手中。
在普罗神尊看来,李小白已是瓮中之鳖,待宰的羔羊,毫无任何反抗能力。
“你!”
如此快的速度,世所罕见,他就算想要追上,恐怕也是相当困难。
“呵呵,那便走着瞧!重玄!”
四宫六宗的长老们齐齐色变,惊雁宫宫主这是疯了吗?
“不错,正是本宫的镇宫宝器,怕了吧!还是照此前的条件,交出那艘战争机关舟,并且为惊雁宫建造二十艘战争机关舟,至于材料,一根都没有。”
几曾何时,普罗神尊竟然这般被人欺辱,却又偏偏拿对方无可奈何。
各宗长老们却是偷着乐,让你狂,让你嚣张,这想就算是能够得到战争机关舟,也得付出远远超过其他宗门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