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20章 反戈的飞行舟

在主战型战争机关舟上的术士们不仅仅担负着舟上防御和御剑出击的任务,还需要往机关舟的动力炉内输入灵气,为舟体的悬空飞行及攻击提供必需的灵气。
事到至今,高级圣士梅林已经不指望能够打败前方的那艘主战型战争机关舟,他能够想像的到,一旦自己脚下的这艘飞行舟被击沉,他们这些圣士将会沦为丧家之犬,能否逃回极西之地恐怕都是两说。
仿佛为了凑齐双数,落在后方的飞行舟上空,如同霞光般耀眼的禁咒光芒猛烈轰出一道炽白色闪电,狠狠劈在了失去圣光盾保护的飞行舟上,整个艘体自尾部开始向前方迅速崩解。
“3点钟方向,平移90度!”
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一艘飞行舟反戈一击后,临阵脱逃,让泰坦不得不深处思考,这场东征的非正义性,或许一场痛败才能让那些头脑发热的贪婪家伙才能明白和平的不易。
来自于后方的惊天动地巨响,让即将释放出禁咒攻击前方东土机关舟的高级圣士梅林转过头来,恰好看到了另一艘飞行舟在半空中惨烈解体的一幕,差点儿让他气得吐血。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释放守护圣术,后撤!”
“进攻!”
没有了飞行舟和圣士的庇下,下面那些西人残兵败将等同于没了爹娘的弃娃,正是痛下杀手的好时机。
“轰炸小组,开始对地打击!”
金色的圣光爆发中传出一声愤怒至极的咆哮,那是塞缪尔的声音,一道炽白色光柱紧接着淹没了他。
不然光靠灵晶储物,就算是有一座灵山也不够消耗。
运输m.hetushu.com型机关舟欺负一下地面军队,扔扔大炸逼还凑合,但它们全是皮薄馅厚的大肉包子,根本抵挡不住西人飞行舟的圣光冲击,只好远远看着李小白所在的主战型战争机关舟一挑三。
三艘飞行舟组成的等边三角阵形缓缓变了形状,位于右侧的飞行舟速度越来越慢,渐渐落到了原来左侧飞行舟的后方。
“攻击!”
“这是怎么回事?”
其他几个高级圣士连忙撤散了禁咒,生怕步及他的后尘。
李小白隐隐猜到,三艘飞行舟的突然内讧,他认得出那艘反戈一击的飞行舟属于高级圣士梅费隆所有,如此令人难以理解的举动,多半与奥丁有些关联,只是对方一路西去,双方也无从沟通。
高级圣士苏谟拉比虽然没有当场身陨,但是也没能好到哪里去,身受重创的他不得不驱使着身后的光翼斜斜坠向地面,完全失去了反击能力。
噗!一口血雾终于喷了出来,心神失守的梅林遭到了禁咒圣术的反噬,一条老命当场去了三成。
“不!”
何蕊船长顶了顶自己的三角帽,战意十足的大喊。
泰坦苦着脸,他知道形势逆转,地面上那些西人士卒在劫难逃。
从一开始,他给这个西方圣徒灌输的就不是什么宽恕之道,鲜血浇灌和平之花,只有拿那些战犯祭天才是长久和平之道。
在他身后,搭乘同一艘飞行舟的,高级圣士阿卡德和兰斯同样一起咒文,天空中仿佛天国之门大开,流星划过天空,异相纷呈,显然正在酝酿着极为可怕的一击。
为首的飞行舟上,高级圣和-图-书士梅林飞快吟颂着圣术咒文。
舟体光华流转,沿着棱角汇聚向前方尖端,一道炽白色光柱激射而出,使飞行舟前方的圣光盾剧烈震颤起来。
“灵波炮,准备!”
然而这并没有结束,两道巨大的光柱接连从天而降,不知什么时候,两组初阶圣士携带着禁咒徽章飞到了那艘飞行舟上空,接连两记“光明审判”小禁咒,直接轰在了那艘屁股挨了一发自家圣光冲击的飞行舟,圣光盾激烈顽抗了一下,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彻底溃散,与两记小禁咒同归于尽。
奥丁与梅费隆的飞行舟又一次释放出圣光冲击,可以见到高级圣士塞缪尔和苏谟拉比坐镇的飞行舟上狼狈窜出的十几个身影完全被圣光冲击吞没。
李小白移花接木,让泰坦又再闭上了嘴,开始琢磨刚刚得到的“救赎”体验。
一边是单纯的白光,一边是五颜六色的法术,其中甚至不乏西人圣士的圣术,那是东土圣庭也投入了战斗,双方法术彼此交织在一起,在半空中激荡起震耳欲聋的爆响。
灵气盾虽然能够弹开圣光冲击,承受力依然有一定的限制,短时间内要是挨的多了,照样也扛不住。
“什么?”
至于幸存下来的圣士们完全不知所措,四散奔逃。
女船长何蕊的声音传遍整个机关舟内部,插着大妖雕翎的三角帽让她气质独特,吸引不少男术士大献殷勤,想要与她结来道侣,然而这位女船长却不屑一顾。
圣光冲击再加上灵波炮,就算是高级圣士也扛不住。
“梅费隆!我们走!”
