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9章 一合之敌

“嗯?这是哪家的小将?这是要临阵斗将啊!”
没有中军的命令,就这样冒冒然的冲上战场,完全是目无军法。
临阵斗将,便是一对一的单挑,不死不休,也算是一种极需要勇气的厮杀方式。
他自己也是武者,只不过修为并不高,作为一道节度使却是足够了。
“卑鄙的家伙,找死!吾朗基努斯·加百列必杀汝!”
李小白又一次夹马,方天画戟放平,标准的冲锋姿态,罡气延伸至戟尖,形成吞吐不定的气刃,他将沧浪剑催发剑气的诀窍用在了手中这支长兵器上,竟然也可以发挥出令人意料不到的效果。
西人大军一片哗然,东土竟然出现这么一个强大的骑士,仅仅一个冲击,便将他们之中,一个有名的骑士直接挑杀。
一身金甲被敌方鲜血染成金红相间之色,大武骑士以无可匹敌的连续击杀,让西人军阵一片死寂,万马齐谙。
“还有谁?出来受死!”
林冕仿佛难以置信的望着李小白,术道天宫之主身上怎会有罡气的波动,貌似这是归元境武者才拥有的特征吧?天宫到底是术道还是武道宗门?
被当作出气筒的倒霉孩子还能有谁?
敬国公放下了望远镜,却分辨不出对方究竟是哪一军的将校,只是那身铠甲华丽大气,显然不是寻常小将所能够拥有,至少也是中军帐内的将主级别。
他咬牙切齿地说道:“命令埃美加第四枪兵团围杀于他。”
片刻之后,一个披挂板甲重装的骑士离阵而出,手持十字骑枪,迎向刚刚冲过半场的李小白。
上百只信蜂盒子组成了一个信营,负责情报的皇家秘情司“破军”焦娇刚发出询问,便立刻得到了回报。
对面放眼望去,一大片有好多。
“公爷,赶紧下令让他回来吧?”
自己还在战场上,战斗仍未结束,下意识的想要去抓十字骑枪,可是两手无力的挥动了几下,却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西边的日头开始下落,李hetushu.com小白一人一骑,满身金光灿烂,显而易见的引起了西人们的注意。
带有血槽的三棱刺刃直指李小白。
完美的两杀,而且还是不到一个回合。
“汝为何人,吾朗基努斯·加百列,接受汝的挑战!”
这一声气爆若是响在普通人的身上,恐怕当场就得筋断骨折,身受重创。
瞎说什么大实话!
朗基努斯·加百列的尸体被重重砸在了地上,玄铁方天画戟轻轻一抖,沾染的血水爆成一片血雾。
由于太重,没有人能够挥舞的起来,只好当作摆设,却是让李小白顺手牵了羊。
马蹄如同击鼓般重重敲击在地面,翻起浸透鲜血的紫红色砂土,立刻吸引了双方军阵中所有士卒的目光。
只是除了几位将主外,大部分人都在帐内待命,并不曾有人如此大胆的单骑出击。
“李都尉是术士吧?”
封狼道节度使林冕瞪大了眼睛,忽觉不妙。
此时西人一片鸦雀无声,对方是光明正大的一对一连续挑杀了己方的骑士。
一个交错,挑翻击杀,无一合之将。
西人骑士的十字骑枪就像一支长刺,仅在顶端一尺处有一个十字状的分支,以免锋刃贯穿太深而被卡住,便于拔枪。
然而狼牙锤头刚要击中锋利的三刃戟尖,却没有想到戟身微微一偏,锋刃直指锤头。
“至少天宫已经创立,所以还来得及,趁着还没鸣金,小子去热热身!”
只听到微不可察的嘶啦一声,碗口大小的锤头在眨眼间令人难以置信的被剖成了两半,方天画戟就像一条出洞的怪蟒,又是顺势狠狠一捅一挑。
这支十字骑枪做工虽然精良,但是与不计成本打造出来当样品的玄铁重戟相比,依然还是差了不止一筹。
在一大一小两个妖女帮助下,李小白很快披挂上一身金灿灿的威武明光重甲,手指一张,一支丈许长的方天画戟出现在手中,从千雉军那里捡的高档货,匠人精心打制的玄和*图*书铁重戟。
“伯父,我先去走一圈!洪璃,看着清瑶,莫要让她乱跑!”
