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3章 触景生情

大妖女瞪大了眼睛,她还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说法。
妖女立刻气鼓鼓的扭过脸,不去理他。
李小白微微一笑,这才松开了手。
“是我这具身体原本主人的记忆啊!”
其中一个有些面善,他随即想起,上次李家小郎回到西延镇,身边陪着的正是这个女子。
“多谢仙长!多谢仙长!”
刘县尉满脸不可置信,李小白还是替他解释道:“当日我娘恰好回来,救了阿爷,大兄在外面意外的得了仙缘,因祸得福已经踏入术道,二兄一路辗转,与世族杨家嫡长女成亲,不久前已经诞下了小郎君。”
李小白说完没再理会这些戎人,回头再支会一声那些驾驭运输型机关舟的天宫中人即可,然后狠狠宰这些戎人富豪一刀。
妖女嫌弃这里没有人气的宅子,李小白的储物法器内有木屋,虽然不及帝都太平坊的李府,却比这里舒适的多。
“可是公子的机关舟?不知可载多少人?”
“呵呵,多谢刘县尉关系,我李家所有人俱在,并未家破人亡,阿爷,娘亲,大兄和二兄皆安好。”
“大人,大人,行行好,小的们只是想要搭乘这位仙长的机关舟而已,绝无半点恶意!”
李小白想了想,说道:“明日下午,会有一艘机关舟在镇外落下,逗留一个时辰,按人头数,按载物重量收取载资,若有灵晶或术道资材是最好。”
几个锦衣华衫戎人互相对视一眼,脸上露出了喜色。
“原本主人?公子的身体不是自己的?”
他还不知道武夫子家的闺女已成为了当今天子,与眼前这位昔日镇里出了句的纨绔子依然保持着婚约,恐怕当场就得跪了。
一砖一石,一树一院,门廊地砖,斑驳的苔藓痕迹,李小白这具身体的原本记忆正在被一点一点唤醒,他就像一个旁观者,看到每一处似曾相识的场所,都能激活一段记忆。
李小白也是临时一动,天宫的运输型飞行舟每日都在http://www•hetushu.com为大军运输补给和人员,来时满载,回程时大多空载,若是能够从这些戎人身上多赚些银钱,还能给香君小娘补贴些家用。
谁能想到,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竟是李家的真实写照,千余马匪几乎屠了小半个西延镇,镇内首屈一指的根本没可能幸免,可是现如今,却仍能一家团圆,实在是出乎所有人意料。
“公子,你哭了?!何事这么伤心!”
方才一艘机关舟落在镇外,迅速在西延镇内落脚的戎人中间传开,很显然有些人是有见识的,知道是什么东西,当即想到了借助于机关舟躲避西人东征兵锋的主意,连忙找了过来,即使被一个以往根本看不起的小小县尉骂作戎犬,也依然只能陪着笑脸,不敢有半点生气。
显然那些戎人还跪在那里,刘县尉没好气的驱赶他们,免得碍眼。
不知不觉间,李小白脸上爬满了泪珠。
李小白总不好点破妖女的身份,恐怕满镇老百姓都得屁滚尿流的落荒而逃。
“恭喜恭喜!”
小红鲤满脸不解。
李小白边走边说,刘县尉却是渐渐瞪大了眼睛,当日老刀把子带领千余马匪洗劫西延镇,他可是众多当事人之一,李家因为这一劫而彻底中落,有不少人是亲眼目睹的。
“无妨,就当赚些外快回去。”
白晳柔嫩的皮肤立刻被揪了起来,好端端一张倾国倾城的娇颜转眼间变成了逗逼脸。
刘县尉笑着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李小白身后的两个年轻女子,笑着说道:“这两位是?”
刘县尉却是没有客气,接过钱袋,手中一沉,脸上立刻露出讶色,份量竟是不小。
西延镇地处偏远,消息闭塞,很少有人知道朝廷这两年发生的事情,关于李家除了李家小郎依然幸存外,完全毫无所知,李府突然被修缮又空置,镇内百姓们以为李家小郎傍上了什么大人物,又重新拿回了宅子。
灰尘和-图-书厚积的书房,二兄端坐在案前,神色肃目的挥毫绘画,一个端庄女子的面目渐渐清晰,宛若真人,他对扒着案边,满脸好奇的小郎说道:“小郎,这是娘!莫要忘了!”
