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32章 解围

“留十人于你!”听到对方要亲自对付这个庞然大物,无间神尊在一怔后,一贯是言简意骸,不想让李小白一个人孤军奋战。
将无间神尊等人折腾的人仰马翻的巨岩兽王显然注意到了草龟足球和它背上的李小白,它张开满口细密的獠牙,突然间小山般的身躯狠狠一震,背甲上爆开一团巨大的火球,紧接着第二团火球在它的头部位置炸开。
位于风眼中央的兽王,在风火龙卷即将近身的那一刹,忽然睁开了眼睛,抖了抖身子站了起来,背后裂开一条缝隙,两片带有金属光泽的鞘翅猛然一振,爆发出惊天动地的颤鸣。
歧羽神尊抛出一支洁白无瑕的羽毛,这是他以心神祭炼已久的上品法器,却只能用一次。
九幽宗宗主无间神尊冲了过来,表示自己并非没有用尽全力,而是对方太皮糙肉厚,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现场没有出现逃兵,已经是非常难能可贵。
天空中突然炸开一道惊雷,粗大的电光冲着刚刚脱离大榕树的兽王狠狠劈了下来,嘶吼声中,浓浊的黑雾骤然爆发,闪电不断劈落,没入雾中隐隐约约的闪烁着,看不清榕树上方兽王的身影。
“妖孽!受死!”
躲闪不及的巫师和术士直接被掀飞到半空,摔得鼻青脸肿,李小白刚想要让足球避让,却听到这只草龟不躲不闪,大喝一声,往前重重踏了一步,就像有一股无形的安抚力量释放出来,隆起的地浪迅速平息了下去。
李小白摆了摆手,无间神尊等人的位置不是在这里,而是应该在据点内将那些困在中央的人全部解救出来。
“没关系,我来对付,你们先走!”
铺天盖地的火雨夹杂着闪电落下,将方圆千步之内化作m.hetushu.com一片火海,黑雾却像一个无底洞,将闪电和火雨尽数吞没,黑色蝙蝠叽叽喳喳的刺耳尖啸却从未停止。
大小妖女对付这些悍不畏死的邪兽,比那些术士更加专业的多。
天邪教能够屡屡攻破五宫七宗十三门的山门,逼迫大衍宗、玄机门和云山宗背叛术道,显然不是浪得虚名。
除了在雪域高原诞生的四将兽王被李小白以杀神矢强杀外,无城子所知道的七头兽王已经全部被他见过,七头兽王只剩下了三头,与圣庭再次两败俱伤的一战后,全部蜇伏在瀛洲内陆腹地。
南面,一个山洞里爆发出一声闷吼,狂风旋即汹涌而出,一头挥舞着巨大翅膀的兽王被呼啸的气流涌了出来,飞快来到千丈高度,爆发出一声响彻整个瀛洲的惊天动地咆哮。
“走起!”
北面,不知生长了多少年的榕树下,无数气根林立,月光无法洒到的黑暗间,茂盛的枝叶突然哗哗作响,残叶漫天,无数黑色蝙蝠从四面八方飞来,吱吱喳喳的涌入单木成林的榕树中,片刻之后,一头身形臃肿的兽王扑扇十余对翅膀,缓缓腾空而起。
伏击天邪教兽王的行动,各宗门的宗主从一开始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李小白打了个手势,他过来就是负责解决难题的。
一个巨大的球形身体顺着漫天飞落的水花从寒潭底部冲了上来,昔日与西人圣庭交手留下的焦糊重创不仅全部恢复,一面密集的眼睛不断张合,暗金色的瞳仁似乎能够将人的魂魄勾出,另一面多圈环状的獠牙缓缓张合,似在吞噬着什么,身周小翅膀如波浪般交替扑扇,托浮着与其大小比例完全不相称的巨大圆球形躯体m.hetushu.com,缓缓转着圈,正反两面都在审视着水潭边那些蝼蚁。
西面,被夷平的林间空地约有百亩,却是遍地焦黑和大坑密布,不时有闪电迸发,落在地上炸开一个坑,留下一片焦黑。
后者捏着法诀,三寸小剑迎风便涨,陡然长至一丈,宽逾一尺,呼啸而出时挟带着猛烈的狂风,卷向依旧伏地呼呼大睡的兽王。
狠狠发了一次威的兽王抖了抖身上的粗长尖刺,仿佛意犹未尽的望向这些不速之客。
或许是没有察觉到越来越近的人影,或许是压根儿就不在乎,中央伏地而卧的巨兽依旧自顾自的打着呼噜,满身粗长的尖刺缓缓起伏着,不时有电光在长刺之间缭绕蜿蜒,几经周围之后突然向四下扑出,满地狼藉便是这么来的,若有宵小接近,多半会引来闪电的攻击。
小样你这么牛逼,还能飞起来咬俺不成?
负责突袭天邪教据点的两支队伍,第一队遭到了数量不明,却杀之不尽的邪兽群包围,第二队意外遭遇了第九头兽王,正是鸡飞狗跳,陷入险境。
……
两位神通境尊者联手,一个巨大的风火龙卷渐渐形成,风助火势,火助风威,声势恐怕是四方对战兽王中最为浩大的。
一个肉眼可见的圆球气浪冲击波骤然扩散,万步之内尽皆化作齑粉,期间血色雾团无情的绽放,甚至连山洞所在的小山都出现了崩塌,在猝不及防下,负责这个方向的玄真宫宫主丘历神尊和断岳宗宗主恨离带来的亲信术士立时伤亡惨重。
无数碎石漫天飞舞,形成了巨大的迷雾团,内部不时响起凄厉的呼啸声,不知有多少风刃在肆虐。
“去死吧!”
