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37章 调虎离山

“知道了!”
静霜宗宗主天霜神尊眼中厉光一闪,他已然想通李小白为何突然脱离战斗,带着天宫诸人离去。
换成他自己,恐怕在十万火急之下,也会毫不犹豫的作出选择。
但是在这次突袭行动中,他却没有看到一个被掳走的宗门弟子,也没有看到一个背叛东土术道的宗门术士,虽然有人说被掳至瀛洲的术士已经献祭给天外邪神,他却是不信的,但此时此刻心头就像憋着一团火,无处宣泄。
大武朝帝都,天京!
披头散发,看上去有些狼狈的星罗宗宗主飞星神尊双手虚合,回到掌心之间的飞剑高速旋转,带起了四下里一颗颗光点,向飞剑汇聚过来,随着一声大喝,飞剑拖着长长的耀眼光尾激射而出,他整个人骤然光华大涨,聚拢全身灵力,以身化流星,紧跟着飞剑冲向诡异邪眼瞎掉近一小半的圆球兽王。
静霜宗宗主天霜神尊盯着天邪教教主,沉声道:“这次看你还往哪里逃!”
“让他跑了!”
天邪教屡屡袭扰东土术道宗门的险恶用心已经完全暴露了出来。
“确认了,是帝都!”
法诀轻捏,一声轻叱。
几乎成为光杆司令的星罗宗宗主飞星神尊身旁只剩下两个全真境真人和五个凝胎境术士,他的眼睛赤红,恨不得冲上去将这些天邪教余孽生吞活剥。
他的目光中看不到一丝恐惧,反而充满了疯狂,巡视在包围自己的神通境尊者身上,就像在审视着一头头未来的兽王。http://www.hetushu.com
至于天门大开,邪神降临等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天邪教到如今的地步,也是咎有自取,勿要再作抵抗,老老实实的授首,还能少吃一些苦头。”
远远望去,就像一枚划过半空的流星引着一颗更大的陨星直冲向圆球兽王。
……
一向喜欢标榜佛法,挂个慈悲为怀面具的须弥宫宫主印山神尊祭起镇宫宝器十方降魔杵,骤然变成了小山般大小,灵力激荡,仿佛随时以万钧之势将天邪教教主等人他们碾为齑粉。
玄真宫宫主丘历神尊手中的飞剑蓄势待发。
“百万人,我知道他们要去哪儿!”
光幕噼啪一声爆响,再也支撑不住,当即崩灭,化作无数光点消散。
“呵呵,你以为,本座会告诉你们吗?恕不奉陪了!”
十几支飞剑狠狠贯穿了它的身体,电光缭绕的尖刺一僵,彻底委靡。
静霜宗宗主天霜神尊浑身上下寒气迫人,连须发都变成了晶莹剔透之色,飞剑归入手心突然幻化为一朵圣洁的冰山雪莲,颤巍巍的恍若货真价实,一片片带刺的花瓣仿佛是飞剑的剑尖。
李小白放下了信蜂盒子,面色沉了下来,他虽然人离开了瀛洲仙山,但是眼线却还留在那里,一方面监视五宫七宗,防止他们在解决完天邪教后,自我膨胀,将主意打到天宫的身上来,重演二十多年前狡兔死,走狗烹,术道灭武的一幕,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继续搜寻天邪教和_图_书可能存在的潜伏势力,保证这次行动不留任何后患。
兽王的一颗颗邪瞳噼噼啪啪爆出血浆,转眼间变成了触目惊心的血窟窿,然而飞星神尊的绝技“剑陨天星”却刚刚开始,一人一剑倏忽一闪,出现在了圆球兽王的身后。
为此惊疑不定的五宫七宗很快得到了消息,压箱底的法术和法器纷纷使出,冰川横挂,流火飞空,几乎打得天崩地裂。
星罗宗千年基业,如今名存实亡,他的心头就像在滴血。
听说西人圣庭有一样圣火,可以将人的神魂焚烧三日而尽,连死了也不得安生,听起来歹毒,却是正合他意,稍待向那个魔头讨取一朵,用在这些天邪教余孽身上,以解心头之恨。
“百万血祭,天门大开,邪神降临,众生伏首?”
歧羽神尊的额头上已然见了汗,方才无间神尊突然离开片刻,让他压力倍增,好在又有其他尊者支援,手段频出手之下,终于一口气干掉了这头凶悍无比的兽王。
神通境尊者直接献祭为兽王,这是有成功案例的。
九位神通境尊者想要阻止,却已经是来不及。
好一招釜底抽薪,调虎离山之计!
四艘机关舟的速度都超过了声音,一道外形尖锐的灵气盾抵在了舟艏前方,替庞大的舟体撕裂前方空气,保证梭形的机关舟能够以理论上的全速飞行。
兽王身形突然僵滞了下来,数道血痕自中央向四面八方延伸而去。
“大衍宗,云山宗和玄机门的人在哪里?被掳走http://m•hetushu.com的星罗宗弟子在哪里?”
