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19章 谁是正义

泰坦张大口,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他陷入了沉默。
也就是打个土豪,灭个劣绅,铲除几个江湖败类,怎么好端端的招惹上这种高大上的势力?
或许师傅说的对,当无法说服别人的时候,拳头即是正义!
在主战型战争机关舟上,西方圣庭的圣徒泰坦虽然站在李小白身旁,但是附近有十几道气机若有若无的锁定着他。
草棚内鸦雀无声,所有的人脸色都很难看。
他们早已经习以为常,自己身在的这艘主战型战争机关舟在一对一放单的情况下,可以随意吊打西人的飞行舟,区区一记圣光冲击,还不足以的撼动机关舟的防御。
李小白打算先动手,再讲道理,快刀斩乱麻。
李小白用力一挥拳头,大吼道:“反击!”
为避免被天邪教察觉,它并不会在这里多留,只是在附近继续保持监视。
当着郑老管家的面,李小白通过信蜂盒子把自己的声音传到遥远的瀛洲,这恐怕是信蜂一族目前传话的最远距离,却并没有因为距离受到任何影响,信蜂继承了玉纹蜂的这项神奇能力显然可以无视距离。
郑侠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老管家没有变成自己掌心这只异蜂,而是眼前这只信蜂能够传递声音的缘故,他能够感知到蜂翅以极快的频率震颤空气,发出人声,端是得无比神奇。
结束与郑侠的通话,李小白看到郑老管家又老泪纵横的跪了下来。
“赐叔?你,你怎么变成了蜂子!”
“师傅,泰坦希望以和为贵。”
换成穷人家的孩子,估计难逃官府的红榜或仇家的报复,想要行侠仗义,也是要有资本的,否则李小白当初在西延镇的纨绔行径,少不了得多吃几碗臭鱼烂虾的牢饭。
“这个……”
有人激动地叫道:“李公子,求求hetushu.com你,救我们出去,公子的大恩大德,我海安道泰兴城梅家一定结草衔环,永世相报。”
“我乃山内供合县大王庄请公子相救,必有重谢。”
被控制的蜂群采蜜炼蜡,工蜂专门制作蜜丸,给这些被天邪教囚禁于此的人补充元气,以免当李小白带着人来解救时却因为体力亏虚而无法动弹。
眼下能够有一个与外界联系的渠道,异常难能可贵。
直到这个时候,郑侠依然没有只顾着自己,他首先想到的是其他人。
李小白再次阻止了这个长者的跪拜。
“郑兄,在下李小白,你眼前的是信蜂,可以万里传声。”
主战型战争机关舟微微一晃,与其对峙的飞行舟率先发起了攻击,圣光冲击造成了机关舟内部的轻微震荡,依旧不外如是的被法阵生成的灵气盾折射了开去。
心念及此,郑侠彻底心灰意冷,草棚内其他人亦是同样面若死灰。
“多谢李公子,即使不能救出我家少爷,我郑家依然感激不尽。”
“泰坦,我们要开战了!”
经历过瀛洲的险遇,再加上原西方圣庭与天邪教的争斗,泰坦已经十分清楚这个供奉天外邪神的势力究竟有多么恐怖,哪怕没有东土圣庭,实力仍然保持着全盛状态的西方圣庭与其对上,即使能够消灭对方,也依然难免伤筋动骨。
其他人也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李小白看着泰坦,希望对方能够作出了一个立场表态,他这话说的绝对没毛病,大武朝就是他家香君小娘的江山。
有朋自远方来,虽远必诛!
泰坦苦笑一声,他素来不喜争斗,此时此刻被夹在东西双方之间,颇为有些为难。
穷文富武,想要行侠仗义,家里没权没势不行,这些跟着郑侠被一和图书块儿掳来的倒霉孩子家里大多都是狗大户。
郑侠眼中含着泪光,事实上这几只信蜂能够来到凶险莫测的瀛洲,他就已经十分感动。
与术道五宫七宗不相上下的天邪教,海外三仙山,一连串关键词就像被引爆的胶质硝化甘油桶一样,将郑侠和他的小伙伴们一块儿炸懵逼了。
这些游侠儿恐怕没想到,沧浪大侠的兄弟正在应对另一个不逊色于天邪教的势力,为东土的未来命运而战。
生死有命,再想其他的都是奢望,落到穷凶极恶的天邪教手中,没有人会认为自己能够幸免,哪怕是被俘的术道中人,多半也是这么想的。
术道对于普通凡人而言,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等若于能够移山倒海,长生不老的神仙中人,五宫七宗可以说是术道的顶端豪门,能够与其为敌的势力,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像。
术道宗门是什么势力,郑老管家有所耳闻,能够得到郑侠还活着的消息,他就心满意足,只想着把这个消息带给家里卧床不起的老爷。
轰!~
双方的对话显然不在一条线上,周围的人无不瞪大了眼睛,这只异蜂明显不同寻常,竟能发出人声。
“不如泰坦你且一边看着,待我以最小的代价拿下他们,再来与你你细这个道理。”
李小白仿佛猜到了郑侠心中的绝望,再次说道:“郑兄莫急,小弟说到做到,只是眼下抽身不得,无法腾出手来,请耐心等候,不要放弃,小弟一定会来救郑兄于水火。”
西人东征,原本就是侵略,无论怎么粉饰都无法闭着眼睛说瞎话,泰坦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要不是有玉纹蜂王的提醒,李小白也不会想到用这样的方法帮助这些可怜的无辜者。
现在能够将这些信蜂送到瀛洲来,恐怕也是和图书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更遑论将活生生的大活人给平安带出去。
“安静,你们想惊动那些妖人吗?”
