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14章 提问

不愧是魔头,三言两语就让这位西方圣徒无力招架,话术的威力直追圣术和法术,只不过却是李大魔头无意之举,事实上他并不希望将对方弄得跟无城子一样走火入魔。
双筒望远镜没有任何法术或圣术波动,泰坦有信心持续追踪到目标的位置。
“好人?”
由于通信中断,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完全无从得知,无城子这老家伙用起来颇为顺手,希望他可别挂了,让自己手下平白折损一员大将。
虽然没有去过极西之地,仅仅从老娘海伦娜那里了解过一些详情,但是却依然可以猜测的到,圣庭内部并不是外人所以为的那样一团和气,争权夺利的各种龌龊屡见不鲜。
天邪教这个势力实在是太过于恶心下流,平日里总是藏头缩尾,难以寻觅其踪迹,却屡屡在关键时刻像疯狗一样蹦出来狠狠咬上一口,若是不能将其尽数消灭,对方就会像附骨之蛆般阴魂不散。
即使天邪教没有抢劫圣庭的飞行舟,双方也没有处于敌对关系,光是掳夺人口这一条,便足以让心地善良的泰坦无条件站在李小白这一边,全心全力的参与到追踪行动中。
“是圣皇!”
“你啊,太单纯了!”
李小白莫名收到一张好人卡,突然笑的越发大声,他指着自己说道:“泰坦,你知道吗?别人喊我什么?”
从那个弥撒仪式引发异像开始,他就被人一路推着成为圣徒,或许将来又会被许多人推上圣皇之位。
哪怕双方有天邪教这个共同的敌人,但是敌人的敌人却未必是朋友,想要化敌为友,恐怕是有些天真了,也只不过是泰坦一厢情愿罢了。
这一次,大魔头是打定主意,无论如保也不能放过这个天邪教,一旦找http://m.hetushu.com到其老窝,新帐老帐一块儿算。
……
光明,魔头,好人,坏人,几个本应该对利的词却纠缠在一起,让泰坦让陷入了迷茫,三观濒临崩溃,他喃喃自语道:“这是怎么回事?”
飞行舟上的天邪教中人显然没有想到,在自己的头顶上空,竟有两双眼睛正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如果这一代圣皇是泰坦的话,恐怕根本不会有什么东征计划,即使有,也很快会被取消。
“魔主,魔主,老奴发现了瀛洲岛,它就在,啊!不好……啪!”
李小白看了泰坦一眼,天邪教这样的势力,光靠他与这个西方圣徒的圣徒,贸然行动纯属送人头,恐怕还得集结更多的力量才能对抗,甚至铲除对方。
“公子,那只信蜂死了。”
圣徒的身份固然是成为圣皇的必由之路,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在圣庭历史上的很多时候,因为没有人能够通过圣火的考验成为圣徒,以至于圣皇的权杖长期空置,一些圣徒莫名其妙的死亡与圣庭内部的利益纷争并不无关系,只不过彼此心照不宣罢了。
“你想当圣皇吗?”
“它这是要去哪儿?”
“是圣皇!”
西方圣庭的圣皇年龄已经过百,说不定哪天就已经蒙光明神召唤,想来直到现在都未让泰坦继位,多半也是因为这家伙的性格根本无法适应圣庭内部的勾心斗角。
李小白放下了自己的双筒望远镜,向泰坦点了点头。
“你想当圣皇吗?”
……
苏格拉底的“精神助产术”话术引导着泰坦为自己找到了最终答案。
说不得又得找龙女狄霜帮忙,好在自己送了她一只信蜂盒子。
“明白!”
“看来,有麻烦了!”hetushu.com
明明可以这样做,却偏偏没有,反而调集敌我多方,连拉带打,令人眼花缭乱的一系列操作后,将无辜百姓的伤亡降到最低,稳定住了东土局势。
“想!”这一次,泰坦的回答终于变得无比肯定。
“你帮不了!准确的说,光你一个人,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万丈高空的罡风虽然凛冽,若无机关舟的保护便会凶险万分,然而却胜在稳定平静,不像三千丈以下的高度,气流变幻莫测,忽强忽弱,完全没有任何征兆,或许倾刻间乌云汇聚,电光暴闪,大雨顷盆,或者眨眼间云消雾散,阳光普照。
事实上以飞行舟的速度与体形,想要摆脱泰坦和李小白的视线,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足足跟了一日,泰坦看到那艘被天邪教掳去的飞行舟一路毫不停歇,甚至连途中经过的海岛也丝毫不作任何停留,不分白天黑夜,在这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上空日夜兼程,不知赶往何处。
李小白却是笑了起来,性格如此单纯的圣徒若是接过圣皇的权杖,恐怕未必是什么好事。
李小白指了指泰坦,渐渐收起笑容。
泰坦一脸不解,自己明明在夸奖对方,怎么听起来像是嘲讽?!
作为信蜂族君的女王,玉纹蜂王黄蓉能够在第一时间感知到每一只信蜂的状态,不过她却失去了那只信蜂的感应。
李小白根本没有在意泰坦的“不知道”,他有的是办法让对方知道,心理学硕士文凭可不是混假的,而是真才实学。
“初级圣士的权力大?还是圣皇的权力大?”
泰坦犹豫着,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说道:“我,我不知道?”