飞剑雪莲闪电般没入被飞星神尊一人一剑贯穿的兽王体内,雪白的冰霜自向而外喷涌而出,就听到细碎而响亮的脆裂声,庞大的圆球形身体变成了冰沙,消散在空气中。
在这世间,能够拥有百万人口的所在,只有一处,那便是……
两位神通境尊者飞快扑向其他战场,开始加快战局进展。
天宫带着蛮族巫师和东土圣庭术士突然撤离瀛洲仙山,无可避免的对当前战局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是整个突袭行动进行到现在,基本上大局已定,原本数量众多的邪兽,除了还在天空中痴缠不休的刀嘴飞蝠邪兽外,基本上尸横遍地,只剩下小猫两三只。
这场战斗的结束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天霜神尊向飞星神尊扔去一支玉瓶,后者毫不犹豫的拧开瓶塞,吞下了一枚玉色丹药,药力发散,有些紊乱的灵气迅速平复下来,气息渐渐重新壮大。
瀛洲仙山的天邪教势力随着四头兽王接连被击杀,只剩下天邪教教主、左右神尊和一位护法,他们陷入到九位神通境尊者的包围之中。
在茫茫云海上方,四艘战争机关舟彼此间拉开了距离,两艘主战型战争机关舟将两艘支援型战争机关舟渐渐甩在了身后。
咚一声巨大的闷响,无数邪瞳齐齐圆瞪,前方十丈之处随着飞剑刺击,一道剧烈激荡的光幕现出身形,将依然高速旋转不休的飞剑死死抵住,然而接踵而至的人形陨星m.hetushu.com却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准确的说,应该是压死骆驼的小山。
但是就在这座瀛洲仙山,哪儿来的一百万个活人让对方献祭,光是掳掠运输和安置,还要不让饿死,光凭一个天邪教,绝无可能聚拢这一百万个祭品。
无间神尊点了点头,纵起飞剑冲出了机关舟,片刻之后消息迅速传了开来。
因为天宫诸人的离去,五宫七宗的术士们直接打消了等着天宫协助,以最小代价轻轻松松消灭这些兽王的念头,只有速战速决才能知悉天邪教的真正阴谋。
经此一役,天邪教几尽覆灭,五宫七宗也付出了两位神通境尊者和七位全真境真人陨落的代价,凝胎境以下更是伤亡过百,同样也是元气大伤。
还有人想要冲上机关舟,不愿意让李小白和天宫诸人离开,却被无间神尊拦下,四艘战争机关舟很快离开了瀛洲仙山,消失在远方的天际。
天邪教教主冷笑一声,笑声未落,仅剩的那一位护法突然厉声嘶吼,炸成了一团血雾,将天邪教教主与左右神尊笼罩了进去,一道血虹之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了包围圈,直冲天际,仅仅一两息的功夫,便消失在视线中。
静霜宗宗主,天霜神尊反复咀嚼着天邪教教主的话中之意,忽然脸色微变,喝道:“百万血祭,血祭百万?百万人?在哪里!”
舍身化星,拼得上品飞剑灵性大损,星罗宗宗主飞星神尊也是相当舍得。
如同刺猬一样,紫蓝色电光爆窜,空气中弥漫hetushu.com着雷霆气息的兽王轰然倒地,一枚巨大的方印破开了电网狠狠砸在了它的身上,当场喷出一团血雾,粗长尖锐的背刺也折断了大半,暴烈的气息无可避免地衰弱了下去。
兽王背后獠牙巨口就像被狠狠砍过几次,许多獠牙不仅被崩断,甚至血肉外翻,还有一些獠牙挂着寒气缭绕的冰块,残存的牙根裂纹密布,竟似被生生冻碎了一般。
每一位神通境尊者从厮杀中抽得身来,天邪教最后的残余力量面临的压力便会暴增。
天邪教不声不响的想要一口气献祭一百万个大活人,迎接天外邪神降临这方天地,简直是要疯啊!
“哈哈哈哈!你们这些蠢货,休要痴心妄想!”天邪教教主突然放声狂笑,满脸疯狂地嘶吼道:“你们以为自己已经赢了吗?不,不,游戏才刚刚开始,谁也没有办法阻止天外邪神的降临,百万血祭,天门大开,邪神降临,众生伏首,识时务者速速皈依邪神座下,才能共享邪神大人赏赐的盛世。”
星罗宗宗主飞星神尊嗷嗷直叫,气得直要吐血。
“我们走!”
几只信蜂听到了天邪教教主留下的“狂妄之语”,第一时间将记下的声音传到了李小白手中的信蜂盒子。
宗门被毁,此仇不共戴天,冤有头,债有主,这一次定要让对方好好尝尝千刀万剐之痛。
“南无阿弥陀佛,死到临头还不悔悟!”
吞吐着极寒冻气的雪莲重新变回了飞剑,回返天霜神尊的手心。
“干掉他们,速战速决!咄!”
“好厉害的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