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39章 帝都之围

为了安全起见,皇家秘情司指挥使甚至提议女帝带着朝中大臣,由秘道躲到城外暂避,待危机过后再重新回来。
位于琅琊天内的天宫紧急出动,派出了三百多个引灵境和初识境的术士,一千多个聚气境和锻体境的武者,年龄最小的只有十一岁,最大的有五十多岁,天工院和丹房所有人手全部出动,携带了大量物资搭乘二十余艘交通型机关舟,赶往大武朝的帝都天京。
从四面八方而来的邪兽群似乎只是为了将人口赶往帝都天京,当形成了水泄不通的包围圈后,推进速度便不紧不慢起来,给了许多百姓逃往帝都的宝贵时间。
失控的地火彻底毁了这处灵气汇聚之地,没有找到机关舟建造地和那些原墨门弟子,普罗神尊颇有些遗憾,或许是狡兔三窟,并未藏在这里,但是将天宫的“老巢”毁掉,也能稍稍收回一些利息。
女帝陛下足以教任何一个敢与朝廷作对的家伙全家重新投胎做人。
术道宗门由于主要力量都在万里之外的瀛洲仙山,缺乏主事之人拿主意,再加上从骨子里一直对天宫防了一守,便以各种理由推诿,对传过来的召集信函不闻不问,置之不理,一副各家自扫门前雪,哪家他人瓦上霜的冷漠。
虽然陷入被动,但是以东土第一大国,同时也是第一强国的底蕴,大武朝就像一台庞大而精密的机器开始全速运转。
现在再想要亡羊补牢,恐怕为时已晚,不过谢天谢地的是,李小白培育出了信蜂,能够即时将消hetushu.com息传递万里之外,捧着信蜂盒子的人无不小心翼翼,显然已经意识到了盒中那只小小的蜂儿竟然拥有无比巨大的价值。
当坐镇天京的雪域神雕雪娘带来京畿一带已经被邪兽群包围的消息,而且邪兽数量成千上万,天京城内的大半禁卫集体出城,将未陷入邪兽侵袭和包围的城镇乡村内居民转移到帝都,同时尽可能的收拢所有粮草等物资,运往帝都,以应对即将到来的危机。
直到逃亡的人群越来越多,许多不以为然和心怀侥幸的人终于开始察觉到不妙,无需帝都禁卫们催促,自动背着细软粮食和所有能够带上的东西逃往帝都,由于携带的东西过多,路边随处可见被抛弃的各种家什,此时却无人去捡拾。
甚至若是有必要,皇城也做好了开放的准备,尽可能的提供遮风挡雨的容身之处。
不知何时,围向大武朝帝都天京的邪兽群突然分出一部分,直奔鬼谷崖而来,发现这个情况的惊雁宫术士失声惊呼道:“那些邪兽围上来了!”
一时间天下惶惶不安,天邪教这一次真的将自己全部家底都拿了出来。
无论是天宫,还是五宫七宗,对于天邪教在大武朝京都天京的暗中布置,目前仍然一无所知。
不过为了让朝廷上下安心,天京城内的百姓有主心骨,能够井然有序的展开撤离,香君女帝当即严辞拒绝,甚至时不时走上皇城的城墙,好教这满城帝国子民知道,他们的帝王与自己同在,哪怕是和-图-书再凶恶的敌人,也会一起面对。
出城的人越来越少,进城的人越来越多,原本就是当世第一大城的天京,随着无数百姓的涌入,立刻变得人满为患,连平时人迹罕至的小巷子里都挤满了来自于天京附近的百姓。
“嘎嘎!”
