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42章 三王围杀

天空中连续几声霹雳炸响,雪域神雕雪娘扔下了胶质硝化甘油炸弹,砸在了赤鹏兽王的身上,她的体形不比对方,力量更是难以企及,但是却胜在速度快,身形灵动,从套在爪上的储物法器内取出的炸弹扔了就跑,猛烈炸开的火球让赤羽巨兽身形一阵微微颤栗,许多羽毛被震落,漫天落下的止水球完全没了方向,大多落入到邪兽群,当场血肉横飞,许多邪兽都被生生砸死。
有点儿眼熟,这是另一个世界的帝都,还是天坛?
纵横交错的剑光之网骤然涨开,呼啸着扑向空无一物的蓝天。
从天而降的止水雨点在一百息后,却会失去止水的特征,化作寻常的凡水,毕竟是以某种秘法化成的伪止水,而不是真正的止水。
但是没有一颗水滴能够成功空入小红鲤的控水防御圈,颗颗雨点迅速汇聚成为了一个水罩,将下面的人与妖笼罩了进去,水罩变得越来越厚,并且开始缓缓旋转起来,将多余的止水和凡水甩向四面八方,从天而降的止水水球被水罩缓冲,变得越发无力。
金瞳六耳猕猴重重踏在地上,将火焰烤炙干结的地面踏得土石崩飞,现出两个大坑,它的身形却像炮弹一样冲到六尾灵狐白面身旁,将精疲力竭,瘫软成泥的白面夹在胳膊底下便跑,一路声势浩大,丝毫不比大小妖女慢上多少。
他再看向白狐白面,它依然在那里,只不过满身油光水滑的白毛沾染了泥浆,变得狼狈不堪,甚至还能看到被止水划过后,消融的一条条毛发凹陷痕迹,正在与一只高达十余丈的巨hetushu.com螺对峙。
李小白显然意识到了这头赤鹏兽王的威胁,要不是天京城上空飘浮着雷云,这头兽王极有可能会用止水雨幕屠戮城内的生灵,届时可没有那么多手段将整个帝都防护周全。
很显然,这头巨螺是幻像的始作俑者。
……
巨螺的顶端螺尾,就像被砸烂了的瓷器,被方才那一道剑光给开了瓢。
李小白正准备释放一道能够破除法术的“龙吾”剑光时,就听到耳边传来微不可察的声音。
“公子往前半步,右上方!攻击!”
惊雁宫宫主普罗神尊被一根尖刺贯穿了右肩,就像一只布娃娃,挂在了螺壳上,生死不明。
“干的好,洪璃!”
他当即抬起手,对准了天空,从来没想过有一天,目标竟然会因为太大,竟然是连瞄准都不需要,这是送命题啊!
似乎像是幻境,但是连琉璃心都无法分辨周围的真伪,仿佛自己看到的这一切都真实存在。
“公子!公子!”
白狐并没有看着他,反而如临大敌般死死盯着某处,依然传音过来,双瞳中闪烁着幽幽蓝光,不时有烟气溢出,似乎正在发动某种天赋能力。
“莫要恋战,我们回城!”
“白面?”
李小白冲着众妖们招呼了一声,他看得出来,大小妖女和金瞳六耳猕猴招架的十分辛苦,电光、狂风、水火龙卷交相肆虐,却抵挡不住那头狮形兽王身上的火焰侵袭,“玄星”金箍棒一端烧得赤红,金瞳六耳猕猴手掌皮开肉绽,烫得焦糊却依然不肯放开。
以水制水,算是以其人之和_图_书道还治其人之身。
螺壳内的本体,那团诡异的白肉依然不紧不慢的吞食着惊雁宫的神通境尊者,不时探出一根根细长的触角,让人毛骨悚然。
“得干掉它!”
然而正准备轻念剑光之名轻松拿下时,眼前视界突然一花,耳边传来了清瑶和洪璃的惊呼声,还有草龟足球哇呀呀的怪叫,但是它们的声音却迅速变弱,仿佛飞快远去。
不过自己明明一步未动,却离开了草龟足球的背甲三十余丈,幻像不仅骗过了自己的五感,也骗过了自己的身体,做出了一些身不由己的举动,幸好幻像骗不过自己的嘴巴,也骗不过混沌青莲,没有让他做出一些身不由己的事情。
这是要拿自己祭天吗?
李小白的目光望去,只有空旷的天空,再无任何一物,一阵微风吹来,带着几分江南早春杨柳暖湿之意。
天上的赤鹏兽王消失不见,只剩下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再看左右,四周黑压压的邪兽群不见了踪影,连大小妖女也不知去向,脚底踩着汉白玉的石板,还有远处的五色土。
在没有真正摸清楚情况前,李大魔头并没有贸贸然对准天空释放混沌青莲的剑光,连自己的五感都受到了误导,天晓得这上下左右前后的空间感是不是真的,万一伤到自己妖就糟了。
李大魔头冷笑了一下,天邪教教主太看得起自己,需要两个神通境尊者联手才能堪堪抵挡住的兽王,竟然一下子来了三头。
三妖战狮兽,双方打的难分难解。
右上方?
