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3章 大决战

然而两艘迎头对飞的运输型机关舟根本没有给这些西人士卒逃跑的机会,从左炸到右,从右炸到左,很快互相一个错身,便将地面上生生炸出了一条死亡带。
尽管确实有几个不错的将领试图努力维持住局面,可是对于整个大局而言,完全是杯水车薪。
怒吼声,惨叫声,兵器交击声连绵不绝,太阳渐渐西落,依然无法阻止双方的厮杀。
从华丽的铠甲和异常神骏的战马上,李小白轻而易举的分辨出了对方的身份,事实上当这些西人闯进他的琉璃心笼罩范围内时,就已经知道哪一个是西人统帅。
李小白看到了这一幕,再次发出命令。
大魔头一声暴吼,戟影如林,气刃呼啸,一头撞击敌众中间。
随着双方短兵相接,原本整齐的战线立刻变得犬牙交错,百万人的消耗战,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结束的。
对于双方而言,这一战不成功,便成仁。
从未见过这种恐怖火器的西人被炸得鬼哭狼嚎,死伤惨重,西人统帅汉尼拔的命令根本无法传遍全军,整个军阵完全乱了阵脚。
目瞪口呆的看着西人大军被从天而降的小黑点炸得死伤狼藉,大武朝的士卒们终于开始有了行动。
……
飞出去的那三艘飞行舟恐怕也决不会想到,自己前脚刚走,两艘东土飞行舟便将己方的地面大军给炸得毫无还手之力。
汉尼拔的麾下并不缺乏忠心耿耿的猛将,但是他们在李大魔头的战戟杀戮中完全没有任何抵抗能力,任你英雄好汉,我只一戟捅过去,人喊马嘶,惨叫声不断。
侍卫们簇拥着汉尼拔一起冲锋,统帅一动,即便没有传令过来,附近的军阵立刻作出了,一起跟着汉尼拔统帅,就像一座高高掀起的惊涛骇浪,铺天盖地的压向李小白。
正在操练中的术士们立刻派上了用场,他们的修为或许不及哪怕是最低级的圣士,但是胜在数量多,蚁多足够咬死象和图书
各自完成了三个来回的扫荡轰炸,足足消耗了两千枚胶质硝化甘油炸弹,至少夺走了超过十万西人的性命,如果加上因为恐慌而造成的乱军互相践踏,这个数字还要再高上一些。
在体形臃肿的运输型机关舟内部,整齐叠放的炸弹通过特制滑轨接连不断的投放下去。
手中精钢长戟气刃吞吐不定,李小白轻轻一夹马腹,披甲战马无所畏惧的向迎面冲来的敌人开始加速冲锋。
为了躲避从天而降的炸弹,有的方阵开始往前冲,有的往后退,有的往左逃散,有的侧是像没头苍蝇一样乱窜。
反正都是从天空中掉下来,前进与后撤并没有任何区别,与其手忙脚乱的后撤,倒不如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骑兵在前,开始向着依然在承受轰炸中的西人大军杀了过去。
轰!~
没有信蜂盒子可以即时沟通,光靠四条马腿也要跑上小半天的距离,没爹亲没娘要的西人大军隐隐开始出现溃势。
统帅变成了碎肉,原本就被头顶上两个大炸逼给炸得焦头烂额的西人们从群龙无首,变成了人心惶惶的乱军。
胶质胶化甘油的威力比TNT还要大上一些,精钢壳体表面附着了坚固强化法阵和火术法阵,使爆发威力更加猛烈,内部包裹了一层钢珠,能够保证最大的杀伤效果。
“不好!全军突击!”
一旦成功凿穿敌阵,很快就能够将对方分割包围,以最小的代价消灭敌人。
“奢摩!”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大半径迂回的两艘运输型机关舟突然构成迎面态势,下方却是西人军阵的两端。
其中一艘没有圣光护盾的飞行舟终于再也坚持不住,脱离了另外两艘飞行舟的掩护,开始歪歪斜斜的坠向地面,眼看着就要坠入大武朝军阵后方。
统帅汉尼拔大人逃跑,或者被击杀,或者大军已败,绵延二三十里的军阵很容易出现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
m.hetushu.com红的,白的,黑的,绿的,黄的,五颜六色,就像开了水陆道场。
没有人能够扛得住这种铺天盖地的轰炸,整个大军完全陷入了混乱。
西人统帅汉尼拔最先反应过来,他意识到从天而降的这些奇怪东西绝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终于变聪明了!”
