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6章 战事落幕

阿卡德望着彻底糜烂的战局,悲哀地说道:“我们先撤!”
西人飞行舟也没有想到东土机关舟竟然会如此决绝,一副活腻了想不开,要拉人做垫背的凶猛势头,似乎有些不太敢相信,一个“圣光冲击”终于破开了强度不足的灵气盾,狠狠撞在了舟体表面。
激烈的厮杀再起,五艘机关舟却是不再兜圈子,开始且战且退,得到宝贵临时修整机会的中级与初级圣士重新杀了出来。
所有人都知道,没有圣皇的旨意,杀死一个圣徒将会造成多大的严重后果。
双方高端力量脱离战斗,宣告着这场大战落下了帷幕。
阿卡德大吼,冲过来拉上了失去飞行舟的奥丁,招呼着其他人冲出东土术士的包围圈。
步步进逼的大武中军冲出一道红光,细长的赤红色火线扫过仓皇逃窜的西人士卒,转眼间便只剩下一大片依旧兀自向前奔跑的下半身,凡是被火线扫过的西人,无不当场腰斩,惨烈无比。
遭到连续“圣光冲击”的打击,唯一的支援型战争机关舟主动作出了牺牲,以身为盾冲在了最前面,不躲不闪的冲向西人的飞行舟。
数百道剑光从天而降,飞快落满了一人一妖的附近。
身负重伤的高级圣士伊法斯喷出一口血雾,身上的圣光越来越明亮,他试图为自己的同伴尽可能的再做些什么。
天空中的大战再起,甚至此前更加激烈,双方都杀红了眼,毫无顾忌完全不留手。
可以听到控制核心的魂器内,圣兽之魂最后愤怒而绝望的咆哮天空中的久久回荡,最终彻底泯灭,就算是极西之地最好的炼金士,也没可能修复一艘连兽魂都消失了的飞行舟。
苏谟拉比望向为首的阿卡德高级圣士,他一时无可奈何。
就在不久前,没听到这个年轻人公然自称是大魔头,却吓得那些西人一个敢冲他动手的都没有,简直是太可怕了。
大武朝的步卒和骑兵依然在追击那些丢盔弃甲和图书,落荒而逃的西人士卒,但是战事已经步入了尾场。
戈壁荒漠中死伤一片狼藉,有西人士卒的尸体和伤者,也有东土术士和大武士卒的,满目苍夷,如同修罗地狱。
以至于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这片戈壁荒漠变得安全无比,再也见不到一个马匪的影子。
哪怕打跑了西人圣士,他们也丝毫不敢有任何恃骄而宠,连日的操练已经让这些术士心中生出了阴影,着实怕了这个魔头。
覆盖于机关舟表面的防御法阵可以被动折射飞行舟的“圣光冲击”,但是对于灵气的消耗却极大,若是运转不畅,依然被漏过本应该被偏离出去的金色光球。
这一次,连梅林等人也麻爪了。
圣庭的激烈对抗同样影响到了地面战场,许多西人士卒终于有样学样的开始继续战斗,只不过这一次他们选择了且战且退,越来越多的士卒向远处奔逃。
原本想要捡个便宜,却没想到这些西人竟然如此决然,见无法生离便毫不犹豫发动了同归于尽的自爆,失去控制的圣力当场炸死了一位神通境尊重,重创了另一个。
圣徒可不是街边的白菜,能够随随便便让人宰掉,敢杀第一个圣徒的人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干掉第二个,为了圣庭的权威和森严等阶,梅林要是敢动手,圣皇绝对敢拿他祭天。
“我的阿历克塞!”
