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01章 东土圣皇

狂风席卷过后,弥漫的烟尘缓缓散去,风玄国王都高达十五丈的城墙硬生生被法术轰开了一个大口子,可以见到由糯米,粘土和鸡蛋砌起的石条断面无比狰狞,足足有四丈厚的底部距离地面甚至不到三丈。
“混蛋,你找死吗?人间的圣皇只有一个,你还不是!收回你的话,不然我等与你不死不休!”
此前法术轰击与炸弹爆炸引发的火势仍未熄灭,油桶坠落,在砸得在四分五裂中变成了火上浇油,城内很快引发了大火,在一定程度上干扰了西人士卒与戎人士卒对这一段城墙的支援。
数百张一品夹杂着少数二品灵符在一眨眼的功夫灰飞烟灭,对于已经能够和五宫七宗平起平坐的天宫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
“清瑶,让术士军协助那些士卒应付圣士的攻击,不要参与上面的厮杀!”
手上再一亮,一支六尺长的权杖出现,散发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圣力波动。
失去城墙这道屏幛,占据风玄国王都的西人自然十分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疯狂起来的西人驱赶着那些可怜的戎人士卒往城墙冲来,试图堵住这个缺口。
在法术面前,砖石所砌的城墙立刻变得脆弱起来。
城墙上的西人和戎人如临大敌,他们看到对面从大武朝军阵中走出的队列距离城墙越来越近,却在一箭之地外突然停了下来。
十丈宽的缺口处被从天而降的炸弹一层层削平,冲上来的戎人士卒完全成为了炮灰,被炸的血肉横飞,根本没有办法阻挡从天而降的炸弹。
“灵符法术准备,放!”
“火油弹,对准城墙缺口左右三十丈,四架对左,四架对右,最后一台继续向缺口投掷炸弹。”
“出来吧,我的圣斗士们!”
后者毫无畏惧的加速,欲与对手打起贴身肉搏。
天摇地动,短短十丈的城墙遭到了密集轰炸,火焰,电光,沙暴将那里轮了一遍又一遍。
然而守城一方还没有反应m.hetushu•com过来,铺天盖地的法术突然毫无征兆的轰了过来。
毕竟后者还要法诀操控,也不能随便分心,而圣炎焰翼则毋须担心,放开心神则圣炎自生,哪怕不去理会,也能自动保持高度和平衡,不会随随便便掉落下去。
这一次,王都内的人再也没有办法阻挡大武朝的进攻,无数士卒从九台投石机左右两侧蜂拥而过,直接冲入了近二十丈的城墙缺口内,王都内立刻杀声震天。
奥丁也被做了不少工作,飞过来替那位高级圣士作信用背书。
六百多个术士,六百多张灵符,对准了十丈宽的城墙一齐发动。
所谓火油弹,其实是一只只大木桶,里面装着两三百斤的火油,硝烟仍未散去,装满火油弹的木桶便划过天空,飞入了风玄国王都城内。
轰隆!~
包括与李小白有着血脉关联的奥丁在内,七位高级圣士惊骇无比的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西人帝国,哪怕是圣徒,只要敢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也是要被处决的份。
凡人的战争,厚重的城墙往往能够起到很大的防御作用,但是有了术士的加入。
第二击不仅彻底削平了那段城墙缺口,还将缺口再次打开到近二十丈宽,迸飞的碎石乱飞,又造成了不小的伤亡。
三艘圣庭飞行舟原本试图轰击突然被打开的城墙缺口,却被两艘主战型战争机关舟死死拖住。
许多戎人士卒临阵反戈,掉过头攻击那些西人士卒。
术士军出其不意的法术偷袭,让一时大意的西人结结实实吃了个大闷亏。
李小白身具炼器术,以琉璃心窥得东土法阵之秘和西人圣纹之秘,两者稍一结合,便如同化学反应般生出奇妙的作用,这支权杖虽然不及极西之地代代传承的圣器制裁之杖,也是一件难得的强大圣器。