大地狠狠震颤了一下,肉眼可见的淡白色光环猛然向四周扩散,连空气都发生微微扭曲,可以看到无数人体兵甲在升腾而起的火光与浓烟中向四面八方抛飞。
出乎意料的战况完全失控,西人统帅汉尼拔已经无法控制住整支大军,帝国正军与仆从军之间的差异和矛盾在这个眼骨眼儿上完全爆发了出来,局部甚至出现了自相残杀。
不顾一切的冲击力,硬生生让整个军阵往后连续退了一丈,许多大武骑兵甚至连人带马以各种姿势撞入敌军之中,也有从马背上摔下来,很快被西人乱刃砍杀。
臃肿的机关舟底部突然打开舱门,一枚接着一枚纺缍形物体接连坠落。
臃肿的体形保证了充足的载弹量,哪怕投掷一空,机关舟上的术士们还可以继续释放储物法器内收藏的炸弹。
无论是对方杀得己方骑士胆寒,还是抵近已经方军阵,随时会变成敌军的进攻锋矢,哪怕那些狗屁骑士讲什么扯蛋的骑士原则和骑士荣耀,汉尼拔依然会让这些装逼犯统统滚犊子,必需杀了这个东土骑士。
自远处赶来的两艘机关舟与三艘飞行舟鏖战正酣,彼此间的攻击越来越激烈。
看到越来越近的西人统帅大旗,李小白依然还是猜错了。
对方并没有发现自己这个“前沿指挥”,拉开大决战序幕的背后黑手,而是单纯的怒火中烧,在汉尼拔眼中,这个恶魔般的东土骑士完全是就是一个大灾星,从对方出现的那一刻起,自己的大军就开始倒霉,直到现在一发不可收拾。
紧接着巨响一声接着一声,从天而降的m.hetushu•com500公斤级胶质硝化甘油炸弹落在西人大军中,成片成片的收割性命。
像飞行舟这样的战争圣器用来对付寻常士卒就已经够欺负人了,可是东土的机关舟却一点儿也不在乎的拉下脸面,专门揪着这些可怜的小兵兵按在地上胖揍。
“杀!”
一二三四,再来一次!
缺德带冒烟的坑货大魔头给那艘主战型战争机关舟充门面的两艘运输型机关舟实际上是达摩克利斯之剑,在大武朝军方头顶上悬了好几日。
西人统帅汉尼拔未能实施的命令,反而让自己的对手做到了,百万大军全军压上,高亢激昂的号角声回荡,那是总攻的号角。
当大武朝步兵们杀入战线的时候,西人终于支撑不住了。
李小白身周立刻倒下了一大片,第一波箭幕往往是最整齐最精准的,视野为之一空,直接将西人统帅从众侍卫中间暴露了出来。
一个三角形生命禁区出现在大魔头身前,顶角在他一丈开外,另两个角直接贯穿了整个军阵,波及了不知多少西人士卒,甚至有几颗炸弹直接落在其中,炸得血雾弥漫,碎肉碎骨乱飞。
事实上他并没有与西人大军纠缠多久,一片整齐的箭幕袭来,将许多西人射落下马,或者直接射翻在地。
李小白一人一马完全如同血狱里捞出来的一般,光是看着,就让那些西人手脚发软,心生寒意。
看到天空中两艘东土机关舟突然开始“下蛋”,一连串小黑点掉了下来,西人士卒们尽皆茫然不解。
除了正在对攻的西人飞行舟与东土机关舟,西人军阵上方那三艘飞行舟全速冲锋,很快突破了大武朝军阵上方机主战型战争机关舟的拦截。
看到前方依然悠哉悠哉,就像没事儿人一样的李小白,汉尼拔便不由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拔剑一指,咆哮道:“杀了他!不惜一切代价!”
