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31章 变故

“不对!”
巫师们在一边抽身疾退的同时,驱使那些蛊虫往巨岩兽王身上爬去,试图寻找细小的弱点,将其蚕食致死,蛊虫以小搏大是巫师们的常见战术。
“明白!”
环绕着营地的四个方向,分别响起一声各不相同的咆哮,法术的光芒瞬间点亮了夜空。
无间神尊已经顾不上附近的天邪教据点,以自己的权威招呼着术士们联手对这头庞然大物发动攻击,如果不能牵制住他,这里的大部分人都将难逃一劫。
数息之后,黑色闪电般的小身影不断盘旋在众人刚刚经过的巨岩上空。
只有少数术士成功突入了据点,但是很快被天邪教中人对上,打得你来我往,未能及时跟上的巫师和术士们却被如同潮水一般无法计数的邪兽群死死缠住,难以脱身。
但是能够空手搏杀巨象的傀儡成群结队出现,依然没能让局面改善多少,数丈方圆的巨爪随意落下,一个高达两丈的傀儡当场被压成了不成形状的肉泥。
“计划提前!”
“是兽王!”
“呜!~”
“等等,你们听到了什么动静?”
其中一支队伍刚绕过一座小山般的巨岩,前方飘过来一股子令人作呕的恶臭,熏得连见惯秽物的巫师们都忍不住翻起白眼,连忙拿出掺入香料药材的口罩掩住口鼻,这才堪堪挡了下来。
前面的巫师们继续向后面打着手势,几粒发出萤火之光的小虫照亮了他们的动作,又不让和图书远处看到。
远方的天际已经渐渐发白,即将进入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黎明却是黑暗与光明交替的那一刻,至暗之时与晨光初启交接,夜行生物都会在这一刻觅地蜇伏,日行生物也会渐渐苏醒,属于万物生机初发之时。
他已经能够理解自己的奇蝠为什么会不听话的自顾自逃逸,这头兽王实在是太强了,强到他一个神通境的尊者也无法镇压得住,也就勉强堪堪自保而忆。
作为一宗之主,总是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手段,这只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奇蝠便是其中之一。
铺天盖地的法术轰向巨岩兽王,凌厉的电弧噼啪暴响,与炸开的火球交相辉映,呼啸的风刃在兽王体表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还有弥漫的毒雾直接笼罩向那对血色双瞳。
白蛮巫师们扔出了自己所有的分心藤符结,一蓬蓬黑雾或灰雾炸开,少有几团白雾,颜色越浅的雾中现身出越强大的傀儡,精良的铠甲和兵器让它们的战斗力平空提升了一个档次。
驯养多年的奇蝠一去不复返,无间神尊却没有任何沮丧和恼怒,反而如临大敌的飞快后退,手指一点,一缕寒光激射而出,直扑向那座巨岩。
两艘主战型战争机关舟和两艘支援型战争机关舟是主要战力,但是另外四艘运输型机关舟也并非是来打酱油的,它们可以投掷胶质硝化甘油炸弹,提供一定程度的战斗支援,也可以援救那些被和_图_书掳入据点的无辜平民,武者和宗门术士,还可以收容伤员。
寅,地支的第三位,以二十四时为计,约为凌晨三时至五时。
最近的邪兽只在千步开外,天邪教的营地近在咫尺。
黎明前的至暗之时,瀛洲内陆异光闪烁,天邪教据点附近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沙沙沙,悉悉嗦嗦的声音不绝于耳,但是在林间深处的虫鸣声中却丝毫不起眼。
一位术士警觉性更高一些,他似乎察觉到了空气中有一丝不同寻常的危险气息。
“法术轰击!预警!”
天邪教据点周围立刻沸腾起来,飞剑的剑光与法术的光芒交织在一起。
面对突然现身的兽王,即将接近天邪教据点营地的巫师和术士们在猝不及防下,伤亡惨重。
谁也没有想到,那座表面布满青苔,缝隙间长出各种野草,甚至还有几棵低灌木和两棵香樟树的巨岩动了起来,飞剑叮一声直接被弹飞,根本未能穿刺进去。
“退后!”
