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17章 模型

为了保证这件模型的使用寿命,琅琊天内的能工巧匠们用瓷土塑形再上釉复制了一份等比大小的陶瓷瀛洲,强度和耐久性提升了不少,只不过精度却是差了不少,如果与蜂蜡原版做参照对比,并不影响查看。
“你们七个,负责打探瀛洲岛上的所有信息,去吧!”
“把几枚丹药全部吃掉!”
他向信蜂下的命令,等同于向蜂王下令,啃食化生丹的命令迅速从蜂王处传回,哪怕眼前的丹药并不是蜂蜜,却并不影响啃食命令的执行。
棚里关着许多人,有仆地不起,有彼此相偎,有抓着粗木桩栅栏向外伸出手,有不断木桩外的人和邪兽不断磕头。
“不知道,不过它们会飞,会隐形,甚至能够威胁到全真境的真人。”
更让人感到无法理解,哪怕圣庭与天邪教明明是敌非友,但是在对付东土术道的时候,却出乎意料的存在某种默契,总是在关键时刻屡屡拖后腿,使东土术道始终无法毕其功于一役,徒然留下遗憾。
“公子,高,实在是高!”
由于岛上和附近海域存在那么多诡异的强大生物,单单是灵犀境的小妖,并不足以完全保证自身安全,为了提升它们的生存率,他直接使用化生丹提升修为。
李小白隐隐猜测到,那个向自己发动攻击的怪物,至少拥有破劫境妖王的水准。
想要将毒瘤一般的天邪教一战而定,就决不能贸贸然行动。
瀛洲岛上的波云诡和_图_书谲让他放弃了继续深入的打算。
随着丹药效力发挥,再加上泰坦再次释放圣术,终于缓过来的无城子望着李小白用丹药饲喂那些信蜂,不解其意地说道:“信蜂?公子,你这是在做什么?”
有这么两件东西在手,无需任何言语和文字描述,整个瀛洲的概况一目了然。
七枚化生丹被生生啃食了个干净,七只灵犀境初阶的信蜂妖气波动渐渐剧烈起来,翅膀发出轻微的颤动声,正在消化丹药效力。
因为无需担心天邪教的机关舟,交通型机关舟很快升入距离海平面一千丈的高度,在这个高度上保持着全速飞行,不需要像来时那样,达到一万丈高度,容易招惹到强大的飞禽妖祖。
信蜂们不仅仅找到了这处天邪教中人汇聚的所在,而且还找到了失踪已久的郑侠。
恰好西方圣庭的圣徒就在自己身边,可以名正言顺的收拾那些高级圣士,一旦解决掉他们,剩下的人就容易对付的多。
事实上,为了捕捉到这份画面,七只蜂妖还折损了一只。
无城子终于看明白了李小白的意图,原来这些信蜂小妖竟然是魔主的眼线,看来自己只将这些信蜂当作通话工具,显然是远远低估了它们的作用,无论是谁恐怕都不会注意到这些乱飞的蜂子其实是斥候。
除非刻意去分辨,否则难以发现它们的与众不同,瀛洲内陆的蜂群不仅数量众多,而且并不缺少化hetushu.com妖的蜂妖,只不过修为水准并不高罢了,而且没有谁会故意吃饱了撑的,从无数蜂子里面把这几只与众不同的信蜂找出来。
但是在李小白这里,圣庭却相对好应付一些,因为自己的血脉关系,那些高级圣士先天上就底气不足,圣炎,东土圣皇,还有奥丁及西比阿家族,可以说是内忧外患,因此被死死压制住,却无力反击也不足为奇。
术道宗门就是猪队友,李小白也算是看清了这些不中用的家伙,在关键时刻根本指望不上。
大武朝不仅干脆利落的完全放弃了风玄国王都,还带走了城内所有的戎人和物资,只留下了一座空荡荡,连个鬼影儿都没有的空城。
这件直径约五尺的浮岛,用各种颜色的蜂蜡准确还原的瀛洲陆地的实景,甚至还有险地的标注,精细程度巧夺天工,丝毫不逊色于3D打印。
李小白将发现天邪教疑似老巢的瀛洲位置所在在第一时间通报给了五宫七宗,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些术道宗门竟然反应平平,甚至丝毫没有主动进攻的兴致,仿佛突然间失去了此前同仇敌忾,不死不休的决心。
位于内陆中央,数百座由粗砺岩石堆砌而成的粗犷造型大屋环绕着一大片空地,空地上用木架和茅草临时搭建了一些草棚子,一圈粗木桩围住了这些草棚。
“我打算留下一些眼线!”
