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0章 绝处逢生

风玄国历代国王虽然坐享财富,却少有昏聩之主,一直以来都没有给大武朝任何机会,双方反而保持着僵持不下的局面,也算是一种相对的和平稳定。
“没关系,只要人还在,我们就还有机会。”
在他脸上已经很难看到昔日的稚嫩与青涩,然而越来越像他的父王一般沉稳冷静。
得益于天宫分享的信蜂盒子,负责大军情报的北斗“破军”焦娇能够在第一时间掌握到这支逃亡队伍的身份。
卜鲁怒视着这个没大没小的家伙,喝斥道:“阿拉曼,你还有尊卑么?”
作为主帅,敬国公话音刚落下,纵横十余丈的帷布环绕大帐内,诸将无不挺起胸膛,期待着与西人的首战。
身先士卒的丁智带着亲卫队冲在最前面,刚脱离大武军阵,西人百万大军的军势便扑面而来。
“哈哈,有救了!有救了!”
也不知是谁,撕心裂肺的嘶喊起来,自以为刚刚脱离火坑的戎人再次鬼哭狼嚎,抱着细软,驱赶着车辆,竭力向大武朝军阵方向接近,然而心慌意乱下,金银珠宝撒得满地都是,心慌意乱下,往往左腿绊右腿,摔得鼻青脸肿,拖着车辆的马匹惊慌失措,更有几辆满载财宝的车辆彻底无法行动,整体行进速度反而不及最初。
绝处逢生的征税官哈哈大笑起来。
大武朝与风玄国相邻,一山不容二虎,一个有钱,一个有人,有钱的怕人多,人多的馋有钱,无关正义,只为利益,因而难免互相大小摩擦不断。
“交予谁来办?”
其他几位主将和节度使暗道林冕狡猾。
作为千雉军的主将,折冲都尉俞鸿拔出了兵器,策马迎向来敌,他吼出了千雉军最为有名的口吼。
当然,作为大战的引子,这些戎人也会因为两军冲杀而尸骨无存。
眼下的局面,已经容不得他计较太多,活下来便已经是不易。
“好吧,既是你们封狼道的主场,第一场就先交给你们了!www.hetushu.com
“这么多人,还是头一次见,老子要扬名立万了。”
“那些西人果然动了!留一伙,引戎人返回本阵,其他人与本都尉一起迎敌!千雉军!前进!”
这一战关系到东西方的命运,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西人的大好局面将分崩离析,极西之地的统一也会动摇,可以说这次东征,几乎压上了西人帝国的国运。
敬国公邓方笑了起来,风玄国最后的国王被夹在两军中间,就像一叶随即会被覆灭在惊涛骇浪中的小舟,运气实在是坏的紧。
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人在意那些戎人逃亡者,两支数千人军队的碰撞将决定着双方主帅接下来的战术规划。
皇家秘情司自成立以来,便一直在致力于渗透风玄国,力求掌握对方的任何风吹草动。
“风玄国人并未被西人屠戮殆尽,民心所向,这个厄不勒花还是有一定用处的,可以替我们召集风玄国人与西人作战,让我大武儿郎得以多活几个下来。”
挟天子以令诸侯,若是能够得计,大武朝吞并风玄国要比西人轻松多了。
一个戎人轻骑大着胆子迎了上去,双方交谈了几句话后,又打马返回,在三丈开外翻身下马,半跪在地,带着激动与喜悦大声道:“陛下,是好消息,汉人前来接应我等!”
一直在紧张关注前后两军的风玄国国师卜鲁突然发现了大武朝军阵率先有了变化,一支军队离阵而出,正向他们所在位置缓缓而来,当即惊呼出声:“陛下,陛下,大武的人动了,他们过来了,这,这是要干什么?”
