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8章 分裂

若是依靠原来的车马行进,恐怕风玄国的战事都完了,荒胥国的军队都还没有进入戎人的地界。
术道宗门的术士们满肚子问号,虽然不解,但还是去执行了,为了擒获这些圣士耗费了不少力气。
无论如何,西人逃不过败亡的命运,荒胥国也会被大武朝狠狠算计上一把,端得是一举多得。
“知道圣炎意味着什么吗?”
李小白温和的话语,钻入已经满脸呆滞的西人圣士耳中。
“大善!”
“很好,知道我是谁吗?”
他悄悄一挥手,两位全真境真人放开了气机锁定,但是这个初级圣士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上的枷锁已除,依旧沉浸在满脑子东土圣庭的字眼。
“三策皆为上策!”
“看,看清楚了!”初级圣士咽了咽口水,狂热的死死盯着那团奇异的金色火焰,虔诚的一句一句说道:“是圣炎!”
可以预料的到,一旦东土这最后三艘飞行舟完蛋,只剩下一艘飞行舟坐镇极西之地的圣庭将是前所未有的空虚,无论是谁都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啊?”这个西人圣士一怔,终于脱离了长考,条件反射般说道:“吾愿忠诚侍奉于圣皇冕下。”说出这句话后,他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竟然会这么回答。
无城子满脸理所当然,小小的圣士,怎么可能是魔主大人的对手,立刻就识时务了。
敬国公倒是对最后一策颇为满意,挟新王令戎人,用大义驱使戎人与西人厮杀,消耗风玄国的国力,顺便拉荒胥国的狄人下水,或利益共沾,或者给大武朝同时吞并两国制造机会。
李小白却出乎对方意料地说道:“圣徒或许算得上,圣皇却未必!”
在近距离看到这团金色火焰,散逸出来的精纯圣力完全作不得伪,东土术道的灵气元力与极西之地圣庭修行的圣力截然不同,想要仿冒圣炎是根本没可能的事情。
“东土自立圣庭,东土圣庭?”
和_图_书好的死不投降呢?这就献上自己的忠诚?
经过圣火洗礼,不会灰飞烟灭,便可自动成为圣徒,苦心修炼圣力,一旦点燃圣炎,便有资格成为圣皇,这是圣庭代代传承的唯一途径。
这位天宫之主是打算釜底抽薪啊!
简直是太没天理了!
因此集合到一起的五宫七宗术士们依然留在两艘主战型战争机关舟上,并未索要未到手的机关舟,而是专心等候着通信机关舟带回西人圣士们的消息,将这些闯入东土搅动风雨的西人圣士全数剿灭。
圣徒当圣皇,这没毛病啊!
五宫七宗的术士们这才看出来,这个年轻人所图甚大。
至于第二策,牵涉到术道中人,帐内诸将便没有像李小白那般底气,基本上是连想都不敢想,五宫七宗不来逼迫大武朝就不错了,还想指挥他们替自己作战,作梦呢!
李小白不紧不慢地说道:“你说的没错,不过我听说极西之地已经有了一位圣徒!”
第三策在接引风玄国新王厄不勒花后,已经有人提出了类似的建议,但是却没有人想过把荒胥国一起拖下水,损人利己,绝妙至极。
咦?还有这个故事?
李小白终于对西人小红帽露出了狼外婆式的嘴脸。
战场上的西人伤亡数量,大半由两艘运输型大炸逼一手操办,密集方阵带来了巨大杀伤,至少被带走了二十万条性命,在荒漠中留下了几千个触目惊心的血池,没错,因为炸死的人太多,积血成池。
因此圣皇之位不得不空置的历史记载更加常见,多个圣徒争夺继位大权的事情反而从未发生过。
不愧是专门教授革命造反这等大逆不道课业的帝师,如此三策甚合敬国公之意,他的目光在中军大帐内扫视了一圈。
虽然西人帝国的正军只占了这一百二十万大军的一半,其他的都是一路灭国破城裹挟至东土的仆从军,东征计划依旧无可避免的遭到了重大挫折。
和-图-书看热闹的术士们疑惑不解,天宫之主李公子手中那团奇异火焰似乎有什么魔力,一下子就能让桀骜不驯的西人老实下来,如果不用气机压制,说不定这会儿就已经跪了。
可以预见到在不久的将来,还没等东土术道出手,东西两地的圣庭便会因为谁是正统而大打出手,互相杀得血流成河。
“想不到小郎居然还有如此大略,甚好甚好,本帅愿以三策并用,诸位觉得如何?”
