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29章 内乱

“把冰火两仪镇天镜还我!”
“从现在起,一切由我说了算!”
为了尽可能隐匿所有人的踪迹,造成行动时的突然性,蛮族巫师开始给每一个人身上撒上掩盖体味的药粉,以普罗神尊为首的惊雁宫术士当即不肯了,拒绝那些散发出淡淡怪异气味的粉末洒落到自己身上。
如果不是忌惮于冰火两仪镇天镜的威力,他恐怕会毫不犹豫的再次翻脸,只要能够干掉羞辱自己的家伙,面子才几块钱一斤。
两仪之力镇压,飞剑法器失去超凡的根本,一时间,普罗神尊借助于这件镇宗宝器压制了所有的修行者,无论是术士,巫师,还是圣士,望着悬空轮转不休的镜子瑟瑟发抖。
李小白寸步不让的针锋相对硬生生顶了回去。
不认得术道有名宝器冰火两仪镇天镜的西人圣士与蛮族巫师们尽皆茫然,不过他们隐隐察觉的到,这个惊雁宫的宫主情况似乎有些不太妙。
受到冰火两仪镇天镜镇压的灵气忽然一动,一股无形的力量扩散开来,将那些惊雁宫术士生生顶退了出去。
数息后,心思转了几转,普罗神尊终于不由自主的挪了开去。
一股子诡异的气氛扩散开来。
“我天宫之主!”
惊雁宫的术士当中或许有人不以为然,但是碍于宫主普罗神尊的强烈反对,只好跟着一块儿起哄。
没有冰火两仪镇天镜,李小白依然能够制住这位自大的神尊。
东土术道历来看不起相隔十万大山的蛮族与其战天斗地,一点点形成的巫蛊之术,认为是邪魔歪道,如今以掩盖踪迹的名义将不明粉末撒到他们身上,分明是http://m.hetushu.com包藏祸心。
大小妖女清瑶与洪璃却神色如常,与满头雾水的小草龟看着这一幕,他们知道公子绝无可能轻易就范,手中必然有出人意料的底牌。
其他宗门的宗主看以普罗神尊的狰狞表情,心知要糟,这个心高气傲的家伙绝对不会轻易咽下这口气。
“你,你怎么能?”
李小白根本没打算给对方面子,一而再的挑衅,他不会给对方第三次动用冰火两仪镇天镜跟自己找麻烦的机会。
当众赶人,不啻于将惊雁宫的脸踩在地上,还用力蹍了几下。
李小白就知道猪队友如果不掉链子,那就不配叫作猪队友。
李小白收回了“玄星”剑,往后退了一步。
黑白蛮巫师们紧跟着大声道:“我圣庙长老!”他们早就看这个普罗神尊不顺眼。
一尾晶质,一尾虚无的阴阳鱼转动不休,一枚火珠一枚冰珠交替穿过鱼眼,仿佛正在开启世界某种规则,在场的术士们发现自己与飞剑等法器完全失去了联系。
“不要乱动!”
噌!一道迫人寒光闪过,三尺青锋架在了普罗神尊的脖子上,李小白看着表情渐渐僵硬的惊雁宫宫主,淡淡地说道:“呵呵!你觉得呢?”
“那你可知道我是谁?”
“你说什么?你想要赶我们走?”
上梁不正,下梁歪,有这么一个暴脾气的宫主,物以类聚,惊雁宫的术士也大多是同一个德性。
这东西依靠机械计时的原理,对于炼器士来说,法器和法阵要比机械表复杂多了,所耗的功夫大部分都在校时上。
“你是谁?www.hetushu.com
连连倒退数步,这些惊雁宫术士满脸涨得通红,却是敢怒不敢言。
他甚至忘了自己脖子边的利剑,只顾着惊恐的再次看向冰火两仪镇天镜,这件镇宗宝器似乎连自己也一块儿镇压了进去,这是以前从未遇到过的事情。
他一点儿面子也不想给,直接针锋相对。
三个势力任何一个或许比不上五宫七宗的任何一家,但是联手后却不逊色于任何一家,足以匹敌惊雁宫,更何况惊雁宫的镇宗宝器落入李小白之手,底气在无形中又落下了一大截。
与李小白积怨已久,一直敢怒不敢言的普罗神尊终于控制不住,气炸了。
普罗神尊盯着李小白空空的左手,那件镇宗宝器与那支剑一同被收进了对方的储物法器内。
李小白左手往天空一点,悬浮在半空中的冰火两仪镇天镜停止了运转,变回了一面透明小镜自由落体掉了下来。
最讨厌这些不自量力的玩意儿,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就知道显摆镇宗宝器,就像一个炫耀玩具的熊孩子。
……
普罗神尊看得分明,方才李小白手上什么都没有。
他想起了曾在大武朝帝都天京的时候,自己与这个年轻人发生过冲突,冰火两仪镇天镜一度落入对方手中,而现在却是那次的重演。
颜面尽失的惊雁宫术士灰溜溜的跟着他顺着丛林往海边方向离去。
“你……”
“你可知道我是谁?竟敢夺我镇宗宝器!”
“告诉他,我是谁?”
