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9章 癞蛤蟆

“哼!区区一个亡国之君,也敢窥觑朕,你算什么东西?我大武朝虽然没有风玄国那么有钱,却也不会钻到钱眼里去,收起你的痴心妄想,莫要以为朕不会杀人!”
千里戈壁荒漠内前所未有的大败仗随着那些侥幸逃出的西人士卒传出后,占领风玄国的西人便开始一退再退,直至大武朝终于兵临戎人王都城下。
见识过大武朝击溃西人的军威后,如果谋求戎人的土地,这些自治的百姓也很容易做出选择。
“陛下,陛下,小王只是钦慕陛下,决无其他意图。”
大武满朝文武原本是没打算理会这个亡国之君,既然已经逃到了大武朝境内,因此并不介意多添几双碗筷将这些人养起来,顺便借着厄不勒花的名义找机会消化风玄国。
圣庭分裂既成事实,终于不可避免,大魔头终于将老李家的坑货精神发扬光大,走出了国门,走出了东土。
在五宫七宗的协助下,短短数日,离队落单,甚至外出侦察的圣士都被抓捕一空,除了几个高级圣士的心腹外,其他上都皈依到了李小白的东土圣庭之下。
他不能承认自己食难咽,寝难安,否则等同于示敌以弱。
女帝雌威猛然爆发,打断了厄不勒花连绵不绝的赞美之语,太极殿内众人噤若寒蝉。
“风玄国王近日可安好?”
有天工院在手,可以打造个三百六十五套,天天换新的。
“大胆!”
“小王是真心仰慕陛下,愿与陛下白头偕老,长相厮守,陛下的容貌如同天上的皎月,如永恒的美玉……”
一粒金色的光点没入对方的头顶,初级圣士内的圣力就像燃烧起来,只不过他并没有惊惶失措,反而满脸欣喜。
有几个重臣曾收了厄不勒花的好处,为他争取了这次面圣的机会,但是并不意味着会支持这一君一臣在太极殿内放肆。
若非如此,他们连鸿胪寺都出不来,直接被软禁在院子里。
除非在极西之地http://m•hetushu.com的那个圣徒和圣皇不远万里赶过来找大魔头单挑,圣庭注定要被分裂成两个,这是东土术道喜闻乐见的结果,他们能够接受一个与大武朝同盖一张大被的天宫,自然也不介意多一个以东土利益为核心的东土圣庭。
哪个利益大,无论是眼前,还是长远,都显而易见。
若说大臣们原本勉强能够接受女帝与一个边关小镇年轻人结下婚约,但是年轻人已经成为了足以媲美五宫七宗的天宫之主,如此一来,所有人都满意了!
“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
高高上坐的香君女帝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她并不是一无所知的天真女子,十分清楚对方的来意。
为了效忠于极西圣庭而甘当一个卑微的初级圣士,还是为了东土圣庭的建立,藉从龙之功再进一步。
两个圣庭同时存在,恐怕不用想什么东征,再来个西征都有可能。
在宫廷侍卫的引领下,穿着王服,戴上王冠的厄不勒花与国师卜鲁神色肃穆踏入太极殿,大武朝的文武大臣们上下打量着二人,目光中或带着嘲讽,或带着冷笑,或带着幸灾乐祸,几乎没有一个人看好他二人。
自行燃烧的圣力将会变得更加纯粹,等同于为他打开了中级圣士的大门,待亲自降服一头圣兽,便可以成为一位真正的中级圣士。
一方面是为了戎人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而惊讶,另一方面却是吃惊于对方手中居然还有千万贯黄金和千担珠玉。
厄不勒花或许猜到了大武朝君臣的打算,明知道人为刀俎,己为鱼肉,他还是不肯甘心,想要尽一切努力保留祖先留下来的风玄国。
“小王厄不勒花,叩见陛下!”
殿内众侍卫齐声暴喝,同时拔刀上前一步,怒视向厄不勒花与卜鲁君臣二人。
“这是在作梦呢?”