史书会记载,某年某月某日,李大魔头击败西人m.hetushu.com帝国统帅,这就行了。
汉尼拔虽然有一定的战斗力,比寻常士卒要强上一些,与那些骑士不相伯仲,不过他更擅长的是指挥军队,遭遇刚刚完成几百人斩的穷凶极恶大魔头,结果是毫无悬念的。
唯恐天下不乱的妖女终于有了兴风作浪的机会,立即妖气冲天,黑云汇集。
没错,鸡飞狗跳的乱,兵找不到将,将找不到兵,好端端的方阵七零八落,刚刚抵挡住大武朝的第一波冲击,西人很快发现他们的统帅不见了,连醒目的旌旗也不知去向。
先上车后补票的宣言姗姗来迟,话音刚落下,冲上来的大武朝骑兵直接狠狠撞进了西人大军。
每一枚500公斤级的胶质硝化甘油炸弹直接杀伤半径达到100步,足以覆盖整整一座五万人的足球场,飞射出去的钢珠在500步外依然还有杀伤力。
“运输001”和“运输002”两艘运输型机关舟终于停止了轰炸,将大腹便便的舱内储备消耗了九成,存放在储物法器内的备货却丝毫未动。
偏偏西人采用的还是紧密方阵,一枚炸弹落入正中央,整个方阵瞬间灰飞烟灭,在原地留下一座触目惊心的深坑。
可怕的一幕在敌我双方的注视下出现了。
“清瑶带队术士军出击,围攻那艘坠落的机关舟,洪璃配合大军出战。”
一个口子一个口子被突破,士气大跌的西人根本抵挡不住此消彼涨的大武朝士卒越战越勇的冲杀,整个战场彻底糜烂。
然而汉尼拔下的命令终究还是晚了一步,传令兵策马还没跑出几步,天空中那些小黑点便已经砸在了地面上的军阵中。
冲锋在第一线的骑兵全部都是勇士,他们拼上自己的性命会后面的人打开进攻通道。
两艘运输型机关舟在重点“照顾”西人大军的纵深,从天而降的大炸逼们还没有波及到汉尼拔这里,便给了这位西人统帅将矛头对准李小白的机会,他率先策马冲出。
m.hetushu.com他试图想办法召回冲出去的圣庭飞行舟,可是传令兵又不会飞,双方互不统属,在这个时候根本无法互相支援。
但是随着一指“奢摩”剑光,整个平衡被打破了。
这或许是他与大军的唯一机会。
至于名字?
绵密的剑光之网撕碎了所有人,没有幸免者。
即使是爆发在邻近的冲击波,同样也能将方阵掀得七零八落,即使不被当场震死,也会被冲击波裹挟的无数寸许大钢珠扫成蜂窝。
步卒在后,手执兵器,摆出一排又一排长长的战列线大踏步前进。
李小白前方的西人就像时间停止一般,齐齐停下了动作,但是仅仅只维持了一息,所有的人就像坍塌的沙子,变成了一堆碎肉。
失败者是不需要名字的。
大武朝军阵内,一头青蛟冲天而起,密密麻麻的飞剑簇拥着她,就像一群饿狼,扑向渐渐失去控制的飞行舟。
全速杀到的大武朝骑兵们在正式接敌之前,尽可能射出最多的箭矢。
勇猛无敌的杀戮让汉尼拔看得头皮发麻,不过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唯有一战。
从天空中俯瞰,可以看到密集的骑兵连续往前冲击,就像一根根钉子,硬生生钉入西人军阵,步卒们开始奔跑了起来,借助于冲锋的力量,助骑兵们最后一臂之力。
打首的几名骑士当场连人带战马四分五裂,断臂残肢乱飞,这个人形大炸逼左冲又突,肆意收割着西人的生命。
李小白也没有想到,这道剑光在战场上对付普通士卒,竟然会这么可怕,简直是大屠杀。
缓缓坠落的飞行舟上,西人们陷入了慌乱。
西人统帅亲自引领的冲锋显然并没有达到目标,他们就像一波潮水涌向礁石,然而无论浪花多么凶猛,礁石依旧巍然不动,血光不断乍现。
主帅敬国公完全没有任何留手,甚至连预备队都不留,倾其全力,毕其功于一役。
“好吧,我代表月亮消灭你!”
“恶魔!我代表圣光和陛下消灭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