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36章 不好的事情

“线人?啊!线人!”
得到大武朝以倾国之力相助,天宫的炸逼储备相当充足,别说把天邪教据点炸一遍,就算是将整个瀛洲仙山犁上一圈也没有任何问题。
尽管没有任何证据和征兆,但是李大魔头莫名感到哪里有些不太对劲儿,潜意识里还留了一根弦,依旧绷着,并没有因为天邪教无可挽回的颓势而有任何放松。
能够把眼线打入天邪教,自然也能打入五宫七宗,但凡有些脑子的人很快都会联想到这一点,这个证据可以说是诚意十足。
正在指挥战斗的女船长何蕊看到李小白突然回来,令脱离战斗返航,有些不解。
“天邪教就这样完了吗?”
只有那些刀嘴飞蝠邪兽才能够从天空中突破,但是术士们的飞剑又会对它们构成威胁。
李小白脸色沉了下来,天邪教内的线人突然失联,让他终于意识到这次的行动终究还是无可避免的出现了纰漏。
在李小白说话间,一道道剑光飞入四艘机关舟,得到命令的天宫术士带着武者或蛮族巫师纷纷登舰,还有一些天宫自用的交通型机关舟在来回接人,使得天宫力量能够在短时间内完成集结。
“那么这里?”
被机关舟不断投下的炸弹死死压制住后,蓄养已久的大量邪兽已经再无法形成数量优势,无论冲过来多少,都会被炸死多少,哪怕含有蚀心毒的鲜血乱喷,被火油一烧,很快什么都不剩,一切尘归尘,土归土,对这方天地不会留下任何危害。
力图求稳的斩草除根才能彻底灭绝和-图-书所有死灰复燃的隐患。
一块马蹄铁亡了一个国家的例子并不止是故事,这种突发情况极有可能会成为扭转整个战局的关键。
密密麻麻的邪兽尸骸间不仅流淌着蕴含蚀心毒的污血,还混杂了刺鼻的火油,尽管火势一再被前仆后继的邪兽用自己的身体生生压灭,但是随着时间推移,砸到地面上的火油桶越来越多,四处流淌的火油终究还是点燃了这些尸体。
“所有天宫门下,立刻返回大陆!”
让战斗再进行一会儿!
那也没什么办法!
果然都不是正常人,如果是正常人的话,根本不会把天外邪神这种诡异的玩意儿引到这个世界里来。
无论是历史,还是战争,“关键”这个词有时候会像上帝之手一样,在谁也没有想到的时候发挥出令人难以置信的作用。
草龟足球意犹未尽,一闪身,又把整棵野苹果树拔了回来,累累果实几乎把绝大多数枝条全部压弯到地,这下可有的吃了。
……
五宫七宗的宗主们全力应付四头兽王和天邪教高层的时候,天宫门人不紧不慢地清理着那些兽兵兽将,一点点修枝剪叶,最后再砍掉主干。
火圈包围的据点完全被五宫七宗的术士们和来自于南蛮的巫师们所掌控,仍然在顽抗的强硬分子虽然修为不弱,但败亡依然是时间的早晚问题。
无城子大惊失色,他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
李小白想要用心理诱导术从无城子那里诱导出一些有价值的关键信息给自己作参考,他突然脑http://www.hetushu.com海中灵光一闪,质问道:“你那个线人呢?”
“太顺利了!我们在天邪教内部有眼线,现在眼线失踪了,而且飞行舟也不在!”
现在整个行动计划除了多出来的第五头兽王以外,进展顺利的有些不可思议!
随着天邪教术士不断被击杀,邪兽君渐渐失去控制。
“多谢魔主相救之恩,老奴好些了。”
李小白啃着野苹果,随着天色渐渐放亮,突袭行动的结果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但是他总觉得好像缺少了什么。
一道剑光直接冲进了主战型战争机关舟,却是九幽宗的无间神尊,他冷冷的盯着李小白,以九幽宗特有的简约风格说道:“为何?”
待据点内顽抗的天邪教中人被全部消灭后,东土术道就能集中力量干掉那四头兽王和包括天邪教教主在内的一应高层。
无间神尊终于不再质疑,转头望向打得惊天动地的瀛洲,不止是据点,厮杀甚至波及到了整座仙山,甚至十几头大妖也参与了进来,不分彼此的一起乱战。
“理由!”
“发生了什么事?”
七艘机关舟还是使这场白热化的拉锯战局势渐渐明朗起来。
气急败坏的无城子用自己的信蜂盒子试图联系那个眼线,然而糟糕的消息传来,跟着眼线的信蜂就在不久前被捏死了。
“这不是很好吗?天邪教死定了啊!”