以焰狮兽王的爆发力,即使不被它身上的火焰烧hetushu.com伤,要是直接撞上一下,恐怕也不会比火车头轻上多少。
附近不断冲天而起的血色光柱也是极大的威胁,好在并不算太密集,给厮杀留下了回旋余地。
也许是吞食了某种异草又或是其他什么不明原因,白面在灵气浓郁的秘藏洞天琅琊天里,修为进境不再有任何阻碍,再加上敞开供应的灵丹,与灵兽门内的其他灵兽完全不同,竟一路势如破竹般冲到了凝胎境,由于修炼的是灵兽门特殊功诀,明明是兽类,修炼出来的却不是妖气,反而是灵气,而且也并不阻碍它觉醒天赋能力,或许将来会成为传说中的九尾天狐也说不定。
没有什么能够比公子的认可更让她感到开心的了。
就听到噼哩啪啦一声脆裂声,蓝色的天空出现了一片细密的裂痕,准确的说,应该是十余丈远处的空气出现了不同寻常的紊乱,紧接着在下一刻。
李小白之所以毫不怀疑六尾灵狐的话,是因为这个时节应该是另一个世界帝都为人民服雾的季节,这样的好天气极为罕有,在这样的好天气里,天坛应该人山人海才对,怎会除了自己便空无一人,虽然被自己的五感所惑,有些东西却是做不了伪,对方蛊惑自己的能力显然存在漏洞。
在修炼资源充裕的环境下,李小白身边这些家养妖族和灵兽反而比野生的修炼速度更快,也更容易觉醒血脉深处的天赋能力。
又是一只兽王。
止水,冥水之精,黄泉之华,聚在一起时如镜面,可映出人的神魂和妖族原形,心若止水便是指不滞于万物的清静,无为而真意自现。
和图书大小妖女毫不迟疑的虚晃一枪,抽身后退,同时向另外两妖招呼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走了!”
循声望去,却看到一只六尾白狐蹲坐在不远处,浑身微微颤栗,轻轻摇曳着六条长尾。
自粗大的螺壳底部口处一团不断伸缩的白色肉团正在吞食着一个人族的上半身,吧唧吧唧作声,李小白认出那个依然胸口依然起伏,却不知反抗的人族是惊雁宫的一个神通境尊者,他睁着眼睛,流着口水,完全不知道任何痛苦,也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一点点吞食。
不知何时,它的修为已经突破到了凝胎境,连尾巴都长出了六条,一身灵气聚而不散,毛发尖梢隐隐散发出毫光。
只有在九幽宗的秘藏洞天内,忘川的最深处每年才能取得一二百斤止水,每滴黄豆般大小,便重逾十余斤,消融血肉,只余白骨,除了可用于少数几种歹毒的术法,通常用于法器,尤其是飞剑的淬炼,炼器士或剑匠每当炼制好一支飞剑后,带着炽热无比的余温将剑体刺入止水内,随后取出,便可获得光滑如镜的刃面,所有毛刺和瑕疵都会被消融,可以在刻制法阵前或之后再刻制法阵,无论是哪一种都有诸多妙用。
李小白认出了这只六尾白狐,可不正是自己丢在琅琊天哄孩子的那只灵狐吗?
阴沉的天空,赤色巨鹏,漫无边际的邪兽群,大颗大颗坠落的止水球,全部都回来了,头顶上空的那层水罩依然在,时不时挡下从天而降的水球。
无休无止的雨幕似乎锁定了李小白他们,雨点变得越来越大,起初如同黄豆,随后变和_图_书成了蚕豆般大小,又变成了鸡蛋般大小,最后干脆就是人头般大小的水球带着呼啸声就像炮弹一样狠狠砸落。
生于水,长于水,天赋于水的小红鲤对于各种各样的水源都有天生的敏锐感知力,她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从天而降的雨点中蕴含的满满恶意。
泥泞的地面迅速干结龟裂,甚至隐隐烧红成熔岩态。
李小白摸了摸小妖女的脑袋,一记摸头杀让小红鲤满足地笑了起来。
火眼金睛的暴力巨猿头戴凤翅紫金冠,身披金丝鱼鳞甲,脚踏抓地虎快靴,挥起一根粗长的棒子狠狠砸向那头释放出无穷火焰的狮兽,从天而降的许多止水已经变回了凡水,却丝毫无法阻碍它身上落下的火焰继续燃烧,以至于引燃了一片火海。
要不是方才六尾灵狐白面在巨螺引动,连琉璃心都能骗过的幻像中寻找到了一丝破绽,李小白多半还要再耽搁一会儿,相继出现的第三头兽王说不定会趁机突破金瞳六耳猕猴与大小妖女的联手阻击,对他的安全构成威胁。
“吃俺老孙一棒!”
现下敌我情况不明,并不是与对手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李小白话音刚落,躲得远远,生怕被战斗余威波及的草龟足球倏忽间来到身旁,扛着他便发动缩地成寸,转眼间来到了升起护城大阵光幕外。
“奢摩!”
不远处一声咆哮随着灼人的热浪传来,大小妖女正互相配合着与一头满身火焰升腾的狮兽战在一起。
白面还是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并没有报出最准确的方向,只是让“奢摩”剑光射了个擦边,螺尾崩碎,却并没有要了这只巨螺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