足足一百二十万大军,所有漏网之鱼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三万人。
与圣庭在戈壁荒漠一战后,五宫七宗的术士们并未离去,他们可以原谅李大魔头击杀星罗宗全真境真人,可以坐视他自立宗门天宫,却决不会容忍西人的挑衅。
李小白用一团圣炎敲开了这个初级圣士的心防,几句苏格拉底的“精神助产术”话术引导,直接让对方按照自己设定的方向去思考。
不止是这个被俘的西人这么想,连周围看热闹的术士和他们的小伙伴们也全部惊呆了。
即便能够活下来,这些形销骨立的西人已经彻底沦为废人,从饥渴和恐惧中挣扎着活下来,耗尽了他们最后一丝元气,再也动不得刀兵。
中军主力稳扎稳打的深入戈壁荒漠,再有数日便能够穿过这片荒无人烟的腥膻之地,沿途随处可见倒毙的西人遗骸,到了夜间鬼火缥缈,随风逐影,极是恐怖。
初级圣士几乎被这句话给惊呆了,准确的说,应该是被吓到了。
圣庭以各种典籍和活动,将每一个圣士的脑子洗得虔诚无比,虽说这样的方式可以让信仰坚定意志,难以受到外界蛊惑,但是最坚固的堡垒往往最容易从内部突破。
参与这场血肉盛宴的,不仅有乌鸦,还有野鼠、秃鹫和野狼等野物啃食着这些尸体,很快只剩下一些白生生的骨头,这些野物看到活人,丝毫没有任何畏惧,甚至贪婪的上下打量,蠢蠢欲动。
无城子裂着嘴www.hetushu.com偷笑,就应该是这样啊!魔主大人成为圣庭之主,域外天魔代表了光明与正义,简直是太有嘲讽意义了。
“很好,我愿在东土自立圣庭,你可愿意助我!”
“此三策可行!”
“放开我,你们这些异端,统统都要被圣火净化……”
……
呲牙裂嘴的西人还想要作出一副凶狠的模样,然而却在下一秒老实了起来,准确的说满脸呆滞,完全忘记了反抗与挣扎。
积尸如山,无数西人的尸体被剥去衣甲,赤条条的堆成一座座小山,浇上火油,点起冲天大火,在弥漫的肉香中烧成一把飞灰,以免发生瘟疫波及东土。
看到初级圣士钻入牛角尖后,苦思冥想的模样,李小白忽然说道:“如果我为圣皇,你当如何?”
理由?不需要!
换作旁人敢说这样的话,绝对是大逆不道,可是眼前这人,拥有圣炎的圣徒,似乎,似乎理所当然,并无不妥之处。
攻灭术道宗门,挑拨宗门背叛东土术道,这样的行为已经触及整个术道不可逾越的底限。
满肚子坏水的李大魔头让五宫七宗的术士们去抓捕那些落单的圣士,要求生擒。
术士们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大魔头如何蛊惑这个可怜的圣士。
因此对于仍然在不断补充更多兵力的大武朝军队来说,与西人的决战才刚刚开始,戈壁荒漠内的战果并未完全落实下来。
大武朝投入风玄国的兵员很快重新超过了百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哪怕西人大军中有不少战斗力和战斗意志相对较弱的仆从军,但是大武趁势杀溃对方,也依然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一个狼狈不堪的西人初级圣士被推到了李小白面前,至少两位全真境真人用自己的气机死死的镇压住对方。
不知从哪里飞来的苍蝇在短短几日内繁衍出了数代,白生生的蝇蛆翻涌,脑满肠肥的大绿头蝇时起时落,远远望去就像一片黑雾。
只是不明白魔主大人怎么和-图-书会掌握了圣炎,光明神不会是眼瞎了或者脑残了吧!