他的话让这些精疲力竭,有不少更是带着轻重不一伤势的术士们面露喜色,天宫向来大方,既然允诺赏赐,必然不会刻薄。
青蛟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奴家是来杀人放毒的,不是来看戏的,只不过这会儿敌我双方混在一起,她反而不好下手。
一直盘旋在更高天空的两艘运输型机关舟就像嗅到了血腥的鲨鱼终于逮到了机会,连续两颗“蛋”扔了下来,咣当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第一枚炸弹夷平了甲板上的所有物体,包括那些仍在负隅顽抗的西人圣士,倾刻间粉身碎和*图*书骨。
哪怕明知道这些机关舟的始作俑者正是自家侄女海伦娜的小儿子,失去飞行舟的奥丁却丝毫生不起气。
近两千人的术士军,先痛打落水狗,围殴重伤的飞行舟,后又与西人圣士交手,一个个奋勇当先,现如今只剩下了眼前这六百多人,每三人只活下来一人足见战况之惨烈。
他的飞行舟阿历克塞陨灭,便意味着自己的实力将大损,和那些同样失去飞行舟的高级圣士一样,沦为二线高级圣士。
这便是战争,没有对错,只有立场。
三艘飞行舟不敢以屁股对准两艘不依不饶的主战型战争机关舟,只好各自以蛇形轨迹不断扭曲着飞行路线,落空的灵波炮让舟上的西人胆战心惊。
西人圣士们想要逃走,东土的术士们却没打算放过他们。
“公子,我等已经尽力!”
……
炽白色的剑气纵横交错的劈斩在由无数六棱雪花构成,飞快来回旋转的巨型雪花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斩开的裂口很快又被新生成的雪花填补修复,端得是无比难缠。
正在与东土神通境尊者交手的奥丁忽有所感,转头望向自己的飞行舟,恰好看到了被拦腰贯穿的一幕。
“他们要跑!”
第二枚炸弹直接落进了被炸开的甲板大洞内,给了这艘飞行舟致命一击。
“快走!记得替我报仇!”
李小白点了点头,马儿要跑,得多喂草。
由于战火波及,商道阻塞,但是这片荒凉之地的特产之一,马匪却无处可躲,他们遭遇到像野兽一样饥渴的西人,很快被屠戮殆尽。
东征出现难以预料的巨大变数,谁也不知道接下来究竟还会发生什么,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整个战争已经开始失控了。
重重砸在地面上的飞行舟和机关舟不约而同的四分五裂,通体遍布裂隙,看上去将碎未碎触及地面部分更是惨不忍睹,不仅完全变了形状,还有腥红的鲜血汩汩而出,不知压死了hetushu.com多少双方士卒。
沦为观众的李小白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对身下的妖女说道:“我们在这儿干什么来着?”
一位老术士代表了活下来的众术士,有些胆战心惊的向李大魔头躬身行礼。
高级圣士奥丁依然站在西人圣庭的立场,东征计划不可能因为海伦娜和她的孩子而中止,他所能够做到的,只是尽可能保护住这个小侄女和几个孩子的性命。
那艘支援型战争机关舟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整个结构发生扭曲变形,未能没入西人飞行舟的部分膨胀出一圈,两者合为一体,也同时失去了飞行能力,速度越来越快的直直往地面坠落,双方舟内人员短兵相接,开始了彼此厮杀,给飞行舟和机关舟造成了更大的破坏。
两艘主战型战争机关舟与一艘支援型战争机关舟集中火力,灵波炮齐射,再加上威力巨大的法术,终于击破了一艘飞行舟的圣光护盾。
“阿卡德!怎么办?”
尖锐的舟艏轻而易举的捅破了一艘飞行舟的圣光护盾,随即便毫无阻碍的捅进了舟体,从一侧捅入,又从另一侧捅出,依然还不忘顽强的释放出一记灵波炮,轰在了另一艘飞行舟的圣光护盾上,猛烈炸开的灵气波动使这艘飞行舟剧烈摇晃。
至于李小白和清瑶两个,完全沦为了旁观者,没有一个西人主动撞上来,一边是友军,一边是惹不起,敌多双方都不约而同的干脆无视了这一人一妖的存在。
所有的圣士都是像疯了一样朝着一个方向猛冲,硬生生打开缺口,掩护三艘尚完好的飞行舟脱离战斗。
捅了一堆篓子,一转眼自己都忘了。
机关舟的本体防御和强度与飞行舟不相伯仲,同样相对脆弱,即使大量采用了多种强化材料和法阵,依然没可能变成装甲机关舟。
“走!”