“蕃外蛮夷,也敢痴心妄想。”
李小白又使了几次说降和诱捕之计,www.hetushu.com收获不少,麾下圣士很快过百,甚至不乏中级圣士,在成为群体效应后,东土圣庭便开始变得名副其实。
小模样挺端正,见面就把姿态放的很低,完全是以臣面君的作态,此时此刻,面子能值几块钱一斤?哪怕能够挣回千里国土,让他跪舔都行。
这句话一出,整个朝堂鸦雀无声,陷入一片死寂,满朝文武死死盯着厄不勒花与卜鲁,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得自于老娘海伦娜的家族传承圣术,李小白冒充圣皇也是有板有眼,毫无破绽,再给自己打造一个圣冕和权杖就齐活儿了。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玩意儿!”
极西之地可不像东土这么人口众多,甚至根本不需要百万大军,区区四五十万就能将西人的帝国搅得天翻地覆。
一位大臣站了出来,指着厄不勒花与卜鲁,直接喝斥道:“陛下早与人有婚约,岂是你等凡夫俗子能够窥觑。”
天下虽安,最惧分裂。
被运输型机关舟送至大武朝帝都天京的风玄国流亡君主厄不勒花当听到大武军队从西人手中夺回了近半国土,一路乘胜追击,随时有可能将西人和圣庭赶回老家,当即许下重金,托了人情,好不容易才求到了一个面见香君女帝陛下的机会。
一对熊猫黑眼圈,形销骨立的厄不勒花违心道:“小王吃的下,睡的香,多谢陛下照顾。”
素来从容不迫的女帝陛下难得的发出一声与帝王身份不相佩的冷笑声。
有了第一个,便有了第二个,这位西人初级圣士拉穆尔便以自己为饵,吸引其他落单的圣士,配合东土术士们围捕,不断送到主战型战争机关舟上的李小白面前,挨个儿如法炮制。
只不过与当初风玄国国王通令全国相比,自治完全失去了与中央的联系。
不甘心被西人残暴掠夺和统治的戎人沿途箪食壶浆喜迎王师,令大武朝军队一路势如破竹般不断“收复”国土,http://www.hetushu.com更是将那些占领了戎人土地的仆从国官吏和戎人叛徒官吏全部处决,做完这一切后,大军拍拍屁股走人,却没有留下一兵一卒一官一吏。
看在这些风玄国逃亡者拿出来的丰厚银钱面子上,香君女帝便给了他们一次面见的机会,毕竟与西人大战,国库空虚,蚊子腿虽小,至少也是肉。
哪怕意图被揭穿,厄不勒死却死也不会承认,承认就真的糟糕了,面皮一旦撕破,他与卜鲁便性命难保。
这个被捉来的初级圣士一下子想了许多,因为李小白的心理引导话术,他并没有犹豫太久,当即做出了最后,也是最重要的选择。
人是有私心的,人是多变的,哪怕圣庭的教义将人的心思洗得的再虔诚,也无法阻止每一个人为了自己的私利而做出与其他人不一样的选择。
没有官府,没有税收,没有统一的政令,治安理所当然的开始失控,又增加了不少混乱,直到戎人自发性的重建管理机构,这才将各地重新稳定了下来。
所有人都没想到,对方国库被西人占据,手中竟然还藏着这么一大笔财富,恐怕大武朝的国库在鼎盛时,再乘以十倍也没有这么多。
事实上也并不奇怪,储物法器虽然稀有,风玄国还是有那么几件,往里面填满金银珠宝后,随随便便揣在怀里是很容易的事情。
不过很可惜,她也是黑着心肠不会让对方如愿以偿,女帝陛下可不是那种傻白甜的蠢萌妹子,死在一旨圣喻下的倒霉蛋儿连五位数都有了。
尽管如果得了风玄国的这笔财富,大武朝的财政困窘立刻就能改善,甚至还有余力发动西征,但是区区一个亡国之君敢有这样的妄想,真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难道不知自己的处境吗?
给西人来一个东西圣庭,尤其是在当下这个元气大伤的节骨眼儿上,直接就是要人老命啊!
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了。
“吾愿为冕下效犬马之劳!和-图-书
“够了!”