“嗯!”李小白和大小妖女回过头来,却看到十几个气喘吁吁的戎人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过来。
他很不理解李小白还要在乎这些戎人,何必脏了法器。
“乖!”
他自顾自伸手拧开了李家大门上的锁,手指粗的铁链应手而落。
刚出门,他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位仙长,请留步!”
为首的戎人一身绸锦华衫,却是低声下气的好声相求。
“啊!~明白明白!”
“哈哈,清瑶,你不懂,这是情怀,这是念想!”
清瑶不满的抗议,还没说完就被大魔头揪住了脸颊,抗议自然被驳回。
歪着脖的香樟树,树杆上还残留着些许痕迹,那里曾经有一副秋千,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子抱着两三岁的小郎在那里荡啊荡啊,唱着动听的歌儿,荡得几乎快要飞起来,满院子都是咯咯稚嫩的笑声。
刘县尉瞪大了眼睛,天意弄人莫过地如此。
“好,我这就去招呼街坊们!”
长街尽头便是西延镇首屈一指的土豪劣绅狗大户李家,同时也是李小白的家,看着紧闭的乌漆大门,刘县尉说道:“节度府有令下来,李家大宅物归原主,并且拨了银钱下来修缮,如今公子回来,正好物归原主,公子继承家业,今后应当多多开枝散叶。”
紧闭的木门打开,清风一下子涌入厅内,阳光下,无数灰尘在飘舞,仿佛汇聚成几个身影,阿爷在向被某个纨绔子祸祸的民家道歉,拿出银两赔偿。
按理说这一家子应该是死的死,散的散,怎么可能还会所有人俱在?
身后戎人们跪了一地,脑门磕在街面石板上嘭嘭作声,很快胀肿青紫,能够搭乘机关舟迅速远离这里,等同活命之恩,多大的代价他们都愿意付出。
和*图*书正是,二嫂凤娘被杨家上下称为小主!”
蛇是没有眼泪的,鱼也是。
李小白用袖子挥去眼泪,半真半假的笑了笑。
“这里有些银钱,给帮忙的人分上一分,当作辛苦钱,再采买些糕点吃食,刘县尉也莫忘了自己那一份。”
“小郎仗义!刘叔一定帮你办得妥当!”
“本公子是域外天魔,借这具身躯夺舍还魂啊!”
李小白想了想,于是点了点头,院子里的野草都有三尺多高了,自己收拾这片宅子,恐怕弄到天黑都清理不完。
刘县尉挑起了下巴,毫不客气的喝斥道:“你们几个戎犬,想要做什么?还不快快滚远点!”满脸都是嫌弃。
刘县尉不屑地说道:“公子理他们作甚,一群亡国之人,猪犬般的东西,死了就死了!不值当!”
临近家门,却被打扰回到老宅的好心情,李小白原本没打算理睬这些家伙,不过他眼睛转了转,很快眯了起来。
刘县尉着实看不起这些戎人,扭过头又陪着笑脸,说道:“小郎,这宅子虽经修缮,不过久无人居住,恐怕要收拾一番,再添补些物件才能住人,不如我帮你去叫些人手,将这里打理一下。”一方面是真的热心肠,一方面也有些巴结之意,不过却并没有半点儿虚伪。
大妖女好奇的看着李小白脸上的两行泪痕,伸出手沾了一点,放入檀口中尝了尝,是咸的。
能够大着胆子想到借用机关舟跑路的戎人无一不是人精,从这位仙长的反应上看,便知道要糟糕。
“婢女而已。”
大武朝虽然允许躲避战争的风玄国人入境,这些丧家之犬般的戎人立刻沦落为二等公民,莫说刘县尉这样的小官,就算是寻常汉人百姓冲他们吹胡子瞪眼,这些托庇于大武朝的戎人也只能低眉顺眼,忍声吞气。
刘县尉惊为天人,杨家算是前朝皇族,娶了杨家小主,等同于娶了个公主,这李家可要了不得了,难怪节度府会遣人来修缮老宅,竟是http://m.hetushu.com这个原因(却是猜错了)。
西延镇李家的大宅被折冲府军占据没多久,很快又被退了出来,修缮一新后却因为无人居住,也不曾发卖,便就此空置了下来,哪怕风玄国来的逃亡者想要重金购置这座宅子落户,县尊老爷也依旧不许。
沿街而走,快要走到李家大门前,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哪里哪里,本乡本土,能帮忙那是一定要帮的!”