“奥丁,你不得和_图_书好死!”
与东土机关舟取巧般将圣光冲击折射开去不同,西人的飞行舟完全是毫无花假的硬扛,双方防御法阵高下立判。
正值恃强凌弱的好时节,绝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主战型战争机关舟开始加速冲向前方那艘孤零零的飞行舟,术士们再无任何留手,铺天盖地的法术轰了过去,飞剑如幕,形成了第二波打击。
飞行舟上包括梅林、阿卡德和兰斯在内的三位高级圣士重新催动圣力,为飞行舟加持圣护圣术,一道道流光溢彩的光幛升起,替飞行舟的圣光盾抵挡了不少攻击。
“灵波炮,发射!”
李小白指着前方那艘不尴不尬的飞行舟,至于突如其来的内讧,对于东土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落在最后方的那艘飞行舟蓄足了圣光之力,在舟艏猛然释放出一枚金色光球。
梭形外表使机关舟不仅拥有直线飞行的最小风阻,连平移也能够轻轻松松。
什么?
没有圣光盾的保护,在威力十足的禁咒面前,挨了个十成十的飞行舟甚至还不比纸糊的强上多少。
原本应该有两艘主战型战争机关舟和一艘支援型机关舟,但是在此前的战斗中,支援型机关舟与圣庭高级圣士奥丁的飞行舟同归于尽,再加上天邪教作乱,使得术道五宫七宗强行撤走了一艘主战型战争机关舟,因此现在能够给大武朝军队提供支援的,仅剩下一艘主战型战争机关舟和两艘运输型机关舟。
要不是有三位高级圣士,他们这些人恐怕连一个回合都撑不住。
与东土机关舟形成单挑放对之势的那艘飞行舟则满脸懵http://m•hetushu.com逼,原本说好的三打一,怎的一转眼,变成了单挑呢?
飞行舟的四五丈开外,被迎面而来的法术轰得圣光盾若隐若现,甲板上亦是升起无数圣术的光芒,与东土圣术你来我往。
释放完禁咒圣术后,奥丁回头冲着梅费隆点点头。
按照此前双方的协议,高级圣士梅隆费驱使着自己的飞行舟迅速转向,头也不回的往西方飞去,将梅林等人直接抛在了身后。
“我曾经给过他们机会,救赎不是请客吃饭,只有流血牺牲,才能记住这个深刻教训,西方有权利挑起战争,但是战争什么时候结束,却并不由他们说了算。”
“管他那么多!干掉那艘飞行舟!”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枚圣光冲击并没有飞向与三艘飞行舟交战的东土机关舟,而是直接轰在了原本位于左侧的飞行舟尾部,轰隆一声大响,点点金芒就像烟火般四散飞射。
“我们返回帝国!”
东土的主战型战争机关舟紧紧咬在高级圣士梅林等人的飞行舟身后,正如李小白所说的那样,对方有权力挑起战争,但是什么时候结束,却由别人说了算。
双方开打,三艘飞行舟莫名其妙的一艘逃跑,一艘被自家人打爆,只剩下光杆司令在眼前,主战型战争机关舟单挑西人的飞行舟,东风吹,战鼓擂,我是魔头我怕谁?
东土的主战型战争机关舟率先反应过来,抓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与从背后捅自己人一刀的飞行舟打了个精彩的配合。
……
三位高级圣士放弃攻击手段,全力防御也是无奈之举,他们一下子失去了两艘飞行舟和上面的圣士,与m•hetushu•com前方士气如虹的东土术道与东土圣庭相比,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开始落入下风。
此前还在凶猛进击的飞行舟一转眼就变成了纸老虎,随着东土机关舟越来越近,它仓皇掉头,再无任何战意。
站在东土的机关舟上,泰坦不可置信的看着西方圣庭的三艘飞行舟毫无征兆的发生了内讧,其中一艘突然暴起,干脆利落的四击连,崩碎了另一艘飞行舟,只剩下打头的那艘飞行舟茫然不知所措,进退两难。
……
从解体的飞行舟上逃出来的圣士,眨眼间消失了一半。
不仅仅是西人惊呆了,连与三艘飞行舟对战的东土机关舟也惊呆了。
大气剧烈震荡,轰鸣声回荡不休,一道醒目的圣光盾出现在飞行舟顶角前方三丈开来,并且呈现出一个半椭圆形的光罩,白色闪电噼哩啪啦闪烁不休。
虽然有些强词夺理,但是单纯的泰坦哪里能够想明白这里面有这么多弯弯绕绕,这本是一场双方不死不休的大战,只有一方胜出才能够终止战争。
何蕊的话音刚落,主战型战争机关舟左侧气浪汹涌,庞大的舟体竟平平横移开来,一道金色的圣光冲击险而又险的擦边而过,依然触发了灵气盾的些许反应,留下了一道火花四贱的长痕。
又是一道圣光冲击轰在了主战型战争机关舟的灵气盾上,引起更加剧烈的震荡。
这是被自己人给捅了刀子。
李小白同时给那两艘观战的运输型机关舟下达了命令。
一道粗大的白色光束从尖锐的舰艏激射而出,迎头轰中了三角阵形最前方的飞行舟。
“师傅,能不能放他们一马,我可以帮你劝降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