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35章 天邪教教主

……
赶来的却是逍遥宫宫主惊涛神尊,他怒目环视很快落在了天邪教教主身上,喝道:“你就是天邪教教主!”
“竟还敢死不悔悟!受死吧!”
李小白却清楚对方并没有完全摸透他的底细,不然也不会提什么让他带人离开这样与认怂没什么区别的话语。
除了送走被解救者的运输型机关舟直接返回东土大陆外,另外三艘运输型机关舟直接承担着投放胶质硝化甘油炸弹和火油桶的任务。
喊天宫之主是魔头的,又不止天邪教教主一个,看这模样,多半是被欺负的狠了吧!
然而话音刚落下,一瓶疗治伤丹药落入了他的怀中。
“天宫之主李小白是域外天魔!本座为天邪教教主,以此为证!他是地地道道的魔头!”
“这家伙不嫌累吗?”
熟悉的剑光让无城子精神一振,但是很快又有些沮丧地说道:“魔主,老奴无能!”
天邪教教主不甘心的一再提醒。
一道剑光从天而降,正落在李小白身旁。
“明白,明白!”
“域外天魔,天外邪神,原本应是同道中人,你为何屡屡与我天邪教作对!”
李小白比划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他可是专治各种不服,一个有病,一个有药,那咋办,还不被治的死死的。
同为神通境尊者,他可不像无城子那么好欺负。
惊涛神尊却没打算放过这个让东土术道不得安宁的家伙,纵起剑光扑了过来。
“信与不信,又如何?总之今日,你死定了!”
“他,他是域外天魔!”
天邪教教主和图书却并未阻拦,一个奄奄一息的叛教法王,一个天赋异禀却只有化形境修为的小妖奴,对他根本构不成威胁,反倒是看上去普普通通,毫无气势,就像寻常富家公子的家伙让他莫名感到高深莫测。
正在乱战的天邪教据点附近,又有一道剑光飞来,却是须弥宫宫主印山神尊。
他却看到李小白冲着自己又若无其事的耸了耸肩膀,仿佛在说自己果然是枉费力气,心下一片森寒,魔擅于操控人心,果然是如此,这些人全部都被这个魔头蒙蔽了,否则也不会如此视而不见。
须发无风自荡的天邪教教主探手抓向无城子,手上赫然戴着一只爪套。
一个淡淡的年轻声音在附近响起,天邪教教主突然心中警兆大作,毫不迟疑的抽身疾退,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看上去毫不起眼的淡白色剑光擦着他的指尖掠过,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孔洞。
“魔头?哈哈哈哈!”惊涛神尊上下打量了一眼李小白,哈哈一笑后却是又盯上了天邪教教主,淡然道:“知道了!”
“天邪教教主在哪里?”
话音刚落,气势陡然攀升,换作寻常凝胎境术士在此,恐怕当场就会被这个神通境尊者的气势压得吐血受伤,不过一旁的李小白却是一副清风拂面般淡然自在。
藏身于瀛洲内陆的邪兽数量多的超乎想像,五头兽王被惊动,整个据点遭到攻击后,无数邪兽从四面八方赶来。
应付一个惊涛神尊倒也没问题,但是再加上一个印山神尊,两个和图书神尊联手立刻让天邪教教主压力骤然变大,开始有些左支右拙,他不像兽王那样扛揍,挨上几下飞剑照样也得完蛋,所以能逮着机会黑李小白一把,以寄期望于这两个家伙能够转移一下注意力,自然是不会放过。
“域外天魔是堪比天外邪神一样的存在,而且就在你们身边,你们不去对付他,反而偏偏对付我,你们是蠢的,还是疯的?”
“曦和!”
“知道了,你的废话真多!受死吧!”
尖锐的爪尖泛着青黑之色,显然淬过不明毒素,可能性最大的,应该是蚀心毒。
见李小白大大方方的承认,天邪教教主却实在想不明白,既然称魔,应该也是术道的敌人才对,为什么偏偏要与天外邪神过不去,屡屡坏了天邪教的大计。
“你,你旁边是一个魔头!”
一定是自己的打开方式不对!
可是出乎他的意料,李小白漫不在乎的耸了耸肩膀,说道:“请便!”
天邪教教主得意地笑了起来,自认为抓住了李大魔头的把柄。
天邪教教主情不自禁的瞪大了眼睛,这不对劲儿啊?
天邪教教主好心提醒“茫然无知”的逍遥宫宫主。
“本座便将你的身份公诸于众,看你还能如此张扬!”
