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48章 鸣金

“好,好吧,我就尝一小口。”
香君女帝知道未来夫君身上此时此刻莫大压力由何而来,甚至感同身受。
她再次伸出手,想要用自己的温柔体贴尽可能与他一起分担一些,然而手落下却摸到了一只冰冰凉的手,旋即感觉纤秀细嫩,并不像是一个男子的手,女帝陛下微微一怔。
在场单身狗众多,秀恩爱死的快,连续暴击的后果很严重,没看到妖女正在嘎吱嘎吱啃骨头了吗?坚硬的牛骨就像苏打饼干一样生生咬碎,让人听着心惊肉跳。
“公子,奴家也有手有脚,公子可以摸奴家嘛!”
“请!”
“让你不要喝,非要逞强。”
海伦娜一口温酒喷了同席而坐的李大虎一身,节操呢?被这妖女给吃了吧!
正如波士顿犹太人被屠杀纪念碑上所写: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此后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不是工会成员,我继续不说话;再后来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还是不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无妨,生死循环,天道昭彰!”
像太平坊等靠近皇城,属于达官显贵们的富人区,现在变成了平民区,而皇宫,则变成了中央CBD,外来人口使天京城内的人口分布再一次发生了变化,层次也更加密集。
天京的命运进入了倒计时,他虽然有能力带着香君小娘子和一些重要的人离开,但是漠视城中百姓的性命平白献祭给天外邪神,他这个魔头办不到啊!
“都说酒好喝嘛,奴家哪里晓得!”
“喝酒吗?好呀好呀!”
李小白摇了摇头,将餐刀扔在了盘子里,他少有的一点胃口都没有。
女帝陛下竟被第三者插足,还是那头青蛟大妖?
“诸位节哀!”
“食不知味啊!”
与青蛇相比,蛟确实是有手有脚,这话说的没毛病。
“小郎,你怎么不吃,不合胃口吗?”
当然那条小红鲤更加乖巧,讨人喜欢。
李小白伸手要拦,妖女却是感情深,一口闷,随即满脸涨得通红,张大了嘴,直哈气,御酒不比寻常市井的和_图_书浊酒,酒性更烈,眼泪汪汪地叫道:“好辣,好辣!”
“好好,摸你,摸你!”
一位至高无上的帝王放下自己的尊严,亲自服侍他人用餐,若是传出去,绝对是惊世骇俗,满朝文武多半会各种谏,甚至是死谏。
怎么可能?
君要臣张嘴,臣不得不张嘴,他只好老老实实的张口。
在女帝的带头下,皇宫节衣缩食,招待贵客的大餐却没有任何问题。
李小白望着不知何时窜过来的清瑶,正笑眯眯的越俎代庖抓着自己的手,香君小娘子摸的手却是妖女的。
“今日且先休息一晚,明日再战!”
这些龙族客人们显然吃的极为满意,海中只有鱼虾鳖怪可以下餐,偶尔登陆自己烧烤,没锅没香料,手艺再好,味道也十分勉强,年轻的龙子龙女们入世游历,一方面是为了匡扶天道,积累功德,另一方面或许也是受人族饮食吸引。
“清瑶姑娘,酒要一点点尝,过犹不及。”
“那个谁,红鲤儿,过来尝尝这个竹叶青!”
李小白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或许会成为自己一直以来最讨厌的那种人,视凡人如蝼蚁,生死不滞于心。
妖女蠢蠢欲动,连方才的干醋都顾不得了。
许多达官显贵们将自己的宅邸让给了入城的百姓,举家迁入皇城,一方面是支持女帝陛下收容百姓的决定,迁入皇城与朝廷同共存亡,另一方面担心乱民造反,高大的皇城也能提供一定的保障。
“确实,我们倾其全力,才能击破城外的献祭大阵一角,依照这个速度,起码需要一个月才能破坏掉所有的大阵,但是天邪教留给我们的时间,恐怕也就在这两三天。”
“只要尽力就可以了,其他的就交给老天爷吧!”
香君女帝从自己的主位上站了起来,在李小白身旁跪坐了下来,亲手为她烫菜,蘸酱,温言软语道:“小郎以前说过,人是铁,饭是钢,怎能不吃?来,张嘴,乖!”
“再来一杯!”
