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68章 坏消息

李小白望着地图上那五只与西人飞行舟一模一样的银色帆船与黑曜石怪兽,淡然说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回到办事处,李小白一挥袖子,一艘十五丈长的机关舟出现在空地上。
香君女帝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李小郎带来的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嗡嗡,夜莺来电话。”
“一百八十万?”
无城子直接来了个五体投地。
武将们面面相觑,仿佛难以置信。
这副感激零涕的模样却让李大魔头嫌弃的闪开一步,让无城子扑了空。
兵甲过万,漫山遍野,一旦过了百万,等若真正的人海,无边无际。
李小白面色凝重的放下信蜂盒子,结束了通话。
李小白踏上了这艘可载百人的机关舟。
刚刚放好黑曜石怪兽的无城子仍未反应过来,不过他隐隐觉得公子似乎走出了一招妙棋。
无城子在保密局内负责打探天邪教的情报,录属于渠道部,在级别上要低于各部的部长,因此分析部部长夜莺的通话,他是没有资格旁听的。
刚刚收到西人大军进入东的消息,此前支使西人五艘飞行舟与天邪教开战的两虎相争之计倒正值是合适,无论谁胜谁负,受益的只有东土。
李小白的目光放在地图上,五艘飞行舟与那只代表了兽王的黑曜石怪兽相距并不遥远,依照飞行舟的速度,最多十天的行程,对于西人和天邪教来说,都是十分合适的距离。
香君女帝从不怀疑李小白的话,哪怕他说太阳是方的,她也会坚信太阳绝不会是圆的。
“好了,镇定点,以后好东西会更多,不要像没见过世面的土鳖。”
别人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风玄国便依靠着绵延十数万里的东西大商道重要一段而变得非常富庶。
满朝肃然待命。
这个消息就像一块大石头砸进了滚油锅,当场锅翻火起,整个太极殿内都炸开了花。
早已经把李小白魔化hetushu•com了的老家伙已经彻底入了魔,根本看不出任何破绽。
“可有圣庭的飞行舟出现。”
风玄国位于东土和极西之地的中央,准确的说,应是东土的西境边缘。
“知道了,继续保持跟踪,我需要更详细的情报。”
“李公子驾到。”
李小白的话却口是心非。
李小白享受的是帝王待遇,刚一入殿,便有宫人大声通报。
剑光落在殿外,当值的禁卫们看清来者,当即放下心来,齐齐拱手行礼。
“这个消息来自于皇家秘情司在风玄国的眼线,不过保密局有特殊的传讯手段,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获知,皇家秘情司的正式通报得半个月以后才能抵达帝都。”
墨门被灭后,东土术道确实急需一个类似的宗门替代,天宫便自动成为了最好的替代者,更何况墨门的幸存者尽皆主动投入天宫,正好是名正言顺。
无城子乐得眉开眼笑,他巴不得西人与天邪教打的两败俱伤,最好是同归于尽。
“魔主大人雄才伟略,我等小小凡人怎能理解……”
从李小白将这一消息带给满朝文武这一刻起,大武朝不再是被动应战,依然还能拥有一定的主动权。
此前的朝议以最短的时间内结束,各部开始就如何出兵应战而争论起来。
“通知无城子,我即日前往天邪教兽王的藏身之处观战,他让准备好相关接应和准备。”
“目前还未统计出来,预计不少于五十万,不过其中仆从军至少有八十万。”
一个即时传达,一个是依靠鸟雀传递,这个时间差足以决定一场大规模战役的胜负。
“李公子,你说的可是真的?”