在一万多丈的高度,罡风凛冽,若非有法阵灵气盾保护,机关舟会http://www.hetushu.com在倾刻间被撕得粉身碎骨,李小白与泰坦也未必能够讨了好。
“喂喂,蓉儿,确认一下那头的信蜂!”
“最后一个问题,你想成为初级圣士,还是……”李小白还没有说完,泰坦便抢先说道:“是圣皇!”
“神灵曾经为是否应该毁灭人类而犹豫过,不过在做出这个决定前,派遣了一个使者到人间游历,让他的所见所闻来决定人类的命运,这个能够得到任何人友善的使者看到了人世间的种种罪恶,恨不得立刻毁灭这个污秽的世间,但是又看到了种种善良,使他于心不忍,使者最终发现自己无法回答神灵的问询,于是他找到一个工匠,用低贱的沙石泥土与珍贵美丽的宝石制作了一尊人像,将它送到神灵面前,作为游历的答案,泰坦,你仔细思考一下,最后回答我。”
几日相处下来,李小白倒是颇为欣赏这个面恶心善的西人汉子,在不经意间屡屡试探了几次,泰坦一点儿也没有那些术士和圣士常有的骄傲和自私,是一个十分单纯善良的人,即使是极西之地与东土的纷争,哪怕身为西方圣徒的圣徒,他依然能够保持着公正的中立态度,这是最为难能可贵的。
“保持监视,我们看看他们究竟去哪儿?”
那些高级圣士恐怕都已经恨死了李大魔头,要是能够得到机会,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生食其肉,汤煮其骨,夜寝其皮。
泰坦迟疑了一下,犹豫着说道:“我,我或许可以说服那些高级圣士,让他们帮你。”
“初级圣士能够指挥的人多?还是圣皇指挥的人多?”
有时候,通话突然中断,往往是通话者的原因,但是信蜂却通常还存在,李小白可以直接通过信蜂获知对面的情况。和*图*书
或许说,泰坦从极西之地走出,在无意之中走了一步妙棋,倒是傻人有傻福,如果不能学会窥破人心险恶,即使接过圣皇权柄,依然说不定会在哪一天被层出不穷的阴谋诡计给吞得连骨头都不剩。
“他们多半会干掉我!”
这个简单直白的故事结束,李小白的最后一句话却让泰坦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让他恍然以为是神灵的质问。
“是什么麻烦?需要我帮忙吗?”
“不,不会的,你,你是个好人!”
“我,我不知道!”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他刚传话过来,那头就突然发生异变,通话莫名中断。
李小白又再次抛出了之前的问题。
不同的问题却始终只有一个答案,一条条轨迹直指一个越来越清晰的目标,泰坦目光深处的迷茫渐渐消失,他的表情随着一个又一个问题,开始变得坚定起来。
泰坦连忙摇头,他十分清楚这个自立为东土圣皇的年轻人究竟在做什么事情,对方完全可以置身事外,自顾自发展势力,最后待各方斗个几败俱伤,最后坐收渔人之利,捡个大便宜。
“初级圣士拥有的资源多?还是圣皇拥有的资源多?”
每一只信蜂盒子都有保护法阵,寻常水火难侵,甚至能够抵御二品以下的法术直接攻击,以避免里面的信蜂突然死亡。
“什么?”
只不过东征已经发动。
李小白长长吐出了一口气,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李小白点了点头,他不再继续提问,而是开始娓娓述说着一个故事,西方和东方都不曾流传的故事。
信蜂的振翅声响起,自持全真境修为,孤身深入汪洋大海的无城子接通了李小白的信蜂盒子。
“当然是圣皇的权力大!”
“是圣皇!”
交通型机关舟恰好是http://m.hetushu.com在飞行舟即将飞出陆地,进入海洋之前,追上了悠哉悠哉的飞行舟,远远吊在它的后方,深入大洋。
李小白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就看到泰坦同学满脸懵逼。
他原本并不怎么理解圣庭与凯撒陛下联手推进的东征,现在看来,参与东征的西人已经泥足深陷,无法自拔。
可怜的泰坦汉子快要跪了!
李小白心平气和的看着泰坦,目光异常平静。
心理学秘诀,古井不波的心境如同以镜映天,折射出所有的细节,通过任何小动作和微表情判断对方的真实想法,没有人能够逃过这样的技巧,即使是久经训练的特工,更何况是心防被完全攻破的西方圣徒。
“那么,初级圣士能够帮助的人多,还是圣皇能够帮助的人多?”
认识到自己在对方面前,实在是太过于无知,泰坦望着李小白,诚恳地说道:“李,你可以教我吗?那,那些东西,所有的。”
泰坦自从来到东土,尤其是跟在李小白身边,他看到了无数个以往不曾见过,也想不明白的事物,东土形势的错综复杂,超乎所有人的想像。
李小白意味莫测地说道:“天邪教的老窝!”
“人家喊我魔头,大魔头!嗯,不仅仅是敌人喊,连朋友,自己人,甚至是我的手下都这么喊?魔头是好人吗?如果是好人是光明,那么魔也是光明的吗?光明恶魔?你不觉得很诡异吗?”
眼下,李小白无从得知瀛洲岛的真正位置,只能寄期望于自己跟踪的飞行舟,也许能够顺藤摸瓜,找到瀛洲的真正所在。
高部望远镜将甲板上的一举一动全部分毫不漏的拉入视线中。
在这个高度,若非有机关舟,即使是全真境的真人也未必能上得来,即使是羽禽类的大妖,对这个高度同样心有余而力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