让清瑶帮忙,可惜这妖女只会拆房子,小红鲤倒是勤劳,这样的活儿多半也不趁手,毕竟是妖族,不是真的职业丫鬟。
西人大举入侵,刚刚攻灭了风玄国,每日都有许多风玄国人涌入大武朝边关,这些人里面鱼龙混杂,为了加强治安情况,附近的折冲府军不仅加强了关隘黑风口的入境检查,还对西延镇进行了军管。
难道人还会死而复生不成?
李小白点了点头,若是放在前朝,这小主应该被称为公主才对,也就是拥有世族地位,寻常大户人家的女儿怎有资格被称呼为小主。
“哼!”
这是他最大的秘密,两个妖女却是不会在意的。
“你们还跪在这儿干什么?滚远点儿,莫要污了李公子的府上!”
今日若是白占了便宜,人家或许不会多说些什么,但是人情却会越用越薄,将来抬头不见,低头见,名声一旦与刻薄凉寡挂上钩,乡里乡亲的人们未必会再在这般热心。
庄周梦蝶,或者蝶梦庄周,未必是夺舍,或许也可能是如梦方醒,魂归来兮。
有西延镇的县尉作保,看守城门的士卒们当即让开了路。
李小白可不是只会白白支使人家,该有的人情礼数来往依然不能少了。
李小白微微闭上眼睛,原以为早已经模糊到淡忘的记忆碎片会随着时间流逝而彻底消失,可是它们仍旧在那里,静静的等着今时今日再次触景生情,从未消失过。
这些戎人消息灵通,知道西人百万大军已经抵达戈壁荒漠,正在与大武朝的军队对峙和_图_书,战况如何仍未可知,他们却担心不已,大武朝与风玄国交战多年,各自平分秋色,连风玄国都没能抵挡得住西人东征大军,恐怕大武朝也同样凶多吉少。
刘县尉却是拉着长音,表示理解,有钱人家真会玩!
小红鲤捂着嘴偷笑,别看清瑶姐姐总是欺负自己,可是在公子面前,却完全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
“世族杨家?”刘县尉忽然一怔,想起了李家小郎最后一句话,倒吸了一口冷气,半信半疑地问道:“前朝皇族那个?”
刘县尉兴冲冲的准备着手,李小白却又喊住了他。
“让县尉见笑了。”
月亮门前,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背着包袱,手中提着宝剑,毅然往府门外快步走去,比他年纪更小些的一个少年正抱着四五岁,哭得鼻滋眼泪俱下的小郎,呆呆的望着大兄远去的身影。
李小白摇了摇头,在院子里缓缓踱起了步,虽经历了马匪冲击和折冲府军的入驻,但是被破坏的却只有极小一部分,这片宅子各处依然还是原模原样,最多一些老朽不堪使用或过了火的木件被更换,但花纹雕刻依旧是原来的样式。
刘县尉自然是猜测不到他打的这般心思。
李小白感谢刘县尉的仗义帮助,说道:“多谢刘县尉。”
“有劳刘县尉了。”
“是另外的机关舟,载上几百人不成问题。”
谁也没有想到,一次匪灾竟然会有术士和妖族参与进来,两位仙长当场身死,大户李家上下死伤惨重,李家大郎身负重伤失踪,李员外亦是生死不知,小郎被妖怪掳去,所幸的是,竟然安然无恙的返回,只有二郎在忠诚家丁们的拼死护卫下,逃出生天。
“公子何必住在这里,不是自己有木屋吗?拿出来便是!”
“奴家不是……”
能够逃到大武朝的这些戎人无一不是风玄国的巨富大豪,为了不陷于西人之手,财富被夺,只好再次想办法逃往更安全的地方,被百万大军追击,恨不得多长两条腿。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