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1章 骑士末路

被击溃了斗志的骑士们喘着粗气,李小白在他们眼中已经不再是口头的恶魔,而是真正的血色恶魔。
在他的储物法器中还有十几支方天画戟,虽然材质不及这支特别打造的玄铁重戟,但也是上好的精钢,扔丢一支,再拿一支便是,玄铁在天宫内也并不稀罕。
这个倒霉鬼一时躲闪不及,被一片光羽粘在了脚上,这可不得了,厚重结实的钢铁战靴如同蜡烛般飞快融化,里面大毛脚就像被高温火焰烧烤过了一般,当场只剩下焦黑的骷髅残脚。
戟尖气刃哧哧作响,毫无阻碍的破开骑士重甲,厚厚的精钢板甚至不比纸糊的结实多少,往往连人带甲一齐被切得支离破碎,死状惨烈无比。
圣庭的飞行舟和圣士们并不在汉尼拔统帅的作战序列范围内。
西人骑士们晓得这个圣术的厉害,一片光羽足以蚀穿重甲,让血肉枯萎焦黑,极其可怕。
死亡!死亡!无尽的死亡!
一部分光羽甚至飘向了那些西人骑士。
“我就一个人,向你们所有人挑战!快来杀我啊!你们这怂包!以后别叫自己是骑士了。”
李小白着实白白浪费了不少口水,借着身下战马恢复了不少体力,两腿一夹,随便选了个方向冲了过去。
短短不到一刻钟,西人骑士足足折损了三百多人,虽然让李小白杀不胜杀,可是他自始至终都不曾露出力竭的颓势,让参与进攻的西人骑士们胆寒不已。
自此骑着精心挑选的战马,披挂着厚重的铠甲,拿着亲手打制出来的兵器,开始四处游历,一边招募仆从和追随者,一边通过完成各种战斗任务获取佣金,积攒到一定名气后,或者向某位领主效忠,或者自己成为领主,同时再带上一个或两个骑士侍从,将骑士荣光传承下去。
又是一阵呐喊,被刺激到眼睛赤红,欲要吃人的骑士们再次涌了上来,屠戮在继续。
金雀花骑士艾克萨,黑堡骑士瓦莱隆,坚城骑士阿波克,狼http://m.hetushu.com牙骑士古多……一个个在帝国极为有名的封号骑士却像鸡犬猪羊般被人轻而易举的随手击杀。
圣庭一旦出手,便意味着他们再也没有参与进来的资格,当即丢盔弃甲的落荒而逃,这并不丢人,留下来也只不过是徒然送死罢了。
自己约的架,含着泪也要打完。
李小白的语言是充满煽动性的,可惜是负面的。
李小白抄起玄铁重戟,对准再次掠过自己头顶上空的圣龙兽狠狠掷出。
尽管西人骑士将李小白围得严严实实,水泄不通,无所畏惧的前仆后继,可是自始至终都没有办法抵近对方一丈之内。
十几丈距离转瞬即至,玄铁重戟再次掀起血雨腥风。
鲜血几乎染红了李小白一人一马,浑身上下,猩红的鲜血不断滴落,活脱脱从地狱血海中冲出来的恶魔。
好吧!你们不动,我动!
虎荡羊群般的一幕,连大武朝士卒们都不忍直视。
可是这一次,他们并没有坚持太久,甚至连半刻钟都没到,包围圈又扩大了不少,足足有十多丈的间距。
汉尼拔沉默了半晌,突然下令。
悬停在天空中的三艘飞行舟终于有了反应,圣士们无法像汉尼拔统帅那样为了顾全大局而保持铁石心肠的漠视己方骑士被屠戮,终于开始行动。
已经阵亡的大骑士撒坦说的没错,骑士精神就应该一对一,面对这种杀不死,冲不垮的怪物,就应该让骑士们去对付。
中级圣士驾驭着他的圣龙兽刚冲入一百五十丈距离内,李小白就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对方。
就像压在不堪重负的骆驼背上最后一根稻草,紧绷到极限的精神终于崩溃,发出惊恐之声的骑士们骤然后撤,硬生生让出了七八丈距离的空间,再没有一个人敢上来送死。
得了这一个台阶,斗志全无的西人骑士们仓皇撤回军阵。
火球就像气球一样当场炸开,无数火苗向四面八方飞去。
他们只是徒劳和*图*书无功的送死而已,甚至连对方的一根毛都没有碰到。
“吼!”