千雉军折冲都尉俞鸿冲着身侧的左果毅都尉点了点头。
一阵掌声响起,敬国公拍着手掌,大声道:“好好好,不愧是将门之后,能够走一步看三步,甚合老夫之意。”
这位老国公此时鹤发童颜,精神健旺,与当初为了替潜龙时的香君女帝打掩护,扮作年老体m.hetushu.com衰,终日昏沉糊涂截然不同,反而气血充盈不亚于年方二十的青壮,发根处更是隐隐生出黑色,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位老大人即将返老还童。
几位节度使亦是一齐点头,忠国公陈虎雷的观点只是在于眼前,而这位皇家秘情司女“破军”的提议却是着眼于未来。
封狼道节度使当即意气风发,大声喝道:“传令,千雉军,接应前方戎人!”
“莫要管这个亡国之君,先遣人去搦战,试试西人的斤两。”
厄不勒花王子临危受冠,成为风玄国的新王,带着一众达官显贵和能够带走的财富逃出王都,在混乱中自然难以避免被借机掺入了皇家秘情司的眼线。
皇家秘情司担当的不仅仅是情报搜集,还有分析与建议之责,能够成为北斗之一,自然是精擅于这方面之人。
若是不计双方的圣士与术士对比,彼此的地面普通士卒数量虽然差了二十万,实际上西人中存在仆从军,彼此未必配合默契,战斗力也未必能够与西人正军相比,而大武朝这边却是指挥统一的精锐士卒,因此双方的综合实力差距并没有外人想像的那么大。
……
“千雉军!前进!”
“奉节度使林大人之命,千雉军接应前方戎人,立即出发。”
“一定要杀个过瘾!”
中军议事原本就是各抒己见,察疑补漏,有人提出比自己更好的建议,忠国公陈虎雷倒也没有恼怒之意,挠了挠脑袋,说道:“既然如此,遣人将他们接引过来如何?”
敬国公邓方说完后,望向在众人中保持着恭恭敬敬的焦娇,说道:“焦姑娘,你认为如何?”
原本牵扯两军杀机的戎人逃亡队伍,反而被双方一同忽视。
步卒执矛大踏步一边前进,一边完成整队,长兵在前,短兵在中,弓弩手在后,左右骑兵摆出一个蟹钳阵,将步卒拱卫在中间。
封狼道节度使林冕与风玄国的戎人没少打交道,借着http://www.hetushu.com望远镜和临时摆在中军大帐中的战局分布图,哪里还看不出来,这支逃亡的戎人十分倒霉的成为了西人大军与大武军阵之间的气机节点,一举一动都会引爆弥漫在空气中的杀机。
“妈的,这么多人,待会儿开战,一定会很爽!”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因为第一时间立下拥立的从龙之功,他不仅成为武官之首,更是得到了女帝陛下赏赐的丹药,受益不浅,今日领军出征,恍若回复昔日壮年。
许多戎人欢呼起来,一些贪图财富的本性再次复萌,将丢在地上的财宝重新捡起,再也没有方才决一死战的坚定。
“步卒中列,二十人一行,骑兵左右!出阵!”
至于试探西人的命令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林冕哪里还不晓得千雉军这伙骄兵悍将必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敬国公想要看看这几年封狼道与风玄国连接交手中,战功最为卓著的千雉军战力究竟如何,便点了点头,将首战的机会交给了林冕。
一千丈,五百丈,三百丈,两百丈……
风玄国的逃亡者们一阵骚动,还没等厄不勒花开口,原权势显赫的征税官迫不及待地问道:“可是真的,莫要哄骗我等!”
封狼道节度使林冕占着地利的优势,开口说道:“此地与我封狼道接壤,不如交于我封狼道的将士吧!”
“西人,西人动了!”