西人的圣术徒劳而无力,往往刚熄灭了这处火势,另一处又重新燃烧起来,总是http://www.hetushu.com没办法熄灭全部的火焰。
又是一片耀眼夺目的法术光芒。
虽然没怎么炼习过圣术,但是以血脉中圣炎蕴藏的精纯圣力催动,权杖增幅后的圣力波动,已经丝毫不弱于任何一位高级圣士,与西人圣皇相比,欠缺的只是时间积累而已。
灵符构成的法术还未结束,清瑶就出手了,天空中乌云密布,一道又一道暴烈的电光狠狠劈了下来,士卒们手中紧握的兵器成为了最好的引雷器,往往一道电光劈下来,当场就会倒下数具焦黑的尸体和十几个剧烈抽搐的伤者。
城墙上的士卒在第一时间尸骨无存,城墙后方的长弓手们同样被波及,一箭未射却死伤狼藉。
当看到同样的炸弹从天而降,不由自主发出惊恐至极的尖叫。
当协助守城的圣士们意识到不妙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
一个个小黑点划过抛物线飞入城内,接连不断的轰然巨响中,火光与浓烟滚滚而起。
附近还有八台投石机,恰好组成了一个九宫方阵,蓄足力量的投臂正对准了那段被法术轰开的城墙。
灵符作坊里有足够的学徒炼制这种三品以下的灵符,流水线作业加上材料源源不断,最不怕灵符大战。
李小白不慌不忙,一挥手,竟将九台投石机相继收入储物法器内,带着那些操控投石机的士卒在那些准备冲击城墙缺口的大武士卒之前赶到护城河边,又再次放下投石机,开始往城内投掷炸弹。
再次看到莫名其妙的东西坠落,那些冲到城墙缺品的戎人士兵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慌忙躲避,他们当作为是大武朝在此前投出来的巨石。
幸存的士卒们一个个噤若寒蝉,纷纷向远处退去,视法术轰击的区域为雷池,不敢逾越一步。
剧烈的爆炸声几乎听不出先后,被法术轰开的城墙缺口被炽烈的火光所笼罩。
……
“放!”
混沌青莲引聚的灵气和罡气会hetushu.com自动补入圣炎中,倒是不用担心消耗难以为继。
李小白让九台投石机开始分工。
轰轰轰……
“海伦娜之子,你真要与圣庭作对?如果你愿意投入圣庭,我们七位联手保举你成为新的圣皇!”
在场的西人圣士们微微一阵骚动,现如今圣庭只剩下八位高级圣士,若是有七位联手支持,那么下一任圣皇绝对是板上钉钉。
东土圣皇,这小子是要逆天啊!
火油弹往缺口左右投掷,很快升起熊熊燃烧的大火,火油流淌到哪里,火焰就跟着燃烧到哪里,灼人的热浪根本让人无法靠近,城墙在烧,城头在烧,已经没有人能够从墙头上接近那段缺口。
东土与西方的大战,此时此刻完全由一人决定,围绕着高级圣士的其他圣士们不禁屏住了呼吸,决定双方命运的时候到了。
城墙缺口很快被大武朝牢牢把控住,杀进城内的士卒打退了西人与戎人一次又一次的反扑,风玄国王都岌岌可危。
点燃了圣炎的圣徒,无论是西人,还是东土之人,都有资格问鼎圣皇的权柄。
火油弹接连不断砸在墙头上,油浆四溢,火花飞溅。
圣器什么的,用东土的炼器术也能够炼制的出来,释放出来的是圣力,还是灵气,完全由使用者来决定。
威力巨大的雷术来的快,去的也快,城墙上百丈范围内一片哀鸿遍地,死伤者近千,其中甚至不乏初级圣士。
城外中军大帐内,敬国公看到了机会,当即下令,全面攻城。
城墙后方的长弓手们开始准备引弓抛射,听到城头传下来的消息,不禁为之一怔。
“小白,他们说的是真的,我们可以推举你成为圣皇!停止战争吧!西比阿家族会全力支持你分封整个东土。”
倒是西人反应强烈,百万大军溃散,正与这个模样的古怪东西有关,一个又一个紧密的方阵就是被这些东西给生生炸得灰飞烟灭,许多西人在晚上无法睡得踏实,经和图书常会被天空中两艘运输型机关舟的投弹噩梦给惊醒,每当梦到有炸弹即将落到自己头顶上,往往一夜三惊,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憔悴了许多。