戟影如林,毒蛇吐信,气刃撕裂空气形成一片涟漪,心中警兆大生的圣龙兽张开獠牙大口往地面喷出一团火球,就听到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狂暴的气浪向四面八方席卷开来。
汹涌的浪涛狠狠撞在了礁石上,血红色的浪花四散飞溅,惨叫声哀嚎声成为伴奏,然而潮水退去,礁石依然矗立在那里,仿佛亘古存在,巍然不动。
西人大军骤然出现异动,让大武朝军阵连带着产生一系列反应,在短暂的紧张过后,他们很快发现西人竟然向后退却了百步,将包围了李小白的骑士们凸显了出来。
当李小白作起手势的时候,中级圣士就察觉到了危险,连忙大吼。
天空中传来圣龙兽的咆哮,一位中级圣士接到指示后,向地面扑来。
一片片莹白色的羽毛如鹅毛大雪般笼罩了下来,倾刻间笼罩住了李小白一人一骑。
圣龙兽发出痛苦的嚎叫声,美丽的赤红色鳞片出现了一条可怕的伤口,鲜血飞快溢出。
“该死!你竟敢伤了我的罗拉!”
方天画戟骤然一转,终于从无招胜有招的大开大合,变成了气刃冲天的朝天一击,用长兵器重戟施展沧浪剑术,虽然不伦不类,李小白已经深得剑招精髓,威力依然能够发挥出七八成,虽然不是全部,却足以对从天而降的圣龙兽构成威胁。
那个恶魔般的东土骑士不断拿话刺他们,让他们这会儿攻又攻不得,撤又撤不得,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玄铁重戟再次毫无招式的一次暴力横扫,被生生腰斩的数名西人骑士发出凄厉的惨叫,纷纷一头栽下马背。
在划过一道抛物线后,落在了两军中央的戈壁荒漠上。
“全军后退百步!”
“光羽千叶!”
须臾间残臂断肢乱飞,等若寻常。
他却并不知道自己在对方眼中几乎就是世间一切绝望的代名词。
看到东土骑士居和_图_书然好奇的伸出手去接光羽,圣龙兽背上的中级圣士心底发出一阵阵冷笑,一片光羽能够轻而易举的击杀一头健牛,愚蠢的东土之人真是不知死活。
这已经不是什么面子不面子的问题,这是战争!一切为了胜利,而不是为了面子,如果学驴叫也能取胜的话,身为贵族的统帅大人决不吝啬成为别人的笑柄。
“会飞了不起啊!”
地面上,人与战马的尸体越堆越高,李小白就像死神一般不断收割着生命。
那些骑士们果然受不了刺激,他们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从五岁起就开始拿着木剑比划,九岁与自己的第一匹小马驹为伍,十四岁成为骑士侍从,像奴仆一样负责擦拭兵器和喂养战马,并且学习各种骑士技,时不时拿大盗巨匪练手,十八岁接受骑士考验,取得正式骑士资格。
说好的正义,说好的“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精神、诚实、公正”,说好的“我将勇敢地面对强敌!”
罡气能够破灭法术,一直为术士们所忌,看来圣术显然也是一样。
战争既残酷,又现实,希望这一战能够教会这些骑士不要再坚持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
他们恨不得撕了这家伙的嘴(汉尼拔统帅与这些骑士唯一英雄所见略同),可惜却做不到。
饱含罡气的玄铁重戟带着诡异的啸叫激射而出,闪电般追上了飞出三十多丈的圣龙兽。
在略作清点后,他们得到了一个令人悲伤的伤亡损失统计。
汉尼拔想要干什么,骤然脱离了百万大军,被动的挪移到两军对垒的战场中央,让措手不及的西人骑士们一阵慌乱。
无论如何,同时正面迎战东土骑士的西人骑士不过只有四五人,再多便会挤作一团,完全失去骑士的优势,哪怕周围乌泱乌泱挤满了愤怒的骑士,李小白所面对的攻势并没有外面的人看到的那么可怕。
无论这些骑士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李小白根本就没打算放过他们,留着和_图_书让这些家伙对付大武朝普通士卒,倒不如自己先顺手解决了。
释放完圣术后,圣龙兽载着自己的圣士飞快掠过李小白上空,随即又转回头来,又是一团炽烈耀眼的火球喷出,这份快速机动力让地面上的骑士们望尘莫及。
戟尖一次,正中圣龙兽喷出的火球。
“吼!”