才一个月不到的功夫,连续受两次重伤,这个老家伙也算是尽心尽力,面对天邪教教主而不示弱,颇为不易,让李小白为他浪费一道混沌青莲剑光,完全值得。
在此时此刻,他已经不再是只为魔主大人而战,而为了自己而战。
足球扯下http://m.hetushu.com的野苹果是一根大枝,果实累累,它的胃口却是极好,一口一个,歪着脑袋看着天邪教教主被两位神通境尊者像撵鸭子一样在天空乱窜,也是不解。
逍遥宫宫主惊涛神尊才不管域外天魔究竟是怎么回事,今日就是来灭天邪教的,好不容易逮着正主儿,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气死本座了,为何,为何你们不信!”
“魔主?你就是那个域外天魔?”
李小白跳下了草龟,让它把身负重伤的无城子接走。
“本座给你一个机会,立刻带着人速速退去,不然……”
战况似乎又陷入了僵局。
“自然是本魔头!”
同时抬手向天空放出一枚赤红色火球,在半空中炸开,极为醒目。
“听不懂人话吗?我说了,请便!”
李大魔头一点儿也不掩饰自己的野心,虽然还未实质意义上占据住此方天地,但是他的关系网却已经遍及天下。
“好,好!你很好!”天邪教教主也是被这个家伙的态度给气炸了肺,结出一个手印,放声大喊。
声音经过法术的增幅,不仅惊天动地,还传遍了方圆百里,晨光初起,茂密的林间却是被突如其来的大喝惊得鸡飞狗跳。
有人免费替他扬名立万,而且还是知名度颇高的天邪教,这个炒作简直没谁了。
当困在天邪教据点中央的人被成功解救后,整个行动计划等于完成了一半。
李小白摊开双手,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
每一枚炸弹落下,都会在兽群中间撕开一大片空白,随即又被迅速填www•hetushu.com满,炽烈燃烧的火海转眼间就被焦黑的邪兽尸体生生堆灭,巫师们无往不利的蛊虫已经无法形成数量优势,只能节节败退,不断被踩踏成点点斑痕,超过五百只傀儡与大小妖女一起构成了一道防线,死死抵御住邪兽们前仆后继的冲击。
他乐得看一场好戏,天邪教教主像傻子一样暴光李大魔头的真实身份,但是在两位神尊看来,这家伙被天宫之主祸祸的不轻,连脑子都不好使了。
天邪教教主一阵没来由的遍体生寒,他厉声道:“你不怕吗?届时不止是我天邪教,而且天下术道共讨之,再无你的容身之处。”
天邪教教主认出了李小白,恶狠狠的盯着他,闻名不如见面,这个天宫之主果然有两下子。
吞服了几颗疗伤丹药后,无城子恢复了一些力气,挣扎着站起来,爬上草龟的后背,一人一龟瞬间消失不见。
什么?
天邪教教主气得七窍生烟,连忙挥起另一支完好的爪套迎向直刺过来的飞剑,同时抽身疾退,结起指诀发动法术。
忽觉指尖有些发凉,不由自主的往爪套上定睛一看,立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可以像抓豆腐一样轻易抓透飞剑的三支爪尖平空不见了踪影,只差毫厘的露出了三个指尖。
为何赶到此地的术道中人反而置若罔闻,视而不见?难道不知这个域外天魔是与天外邪神等同的存在吗?
身负重伤的无城子眼前世界已经开始飘忽不定,他却依旧兀自挣扎着说道:“老,老夫和你们拼了。”
“呵呵,不,与天外邪神打交道,和图书他的脑袋,嗯,这里有问题。”
刚赶到就劈手掷来一块方方正正,棱角分明的黑色法器,离手后迎风便涨,变成一块三丈高宽立方体,似乎是某种印状法器,看来也是与李大魔头二哥李青一样的板砖流高手。
天邪教教主突然冷笑一声,目光深处带着某种诡异的意味。
也不知听没听懂,反正草龟足球也是一副不明觉厉的神情。
仙山瀛洲上面已经打成一锅乱粥,也不在乎多乱上那么一会儿。
草龟足球回来的时候,不知从哪儿叼了一串果子,似乎是野苹果,每一个至少有拳头那么大,李小白理所当然的笑纳了一个,随手擦了擦,咬上一口,脆甜脆甜。
“公子,他被你打到头了吗?”
“能够坚持到现在,也是难为你了,且先退下安心养伤吧!”
缩地成寸用作战场救援,倒是非常合适。
两艘主战型战争机关舟和两艘支援型战争机关舟不断对准邪兽群最密集处发动灵波炮,粗大的炽白色光束的光柱贯穿千丈,直接将密密麻麻的兽群犁出一条肉眼可见的血肉胡同,最前面的邪兽直接被气化,变成了灰扑扑的浓雾,消失在空气中。
“本魔头就是喜欢独占,天外邪神窥觑我的地盘,难不成还要请到家里吃肉喝酒?”
“不然什么?”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无论天邪教教主怎么嗷嗷乱叫着把魔头的帽子扣在不远处正看热闹的李小白身上,两位神通境尊者却毫不理睬,手段频出,各显其能。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天邪教教主还无师自通的给划了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