李小白手指一捏,圣炎消失在手心。
“这,这不可能!”初级圣士拼命摇着头,说道:“圣徒必然会接过制裁之杖,继任圣皇,其他人不可僭越!”
中军大帐内的将主们交口称赞,歹毒的计策赢得了一致的认同。
戈壁荒漠的干燥地面早已经被鲜血浸透,呈现出诡异的紫黑色,恶臭弥漫出极远,甚至连黑风口内不远处的西延镇也被波及。
方圆千里范围内的乌鸦从四面八方飞了过来,哇哇怪叫着啄食残留下来的碎肉,丝毫不怕人。
初级圣士完全忘记了一切,眼中只有那团圣炎。
忠国公琢磨再三,微笑着点了点头。
“不能放过西人,必须把他们永远留在东土。”
全凭他对魔主大人的无条件信任,这是必需的。
“圣徒是光明的人间代言人,东土将建立更加辉煌的圣庭,我需要你的忠诚,虔诚的圣士啊!”
这位刚刚被捉到的西人圣士彻底安静了下来,恭恭敬敬地说道:“您是圣徒大人,未来的圣皇!”
战争就是战争,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什么道德正义统统都得靠边站。
那个年轻人语气温和地说道:“看清楚了吗?”
以圣庭对待异端的态度,这完全是有可能的事情。
这简直是太疯狂了。
阵亡的大武士卒亦是同样火化,只不过骨灰会取出两三捧装入小陶罐内,系上身份木牌送往后方,与抚恤银钱回到自己的家乡,自己的亲人身边。
不过留在风玄国王都的另一半正军,依然还是拥有与大武朝的一战之力。
“知,知道!是光明神的眷顾,是光明在人间的行走者,神的代言人,圣徒,圣皇冕下。”
即使是没有天宫之主的提议,他们自己也会与第一策大同小异的计划,只能说是英雄所见略同。
大小妖女将气息稍放,荒野中被大军人气吸引而来,越聚越多的豺狼猛兽当即鬼哭狼嚎的作鸟兽http://www•hetushu.com散,没有一个再敢近前。
“这个……”
五宫七宗的术士们一个个满脸难以置信,怎么就降了呢?怎么就降了呢?
大武朝军队在原地休整了一日后便开始分兵,主帅敬国公采纳了李小白提议的三策,由二十万骑兵在前,三十万步卒在后,兵分三路,以风玄国王都为汇合点,拉开一张大网将整个戈壁荒漠包裹了进去。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熬过圣火加身的考验,有时候没有圣徒诞生,一旦圣皇蒙神感召而去,便会将位置一直空下来,直到新的圣徒继承。
临近戈壁荒漠的黑风口关隘,全副武装的大武士卒不断从运输型机关舟上依次而下,排成长龙进入千里戈壁,为折损了近三十万士卒的大军补充兵力。
帐内诸将彼此互相对视,心中暗暗吃惊这位天宫之主心狠手辣,三策一个比一个歹毒。
千里戈壁荒漠,缺食少水,不乏野兽毒虫,再加上大武朝的截杀,最终能够逃出去的西人士卒幸运儿寥寥无几,甚至十不存一,使这片荒凉的土地遍布着西人的亡魂。
天宫的两艘主战型战争机关舟释放出了全部的通信机关舟,充当侦察尖兵,配备望远镜和信蜂盒子,大索风玄国境内,搜寻西人三艘飞行舟的所在,趁着对方大败赶尽杀绝。
看上去像是自己得出来的结果,最为可信,实际上却是李大魔头故意挖的坑,可怜的圣士心甘情愿的一头栽了进去。
大武朝帝都天京,使节乘上了一艘天宫专用,可载百人的交通机关舟,带着丰厚的礼物前往北方的荒胥国,邀请狄人参战。
不过歹毒归歹毒,却十分符合大武朝的利益。
站在人堆里的无城子那老东西不住的冷笑,魔主大人很快就能让这个西人变得死心塌地。
初级圣士不禁迟疑起来,圣皇之位只有一个,但是圣徒有两个却难办了,这样的事情在圣庭史上极为罕见,甚至从未发生过。
一团金色火焰升腾在一个黑发黑眼的东土年轻人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