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70章 互相设计

失去圣光护盾保护的飞行舟接连中了数支冰矛,长达十几丈的冰柱贯穿了甲板,深入下层,随即轰然炸开,无数冰屑炸得一片鬼哭狼嚎。
诡异的笛声在天空中回荡,天邪教在召唤蓄养的邪兽君,应对西人的数量优势。
“集中攻击一头兽王!”
最好是西人与天邪教的大决战,不过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李大魔头纯属想的美。
一团白色的雾气飞来,恰好落在这头六翼兽王身上,原本烧得青烟之冒的金色火焰纷纷熄灭,只剩下淡淡的白色寒雾,使天空中莫名飘起了雪花。
轰轰!~
李小白举着望远镜继续观察,说话间,兽王身上又飞起几只刀嘴飞蝠邪兽往另一个方向飞去。
“分散掩护,召唤兽兵兽将,不要让他们靠近兽王!”
李小白忽然打趣的着这个探子,虽然有些不切实际,却是挺有想法的。
这样的手下意味着可以长为独挡一面的人才,带领更多的人,但是执行力依然是先决条件。
如果换成旁人,恐怕当场心神溃散,七窍流血的死于非命,对于有混沌青莲守护的李小白,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充满恶意的精神力反而成为了这朵先天异宝的补品。
一头兽王是何等的凶险,再加上五艘飞行舟,这种等级的厮杀对他来说,光是余波都足以致命。
催发冰矛的兽王,驾驭狂风的兽王和六翼兽王的身形最为灵活,丝毫没有在意越来越近的圣士们,直接迎了上去。
“给我杀,鸡犬不留!”
主持这次围剿的高级圣士梅林背后张开六对光翼,制裁之枪的枪杆圣光涌动,枪尖越来越亮,爆发出一支又一支金色光矛,迎向继续飞来的音波球和冰矛,漫天震耳欲聋的爆炸接连不断。
嗡!~
许多西人被从侧面的舱门,爆裂的舷窗内掀飞出来,手舞足蹈的坠向地面,其中还有许多被音波震碎的尸体碎块。
“圣士出击!”
“哈哈哈http://www•hetushu.com哈,人间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闯进来,五艘飞行舟,果然是好收获。”
天空中狂风大作,一道龙卷风将五艘飞行舟笼罩了进去,舟上的西人一个个东摇西晃。
“嗷呜!”
此前成功夺取一艘飞行舟的天邪教胆子大了许多,李小白引了西人圣庭的五艘飞行舟过来,正中他们的下怀。
仿佛陷入惊涛骇浪中,摇晃动荡的五艘飞行舟立刻稳定了下来,舟艏前方的金色光球依然在不停的凝聚,爆发出一枚又一枚圣光冲击,而且无一落空。
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保护飞行舟的圣光护盾微微摇晃着,生生顶住了音波球的攻击,紧接着数支冰矛连续不断的呼啸而出,击打在圣光护盾上,冰屑纷飞,仿佛一下子变成了冬天,雪花扬扬洒洒。
“那玩意儿会干涉心神!”
正在被飞行舟连连催发圣光冲击围殴的那头六翼兽王发出了一声低吼,扑扇着背后三对羽翼开始越飞越高,灵活无比的闪避圣光冲击。
第二头兽王拥有十余对翅膀,身形却异常臃肿,根根肋骨突出,薄薄的皮膜下似有无数活物的蠕动。
很显然,刚才它分明是在示敌以弱,将对手拖在这里,直到援军抵达。
五艘飞行舟上同时有人大喝,一粒耀眼的金色光芒在甲板上炸开,呼啸的狂风瞬间平息了下来,甚至呼啸而至的音波球和冰矛齐齐炸散。
或许是察觉到有人在注视自己,其中一颗眼睛往李小白的方向一瞪,一股凌厉狂暴的精神力猛然冲进他的心神。
“那是什么?”
