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23章 伪王

被叫破了原本身份的“厄不勒花”表情终于变化,一阵发白后,哆嗦着从椅子上出溜到地上,连人带着丝毯跪伏着不敢抬头,生怕冲撞了贵人。
大魔头要是听到女帝心中所想,一定会直摇头,老天可见,他干那么多事,完全是西延镇老李家天生招灾惹祸的传统,好端端的往那里一站,立马就会人嫌狗厌,自己不惹事,事也会主动惹上来,真是日了狗的心思都有了。
虽然没有任何灵气威压放出,但是风玄国国师卜鲁却知道这个老术士绝对没有表面上看到的这么简单,至少也是凝胎境的大能。
要不是厄不勒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居然以风玄国国王的名义向自己求情,香君也不会一怒之下,直接一杯鸠酒赐死了这个不长眼的亡国之君,竟然敢打人国双收的主意,简直是死不足惜!
卜鲁一怔,转回头看了看“厄不勒花”,又望向李小白,吃了一惊,不知道这位李公子究竟是如何看出来的。
不过向他行礼的这位风玄国国师却是货真价实。
香君小娘子实在是经不起撩,挣脱出手,小拳拳一下又一下砸在李小白的身上,双肩因为笑声而抖个不停。
“这位是?”李小白打量着卜鲁身旁的“厄不勒花”,对方一脸从容淡定的微笑,还在继续装逼呢,但是笑容中那一丝傻里傻气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带着一身创伤返回大武朝境内的主战型战争机关舟降落在帝都天京城郊,开www.hetushu.com始接受最后的修复工作。
他是个极有眼力劲儿的人,十分清楚,得罪了这个天宫之主的后果甚至比激怒大武朝女帝更加可怕。
从封狼道西延镇一路执着的追寻到帝都,得罪世族,在皇帝面前又面不改色,镇压外侮,助夺皇位,与术道宗门结仇,劈荆斩棘,杀出一条生路,立天宫,败圣庭,就像一棵大树替她遮风挡雨,消灭外在威胁,将这个即将陷入风雨飘摇江山稳定了下来。
天宫上下,论起马屁精,无城子这老东西绝对是No.1,他自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当下没节操的火力全开,不仅仅是香君女帝一脸难以置信,连藏在暗处的皇室供奉也是一副活见鬼的表情,我定是见到了一个假的全真境真人。
天邪教不除,他这个域外天魔连睡觉都不会安稳,若是放纵这个拿活人献祭的邪魔外道肆虐,香君小娘的江山迟早会分崩离析,天下大乱,好不容易得来的太平日子很快又会被打破。
“把心放踏实,我怎会怪你呢?呵呵,再心狠手辣,有我心狠手辣么?我李小白,江湖人称大魔头!作为我的香君小娘子,你还要多多努力才行,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与君共勉。”
“魔主大人本为域外天魔,今降临此方天地,将为世间的主人,踏平术道,镇压圣庭,威慑天邪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
“嘻嘻,还魔主,域外天和-图-书魔,不正经!”
“呵呵,哪里,哪里,应该的,应该的!”
眼中泛眼雾气的香君小娘子扑噗一声笑了起来,紧张、忐忑和几分委屈立刻烟硝魂散,又羞又赧地说道:“公子就会捉弄妾!”
正因为这份反应,卜鲁才在一杯鸠酒面前逃得了性命。
此时此刻已经不再是演戏般商讨国家大事,他也当即原形毕露。
尽管可以自行更换一些受损的模块化组件,但是依然需要炼器士做最后的质量检查。
李小白一本自经的自黑,瞎说着大实话,可是女帝哪里肯信他,笑得都肚子疼。
“呃!”
她怕极了李小白认为自己是一个不择手段,心狠手辣的女子。
厄不勒花身旁的风玄国国师卜鲁连忙恭恭敬敬地行礼。
香君女帝片刻都不肯放手,两行清泪划过脸庞,语气里多了一些哽咽。
“马奴?”李小白一怔后,笑了起来,左右看了看,说道:“正主儿呢?”
香君女帝轻描淡写的弹了弹指甲,就像很随意的捏死了一只蚂蚁。
西人东征失败,江山不保,彻底逆转了被动局面的大武朝有如煌煌初升之日,势不可挡,原本一直强作坚强的香君女帝心里终于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她死死地抱住李小白,臻首紧紧贴着他的胸膛,倾听着有力的心跳声,心里无比的宁静和踏实,悠然说道:“这次回来,我们好好的过日子。”
即便香君女帝千恳万求,在第三天,李小白依然还是和*图*书带着汇聚到帝都天京的两艘主战型战争机关舟,两艘支援型战争机关舟,四艘运输型机关舟和一众术士圣士飞向东南方。
他庆幸自己在第一时间表示臣服,不然这个老头儿就是自己授首的行刑人。
李小白捉住了女帝的手,一本正经地说道:“无城子,给香君说说本魔的事迹。”
“李公子!”