各位将主纷纷应命,一道道命令迅速发了出去,他们没有主帅敬国公看的那么高那么远,只是潜意识认为李小白与女帝陛下的关系,无论如何也不容有失。
李小白戟尖所指之处,一片骚动。
李小白能够踏入术道并且开山立宗就已经让他十分惊讶,可是突然显露出一身不弱的武道修为,更是让人大吃一惊。
敬国公苦笑了一下,却发布命令。
敌我双方百万士卒轰然发出惊呼。
方天画戟再次一指西人军阵。
“你一个人去干什么?你你可是术士!嗯!你,你你你……怎会是罡气?”
电光石火般兵刃交击,方天画戟月刃绞住十字枪尖,极其巨大的力量狠狠一扭……
“谁?谁上去了?”
“嗯?小郎你要做什么?莫要乱来!”
大魔头并不知道什么叫作见好就收,高举着方天画戟,依然在西人军阵前方晃悠着,仿佛一点儿也不担心那些枪兵方阵一个冲刺把自己捅成蜂窝,或者不远处的弓箭手们来个齐射,把他射成刺猬。
既然以斗将的方式发起挑战,西人心照不宣的默契认可了,所以没有暗箭伤人,没有以多击少,哪怕愤怒的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对方生吞活剥,却依旧是一个接着一个出战。
听着两个妖女的对话,林冕一阵苦笑着摇头,小郎带着这两妖,怕是一定会很头痛吧?
明明速度并不快,但是骤然爆发的罡气却瞬间压迫空气,发出局部气体爆炸的声音。
以己之长,击彼之短,他相信如此力大招沉的一击,就算是自己也未必接得下来,锤头若是砸在身上,这般钝击就算是穿着重甲也没有用,运气好的直接砸下马背,运气不好,直接被锤扁胸口。
中军大帐有望远镜,故而能够在第一时间观察到两军中间血腥之地的任何风吹草动,一个披甲骑士策马出阵的身影进入和_图_书了诸将们的视线,他们还在商议着接下来一战由哪支折冲府军出击,却没想到竟然有人抢了先。
“你不是术士么?怎会又是武道归元境的修为。”
许多人甚至根本没有看清楚两位骑士究竟如何交手,两匹战马便已经交错而过来。
撒西尔看到对手的长兵器竟然放弃了变招,直接对准自己,更加用力挥动手中的锤柄,精钢长链旋转如风,呼啸声变得刺耳,沉重的锤头照着直刺过来的戟尖砸去。
李小白忽然想要将心中郁闷发泄出来,冲着身旁的两个妖女道:“清瑶,洪璃,帮我着甲!”
“好,好像是的。”
死到临头了,还那么多废话!
朗基努斯·加百列勉力抬起头,却看见一支长兵器刺入自己的腹部,奇怪的月牙刃完全没入他的身体,连同厚重板甲一起顶在半空,面朝着大地,一上一下不由自主的不断起伏。
李小白有武道修为,他倒并不担心对方的安危,只不过这个突然发生的变数或许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李小白高举方天画戟,仿佛示威般在西人阵前策马缓步而行,鲜血顺着戟尖和骑士板甲缝隙滴落,在金色的明光甲叶上发出妖异的血光。
李小白脚后跟轻击马腹,披甲战马速度再提,直冲向对方。
放下面罩后,李小白手中方天画戟轻轻一拍战马屁股,满是肌肉虬结的战马猛然窜了出去。
耿直的小红鲤一板一眼的认真说道:“姐姐确实很不让人放心!”
李小白一挥拳,空气中发出一声清脆的爆响。
可是他并未想到,三人中最不让人放心的并不是这美艳的青蛟大妖,而是冲上战场的李大魔头。
小红鲤脆生生的声音很快被甩在了后面。
诸将有些乱了阵脚。
大武朝军队并不缺好马,虽然凑不齐风玄国冲城骑那种数量的负重和爆发力惊人的宝马,但是寻个十几匹还是没有问题。
“遵命!”
两匹战马越来越近,针锋相对的兵器锋刃直指各自的对手www.hetushu.com
“公子,奴奴会看着姐姐!”
