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04章 祸起东方

与有着“万王之万”称号的凯撒陛下共治整个西人帝国的圣皇缓缓睁开眼睛,遥望东方的天际线,突然心有所感,脱口而出道:“妖孽将出,祸起东方!”
难道有什么变故发生?
如此神出鬼没,让他想起了那头被自己干掉的妖王赑屃,对方也不正是像这样突然闪现的吗?
在花园外的城市里,一些居民甚至有机会能够看到在光明圣树上静修的圣皇冕下,他们都会虔诚的行礼,然后露出幸福的笑容。
“遵命,冕下!”
所有的圣士都落在了飞行舟上,三艘齐头并进的飞行舟虽然看上去依旧完好,但是它们却带着一股子莫名凄凉的意味。
“这是玄姬奶奶的吩咐,小的不能违背。”
就在方才,突然出现在脚下的这只小龟妖,险些将他绊个大跟头。
圣徒出走历练,在圣庭中绝对是大事,威廉点了点头,带着通报这个消息的卫士,很快离开了圣庭。
纯净的光明圣力洗涤着老者的身心,聆听着来自于光明的谕示。
梅费隆愣了一愣,随即脸色微变,沉声道:“你的意思是?”
一旦作出了选择,便是开弓没有回头箭。
“公子是甩不掉足球的,足球已经觉醒了我龟族的天赋神通‘缩地成寸’!”
在光影参错之间,一粒粒明亮的星尘般光点从枝叶间缓缓飞出,向四面八方飘散,落在光明圣城的每一个角落。
“威廉!”
“一个西比阿家族还不敢,如果加上阿布斯家族呢?”
“四个家族,够了!”
“梅费隆!”
“也罢!合作愉快!”
眼前这位高级圣士更是来自于阿布斯家族,作为圣庭的高层之一,在本家族中拥有不低的话语权。
这个不小的麻烦就在他的眼前,一只脸盆大小的草龟,竭力抬着小脑袋,聒噪地说个没完。
这八个字刚出口,维克多圣皇微微皱起眉头,他感觉到了心底莫名出现的不安正是来自于东方。
奥丁缓缓http://www.hetushu.com转过身,望向远处的浮云。
遥远的极西之地,座落于圣山脚下的光明圣城内,一片白色建筑环绕的花园中央耸立着一棵高达百丈的参天大树。
小草龟不无洋洋得意的摇晃着脑袋,为了拼命赶路,从荒山野岭到帝都天京,又从帝都天京赶到风玄国王都,全身心的投入却激活了血脉最深处的天赋。
维克多圣皇与圣庭卫队长威廉不约而同的失声惊呼。
就在这时,一位身着同样精美银色铠甲的圣庭卫士匆匆而至,来到光明圣树下,半跪在卫队长威廉的身边,低头道:“冕下,威廉队长,泰坦不见了,他留下一张纸条,说修炼遇到了瓶颈,难以寸进,始终无法点燃圣炎,愧对冕下与圣庭的培养,因此前往东方进行历练。”
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大魔头飞起一脚。
威廉是维克多圣皇最为看中的圣庭卫队长,忠诚和才干毋庸置疑。
不仅仅是泰坦,当圣庭内的圣士遇到瓶颈时,也选择外出苦行或各种形势的历练寻找突破的机缘。
光明圣庭遴选圣徒的圣火洗礼仪式自然不是梅林拿笼子关李小白,不断添柴用圣火往死里烧的那种,并不会弄出人命,最多伤点元气,休养几日就能恢复过来。
“走你!”
“什么?”
一个须发皆白,身穿白色素袍,头戴荆棘环的老者盘腿坐在枝繁叶茂的主枝上闭目冥思,每一颗蕴含着精纯光明力量的光点落在衣袍上,都会激起肉眼可见的淡淡涟漪。
这只小草龟也是一个死脑筋,认准了李小白,踢都踢不走。
梅费隆虽然同样心高气傲,却并非像其他人那样食古不化,很容易找到与奥丁的共同利益。
“……公子,足球不是有意的,啊……”
他依然记得清清楚楚,其他几个高级圣士是如何架住自己,与梅林沆瀣一气,除了还有一层圣庭的关系外,m.hetushu.com实际上双方早已经形同陌路。
陷在风玄国王都的大军此时此刻还没有全军覆没,但是他们的命运却已经注定。
奥丁眼底闪过一丝喜色,对方并没有直接拒绝自己。
嘭!