这一次的突破口,正是九台投石机与术士军互相配合打开的缺口,城内的敌人已经没有办法再阻止大武士卒的兵锋所指。
夹杂着百余道风刃的凌厉狂风扫过墙头,又带走了十几个哇哇大叫,手舞足蹈的士兵,将其像下饺子一样摔到墙下,在惨烈的嘭嘭嘭坠地声后,很快没了声音。
好在西人攻打风玄国王都时,许多戎人纷纷逃离,整个王都内百姓数量并不多,而大部分都是兵卒。
一个高级圣士在圣斗甲的六对光翼的推动下,来到李小白面前。
很显然,七位高级圣士已经给这些中级和初级圣士们打过预防针。
几乎同一时间,九枚纺缍炸弹登时腾空而起,划过九条抛物线,晃晃悠悠飞向城墙。
李小白向妖女交待完这句话,身上升腾起金色的圣炎,挥动焰翼冲向天空。
大魔头捅篓子闯祸的本事不是盖的,家学渊缘,其他几位圣士当场就气炸了,他们的虔诚信仰受到了亵渎,这不仅仅是大是大非的问题,而是生存与死亡。
此时此刻他们想要弥补,可是大武朝一方却未必肯答应。
圣炎免费附送的飞行焰翼比御剑飞行还要好使一些。
天空中西人圣士与东土术士的厮杀,余威往往会波及到地面,造成无数无辜伤亡,整个风玄国王都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摧残与破坏。
李小白知道自己空口白话是无法让这些难以叫醒的人面对现实,他抬起手,打了个响指。
三艘飞行舟与两艘主战型机关舟遥遥对峙,彼此相距不过百丈,几乎一个加速就能冲到对方近前。
这样的反应并没有错,反而十分正确。
李小白拿出一顶金色的圣冕往自己脑袋上一扣,三百六十五顶圣冕,可以天天换新,气死西边那个老的。
此时虽然圣光频现,西和-图-书人圣士们释放圣术构成护盾,可是对于漫长的城墙来说,依旧是杯水车薪,于事无补。
即使是极为维护李小白的奥丁忍不住颤声道:“小郎,你,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金色的圣炎和异常纯粹的圣力波动,无论在哪里都是极为抢眼的存在,李小白一加入空中的战团,无论飞到哪里,厮杀立刻中止,圣士们果断放弃各自对手,互相退到一起,警惕的望着这位“东土圣徒”,他们的目光是复杂的。
李小白再次下令,让九台投石机准备掷出最大的射程。
“投石机,预备!”
李小白没有与术士军站在一起,也没有待在天空中的主战型战争机关舟上,而是站在了一台投石机旁边。
风玄国王都内的西人光顾着防备九台投石机连绵不断的投掷,又一次忽视了近前虎视眈眈的术士军。
城内要么是西人,要么是戎人,无论炸到哪一个,大魔头都丝毫不在乎,战争总是要死人的,只要死的不是大武朝的汉人就行了。
随着他一声大喝,站在投石机后的士卒挥刀砍断了绳索,向后微微弯曲的投臂猛然释放出积蓄的全部动能,将其赋予在那一枚枚炸弹上。
“奥丁爷爷,我,大武朝西延镇李家小郎,李大虎与海伦娜之子,不需要你们的支持!就已经是圣皇!东土的圣皇!”
“投石机,前移!机关舟,进攻!”
西人的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地面上的战斗,数十万大军在城内展开大混战,到处都可以看到西人士卒与大武士卒厮杀的身影,被迫加入这场战斗的戎人也终于按捺不住,开始反抗西人的压迫。
“火油弹准备!纵深一百步!”
臂勺内装的不是石块,而是一枚枚100公斤当量的胶质硝化甘油炸弹,刷了白漆,喷印有装药量的钢壳在阳光下十分醒目。
微白色的冲击波环密集扫荡着缺口百步范围内,冲到缺口上的戎人士卒在眨眼之间便失去了踪影,城墙后方一片血肉横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