东土术道却并不明白天宫之主身上升腾的金色火焰和金色双翼意味着什么,甚至一时间都没有将他与战场上那m•hetushu.com些西人士卒纳头便拜的诡异一幕联系起来。
所有参与东征的圣士和普通士卒在出征前都十分清楚自己会面对什么样的命运,这是宿命,更是使命。
小红鲤的参战,使群龙无首的西人大军溃势彻底一发不可收拾,造成了全面溃退,步卒,骑兵,骑士,弓箭手,枪兵完全没有了最初的整齐建制。
轰!耀眼的圣光几乎照亮了小半个天际,隐约可见两个东土神通境尊者的身影斜斜坠向地面,其中一个只剩下半边躯体。
轰!
一人一妖满脸懵逼的看着天上地下的大乱斗。
飞行舟虽然也有撞角,但是除非逼急了眼,在通常情况下根本不会发动这种同归于尽的冲撞战术。
不过在有些时候,奥丁依然无法与其他高级圣士对抗,圣火却点燃了李大魔头血脉内蕴藏的圣炎,谁都没有预料到竟然会是这个结果,生或死之外的第三个答案。
天空中的庞然大物之战,变成了三艘战争机关舟对阵四艘飞行舟,天平往大武朝和东土越来越倾斜。
支援型机关舟体形不像主战型机关舟那么庞大,相对更加敏捷,速度也更快,当西人终于意识到对方究竟想要干什么的时候,欲躲避却已经来不及。
事实上梅林等人已经冒了极大风险,拿妖魔作为借口间接谋杀过一次,可是这样的方式却不能一而再。
足足追杀了三百余里,又有一位高级圣士决然自爆,拉了一位神通境尊者作垫背,并且重创了一艘主战型战争机关舟,这才阻止了东土术士们与两艘战争机关舟的追击。
绵延千里的戈壁荒漠,散布着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跑乱窜的西人士卒,严重缺乏补给的他们在饥肠辘辘中甚至将兵器对准了自己的袍泽,彼此自相残杀,争夺那么一点点有限的生活物资。
十位高级圣士很快达成了一致意见,收拢残兵,撤离这个混乱的战场。
站在对立面的李家小郎造出如此强大的机关舟击沉他的飞行舟,http://www•hetushu•com完全是理所当然。
交换比虽然巨大,但是也同样带走了不少西人圣士的性命,为几艘机关舟和五宫七宗的术士们全力截杀西人圣士和飞行舟提供了不小的帮助。
没能弄明白西人莫名其妙反应的十二位神通境尊者还是看出了高级圣士们的打算,他们哪里肯放过对方,再次冲了上来。
早已收起圣炎和背后双翼的李小白落在了地上,青光一涨一收,妖女变成人形,满脸嫌弃地避开脚下的血渍和尸体,想要找到一处落脚的地方还真不容易。
“嗯,有功则赏,有过必罚,本公子赏罚分明!待会儿人人有赏。”
痛失一员的四艘飞行舟终于意识到各自为战只会被各个击破,也开始学着联合起来,合击东土的机关舟。
感受到阿历克塞的兽魂正在迅速衰灭,奥丁却无暇悲伤,为了掩护更多的人撤离,他只能继续与静霜宗的宗主天霜神尊交手。
许多大武步卒开始巡视战场,救治受伤的己方袍泽,或给奄奄一息的敌军士兵补刀,送他们上路。
这一战已经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
片刻之后,恐怖的元力和圣力猛烈爆发,一名神通境尊者与一位高级圣士双双陨落。
猛烈爆发的火光与冲击波生生由内而外的撕碎了这艘七十丈长的飞行舟,死亡的火焰从涨开的缝隙内喷涌而出,脆弱的人体要么四分五裂,要么化作焦炭。
东土的机关舟却是量产货,无论是建造成本还是建造时间都远低于西人,撞废一艘还有一艘,哪怕二换一,三换一,亏本的一定是圣庭。
撞在一起的两个飞行舟坠落在了大武士卒与西人士卒彼此厮杀的战场,从天而降的庞然大物让这些忘我厮杀的士卒在猝不及防下,只来得及发出一片惨叫和绝望的嚎叫,便被集体生生压在了下面。
西人百万大军的全面溃败,让大武朝声势大涨,此消彼涨,风水轮流转,原本占据了主动权和一路挟胜进击的西人东征蒙上了并不止一层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