若能娶得大武朝女帝,千万贯黄金和千担珠玉不过是左手出,右手进,不仅能够得大武朝兵力协助收回风玄国,还能赚上一个大武朝,戎人还真是会做生意,果然名不虚传。
“我国国主厄不勒花陛下,愿以黄金千万贯,珠玉千担,向贵国提亲,愿与陛下结为连理!”
李小郎给朝迁重新规划了奏折处理流程,但是当下多事之秋,还是有许多必须由皇帝来圣裁的折子。
直到终于有人说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句话,厄不勒花脸色一白,他发现自己无法用金钱来赢得佳人的芳心。
……
换成没眼力劲儿的小娘子,说不定眉开眼笑的从了,但是……
术士们饶有兴致的看着李大魔头一步步引导对方到自己的碗里来。
由于是在朝堂上,文武大臣们嘲讽之语还收敛一些,不过却像一支支锋利的刀子捅在厄不勒花与卜鲁的身上,刺的两人身子越发佝偻起来。
李小白笑了,身上再次升腾起金色的圣炎,初级圣士虔诚的拜伏于地。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朝中大臣哪个不是人老成精,怎会猜不到这个风玄国新王打得究竟是什么主意。
女帝不想与这个亡国之君磨嘴皮子,直接开门见山,早点打发滚蛋,没功夫跟对方磨叽,她还得批阅重要的奏折。
风玄国一向以富豪而闻名,能够养得起冲城骑这种耗费糜贵的重骑兵种,而现在如此一大笔财富,足以证明风玄国的豪阔。
因为人员不断失踪,终于让七位高级圣士察觉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不再派人出去侦察,而是与三艘飞行舟躲入风玄国的王都,连头都不敢冒,圣庭为自己和西人大军提供的侦察情报也变得极为有限。
“此人一定是疯了!”
曾在国公府时,李家小郎所授的那些课业中,国与国之间打交道便只有利益没有情谊,唯有厚黑可持。
在登基后,香君才渐渐懂得了这个道理,对方可不正是厚着脸http://m.hetushu•com皮来为自己争取利益的吗?
这位礼部大臣便是收了风玄国君臣不少好处的大臣之一,但是在关键性原则问题上却丝毫不让步。
连术道宗门的宗主都不要,你还要闹哪样?
“无事不登三宝殿,陛下可有事?”
“呵呵!”
两个圣徒,两个圣皇,两个圣庭,西人帝国皇帝凯撒气得直跳脚也没有办法。
厄不勒花奉承起妹子来,还是挺有两下子的,语气诚恳,并无任何作伪,事实上香君女帝也确实当得这一通夸赞。
厄不勒花有些卡壳,似乎欲言又止,不过他身旁的国师卜鲁替他开口了。
有求于人还蹬鼻子上脸,下巴抬天高,绝对是推出午门候斩的命。
这当然是故意的损人不利己,哪怕风玄国新王厄不勒花有机会拿回自己的国土,他恐怕也得花上几十年才能清除掉这些地头蛇,理清各地的行政体系。
“这,这个……”
几乎没有人能够阻挡圣炎的权威,除了黑发黑眼,不似西人的面目,但是血脉,圣术与圣炎的正统性却毋庸置疑。
这是圣皇才拥有的恩赏,光明洗礼。
所有的东土术士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在看向李大魔头的目光中无不带着惊骇与一丝恐惧,这货不会真的是魔头转世,怎会想出如此狠毒的主意。
自己挖坑自己埋,怨不得别人。
天下之大,最惧分裂。
自大武朝立国以来,历代帝王想要做却没有做到的事情,如今在香君女帝一代实现了。
还真是想的美!
可惜李大魔头不在现场,不然百般花样会将这风玄国君臣折腾的欲仙欲死,香君女帝当场发作,面带寒霜,吓得赞美之语戛然而止的厄不勒花暗叫不妙,自己似乎触怒了对方。
满朝文武却是知道,大武女子三从四德,女帝陛下也不例外,她与西延镇李家小郎有婚约,朝廷内外都相当认可,可是这个亡国之君竟敢窥觑大武朝女帝,欲挖天宫之主的墙角,便和找死没什么分别。
“陛下岂能用金钱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