即使郑侠听闻李贤弟创立了术道宗门天宫,他也知道即使气运逆天,恐怕也没有办法与五宫七宗相比,强行救援,不啻于以卵击石,自寻死路。
瀛洲仅存的这六只信蜂控制了十几个蜂群,其中除了两只是兵蜂外,还有四只是工蜂,制作蜜丸子便是它们的功劳。
明明身在传说中的仙山,怎么感觉这心头瓦凉瓦凉的呢?
郑侠的表情也很沉重,小心翼翼的捧着掌心这只信蜂,说道:“如果贤弟为难的话,只需替我们向家里传个话便成。”
“要不是李公子找到了你,老奴可真的就要变成疯子了!”
有人满怀希望,想要信蜂的主人来救自己,有人却依旧绝望,依然还是希望李小白能够带几句遗言,让自己死而无憾。
不过他确实会来救郑侠等人,因为李小白自认为要颠覆整个东土术道,自然也不会愿意成为自己一直以来讨厌的那些人,视凡人为蝼蚁的所谓仙长。
对方了解自己,自己何尝不也是把这个面恶心善的汉子摸了个通透。
他丝毫没有责怪李小白的意思,恐怕其他人也是一般绝望,多坚持半个月或许是安慰之语,事实上能够让这些信蜂送来蜜丸子和捎带几句话,就已经让他们感激不尽了。
终于能够联系上自家少爷,郑管家含着泪冲李小白连连作揖,在等待消息的这些日子里,原本花白的头发已然全白了。
“老丈请放心,我会尽快处理完手上的事情,前去救郑兄,接下来的事情交予我便是。”
郑侠轻叱了一声,草棚内的七嘴八舌,迅速安静了下来。
泰坦真心实意的拜了李大魔头为师,学的当然不仅仅是激发圣炎www.hetushu•com的秘诀,还有救赎世人的方法。
草棚内听到声音的人无不面面相觑。
异蜂突然发出人声,将郑侠吓了一大跳,然而他却猛然瞪大了眼睛。
“请替淮扬道久兴城梧桐里胡家传话,就说孩儿不教,不能侍奉二老,让菊娘另择良人嫁了吧!”
如果不是狗大户,万一自家的娃儿闯了祸,起码也能收拾一下烂摊子,重金买凶灭杀仇人全家什么的。
“贤弟尽力即可,为兄绝无怨意!”
师傅已经说的很明确,击败这支东征的圣士,让西方圣庭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只不过这个代价却有点儿惨重,但是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有些人不接受教训是不会学乖的,救赎之道在于治病救人,杀伐治病,仁慈救人,泰坦,我再教你一个道理!”李小白抬起手,捏紧了拳头,在这个巨汉面前晃了晃,说道:“当无法说服别人的时候,拳头即是正义!”
“你看,你希望和为贵,可是别人未必这么想,如果你真的想要成为西方圣庭的圣皇,就应该学会如区别对待善恶,救赎从来就不是一视同仁,熊孩子就应该狠狠收拾。”
大武朝军队且战且退之势终于停了下来,李小白的回归不仅仅意味着他与无城子这两个强援抵达,还意味着东土圣庭那些圣士不再成为隐患,反而会成为助力,使术士军和战争机关舟上的术士们再次拥有与西方圣庭一较高下的实力。
瀛洲多的是奇花异草,蜂群酿制的蜂蜜更具滋补功效,一枚丸子便足以让一个成年人一天不饿,恰好可以解决这些身陷囹圄之人的困境。
草棚内很快变得闹哄哄起来,见到有人竟能够将传声的信蜂送过来,必然来非不凡,多半有机会救他们,就像在黑暗中看到一线曙光,纷纷激动起来。
郑侠的话让www.hetushu•com许多人对他露出了感激的神色,明明是他一个人的朋友,现在却替所有人说话。
信蜂忽然振翅,腾空而起,钻入草棚顶部的茅草中间,消失不见。
机关舟上的吃瓜术士们表示情绪稳定。
“郑兄,小弟虽然有办法相救,但是需要一些时间,因为掳掠你们的人是能够与术道五宫七宗不相上下的天邪教,你们现在的位置是在海外三仙山之一的瀛洲,所以还请各位见谅,再坚持半个月。”
郑老管家激动的泣不成声,与郑侠说了几句话后,另一个明显不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泰坦是泰坦,圣皇是圣皇,李小白并没有打算挟持对方来威胁西方圣庭,毕竟他还想要培养出一个亲近东土的西方圣皇,更何况对方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徒弟,这给东西方圣庭在彼此敌对的关系上又增加了一层特殊的联系。
“西人已经打到我的家门口,差点儿破门而入,现在才来谈和为贵,未免为时已晚。”
万里传声?
作为西方圣庭的圣徒,他也有自己的立场,当即迟疑起来,犹豫难决。
三艘飞行舟组成三角阵形,将进攻矛头直指着天空中那唯一一艘主战型战争机关舟。
“师傅,能不能不打?”
泰坦一脸苦色,一边是自己人,一边是自己所钦佩的朋友,他实在不愿意见到双方兵戎相见。
与李小白在一起的这段日子里,泰坦并不觉得这个认真而负责,也不缺乏幽默感的年轻人是一个真正的魔头,哪怕他自己一直这么自诩,然而单单是为了拯救那些困在瀛洲的无辜百姓和游侠,如果这也能算作是魔头行径,恐怕天下真的再无一个好人。
“多谢贤弟出手相援,不知贤弟可否有办法,救救我们这里三千多人,为兄在这里感恩不尽。”
……
谁也不想被拖出去喂了那些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