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27章 圣城惊变

就在这个时候,高高的尖塔上再次响起号角,一个小黑点出现在雨后初散的云团下方,越来越近。
待禀报圣皇,必将他们连身后的家族和所有势力一起连根拔起,彻底铲除。
光明圣树下,在满脸凄色的圣庭卫士中间,奥丁与梅费隆二人互相对视一眼,悄然露出了一丝难以捉摸的诡异笑意。
骤然散开的奥丁和梅费隆有些灰头土脸,可是他俩看向圣皇消失的位置,些许衣饰和碎肉散布在附近,这位冕下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两人对视一眼,一起齐声大叫起来。
至于和敌人做朋友的泰坦,只能归结于头脑简单,对方花言巧语,一时蛊惑。
“禀告冕下,梅林、阿卡德和兰斯背叛圣庭,已经投靠了东土圣庭,我东征大军全军覆没!我与梅费隆,杀出一条血路,回来报讯。”
来自于远方的朝觐者们见状,行上几步,便会不由自主的跪拜在仍然湿漉漉的青色石板上。
惊觉飞行舟突然冲着光明圣树发动圣光冲击,圣庭卫士们从四面八方冲过来,恰好听到了两人的叫喊声。
“我,我,我究竟干了什么?”
察觉到飞行舟突然发动攻击的阿卡德和兰斯两位高级圣士气急败坏的叫喊起来,在光明圣城发动圣光冲击意味着什么。
城内圣士和圣兽的身影不断升冲,向自己所在的飞行舟冲来,梅林面如土色,颤抖着说道:“完,完了!完了!”
“梅林和朗顿勾结,谋杀冕下!”
两位高级圣士落在了光明圣树下,向站在主干上的圣皇恭恭敬敬行礼。
他竟然看到……
“放他们过来!”圣皇维克多向站在不远处的圣庭卫士说道,随即又深深看了奥丁与梅费隆二人一眼,说道:“我倒要问问,www.hetushu.com他们究竟哪来的胆子!”
两人十分清楚,恐怕是黄泥巴掉裤裆,怎么也说不清楚了。
一枚金色光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击光明圣树下方。
巨大的响声,让满城的人惊愕地望向城中央,光明圣树所在的方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上去很惨!”
后面一句是奥丁喊出来的,他比耿直的梅费隆更多一份心眼。
圣皇猛然一震,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高大挺拔的圣树下,圣皇维克多睁开眼睛,看到越来越近的飞行舟,不禁心生疑惑。
这里是圣山脚下,圣庭所在,光明神赐福之地,谁敢来犯?
“梅林他们还在东土吗?”
巨响传来,梅林望着光明圣树下,光雨和飞起泥石散去之处,圣皇维克多的身影消失不见。
“他倒是在干什么?难道不知谁才是正朔吗?”
逃过东土战争机关舟的千里追杀后,梅林的飞行舟连转身报复的想法都不敢有,反而将矛头对准了临阵反戈的奥丁和梅费隆,也不再管被东土机关舟炸得焦头烂额,有极大的可能性全军覆没的东征大军,一路片刻不停的往西飞行,想要赶回极西之地,将奥丁和梅费隆的不轨行为禀报圣皇。
光明圣树下的戒备并不怎么森严,仅有的一位圣庭卫士被圣皇维克多打发去传令让城外的飞行舟入城,更远处的卫士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圣皇突然遭到两位高级圣士的毒手,亲眼目睹这一幕的高级圣士梅林被愤怒填满了心灵,心头一动,大吼道:“攻击!”
那艘飞行舟在迎接的中级圣士们引导下,缓缓飞入圣城,两个背后释放出十二支光翼的身影从甲板上飞出,直奔向光www.hetushu.com明圣树所在。
当察觉到杀机临身的时候,维克多已经反应不及,剑刃一支从心口探出,另一支却深入后腰,心口处的剑刃上抹有针对光明力量的剧毒,稍微沾上一点,都足以让任何一位高级圣士当场身陨,绝无幸免。
在城内的飞行舟着陆点,佯作落地的飞行舟突然激射出一枚金色光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扑地面。
忽然间城内高塔上响起了高亢的号角声,几头圣兽载着自己的圣士冲向天空,突如其来的示警让圣城内的居民和朝圣者们略为惊讶,片刻之后,他们又重新各行其事,根本没有在意突如其来的异状。
“怎会,怎会这样,十二艘战争圣器……”
奥丁低着头,身体微微颤栗,目光深处闪烁着莫名的异光。
留守飞行舟附近,高级圣士朗顿看了看即将落下的飞行舟,又看了看抵近城墙的另一艘飞行舟,后者模样有点儿凄惨,破破烂烂,仿佛经历过一场惨烈的战斗。
禁毒随着心血瞬间流遍全身,可是奥丁和梅费隆并没有想到,圣皇维克多拼着最后一口气,生生激发出一团金色圣炎,骇的两人连连倒退,生怕沾上一点。
圣炎的净化之力根本不分敌我,禁毒也好,圣力也罢,都会被其强行消融,插在圣皇身上的两支利剑开始出现蜡状融化和分解。
一记圣光冲击,让圣皇冕下粉身碎骨,同样也毁去了奥丁和梅费隆的罪证。
奥丁与梅费隆互相对视一眼,站起身来,向圣皇走近一步。
梅林虽然脾气暴躁冲动,但是对光明的信仰和对西方圣庭的忠诚却毋庸置疑。
“梅费隆向冕下致敬!”