……
“没那么简单的,天邪教可不是傻子。”
惊天动地的咆哮只来得及发出一枚格外巨大的音波球,那头六翼兽王就被八位高级圣士不啻于禁咒的一击淹没。
粗直的光柱,绵密的光雨,凌厉的光箭,交织成一片铺天盖地的毁灭性攻击。
这场游戏不应和_图_书该是一场遭遇战,而是互相有所准备的小决战才对。
“啊,它们这是?”探子有些目瞪口呆,完全看不懂兽王身上怎么会藏了那么多兽兵。
四头兽王的速度极快,与六翼兽王汇合到了一起,第一头兽王身周寒雾缭绕,方才的冰矛正是来自于它。
飞行舟上响起了抑扬顿挫的神圣颂唱,光明圣典的赞歌让受到心神蛊惑而失去神智的圣士们恢复了一些清醒,尽管仍在与那头大球兽王进行抗争,但是勉强不会再发动小禁咒轰杀自己人的惨剧。
猛然间,一道光柱从天而降,落在一艘飞行舟上,笼罩住舟体的圣光护盾炸成一片光雨,甲板上窜出光焰,许多毫无防备的西人接连发出惨叫,五官七窍喷出金色火焰,整个人变成了人形火炬,还没等歇斯底里的冲出两步,便化作一捧飞灰,只剩下身上的衣甲和兵器等杂物依旧完好无损。
李小白没有解释,反而催促这个探子离开。
五艘飞行舟上相继飞出一些圣士的身影,追向那些刀嘴飞蝠邪兽,显然也看穿了它们的意图。
保密局的探子修为低弱,并没有看清楚。
东征以来尚存的八位高级圣士聚拢到一起,圣力涌动,对准了不断喷出音波球的六翼兽王,当即合力一击。
冰矛飞来的方向,四头庞然大物越来越近,赫然都是天邪教的兽王。
既然西人如此不识相,天邪教打算借着这次机会彻底消灭这伙狂妄的家伙,如果能够夺取这五艘飞行舟,天邪教的势力必然大涨,届时完全不必再继续东躲西藏,可以直接与术道宗门开战,成为东土的统治者。
西人的东征先头部队虽然接连损失飞行舟,高级圣士却大都还在,整体实力依然不容小觑。
忽然间,兽王身上突然飞起几只刀嘴飞蝠邪兽,扑扇着翅膀飞快远去,李小白脸上的疑惑迅速消散,露出了满意的神情。
山野间就像下饺子一样,漫和*图*书天而降的惨叫声在一声声沉闷的撞击声中接连戛然而止,有不少西人圣士被音波球的威力震晕,也难逃活活摔死的结局。
探子缩了缩脖子,自己只适合盯梢和打探,在这种场合下无论帮哪一方都是找死,而且是死了也白死。
悄然转移到一处山顶的李小白举着望远镜,看到那头兽王身上站着一百多人,很显然是驱使五头兽王的天邪教中人。
“我?还是算了。”
无城子利用天邪教的眼线送出了西人来袭的消息,天邪教果然将西人的五艘飞行舟当作送上门来的战利品。
“连续调虎离山,西人有麻烦了。”
“驱散!”
飞行舟上搭乘的不止是拥有圣斗甲的圣士,还有普通士卒,他们被抛出飞行舟后,只有一个下场,就进摔成肉饼子。
随即一枚音波球轰入了被冰矛击穿的大洞,就听到一声猛烈的爆响,舟体狠狠一震,内部喷射出汹涌的气流。
第三头兽王每次扇动巨大的翅膀都会带起狂乱的气流。
“交出我圣庭的飞行舟,本座可以饶你们一具全尸!”
梅林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与其包围歼灭,不如集中优势各个击破,否则陷入对方的战斗节奏,他们迟早会落败。
这一道“光明审判”光柱没有落在兽王身上,反而瞬间灰飞烟灭了几十个西人,其中圣士占了将近四分之一。
李小白讶然,天邪教的兽王没有一头是简单,难怪西人会吃那么大的亏,被硬生生夺走一艘飞行舟。
李小白立刻知道了天空中那个正脸是眼,后脸是牙的大球兽王究竟有什么样的能力。
李小白看得分明,那是一支长约数丈的冰矛以惊人的速度狠狠撞在飞行舟自动激活的圣光护盾上。
探子看出那些远去的刀嘴飞蝠邪兽势单力孤,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全数拦截,试探着问道:“公子,要帮那些邪兽吗?”