当李小白赶到皇宫时,恰逢香君女帝正在接受风玄国新王厄不勒花觐见,他不是外人,直接大大咧咧的入殿。
李小白是见过厄不勒花的,眼前这个人长得确实很像,几乎以假乱真,但是在细节上却与真正的厄不勒花有许多截然不同。
趴在地上的马奴“厄不勒花”和风玄国国师卜鲁被强塞狗粮,喂得直翻白眼。
在太极殿的朝堂上,帝王霸气能够让满朝文武大臣们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的女帝陛下,在李小白面前,很快就会脱去那身不得不披上的伪装,卸下面具,依旧是那个边关小镇的小娘子,一心想要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相夫教子的平静生活。
李小白谦虚着,这哪儿跟跟儿啊!
“哼,还能怎样,一杯鸠酒,便宜他了。”
是不是该给香君小娘提出君主立宪这个建立,用议会、内阁和元首替她当背锅侠。
不过这个念头只在李小白的脑子里转了一圈,很快又搁至到一旁,他拍了拍她的背,说道:“才刚刚赶走了恶虎,还有豺狼正在门口窥探,我只能在天京休整几日,www•hetushu.com随后还要出发去把天邪教连根拔起。”
李小白在这一刻在意识到,这个万民景仰,百官臣服,邻国敬畏的女帝陛下并不享受于现下至高无上的帝位和权力,或许正是因为没有沉迷于生杀予夺的权力,才能够总是冷静的作出最正确选择。
在女帝面前,向这位年轻公子示好,绝对是明智之举。
她十分高兴李小白并不在意这些,提着的小心肝儿总算踏实了下来。
如此一来,有国师背书,这个风玄国新王便毫无破绽。
马奴“厄不勒花”有些好奇,想要抬头看个究竟,刚要这么做,一巴掌抽在后脑勺上,当场两眼发黑直冒金星,他这才意识到有些东西是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女帝这般难以想像的小女人作态非但没有让一旁的风玄国国师卜鲁感到惊讶,反而吓得直接五体投地,伏在地上吓得差点儿尿裤子。
“你又要走吗?为了大武江山,你付出的太多了。”
“什么不正经,小林寺的大和尚们都喊我魔头!我娘是圣宗的圣女,圣宗在东土称为魔宗,我是魔子,这决不会错的。”
这老家伙真的是术道中人,怎会恁的无耻?!
六只信蜂正在瀛洲监视天邪教的行动,他们发动大量邪兽建造了一座巨大的祭坛,直径足足有一千步,根据暗中听到的消息,天邪教打算一次献祭十万生灵,直接召见天外邪神降临。
在琉璃心的映射范围内,这些非亲近之人难以察觉的细微差异完全无所遁http://www•hetushu.com形。
让这样一个小鸟依人的娇弱小娘子治理一个庞然大物般的国家,而且还如此出色,实在是难为了她。
反倒是角落里的供奉们却惊疑不定起来,魔宗之说并不是传言,而是真的。
风玄国国师卜鲁连忙低下头,宽大的袍子里,身体瑟瑟发抖。
原本安排给他的剧本是修炼走火入魔,直接领便当,不过在亲手强喂了风玄国新王厄不勒花本尊鸠酒后,这份投名状才让女帝总导演宽宏大谅的放了他一条生路,负责亲自调教冒厄不勒花的马奴,顺便配合演戏。
“怎会是捉弄!”李小白打了个响起,“无城子!”
这个消息目前只有他和保密局清楚,恐怕正在集结中的五宫七宗都并不知道事态已经发展的极其严重。
香君女帝的这一面是专属某人的,一国之帝自称为妾,这等有损帝威的行为若是让其他人看到,恐怕立刻就会有性命之忧。
李小白安慰人的方式不走寻常路,倒是极为见效。
一道剑光电射而至,出现在两人身旁,一道骨仙风的老者盈盈俯身下拜。
香君女帝收起与某国新王商谈大事的正襟危坐,变成了一副慵懒的模样,半依在美人靠长椅上说道:“他是马市的马奴!”
……
“老奴无城子,见过陛下!”
可是在下一秒,她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站起,快步来到李小白身前,拉着他的袖子,忐忑不安地说道:“小郎,是不是怪妾心狠手辣?妾并非草菅人命,只是为了江山不得已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