李小白不得不拉住女帝。
李小白又好气又好笑,伸出手来拧住妖女的腮帮子,左扭右扭,好嘛,这下满意了吧!
清瑶腰肢拱了拱,把女帝挤到一边,巧笑嫣然的想http://m.hetushu.com要作小鸟依人状,蛇性本隐,悄无声息摸过来是天生的本事。
龙子龙女们虽然化作人形,并不意味着他们的胃口也是人族的胃口,对此早有预料的女帝陛下准备了充足的食物,脂香四溢的烤全牛,一头接着一头送上来,由专人伺候着,让这些贵客大块朵颐。
无数个教训证明了逃避只会让自己一点点丧失最后的反抗机会。
可以说大小妖女与九位龙族,成功破坏了这座大阵。
“清瑶姐姐,这个,还是不要了吧?”
李小白说完,又想到献祭大阵诡异的恢复能力,他再次摇了摇头。
“下次看你还听不听话!”
秀眉微微一蹩,小红鲤似乎没有咂摸出味道,又啜了一口,比方才的量更大些,舔着小香舌,似乎不太过瘾的又是一口,随即在清瑶的目瞪口呆中,将这杯碧绿的竹叶青一口饮尽,双眼眯成弯月,高高举起酒爵。
“快快过来,替我尝一尝!”
尽管脾性让人难以捉摸,倒是不会害小郎。
失去一位志同道合的同族伙伴,虽然有些悲伤,狄霜却并没有让自己深陷于这种情绪当中,若能让同伴的龙魂永久安息,唯有替他报仇,将天邪教和那个天外邪神彻底消灭。
一片烫熟的羊羔肉片蘸着碎香菜和花生芝麻酱递到李小白的嘴边,女帝很显然十分了解大魔头的喜好。
李小白觉得这次的教训也是值得,又拿来了一杯酒,似笑非笑着说道:“这是一杯竹叶青,要不要尝尝?”
“不准喝!”
李小白一直不让她喝酒,就怕发酒疯,不好收拾,现在女帝把酒爵递过来,当即笑眯眯的接了过去。
“要!”正如大魔头所料的那样,这头笨蛟果然是记吃不记打,妖女脱口而出,随即又迟疑了起来,想起了方才的狼狈,畏惧的摇了摇头,说道:“还是不要了!”
妖女佯作生气,硬是把酒爵塞到了洪璃面前。
……
天京被邪兽们围的严严实实,但是总有机关舟能够顺利突入进来,空间巨大的储物法器中满载着各种生活物资,维持着城内的秩序,不会出现崩溃。
金瞳六耳猕猴孙悟空、六尾灵狐白面和草龟足球舔着http://m.hetushu.com嘴唇,显然对好酒好肉的大餐馋的不行。
“好了,好了,我自己来!”
“噗!~”
赶来的宿卫在前方开道,挤满了大街小巷的百姓们望着这些从城墙上下来的人,不能小觑口口相传的力量,龙族来援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全城,无论男女老幼,尽皆将感激与期待的目光投向那些龙子龙女,除了马车的木轮辚辚隆隆压过石板,还有马蹄声和步卒的脚步声,直到皇城,一路上却是异样的安静。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失去一位成员的龙子龙女们再次落在城墙上,精疲力竭的他们神情凝重,却并没有太多的悲伤之色,只是因为低估了对手,没能一口气炸平那些法阵而不甘。
洪璃下意识里觉得清瑶满满的不怀好意,可是她又对能够让对方吃到苦头的酒略有些好奇。
轻轻浅啜了一口。
“妖女,你在做甚?”
在没有神通境尊者的出手下,天邪教的三头兽王两死一逃,城外献祭大阵被破坏了一大片,隐约可以看到众多血色光柱中间的巨大缺口。
龙族并不像人族一样对生死看的那么重,遵循天道的他们认为有生有死,才是真正的天道循环,万物众生从诞生的那一刻起,无论是蝼蚁,还是龙族,又或是草木,终点却没有任何区别,肉身灵魂重归天地,早晚并没有任何区别。
答案显而易见!