天空中传来刺耳的尖叫声,那是一头体形庞大到难以想像的巨禽,扑扇着两对赤色巨翼,正以遮天蔽日的威势在惊雁宫众术士头顶上空盘旋,投下了一大片阴影。
体恤百姓不易,女帝下旨,达官显贵们纷纷贡献出自己的产业,平抑物价,所有的房屋尽可能开放给涌入城内的百姓,避免让他们陷入风餐露宿的窘境,接收百姓的不仅仅是现成屋舍,还有临时搭建的帐棚和窝棚。
大量人口平空增加,不啻于给帝都的日常生活物资带来了极大的负担,粮商们不敢趁机抬价,因为每一家店门前都站着十名士卒,粮仓也被强行军管,任何囤积居奇,发国难财,牟取暴利的行为,只有一个下场,满门抄斩,家产没收。
由天然迷林包围的鬼谷崖曾经是女丹师严笑的异草培植地和炼丹房所在地,现如今是天宫位于帝都城外的一处重要据点,不再是几间寻常瓦房,而是亭台楼榭,一派修仙胜地的气象,由于灵气汇聚,作为一个术道小宗门的山门所在也毫不为过。
一直在完善中的帝都护城法阵随时准备激活,得到消息的满朝文武齐聚太极殿,好在他们的心脏已经久经考验,已经变得坚韧起来,短暂的吵闹很http://m.hetushu.com快被女帝之威镇压,满殿上下忐忑不安的等待着来自于四面八方的消息,少不得草木皆兵与风声鹤唳。
这一招效果立竿见影,看到女帝陛下依然留在城内,满城惊惶不安的百姓们很快心定了不少,再加上皇家秘情司对于那些趁机造谣生事和为非作歹的家伙毫不留情的痛下杀手,让某些人重新想起这位女帝陛下曾经是踏着鲜血和满地乱滚的人头登基的,暗中推波助澜的街头宵小很快消失了绝大多数,市井重新平静了下来,只有那些不开眼的家伙还在往皇家秘情司的屠刀前作死狂奔。
帝都天京以西五十里的金水河内出现大量的诡异邪兽,西南方的陵山深处,莫名出现了上万头邪兽,北方丘陵地带,莫名出现了一个个地坑,许多邪兽破土而出,谁也没有想到,这些邪兽竟然能够一动不动的藏身于地下,看样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刚刚做完这一切,正欣赏着自己的成果,一道巨大的身影掠过普罗神尊头顶上空,狂风卷过,阴风阵阵。
一通法术轰了下去,将空无一人的房舍全数夷平,连外围的天然迷林也被毁得一干二净。
他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紧接着大武朝三十六道,皆有邪兽的身影出现,它们一现身便毫不迟疑的往天京而来,三五成群越聚越多,有官府衙役和府军士兵试图围剿,结果伤亡惨重,完全没有任何阻挡能力,一些术道中人也参与了阻击,但是敌不过邪兽数量太多,终究还是收效甚微。和-图-书
很显然,这位术道顶尖宗门的宫主,把鬼谷崖当成了天宫的山门所在,一个新立宗门能够拥有这样的地方已经算是不错了。
“哼,没了山门,看你们天宫还怎么立足。”
要怪就只能怪前者才刚刚布置调查眼线没多久,大部分还是基于皇家秘情司的旧底子,而后者眼高于顶,根本不屑于将目光投向市井,造成了密切联系群众的天邪教有了可乘之机。
似乎还有些不解气,普罗神尊将原本炼丹房地下的地火引了出来,将一片仙家胜地烧得浓烟滚滚。
就近的十几个镇子直接张贴疏散通告,不过作为东土最繁华的城市,大武朝的朝廷想要疏散帝都天京城内的百万人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为了尽快发现天邪教的蛛丝马迹,几乎每隔半个时辰,暂时无条件共享情报的保密局与皇家秘情司便要同时向香君女帝和正在往天京赶来的李小白汇报最新进度。
故土难离,仍有不少心存侥幸之人,甚至有一些百姓私自躲藏起来,不让禁卫们找到,再加上各种坛坛罐罐的不舍,转移工作十分迟缓,每天都有逃亡不及的百姓葬身于邪兽之口。
虽然天京城内没有贴出榜文告示,但是官有官路,民有民道,市井小民总有自己的消息来源,渐渐察觉到城内如临大敌的紧张气氛。
普罗神尊皱起了眉头,他并没有在对方身上看到半点儿妖气,身周环绕着许多刀嘴飞蝠邪兽,显然也是邪兽之一,而且是非常强大的邪兽。
……
第二日上午,突然从海外返和图书回的第一支术道援军抵达了帝都天京,出人意料的是,他们非但没有协助天京消灭那些邪兽,反而莫名其妙的去攻打城外的鬼谷崖。
然而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甚至连西北方的风玄国和北方荒胥国境内都出现了邪兽,最远处的东夷扶桑岛国亦有成千上万头邪兽冲向大海,试图泅水西渡。
“这是什么鬼东西?”
天邪教教主离去之前留下的话并不是恐吓,最令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是天宫仅有的力量,因为远在海外的李小白一个命令,全部动员起来。
气冲冲从瀛洲仙山回到东土大陆的惊雁宫诸人在宫主普罗神尊的带领下,直扑鬼谷崖。
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传来,当邪兽越聚越多,开始漫山遍野的时候,许多人族城镇开始无可避免的遭殃了,所过之处,人畜皆无,全部都进了饥肠辘辘的邪兽腹中,甚至有一个方圆百里的小妖域也未能幸免。
保密局与皇家秘情司动用了在天京的全部力量,探子们不惜暴露身份,倾巢而出,明查暗访,遍索帝都内外,朝廷的缇骑甚至冲到了城外二十里,往更远的地方展开调查和搜索。
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出入帝都的城门限制为单向,只许进或者只许出,使得拥堵的情冲服稍稍得到缓解,但是依然给帝都日常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民间各种小道消息,路边社新闻四起,各城门的水陆通道便先乱作了一团,城外的人想要进来,城内的人想要出去,有限的城门出入量很快变得不堪重负,堵的水泄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