李小白随手扔开吃剩下的苹果核,也不知是不是疑心病发作,或者是自己真的忽略了什么。
投放胶质硝化甘油炸弹的运输型机关舟和_图_书已经不仅仅满足于投放100公斤级的炸弹,直接往地面上扔1000公斤级的,坠地后并不立刻爆炸,而是通过机械装置延时引爆,每一次爆炸都是惊天动地,炸得漫天血肉横飞,给邪兽群造成极大的杀伤,即使是兽将也难逃粉身碎骨的下场。
“能够在二十多年前挑起东土术道针对圣宗的围剿,再加上紧接着爆发的术道灭武,要不是我刻意揭开这层盖子,恐怕五宫七宗直到现在都不会发现天邪教的存在,但是眼下……”
李小白同学的魔头称号在东土术道是如雷贯耳,哪里还需要一个区区天邪教教主没完没了的鹦鹉学舌。
“留下三艘机关舟,这里交给你们,我带天宫返回东土。”
除了留下三艘运输型机关舟外,两艘主战型战争机关舟和两艘支援型战争机关舟直接脱离了战场,头也不回的往海边飞去。
一片片火海将剩下的邪兽包围了起来,一些术士见状便使了个心机,操控风术卷着那些火势扑向邪兽们,身上沾染了火焰的邪兽嘶吼着狼奔豕逐,将火焰带得到处都是,似乎想要将整座瀛洲仙山突然地全点燃。
李小白没有任何隐瞒,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至于大魔头本人?
对了,直到现在,那个线人都不曾露面过,难道是被炸弹给炸死了,还是被术道中人顺手给宰了。
不过这场战斗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见分晓,抽空前往被毁掉的庞大祭坛法阵,把一人多高的邪神丹全部收入储物法器作为战利品后,大魔头干脆就坐和图书在草龟背甲上安心看戏。
“马上联系,速速回报!”
李小白没有任何迟疑,踏上正在撸苹果串儿的草龟,带着那些丰硕果实一起回到了作为旗舰的主战型战争机关舟上。
尽管五宫七宗十分希望李小白能够加以援手,可是大魔头不乐意啊!
“这里只是诱饵,天邪教的主力并不在这里!”
按照墨菲定律,最担心的事情一定会发生,虽然对于目前的天邪教而言,倒霉的事情一件接着一接,确实是如此按照这个定律往无底深渊冲刺,但是对于占据上风的五宫七宗和天宫也是同样,说不准哪会儿就让对方翻了盘。
经李小白稍一提醒,无城子恍然大悟,连忙想起来,自己好不容易将一个眼线给推到了天邪教高层,但是此时此刻却毫无反应,生死不知。
这些疯子!
居然拿天邪教教主当诱饵,所图非小。
五宫七宗的术士们不明所以,好端端的占据了上风,却莫名其妙的放弃了战斗,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李小白当即拿起信蜂盒子,作为吃果围观群众,他有些吃不下去了。
“漏了什么?怎么会?”
这个理由显然没有让无间神尊满意。
李小白拿出了自己的证据,当他说到自己在天邪教内部有眼线时,无间神尊终于动容,天宫在这一方面所做的工作显然是超出了五宫七宗的想像。
为什么总是胜利者笑到最后,因为只有把别人干挺了,他才能真的放心笑。
“这里是诱饵,天邪教的目标不是这里!”
天宫已经干掉了一头极具威胁的兽王,眼下http://www.hetushu.com这般悠闲,完全无可指摘。
无城子感激涕零,一接通便嚷嚷起来,恨不得跪舔,如果不会被踹的话。
李小白却不耐烦地说道:“老家伙,你有漏了什么?”
“不对!无城子那老东西一定是漏了什么!”
被两位神通境尊者穷追不舍的天邪教教主叫屈叫破天都没有用,只要小锄头挖得好,绝对能坑死人不偿命。
更糟糕的消息很快传来,天邪教手上的飞行舟不见踪影。
这个可能性有,但是不会很大,明知道突袭行动即将展开,还要作死冒头,这种家伙怎么可能钻的进天邪教高层。
李小白已经隐约猜到了什么,天邪教的真正核心不是那些邪兽,也不是兽王,更不是狂热的天邪教门人,或许当初他从一开始就猜对了,天邪教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天外邪神降临,至于其他的,皆可抛弃,甚至包括天邪教教主自己。
该死的墨菲定律!
怡然自得地啃着脆甜的野苹果,胜似闲庭信步。
李小白终于尝到了忽视这个定律的苦果,天邪教在酝酿着不为他们所知的阴谋,瀛洲仙山或许只是声东击西的一个幌子,甚至是诱饵。
天邪教太强不好,太怂也不好,让他这个突袭计划制定与指挥者总是不由自主的要操这个闲心。
这不仅仅意味着眼线暴露甚至背叛,也意味着信蜂这个特殊的通信渠道也存在暴露的危险。
天邪教据点周围的密集弹坑构成了一个首尾相接的深沟,引聚来大量火油,形成一道邪兽群无法突破的火圈,遍地尸体也成为了燃料,使得火势更加凶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