第四头兽王拥有一个圆球形身躯,一圈小翅膀http://m.hetushu.com环绕在身侧,正面无数的眼睛不断眨着,背后却是一圈又一圈可怕的獠牙,中央凹陷处直入体内。
五头兽王之一,那头身形臃肿,胸腹肋骨毕现的怪兽背上有人发出狂笑。
“你去帮,还是我去帮?”
如果不是西人的战争圣器,恐怕这一击,足以让这艘飞行舟被当场贯穿舟体。
内部死伤惨重的飞行舟完全失去了控制,向茫茫大山冲去,有一些胆大的圣士振动着背后的光翼,冲入它的舱内,试图挽回坠毁的命运。
果不其然,天邪教那人暴跳如雷,往五艘飞行舟一指。
“这玩意还会察觉到视线!”
李小白点了点头,目送着对方跳下岩石,在山林间敏捷的飞快远去,他很快传话给无城子,让他带着五个探子离开。
受了重伤的飞行舟立刻成为了兽王们的重点攻击目标,裹挟着黑雾的无数黑蝙蝠往前一扑,被笼罩进去的初级圣士接连发出惨叫,就见无数白骨和兵甲碎片从天而降,活生生的西人就在转眼之间被这些诡异的黑蝙蝠啃食成白骨。
后者正面的巨眼以某种规律不断开合,渐渐的冲到近前的圣士们还没来得及发动小禁咒,一个个东摇西晃,甚至不分敌我的互相厮杀起来。
可以想像的到,这艘飞行舟内部恐怕已经变成了血腥残酷的修罗场。
六翼兽王率先发威,张开獠牙巨口喷吐出一个又一个肉眼可见的音波球,就像一个激烈震荡的透明圆球,扑向数百丈开外的飞行舟。
巨响犹未散去,无数晶莹剔透的细碎之物如雨点般坠落,方圆数里之内,气温骤然下降。
探子举着望远镜,一会儿看看正处于上风的五艘机关舟,一会儿又看看不断后撤,被集火攻击的兽王,它身上的火苗越来越旺盛。
探子微微一怔后,醒悟过来。
在这里观战,一个人就足够了。
高级圣士梅林也是个无理搅三分,得理不让人的家伙,这一句话便堵死了双方继续和_图_书打嘴炮的可能。
四头兽王与六翼兽王列成一排,面对着五艘飞行舟。
各艘飞行舟上响起了嘹亮高亢的号角声,背后伸展出光翼的初级圣士从腾空而起,还有圣兽充满战意的吼叫,中级圣士们驾驭着他们的圣兽伙伴从侧舱门接连飞出,从左右两个方向包抄五头兽王。
李小白暗中点赞,这个高级圣士完全是属火药捻子,根本不会说话,交出是死,不交也是死,横竖都是死,谁还会在乎你究竟说的是什么,那还废话什么,直接开打吧!
通风报信,这才对嘛!
“你和其他人一起撤离,越远越好,这里已经不是你等观看的战斗。”
使用特殊圣器联合发动的小禁咒“光明审判”虽然不是真正的禁咒,但是却已经一只脚踏入了禁咒的门槛,飞行舟虽然是圣庭引以为傲的战争圣器,在禁咒面前,哪怕只是小禁咒,依然难逃当场遭到重创。
李小白一针见血的揭破了兽王身上时不时飞出刀嘴飞蝠邪兽的真相。
借着这个功劳,那个眼线在天邪教中的地位将有极大可能得到提拔,距离核心层更进一步。
“吼!~”
他喜欢有想法的手下,并不介意点拨一二。
一道闪烁着寒光的影子划过天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轰击在冲在最前面的飞行舟上,舟体约十余丈距离猛然光华一涨,天空中炸开一声霹雳惊雷。
身形臃肿,胸腹肋骨毕现的兽王和体如大球,前眼后牙的兽王虽然行动不及另三头兽王,面对数量众多的圣士却没有任何畏惧,前者突然大口一开,喷出浓浊的黑雾,雾中吱吱喳喳的飞舞着无数蝙蝠状小型生物,汇聚成一道黑流,猛然扑向那些圣士。
身形臃肿兽王背上的天邪教中人纵起剑光,纷纷落在五头兽王身上,兽王们不再列成一排,开始移动起来。
在它背上的那些天邪教中人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直接被圣光净化成飞灰,神魂俱灭。
“是!公子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