哪怕弄沉了两艘西人的飞行舟,天宫依然在扮演人畜无害的苦逼小白兔,如果冒冒然出头争天下,恐怕第一时间就会被五宫七宗视作大敌,现如今借着公输磐一伙人走墨门的路子倒是一步好棋。
无城子恍然大悟,竖起了www.hetushu.com大拇指,好一招祸水东引。
保密局的眼线以术道和天邪教为主,以大武朝三十六道为多,其他邻国则需要借助于皇家秘情司经营百年以上的眼线,有些探子甚至经历了四五代人。
能够得到墨门从不外传的机关舟,甚至比墨门原版更加先进,这个惊喜真是大大的。
无城子当即向李小白行了一礼,知机的退了出去。
夜莺是保密局分析部的部长,专门发出通话申请,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李小白眼珠子转了转,又说道:“然后再给天邪教传递消息,西人欲猎杀兽王进行报复。”
“即刻出发吧!莫要错过了好戏。”
“是,是,老奴谢过魔主。”
为了抢回被夺走的飞行舟,西人必然宁可信其有,不会信其无,所以一定会上当。
除去仆从军八十万,百万正军里面战兵五十万已经是相当高的比例,在通常情况下只有十分之一,甚至十五分之一,西人尽可能的将可战之力送到东土来。
“遵命!陛下!”
无城子以为李小白已经知道了他刚刚得到没多久的消息,不敢有任何怠慢,连忙说道:“已经探知到两处,其中一处可以确认,不过此处兽王究竟有何种能力,依然不太清楚,外形草图已经绘制,预计四日后抵达天京。”
保密局调集精锐骨干,冒着好几次差点儿被发现的危险,才找到两处兽王的位置,确认目标后便在第一时间将情报发了回来。
“出现三艘!”
如果有外挂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开挂秒翻所有对手,只不过在无城子面前,他才会装作高深莫测。
这老东西对天邪教没多少感情,对五宫七宗也同样没有多少好感,根本不在乎五宫七宗十三块在这个多事之秋中被打得稀巴烂。
正在争论政务的朝臣们骤然静了下来,殿内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面色一沉,谁都知道这位李家郎无事不登三宝殿,在m.hetushu•com这个节骨眼儿上突然到来,必有什么重要的大事发生。
李小白点了点头,目送着无城子御剑升空离去后,便拿起了信蜂盒子。
“明白!”
夜莺原本是皇家秘情司的人,以得到这个消息同样震惊到无以复加。
“李公子通报的消息毋庸置疑,诸位爱卿,即日起倾国动员,以待一战。”
兵部尚书从人群中走出,双手持笏,死死盯着李小白。
……
从他身上一点儿也看不出全真境真人应有的骄傲和威严,反倒像是一个擅长阿谀奉承的小人。
然而理想很美好,现实却很骨感。
“小郎,可有事?”
涉及超过百万的战事,无论是西人圣庭,还是东土术道都无能为力,只有东西双方拼尽士卒才能真正见分晓,个人勇武在其中所能够发挥出来的作用极其有限。
“玄星”的真正用武之地不是厮杀,而是炼器,公输磐越发肯定这东西绝不是寻常法器,或许是法器之上的宝器,只不过他没想到自己没有将对方拉进墨门,反倒被拉进了对方的宗门,也算是意料之外的殊途同归。
李小白的眉头开始一点点的皱了起来。
整个皇宫的第一道警戒线是雪域神雕雪娘,当李小白落下时,它并没有示警,因而禁卫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李小白就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
“高,实在是高!”
“没必要,这场游戏得有一些挑战性才好玩。”
公输磐带着四十多个前墨门弟子再加上四百多个学徒,大部分工作都是拼装,因而才有这么高的产量供应东土各宗门的定制需求。
“为何让五宫七宗坐大,应该是我天宫横扫天下才对。”
李小白又让信蜂盒子代为传话,当即御剑冲出了办公事,在帝都上空划过一道抛物线,直接落入了皇宫内。
“老奴告退!”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一战牵一发而动全身,军械粮草药物,征调的民夫,道路清理,各支折冲府驻军hetushu•com的调兵遣将,百万人以上的战争绝非小事,稍有不慎便会影响到大武朝的命运,因此没有人敢大意。
一堆马屁就像不要钱似的送上,无城子心服口服,五体投地。
无城子陪着笑脸,讨好道:“只要魔主大人肯出手,些许杂鱼草寇,还不是一扫而空。”
闻讯而来的无城子上下打量着这艘机关舟,天宫的机关舟无论大小,还是做什么用途的,看上去都是同一种风格,都像一支梭子,前尖后粗,最适合破空飞行。
李小白微微眯起眼睛,问道:“一百八十万全部都是战兵吗?”