惊雁宫的术士中间尽管还有另一位神通境尊者和近十位全真境真人,但是却慑于宫主被对方所制的余威,依旧和图书鸦雀无声。
普罗神尊抬起头看了看头顶上空的镇宗宝器冰火两仪镇天镜,又不甘心的看了看李小白,仿佛自己催动了一个假的冰火两仪镇天镜,当他想要暗中催动元力释放法术脱身的时候,却发现平日里如指臂使,无比听话的元力就像变成一团浆糊,运转极为费力。
“作为冒犯我的代价,作为赔礼没收了!”
“收!”
嗤!“玄星”剑锋激射出一尺无色剑芒,锋锐无比的气息爆发,仿佛能够撕裂灵气和神魂。
冰火两仪镇天镜本体是天地混沌初分,清气与浊气交感时诞生的一块透明石盘,经过惊雁宫历代大能不断祭炼而成的异宝。
他们参与和天邪教的决战,却被称为添乱,这个年轻人简直没有把惊雁宫放在眼里。
好不容易把几股力量捏合到一起,不过在行动时,还是出现了妖蛾子。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
“带着你的人,滚吧!”
李小白毫无任何波动的平静目光仿佛一直能够保持到地老天荒,在他眼里,高高在上的神通境尊者与寻常凡人没有任何区别,一剑下去,凡人死,尊者也同样会死。
普罗神尊咬牙切齿地怒视着李小白,恨不得把这个家伙切片儿丢进火锅里,就着韭菜花和芝麻酱下酒。
作为这次决战计划的主持人,他的话犹如一石激起三层浪,现场一片哗然。
普罗神尊满脸不屑,区区一个凝胎境小术士,自己一只手就能灭杀一百个……不过这是不可能的。
以往势单力孤,说话还留有几分余地,但是现在,有黑白蛮族巫师在此,还有东土圣庭及天宫术士,挑战整个东土术道依然www•hetushu.com还不够看,但是硬撼一个惊雁宫却是已经足够了。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普罗神尊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惊雁宫的镇宫宝器为何会听别人的话。
普罗神尊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阴睛不定了片刻之后,咬着牙说道:“算你狠,我们走!”
普罗神尊几乎快要气疯了,没有人能够如此胆大包天的强夺惊雁宫的镇宗宝器。
此时寅时一刻,距离行动还有两刻钟,所有人身上都撒过了药粉,唯独惊雁宫的术士们还僵持在那里,与所有人显得格格不入。
普罗神尊望着李小白,发出一阵狞笑,仿佛主宰了所有人的生杀予夺,这种感觉让他迷醉,所有讨厌的东西只需要随着一个念头,就会瞬间烟消云散。
可是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当场炸刺儿打算给李小白一点儿颜色看看,试图趁机夺权,成就自己东土术道,甚至是修行界领袖的普罗神尊并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画面。
李小白却没有理他,冲着围上来的惊雁宫术士们一声轻喝:“退散!”
“你要想清楚与惊雁宫为敌的后果!”
冰火两仪镇天镜在李小白眼中,正是一个玩具。
他是想要成为东土术道领袖的人,怎会在意这些细节。
“东土圣庭的圣皇!”
随着冰火两仪镇天镜被李小白收起,所有人的灵气与元力控制再次恢复了流畅,法器飞剑又能够催动。
然而为时已晚,普罗神尊冷冷一笑,轻轻弹指,一面晶莹剔透的阴阳八卦镜悬浮在众人头顶上空,登时瑞气千条,缕缕紫色霞光笼罩住了所有人。
惊雁宫宫主甚至在脑海里想像着这个hetushu.com狂妄的年轻人将在自己面前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摇尾乞怜模样。
五宫七宗的术士们,甚至包括惊雁宫的其他术士彼此面面相觑,不知道普罗神尊如此失态的大喊大叫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李小白看了看怀表,盯着普罗神尊说道:“现在还有两刻钟,如果因为你们的原因造成计划执行不利,从现在起,惊雁宫退出行动,自行返回大陆。”
西人圣士们异口同声大喝。
然而作为当事人的李小白却视若无睹,淡定如常地说道:“没错,既然帮不上忙,那就别添乱。”
惊雁宫不仅仅是五宫七宗的上五宫,还是自视术道最强大的宗门,现如今临战在即,连好话也不肯说几句,更没有和稀泥的念头,却直接将这个实力最强劲的宗门踢出局,不啻于自废武功,给最后的战果平空增添了几份变数。
众多惊雁宫的术士气急败坏的指着李小白一阵喝骂和威胁。
蠢蠢欲动的普罗神尊脸色再次变得惨白,这是货真价实的罡气剑芒,足以威胁到神通境的尊者。
李小白笑了,对方简直是蠢得可爱。
除了惊雁宫反应强烈外,其他几个宗门的术士虽然同样不太高兴,但是为了大局,还是能够捏着鼻子勉强接受。
“玄星”剑直抵对方的脖子,丝丝刺痛在提醒这位神通境尊者,这不是在作梦。
察觉到普罗神尊的神色不对,静霜宗宗主天霜神尊大喝道:“普罗你不要乱来!”
天宫术士们更是齐心协力,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声。
巫师们倒是好心,并无任何恶意。
照理说此时此刻应该连储物法器都不能开启才对,那么这支剑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