另一边,巨岩兽王将九幽宗宗主带领的和*图*书一队人马杀得落花流水。
前者食指一点,一支赤红色的飞剑带着无数火星紧跟而出,点点火星迅速膨胀,小的如脸盆,大的如水缸,一个个飞火流星投入狂暴的气流中,炽红的火光几乎映亮了小半边天空。
当然,歧羽神尊的法器“繁羽”显然还达不到这种程度,不然整座瀛洲仙山都未必能够如此“轻盈”,在倍增了三十次后,疾退的歧羽神尊和无舍神尊身前构成了一道羽墙,将撕裂了风火龙卷后,扩张过来的电芒完全拦截了下来。
信蜂只对花粉花蜜和方向感知敏锐,搜索能力还是差了一些,出现这样的纰漏并不意外。
李小白的天宫之所以能够趁机从乱世纷争的夹缝中成长起来,也是借了三败俱伤的便宜。
雪白的羽毛刚脱手而出,一片变两片,两片变四片,八片,十六片,三十二片……
“不必,攻入据点要紧!”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焦臭味儿,神霄宫宫主和天鸿宗宗主互相对视一眼,从对方脸上看到了与自己相同的惊骇神色,这头兽王简直是强悍的离谱。
爆烈的电光也只挡住了两息的时间,雪白的羽毛迅速枯萎变黑,最后化作点点火星消散在空气中,不过两息时间足够让两位神通境尊者和跟随的术士撤离到安全距离。
如果李小白在此,一定会认出电光强烈到了极致后,量变达到质变,形成焚化万物的高温等离子体超气态,电光已经不仅仅是单纯的电弧暴射,而是电浆化,破坏力大的吓人。
这头庞然大物甚至连天赋异能都不需要,仅凭着小山一样的身躯和一身恐怖的蛮力,就让巫师和术士们束手无策,草龟足球带着李小白赶到的时候,恰好又是一波地浪横扫过来。
和*图*书“不好,退!”
天邪教据点的东面,一汪冒着寒气的水潭旁,巫师们匆忙投入各种剧毒和水生蛊虫,然而颜色诡异的毒素刚刚散开,飘荡着薄薄寒雾的潭水突然一震,有两个巫师一时不察,失足跌落水中,他们知道自己方才投下的剧毒,哇哇大叫起来。
圆球兽王的无数只眼睛齐睁,目光扫过,两位神尊如坠冰狱,通体彻寒刺骨,险些连释放的法术都维持不住。
“此物力大身坚,甚难对付!可有办法?”
平静的水面毫无征兆的隆起,就像拱起一个巨大的水球,升起两丈多高的潭水只维持了一息,登时炸开,无数水花夹杂着此前投下的剧毒和水蛊席卷向潭边,落水的巫师虽然同样被带出,却和其他人一样被冲得七零八落。
“动手!”
在这座海外仙山上,信蜂很快发现了第八头兽王,但是却并没有意识到眼皮子底下竟还藏着与四周环境完全浑然一体的第九头兽王。
依照某种狡猾数学家的六十四格米粒游戏,连续倍增六十四次后,几何级的数量会变得很恐怖。
试图为此方天地接引天外邪神的天邪教同时与五宫七宗十三门及西人圣庭放对,尽管给对方造成了极大的伤亡和损失,但是自身的损失也不小。
啪!
李小白当即将自己身边仅有的这点儿战力兵分两路,前去替两支突袭队伍解围。
耀眼至极的紫蓝色光芒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缩放,粗大的电弧在粗长尖刺上跳跃着增幅,刹那间,神霄宫宫主无舍神尊和天鸿宗宗主歧羽神尊眼前的世界被紫蓝色电芒填满。
小草龟,不!晋入化形境后,依然保持着本体状态的大草龟早就憋足了劲儿想要好好表现一番,身形一糊,连带着背甲上和*图*书的李小白瞬间消失在原地。
眼下情况紧急,他已经顾不得了。
夜空中划落成千上万枚金星,直扑向从寒潭中升起的圆形兽王,天霜神尊的法术目标却是直指下方的寒潭,炸开的潭水虽然将巫师和术士们冲得狼狈不堪,但是趁着回流反冲的机会,空气中的温度骤降,潭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起出晶莹剔透的冰花,一支支粗大尖锐的冰矛向上堆叠,越来越高,直刺向兽王。
负责这一面兽王的神霄宫宫主无舍神尊和天鸿宗宗主歧羽神尊齐声大喝。
百丈范围内尽皆化作焦土,泥土和石块熔化,渐渐出现釉珠状,被波及的树木连树桩子都未能逃过雷火之劫,在地面上留下焚烧殆尽的残余火星和灼人热量。
李小白盘腿坐在背甲大如水缸的草龟背上,喝道:“清瑶和洪璃支援第一队,足球,2点钟方向,三千步!”
无论是法术,还是飞剑,落在比精钢还坚硬的石化骨甲上,连挠痒痒都不够资格。
静霜宗宗主天霜神尊和星罗宗宗主飞星神尊齐齐出手。
夜空中悬浮着一艘运输型机关舟,不紧不慢地往地面丢着炸逼。
半空中青蛟张牙舞爪的翻腾,一口黑雾喷下来,百步之内草木枯灰,所有邪兽都化作乱滚的白骨,细长的火线从小红鲤的手中激射而出,布下了一道数十丈长的死亡阻截带,无所畏惧冲过来的邪兽就像钢丝割豆腐一样,刚刚冲过没几步就变成断臂残肢,死于非命。
那些诡异的眼睛显然带有心神攻击的效果,即使是神通境尊者也无法完全抵御。
叛出天邪教的无城子原本所知只有七头兽王,但是实际上并非如此,即使是属于中坚上层的十二法王,对于天邪教的全部实力依然是管中窥豹,不得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