“呵呵,这就更妙了,天邪教夺走的飞行舟说不定会前去支援,甚至布下陷阱,双方大战一场。”
李小白淡然的看了无城子一眼,静静待候着对方的反应。
夜莺的报告让李小白知道,大武朝的老对手风玄国这一次凶多吉少。
李小白从桌边的小抽屉里,拿出了一个三寸多高的黑曜石怪兽,让无城子将其摆在了地图上,示意出天邪教兽王的藏身之处。
李小白抬手示意女帝莫要走下龙骑,接着说道:“陛下,西人大军一百八十万正在猛攻风玄国,预计月内可灭风玄。”
“公子,皇家秘情司的紧急线报,西人大军出现,约一百八十万,正在猛攻风玄国。”
“将已经确认的兽王所在位置通报给西人,告诉他们,被夺走的飞行舟就在那里。”
“公子,您这是?”
夜莺上报的这个消息极其惊人。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风玄国的主要民族戎人英杰辈出,同样也招募了许多人才,有武者,还有术士,术道十三门的天山门便在风玄国境内。
在五宫七宗之一的静霜宗待了一段时间,他十分清楚十三门之上的这些老牌宗门的底蕴,根本不是曾经亲手灭过的那些不入流小宗门能够相比。
无论是西人,还是天邪教,恐怕都不会想到自己竟然被牵着鼻子走,幕后黑手什么的,他最喜欢了。和_图_书
无城子并不想让五宫七宗这些东土术道老牌实力捡这个现成便宜,他巴不得东土这局大棋盘上,三方一块儿完蛋最好。
太极殿内正值朝议,因为西人东征,每旬一次的朝议变成三天一次。
“这是给你的,每一位全真境长老都会得到一艘机关舟,将来会普及到凝胎境。”
李小白的专属信蜂盒子之一发出了特殊的振铃声。
文臣们却是个个脸色发白,大武朝虽然已经开始整军备战,但是骤然面对近两百万大军,恐怕一时间也会手忙脚乱。
果然不出他的意料,这老家伙先是双目圆睁,紧接着狂喜的手舞足蹈,随即向李小白扑来,嗷嗷叫着:“老奴,老奴何德何能,得魔主厚赏。”
“你且先去,我稍后再寻你。”
“不是破云舟?”
接下来的事情,已经无需他操心,大武朝上下能够很好的处理此事。
毕竟十数万里之遥,补给起来相当困难。
唇亡齿寒,风玄国与大武朝相邻,若是被西人攻灭,那么大武朝也很定会成为西人的下一个目标。
李小白摇了摇头,说道:“你想的确实很不错,但是就目前而言,天宫的全真境真人只有你,公输磐和我娘海伦娜三人,凝胎境术士与蜕凡境武者连半百都没有,炼神境加洗髓境堪堪过百,其余的都没有经过多少历练,气候未成,哪怕能够造得一两艘战争机关舟,应付十三门之一倒是够了,但是依然不足以与五宫七宗相对抗。”
西人这一百八十万大军不啻于倾力来袭,欲以毕其功于一役。
“确实如此,与其引得东土术道与西人、天邪教硬拼,倒不如暗中由两虎相争,再让五宫七宗收拾残局。”
李小白冲着龙椅上的香君女帝,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自从将机关舟主要部件进行规范化后,以往炼制工艺复杂的建造程序就变得简单起来,同样也离不开长久以来,一直温养在李小白心神中的“玄星”,它承担了许多炼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