“他们呢?”
甲板上传来一声闷响。
高级圣士梅费隆疑惑的看过来。
梅林抬起手,代表自己的阿布斯家族与代表西比阿家族的奥丁互相击了三次掌。
“西比阿可以说服特里拉雅家。”
脸盆大小的草龟四仰八叉的飞出了机关舟的船舷,直楞楞的向地面坠落。
“……李公子,李公子,足球总算找到你了,纵横几千里,可真是远啊,这一路上过来太不容易了,还遇到了不少妖族,足球却不怕它们……”
舟尾并没有多少人,奥丁打发了周围那些警戒的圣士和士卒,随手释放出一道隔音圣术。
谁能想到慢吞吞的龟族,要么不快,一快起来就会吓死人。
来自于圣山上融化的纯洁清澈雪水,滋润着光明圣树,通过随处可见的水道纵横交错,给整座圣城提供必需的生活用水。
圣皇与凯撒陛下积极筹备已久的东征现在看来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顺利,甚至有败亡的可能。
梅费隆目光扫过飞行舟其他地方和另外两艘飞行舟。
梅费隆脸上浮现出了笑容,他是认真的。
梅费隆的表情渐渐变得严肃,低下头沉吟了片刻,再次开口道:“两个家族还不够,至少得三个,才能有足够的勇气。”
“跟我来!”
“遵命!”
尽管这个圣徒的出身并不好,但是维克多却并不在意,他反而认为自己是幸运的,至少不用担心像前几任圣皇那样,因为没有继任者,使得圣冕和权杖空置了很长一段时间。
要不是考虑到把这个无辜小妖炖了会让小红鲤生出心理阴影,李小白恐怕早就拿这只小草炖来个玄武火锅,给自己进补。
“你跟着我也没有用啊!我要是能够变出玄武,什么青和图书龙白虎朱雀,还不多凑个几套,天下随便我去?用得着在这里跟别人打生打死吗?”
圣徒光环加身后,整个圣庭的资源便集中到了这个名叫泰坦的年轻人身上,由一位高级圣士当导师,传授圣术和武技,争取尽快点燃圣炎,接过维克多手中的制裁之杖,继任成为新的圣皇。
奥丁终于长长松了一口气,心满意足的用力点了点头。
琉璃心虽然对周围感知无一遗漏,却架不住毫无征兆的出现,差点儿让威风八面的李大魔头出了一个大洋相。
吧啦吧啦,这只草龟足球比李小白上次见到它时,体形竟然还大了一圈。
彼此心照不宣,高级圣士梅费隆与奥丁打着哑谜。
圣庭卫队长威廉用力一捶胸口,站起身来正准备退下。
他这句话已经是在表明心意和试探。
……
这名匆忙来禀报的圣庭卫士,连忙将圣徒泰坦留下的纸条拿了出来,捧在手中。
那只讨厌的足球又回来了,李小白又一次黑了脸,这还有完没完了。
圣皇冕下轻声呼唤,花园角落里走出一个浑身上下笼罩在银色华丽铠甲的年轻人,快步来到光明圣树下,半跪在粗大虬结的树根旁边,低头恭敬道:“冕下,有何吩咐?”
远处东土机关舟的身影早已经看不到。
维克多圣皇口中的泰坦正是这一代的圣徒。
“帝国损失了一百万大军,附庸国也损失了八十万,圣庭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最后却什么都没有得到!”
“泰坦这几日可好?”
奥丁的话听上去没头没脑,毫无征兆。
“阿布斯家族与泰伯利亚家族世代交好。”
梅费隆犹豫了一下,当即跟了上去。
不远千里的奔波,使它的修为还强了一些,黑水玄蛇玄姬挑得这只小龟血脉资质竟然还不错。
“有什么事吗?”