目睹这一幕的西人统帅汉尼拔心旌摇曳,这般凶残的骑士是他生平仅见,如果要是集千人成军,就算是百万大军也未必是对手。
可以说,那个东土地恶魔,一个人就打败了他们,哪怕人多势众,却依然拿对方没有办法。
琉璃心全方位笼罩下,没有人能够偷袭到李小白,自从点燃圣炎后,身体素质变得越来越强,连带着对于混沌青莲剑光的释放数量和琉璃心覆盖距离都有了极大的提升。
高喊着正义口号的骑士们并没有战胜魔头,反而在玄铁重戟的无情扫荡下伤亡惨重。
他并不会为了一个敌人,让大军陷入混乱,既然坚持原则的骑士们愿意负责解决,那就成全他们好了,哪怕已经看出这些顽固的家伙骑虎难下,却依然不会出手相助。
……
血脉内明灭不定的无数金色颗粒蠢蠢欲动,忽聚忽散,似乎随时会迸发出耀眼的金色火焰,可是李小白的意志却死死压制住圣炎,不让它从血脉内爆发出来,完全只依靠奇经八脉内的罡气催动爆发力。
杀声震天,仿佛千军万马在忘我厮杀。
“快逃!”
第二片光羽落在对方的身上,同样平静的消融,还没等其他光羽落在战马身上,长戟一转,引动了气流荡开了所有的光羽,竟再没有一片光羽向一人一马落下。
“好可怕的家伙!”
“小心后面!躲开!”
中级圣士快要被如此诡异的一幕给搞糊涂了,光羽落在东土骑士身上,完全毫发无伤,然而落在己方西人骑士身上,却立刻爆发出应有的全部杀伤力。
加上方才冲杀的几个方阵,算起来是货真价实,毫无折扣的一骑和_图_书当千。
混沌青莲的外层二十八片莲瓣灵光荡漾,以二十八倍之力凝聚罡气,供李小白肆意挥霍。
别看骑士荣耀无比,背后的艰辛只有自己才知道,可是对方却不屑一顾的嘲讽鄙视,怎能让他们忍受得下去。
圣龙兽不愧是极西之地的天空霸主,激烈扑扇双翼,生生横挪出一丈,饶是如此,玄铁重戟依然在它身侧带出一片血光,飞向远处。
中级圣士勃然大怒,他没想到能够抵御寻常刀剑兵器的坚硬鳞片,竟然会被那支看上去十分寻常的古怪长兵器给划开。
密集的戟尖气刃与炸开的火球双双湮灭,猛烈扑扇着翅膀的圣龙兽趁机稳住了下冲之势,背上的中级圣士同时发动了酝酿已久的强大圣术。
这是怎么回事?
“来啊!你们这群废物!什么狗屁骑士!只不过是一群刚刚放下草叉的农民!”
有两成的骑士永远倒在了与那个东土恶魔骑士交手的战场上,再也没可能回到自己的故乡。
正当中级圣士以为自己最为得意的法术失效时,就听到地面上传出一声惨叫,一个西人骑士抱着自己的脚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然而他却难以置信的看到,光羽缓缓落在对方的指尖,就像一片雪花一样飞快消融不见,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对方也没有抱着枯萎干瘪的残手一头栽下马,满地打滚,然后被更多的光羽淹没,最终尸骨无存。
而坐鞍上,依然留下了自腰部以下的半截身躯,五颜六色的内脏和鲜血狂涌。
别说有任何还手能力,甚至连抵抗能力都没有,那支恶魔之戟闪电般扫过来或刺过来,无论什么样的骑士战技,就像水泡一样令人绝望的幻灭。
这让李大魔头很失望,这群怂玩意儿只厉害在嘴上!
是否出战,如何出战,完全由圣庭自己作出决定,西人统帅无从干涉,因此圣庭的任何行动,都不会像地面部队那样构成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影响。
李小白无良的喷着毒,然而这些骑士们战意荡然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