在某种程度上,奇蝠的感知功能与李大魔头的琉璃心比较相似。
没有被法术覆盖到的骨甲上,密密麻麻的爬满了各种蛊虫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啃噬声,不过似乎效果并不怎么样,那些试图阻拦这头庞然大物的傀儡们尽管悍不畏死,刀剑锤斧狠狠砸在那些骨甲上,火星四溅,却依然无法撼动分毫,它们甚至会因为对方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就像被熊孩子随手扔出去的劣质破hetushu.com布娃娃,划过半空,摔得四分五裂。
外表看似寻常的青灰色岩石实际上是石化的骨甲,嶙峋的外形只不过是由一片片巨大的粗糙骨甲拼挤后的模样,一旦舒展开来便能够看到石化骨甲的排列规律。
虽然奇蝠不会说话,无间神尊依然察觉到这座小山般的嶙峋巨岩必然有与众不同之处,否则怎会让它如此紧张。
“喳……喳……”
一枚红色光球冲向天空,轰然炸开。
一个小小的黑色影子在众人头顶上空飞快穿梭,只有听觉敏锐的人才能够听到奇蝠发出的急促又尖锐的音波,微弱的空气震动反复回荡,方圆千步之内的任何风吹草动都难逃奇蝠的敏锐听觉。
一名术士指着突然动起来的巨岩,嘶声大吼,然而在下一秒,他被“巨岩”伸出的巨爪一下子拍进了地里,跟着一块儿倒霉的还有另外两个术士。
等待巫师们打开侵入通道的术士们迫不及待的御剑冲击。
这里出现了计划外的第五头兽王,甚至连在附近游荡已久的信蜂都没有发现。
他轻轻吹出几个口哨音节,黑色奇蝠便扑扇着翅膀无声无息的飞了起来,黑蛮巫师们放出的蛊虫突然一阵微微骚动,巫师们连忙撒出一些粉末,施出咒诀这才安静了下来。
处于黎明前黑暗中的天邪教据点受到惊扰,点点灯火亮了起来,休憩的邪兽们发出各种各样刺耳难听的吼叫。
术士队伍中坐镇的九幽宗宗m.hetushu.com主无间神尊从肩头拿下了一只巴掌大小的奇蝠,它虽然不是妖奴,却也是悉心培养的奇物,平日里不到近前仔细去看,多半会以为是一只绣在衣服上的黑蝠花饰。
兽王发出一声闷吼,就像一阵狂风席卷而过,即使强如无间神尊,也依然狼狈不堪。
突然出现的第五头兽王打破了李小白的计划,他立刻给悬空在瀛洲近海的八艘机关舟发出了提前行动的指示。
覆盖在骨甲表面的青苔泥沙和草木转眼间被交织的密集法术“洗”的干干净净,巨岩兽王就像做过一次细心的冲淋浴,石化骨甲表面邪异的纹理清晰可见。
人的睡眠也会在这一刻进入最重要的深度睡眠,短短片刻的休眠质量远远超过此前的几个时辰。
突然间,奇蝠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头也不回的电射向远方。
后方得到警示的术士们一脸心有余悸,他们若是没有防备的跟进,这会儿说不定已经趴在地上大吐特吐了。
这块石头有古怪!
大地猛然一震,一道环状的地浪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攀附在骨甲上,一心拼命啃虫的蛊虫瞬间全军覆没,被震得了粉末,千步范围内的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大地震荡狠狠震得七倒八歪。
偷袭行动因为无间神尊这一支队伍遭遇计划外的兽王而宣告失败,剩下的只有强攻。
三对巨足中间的一对突然高高抬起,几乎不分先后的同时落下。
蛮族巫师在打开进攻通道的过www.hetushu.com程中,并没有释放出体形高大的傀儡,而是直接动用细小的蛊虫以润物细无声的虫潮,一路推进淹没,为后续跟进的术士清除途中的隐患。
无数土石漫天飞舞,草木枝叶哧哧作响,扑向那些仓皇散开的巫师和术士。
这头庞然大物看上去就像一只巨龟,却有着六条巨足,并没有尾巴,一颗大脑袋与身体连在一起,看不到脖子,更像是一只超大号的甲虫,车轮般大的血瞳发出冷漠的目光,毫无任何波动的扫视着,让所有落入它目光的人不由自主的齐齐一个寒颤。
蝙蝠也是虫类的天敌,尤其是一只灵性十足的奇蝠,甫一开始向四周发出常人听不见的声波,便立刻惊动了这些蛊虫源自于本能深处的恐惧。
但是率先暴露的这一支队伍却陷入了苦战。
这些巫师和术士们并没有察觉到,他们刚刚经过的那座巨岩,突然裂开一条缝,露出了一个车轮般大小的血瞳巨眼。
负责沟通双方的巫师瞪大了眼睛左右张望,同时仔细侧耳倾听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道:“什么都没有,没有看到邪兽和天邪教的人。”
这股子恶臭是邪兽特有的体味,凡是生食血肉,都会无可避免的带上这种诡异的臭味,即使血液中不含有蚀心毒,只要被沾有这种臭味的口水碰到伤口,里面蕴藏的多种复杂细菌都会把好端端的活人放趴下,严重感染而亡。
统领机关舟编队的何蕊没有再去看机械钟表,直接向各舟传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