在李小白离开风玄国王都的这段日子里,hetushu.com西人再次发动了三次进攻,前两次并没有讨到多少便宜,然而在最后一次,圣庭的圣士们突然参战,由于五宫七宗撤回了大部分术士,防备天邪教突袭,仅靠着天宫和术士军这支乌合之众,大武朝占据了快一个月的风玄国王都终于宣告失守。
在此前通过信蜂寻找无城子的成功例子,李小白打算将这七只信蜂留在瀛洲。
……
李小白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真是扶不起的阿斗。
李小白拿出了瀛洲海图,这是他付出了巨大代价才换到手的,龙族不会平空帮助别人,只有公平交换,才能互取所需。
七个小黑点随着海风迅速消失在视线内,飞向远处的瀛洲。
无论是大武朝与西人的新阶段战役,还是攻破天邪教在瀛洲的布置,两者的重要性不相上下,但是又互相牵制,如果不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解决其中一个,必然会首尾难顾。
对于东土术道而言,圣庭的威胁与天邪教的威胁,两者几乎不相上下。
东土圣皇显然是成功击杀了一个怪物,回望着渐渐消失在视线内的乱石沙滩,泰坦对于看不见的敌人心依然有余悸。
像李小白手中这几只灵犀境的信蜂小妖,一颗化生丹便足以让它们修为大进。
“既然来了,就不能白白错过,伏波参星斗,鸥来近牵牛,沛水沐森梵,寒风早作秋,瀛洲原来是根据节气变化,不断调整位置,难怪岛上动植物如此奇特。http://m•hetushu.com
在返回风玄国境内,与大军会合的途中,李小白收到了来自于天宫的一份特殊物品,由信蜂群用蜂蜡一点点制作出来的瀛洲实际模型。
虽然没有深入瀛洲一探究竟,李小白却并没有气馁,瀛洲内外杀机重重,即使是像无城子这样的全真境真人,稍不小心但会有性命之忧,天邪教能够占据其为老巢,手段必然非凡。
七只信蜂本身并没有多少灵智,完全听从于玉纹蜂王,等同于蜂王的分身。
正如李小白所预料的那样,七只信蜂一飞入瀛洲便像游鱼入了大海,砂粒落入沙漠,毫不起眼的蜂类外形成为了天然保护,使它们迅速融入到瀛洲的自然环境。
将身上的信蜂盒子尽数取出,仅留下了一只,然后拿出了七枚化生丹,与从盒子里的七只信蜂放在一起,恰好一只信蜂一枚化生丹。
不过与昔日大武朝军队攻战风玄国王都不同,这一次失守却是井然有序的大撤退。
还有一些衰弱濒死的人被拖了出来,遭到饥肠辘辘的邪兽吞食,场景就如同地狱一般。
信蜂们并非是没头苍蝇一样乱飞,而是结队环岛侦察,一点点窥探出瀛洲的地形,危险性动植物的分布。
信蜂的来历在天宫一直是个谜,没有人知道李小白究竟从哪里弄来的这种神奇蜂群。
不思进取,只想待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抱残守缺,难怪会让西方圣庭打上门来,即使没有西方圣庭和天邪教,术道宗门迟早会自http://m.hetushu.com我毁灭,天宫的秘藏洞天琅琊天消亡,或许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后山洞府内,那个化作干尸的女子在地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恨”字。
空地附近还有一座高台,上面看着衣饰异常夸张的人,只不过面目却十分模糊,看不情楚实际长相。
“那是什么东西?”
或许是术道各个宗门被天邪教给偷袭怕了,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倒霉鬼,这些宗门才会变成缩头乌龟的怂货。
李小白抬手送出了七只信蜂。
失去五宫七宗的协助,大武朝军队进攻不足,自保有余,好在占据地利优势,拥有足够的战略纵深,在西人大军和西方圣庭的步步进逼下,保持着退而不乱。
为了打开这个难解的僵局,他做出了先攘外,再安内的决定。
由于李小白的特别交待,属于东土圣庭的圣士们并没有出战,一方面是担心临阵反戈,让好不容易搭成架子的东土圣庭土崩瓦解,另一方面是缺乏高级圣士,一旦出战反而会招来西方圣庭圣士们的全力打击,最终东土圣庭如同昙花一现,最终功亏一篑。
化生丹对于破劫境妖王依然有补益效果,服务者的修为越低,效果越好。
它们距离目标,越来越近。
……
瀛洲飘浮四海,每年各至寒带和热带一次,四季分明,不过飘浮速度并不快,需要四年才能走完一个循环,近年来又是抵近东土大陆的时节,难怪天邪教近年来活动如此频繁。
这些自私自利的家伙江山易改,本性难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