老国公的这个任务不止是带回如同丧家之犬的风玄国新王等人,同样还能试探一下西人的实力。
“那些戎犬别拖咱们的后腿就好,不然一块儿杀。”
上百位背挂靠旗的传令兵列队整齐的候在中军帐外,当即有人进来领了令旗,策马冲出。
厄不勒花倒是没打算怪罪这个冒失的征税官阿拉曼,如此失态在眼下也是人之常情。
那名轻骑兵却不敢怠慢,这些贵人们,他一个都得罪不起。
“陛下,本就不该带着这些废物出来,白白折损了我们戎人这么多m.hetushu.com勇士。”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看着这些原形毕露的同胞,厄不勒花忍不住一阵阵叹气,就这般模样,还怎么将那些可恶的西人赶回极西之地,风玄国想要复国恐怕是千难万难。
厄不勒花重新将王冠戴在头上,以一种不同寻常的镇定语气说道:“莫慌,遣人去看看。”
唯一令人遗憾的是,为了对付西人圣庭,大武朝几乎抽调军中所有术士,合为一军,单独指挥,因此各支折冲府军内的异士营便自然而然不复存在。
这个阵势可攻可守,只不过在百万大军面前,所能够起到的作用却微不足道。
已经失去自己国家的风玄国新王和那点儿财富完全没有被忠国公陈虎雷放在眼中,如今西人占据了风玄国,这个新王已经毫无价值,如果葬身于战场上,群龙无首的风玄国反而符合大武朝的利益,至少这些戎人不会再来骚扰大武边关。
看到越来越近的数千兵马,卜鲁国师不由自主的慌乱起来,他知道风玄国与大武朝之间可没有什么和平与友谊。
西人整齐的大方阵中,一个长枪阵缓缓离阵而出,还有百余骑从另一个角落冲了出来,兵力配比和数量与千雉军大致相仿,西人与大武在无形中达成了某种默契,派出一支军队进行互相试探。
“真不知道上面是怎么想的,这些戎犬让他们死掉算了!只会拖累我等。”
带着小令旗的传令兵赶到千雉军阵列,盔甲鲜明的士卒们立刻开始激动起来,他们不是紧张,而是兴奋。
丁智与另一位果毅都尉跟着一起大吼。
左右的亲卫们却并没有露出任何惧色,反而被激起了战意。
百万大军彼此对峙,并不是一声令下,互相冲杀那么简单,西人的指挥官与大武朝的主帅敬国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最稳妥的战术,不给对方任何可乘之机。
不过大战将启,与西人交战的机会决不会少,众将虽然慢了一步,却是并不着急。
……
没有异士营的m•hetushu•com术士们掩护,千雉军的士卒们迎向黑压压一片的西人大军,多多少少心中有些忐忑。
厄不勒花将剑收回鞘内,没有再去看那些贪婪无能的家伙,看向迎面而来的大武朝折冲府军,却是暗自松了一口气。
已是左果毅都尉的丁智拔出腰间横刀,高高举起向着前方一指。
“看来真是不巧!”
“这个厄不勒花运气真是糟糕,居然会在这个时候被两军包夹,进退两难,牵一发而动全身,稍有差池便是死无葬身之地。”
空旷的戈壁成为了最好的战场,两支军队在两百丈距离,不约而同的同进开始全力加速。
自天宫成立以后,炼器与丹药反哺大武朝,这些以往万金难求的珍贵事物迅速变得常见起来,而且是通过朝廷流出,着实拉拢了一批术道与武道中人,虽然不合天宫的要求,但是用作寻常雇佣供奉却是绰绰有余。
想到为了护卫他们这支队伍,一路上不断牺牲的那些勇士,卜鲁就感到不值和悲愤。
以一支折冲府军的兵力孤军出阵,前方敌军黑压压一大片,不计其数,乍一眼看上去与送死没什么分别。
跟着丁智的亲卫无一不是身经百战,在战阵上疯魔起来连自己都要害怕的杀才,越是这般凶险的任务,他们越是兴奋,战刀早已经饥渴难耐。
虽然以豆腐西施焦寡妇的身份潜伏在封狼道边关小镇西延镇,一待便是十年,但是焦娇却并未放下自己的所学擅长,略一沉吟便说道:“西人以武力征服风玄国,只是表面上,想要彻底消化国土和子民,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至少在一两代人内,抵抗决不会停止,如果我们收下新王为己所用,或许一方面可以消耗西人的力量,另一方面为吞下风玄国做准备。”
“无妨!”
同样发现有军队接近,跟着新王的戎人们一阵微微骚动,许多人露出恐惧之色,国师所担心的事情亦是他们所担心的。
“确实如此,若有虚言,小的愿受五马裂尸之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