“这可是擅自出击。”
“找西人玩玩!”
“奴家就这么不让人放心吗?”
短短一刻钟的功夫,西人阵前倒下了百位骑士,无论使用什么样的兵器,下场都一模一样。
搦战,斗将!
回答的人和其他人很快满头大汗,一个术士想要跟敌人临阵斗将,放飞剑就是了,但是执兵披甲,打马冲阵算什么回事。
恐怕樱儿的阿爷,曾经是前太子府斗将的白霜,武道修为也未必能够达到这种程度,几乎可以和敬国公相比了。
战马茫然而返,回到死去的骑士身边,轻轻嗅了嗅,刨着蹄子,又拿脑袋拱了几下,却不肯离去,在原地发出凄凉的嘶鸣。
一个手执链锤的魁梧骑士驱马从阵中冲出,拇指粗的钢链,碗口大小的狼牙圆锤旋转的呼呼作声。
作为军中主帅,敬国公敏锐的察觉到了双方僵持对阵的变化。
西人统帅汉尼拔快要气疯了,每一位骑士是出身高贵的贵族,却像羔羊一样被人肆意屠戮,这样的损失若是传回国内,不知道会引发什么样的严重后果,就算是元老院也不会视若无睹吧。
很快牵来一匹身形雄骏的高头大马,身上披着鱼鳞甲,李小白翻身上马后,乍一眼看上去像极了风玄国的冲城骑。
封狼道节度使林冕知道李小白想要做什么,不过他并没有打算阻止。
……
林冕能够分辨出真气与罡气的差异,如此极具压迫力的罡气十分纯粹,真气可轻易做不到这一步。
那支模样奇特的长戟绞开了自己的十字骑枪,顺势捅入自己的肚子,瞬间将他从马背上挑了起来。
“刚到蜕凡境,离归元境还远着呢,只不过我在洗髓境就已经凝炼出罡气种子,好了,再来一匹战马就齐活儿了。”
妖女气鼓鼓的怒视着一人一骑远去的背影。
百位来自于极西之地各处的骑士,其中不乏有名的强大骑士,却在对方手中走不过一个回合,使阵容整和*图*书齐的西人士兵看他如同看到一支大军般。
那身金灿灿的重甲,在阳光下闪耀着刺眼的光芒,朗基努斯·加百列喉咙深处咯咯几声,意识渐渐模糊。
一个修为堪比归元境的武者踏上战场,只要西人圣士不出手,作为对手的西人应该自求多福才是。
嘭!
李小白扭了扭脖子,又扭了扭腰,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
“是术士军都尉,李公子。”
节度使大人心生嫉妒,老友眼光真是不差,自己若是有女儿的话,倒是也想要争上这一争。
整支大军迅速骚动起来,伙头军们提前造饭,尽可能将饭食在最短的时间内送到所有士卒手上。
仿佛时间过去了很久,朗基努斯·加百列终于恢复了意识,眼前的世界变得模糊,耳边的马蹄声还有嘈杂的呼喊声忽远忽近,巨大的痛苦贯穿了他的身体。
“来的好!”
“呵呵,小子倒是很少用法术呢!”
“狂妄的家伙,待吾撒西尔来会会你!”
骑士不同于骑兵,是从小训练出来的高端兵种,兵器铠甲和马匹耗费糜贵,往往只有身家丰厚的家庭或家族才能供养出一位骑士,然而兴冲冲的杀向李大魔头,准备捡个人头,结果接连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链锤骑士撒西尔就像方才的十字枪骑士朗基努斯·加百列一样,被挑在了戟尖,成为了李小白在西人军阵前炫耀的战利品。
迎头冲击,生死悬于一线之际。
一杆近两丈长的十字骑枪变成了两截,分别插在十余丈外的砂石地上,残余的枪体扭曲严重,已经彻底报废。
“全军准备!”
“……”
见对方根本没有任何骑士精神,二话不说的冲上来,西人骑士暴怒不已,身子前倾下伏,十字骑枪放平,当即进入了冲刺状态。
有信蜂盒子传递消息,不消一盏茶的功夫,来自于中军大帐的命令便传遍了百万大军。
不知道是谁突然冒出这一句。
记忆如潮水般涌来,他终于想了起来。
中军大帐内一片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