这种剧毒一直以来被光明圣庭所禁,被称为禁毒,奥丁也是www.hetushu.com无意中得到,暗中收藏,在使用毒剑时,他极为小心,但是梅费隆却不愿意使用这种卑鄙的禁毒,不过重创肾脏依然让圣皇维克多如遭雷击,瞪着眼睛,张大了口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平地起惊雷,光明圣树下爆发出一片金色光雨,参天圣树狠狠摇晃了一下,如同翠玉一般的圣叶扬扬洒洒落下。
安宁详和的圣城刚刚经历了一场小雨,水汽蒸腾,白雾如纱,载沉载浮,使白色城池的神圣气息平空增添了几分。
他并没有注意到,即将落地的那艘飞行舟忽然转向,舟艏正对着自己。
轰隆!
一口黑锅死死扣在了梅林等人的身上。
片刻之后,飞出圣城的那些圣兽又回返,它们从天际云海茫茫深处,迎接回了一艘巨舟,风帆上圣光汇聚,让地面上的人纷纷露出了惊讶之色,圣城内的飞行舟并未升空离开,这艘飞行舟又从哪里来。
“是梅林!他们奉东土圣皇之名一路追杀我等!”
在脱手剑柄时,两位高级圣士还不忘狠狠一绞让雪上加霜的圣皇冕下身体再次一颤,摇摇欲坠。
遥看舟艏的撞角,应是高级圣斯梅费隆的座驾,他应该随着东征大军在东土攻城掠地才对,怎的会突然独自反回。
那位!不言而喻,很显然是那个胆大包天,挑衅西方圣庭的东土圣庭,至于圣皇之名,奥丁与梅费隆不敢说,维克多也未必会承认。
站在圣皇维克多身后,跟着一起眺望飞行舟即将入城的奥丁与梅费隆互相对视一眼,突然各自亮出一支短剑同时捅向圣皇的后背和后腰。
“奥丁向冕下致敬!”
目力出色的圣士可以看清,那是一艘飞行舟,随着距离拉近,便能够看清楚这艘飞行舟的模样有些凄惨。
hetushu.com不过想要净化禁毒却为时已晚,圣皇受到了两处无可挽回的致命重创,他终于醒悟过来,背叛的不是梅林,而是身后的奥丁和梅费隆。
然而飞行舟刚抵近光明圣城,便看到了城内奥丁和梅费隆的飞行舟正缓缓落向留守的飞行舟旁边。
突如其来的惊变,圣皇维克多强自使自己镇定下来,作为制裁之杖的持有者,他必须面对现实,理清乱局,将不利的局面重新稳定下来。
圣皇维克多的语气里终于出现了一丝愤怒,哪怕出征东土的飞行舟和圣士,陨落的陨落,投降的投降,都没有让他失色,唯有将来继承圣皇权杖的圣徒莫名其妙的与东土叛逆(在维克多看来,那个东土圣徒就是圣庭的叛逆)做起了朋友。
圣皇维克多忽然背后伸出一对金色焰翼,轻轻一个扑扇,托着这具苍老的躯体缓缓落在了圣树根部,走向二人。
奥丁心头一沉,便知道圣皇冕下未必会轻易相信自己的一家之言,多半要当面对质,他当即说道:“冕下,要小心梅林他们暴起袭击。”
奥丁与梅费隆低头不言。
望了一眼光明圣树下的大坑,阿卡德当即身体如坠冰窖,颤栗不止,他有不好的预感,梅林似乎干了一些不可饶恕,甚至会牵连到自己与兰斯的天大蠢事。
“泰坦殿下?”奥丁略一迟疑,与梅费隆互相对视一眼,接着说道:“泰坦殿下与那位在一起。”
能够驱使圣斗甲光翼的圣士充当信使,使来自于东土的战报一直不曾断绝,关于东征圣士出现分裂,部分圣士投靠那个所谓的东土圣皇,西方圣皇维克多是知情的,只是他依然无法相信,作为圣庭的中坚,备受信任的高级圣士怎会轻易叛变。
“奥丁,梅费隆!”
圣皇终于想hetushu.com起还有一个重要的人,那就是往东土而去的圣徒泰坦,圣庭卫队长威廉带人在暗中保护,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
当他意识到自己做出了无可挽回的可怕行为时,暴躁冲动的脾气将让梅林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
飞行舟刚刚掠过城墙,恰好在护城大阵的范围内,毫无征兆骤然爆发的圣光冲击并未受到任何阻击。
“那,泰坦呢?”
维克多无法相信,十二艘飞行舟再另上一大批圣士协助大军东征,竟会落得分崩离析,本应该是蹍压如同一盘散沙的对手,却没想到事与愿违,反倒是兵精将广的西人大军和圣庭惨遭失败。
“东土圣徒因为梅林相助,点燃圣炎,收拢了一大批圣士自立东土圣庭,同时纠结东土术道力量,给予我东征大军重创,我等实在是无法抵过内忧外患,无法与之相敌,只好撤回,请冕下降罪!”
梅林注意到了光明圣树下与圣皇冕下站在一起的身影,他目露凶光,对方竟然自投罗网。
在这一瞬间,所有人都惊呆了。
然而在下一秒,梅林睚眦欲裂,爆吼道:“尔敢!”
“梅林弑杀了圣皇冕下!”
“你们两个怎么回来了?其他人呢?”
……
“梅林,你干了什么?”
“什么?”
高级圣士梅费隆同样低着头,让人难以看清楚他脸上不时青筋直高蹦的狰狞神色,即便是有人看到,多半会以为是愤怒所致。
“你,你究竟干了什么?”
当高级圣士朗顿察觉到危险时,也已经反应不及,一声暴吼刚响起就戛然而止,他的身影与圣皇冕下一样,消失在圣光冲击的全力一击中。
梅林不甘心地回过头,冲着满脸怒色的兰斯和阿卡德咆哮道:“不,不是我的错,是奥丁,是梅费隆,他们杀了圣皇冕下!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