虽然成功踢飞了这只烦人的小龟妖,李小白却倒吸了一口冷气,自己方才就像一脚踢在了千斤巨石上,脚尖一阵发和图书麻,而这个“足球”却没有像真正的足球那样飞出十几里,然后从眼前消失。
然而大魔头的脸色却如同锅底灰一般,气急败坏的指着机关舟外面大叫:“谁让你上来的,下去!”
梅林等人依旧视若无睹的兀自在坚持,却是与大势相抗衡,终究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对于两位高级圣士和他们身后的家族而言,有崛起之相的东土圣庭或许会存在难以想像的巨大利益,而且只有四个家族瓜分,根本不必在意元老院里的那些饿狼。
淡淡的圣光笼罩着十步范围内。
梅费隆皱起了眉头,他觉得对方似乎有重要的事情跟自己说。
圣庭的分裂已经无可避免,许多圣士义无反顾的投向了东土圣庭。
维克多圣皇面色凝重地说道:“我思及东方便会心绪不宁,或有事发生,遣人往东土调查,若有消息,速速回报。”
虔诚的信徒,苦修的圣士,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都能够看到位于圣城中央的这棵光明圣树,神灵留给人世间的最大恩泽。
飞行舟的甲板上一片死寂,接连经历多场大战的圣士们一个个各自心事重重,没有半点声音。
……
这一刻起,两位高级圣士便是站在同一个阵营。
“你们西比阿家族有这个勇气?”
“什么?”
五宫七宗的术士跑了大半,还拐走了一艘主战型战争机关舟,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小麻烦而已,还不至于让他伤神。
他从来都不会忽视这种突如其来的直觉,这或许是神灵对自己的暗示,必然代表着什么。
人心思变,东征失利,损伤惨重,再加上分裂造成的雪上加霜,西方圣庭因为一次行差踏错,再也不及往日的威风。
或许真的是光明神的选择,每一代圣皇都是心地仁慈善良的人,哪怕是圣徒泰坦,并没有因为现在的身份而忘本,有着与粗犷外表截然不同的善良。
维克多有些迟疑不定,难道自己方才的不安是因为圣徒泰坦的突然出走和-图-书吗?
没有圣士和飞行舟的庇护,那些寻常士卒将会面对铺天盖地的法术屠戮,却毫无任何还手之力,东征大军的下场可想而知。
兔子跑不赢乌龟,输得绝对不冤枉,一个念头就能抵达终点,这才怎么比,还不如省点儿力气睡个大觉。
他身上的每一片甲叶都精美的犹如艺术品,彼此间隐隐存在某种共鸣,这是圣庭卫队的制式铠甲,不仅仅是好看而已,还加持了圣术,可以连续抵挡十次高级圣士的全力一击。
他需要评估风险性,是否值得。
圣庭卫队长威廉恭恭敬敬地说道:“泰坦殿下很刻苦,圣力修为与中级圣士相差无几,或许只差一份机缘,就能够激发圣炎。”
在遥远的东土,李大魔头正遇到一个不小的麻烦。
威廉卫队长接过纸条,扫了一眼,连忙说道:“冕下,确实是泰坦的笔迹!”
“梅费隆,你真的没有想法吗?”
奥丁的笑容带着高深莫测。
维克多圣皇目光一凝,纸条无风而起,越飞越高,很快落入了他的手中,却是叹了一口气说道:“威廉,你带人去吧,暗中保护泰坦,务必护得周全。”
站在其中一艘飞行舟上,被其他高级圣士排斥,孤零零站在角落里的奥丁突然喊住了其中一位高级圣士。
那一个出身于奴隶的年轻人,身形高大魁梧,心思单纯,因为在某次圣光弥撒仪式中与圣力高度共鸣而引发异相,被人送到光明圣城参加遴选,并且成功通过了圣火的洗礼,成为了一千多个年轻人当中脱颖而出的唯一一个幸运儿。
片刻之后,十几骑飞马冲天而起,飞出光明圣城,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渐渐远去。
嘭!~
奥丁脸色一沉,冷哼了一声,道:“随他们去!有没有他们都一样。”
奥丁也不多说,径自头也不回的往飞行舟尾部甲板走去。
对于这些无可救药的家伙彻底失望,奥丁不可能陪着他们一头冲向无底深渊,而是找到了志同道合的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