清瑶却是后怕的坚决摇头,死活不肯再上当了,她再次回到自己的席位,手掌一翻,把一盏满满的酒爵推到同席的小红鲤面前。
凡是对小郎有利的,她都会支持,凡是对小郎有帮助的,她都会宽容,这便是女帝陛下的两个凡是原则,在她眼里,这妖女就是调皮了点,并无坏心。
女帝也是一口干杯,却仅仅只是两颊飞起红云,不像首次喝酒的清瑶那样狼狈。
满殿的噗噗声连响,谁能想到,自己有生以来能够看到一头大妖就这样被人扭住脸,做出这种各样的古怪变化。
光是想一想,都会汗毛直竖。
城墙上的士卒们同样行了一个军礼。
“你还在为明天之事而担心!”
可是在宫中众人看来,这般小娘子服侍夫君的举动却是理所当然,若无西人东征和天邪教围hetushu•com城这几档子事情,皇帝陛下的大婚恐怕早就上了日程,这一代皇族只剩下香君小娘子一个,连亲王都没有,再远一些都出了五服。
龙子龙女的伤亡却让香君女帝颇有些过意不去,对方万里迢迢而来,不计报酬的相助,反而失去了一位同伴,她也不在乎自己的人族帝王身份,深深向对方行了一礼。
“如何?”正等着看好戏的清瑶满脸期待,准确的说是即将幸灾乐祸的表情。
被宫中御酒锻炼的酒量颇好的香君女帝并无任何嘲讽之意,反而真心实意的指点对方的正确饮酒方式。
香君却是一点儿都不恼,关于这个妖女的来历她一清二楚,当时马匪洗劫西延镇,正是这头大妖把小郎掳了去,随后一人一妖却结伴出了妖域,一直到帝都,如果没有这个妖女护持,小郎恐怕少不得会遇到不少麻烦,甚至性命之忧。
要不是女帝陛下年轻,有足够的时间开枝散叶,延续皇家血脉,恐怕那些臣子们早就人心浮动,暗生不轨之心了。
狄霜也没有客气,点了点头。
事实上许多人都懂得这个道理,但是让他们真正要做出决定的那一刻,却总是不由自主的会想到“识时务者为俊杰!”
香君女帝招了招手,拿过两盏金爵,满满的御酒,一盏递向清瑶。
当然也不能忘了李大魔头带来的妖怪小朋友们,金瞳六耳猕猴可不是只吃素的,体形爆长的草龟足球也能吃下半头牛去,青蛟妖女吃相最文雅,可是也架不住动作快,一转眼就是百十斤烤肉不见了踪影,在殿外临时架起来的十几座烤炉内,大块大块的牛羊肉不断翻滚着,一滴滴油脂嗞嗞作响,不时滴入红通通的炭火中。
帝都百万子民的身家性命,还在大武朝江山的命运。
时间紧急,容不得仔细研究和琢磨,整个大阵究竟是怎么回事,就算是琉璃心也看不透,遇到无法掌控的情况,让他心里十分没底,甚至是不安。
妖域里的妖族也就只有猴儿们自己会酿些猴儿果酒,寻常妖族连个酒味是什么味道都不知道。
李小白拿了一杯水,连忙让失态的妖女灌了下去,这才稍稍好些。
满殿上下尽皆满脸目瞪口呆,什,什么情况?
“清瑶姑娘http://www•hetushu.com,多谢你一直护持着小郎,我敬你一杯!”
作为此间主人,香君女帝当仁不让的作出好客主人的姿态。
百万平民百姓虽然被困在城内,但是没有饥馁之忧。
心思单纯的小红鲤哪里有清瑶妖女那么多弯弯绕的鬼名堂,不疑有他,同时她也有几分好奇的跃跃欲试。
城外的邪兽群似乎也没有继续发动攻城的意图,同样作为祭品,它们攻与不攻,实质上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要不是看到这头青蛟在白天对地面法阵攻击的凶猛程度丝毫不逊色于那些龙子龙女,在场的人恐怕真的会以为这头大妖是假的,这样作贱,就不会暴起吃人吗?
满肚子便便,又脏又臭的人有烤得又香又酥的牛肉好吗?
李小白决定鸣金收兵,一方面他还没有摸透城外的献祭大阵,血色光柱虽然仍旧在增加,但是还没有到威胁天京城内的程度,看那些邪异的法阵符文,应该是在最后成形的那一刻,将法阵内的所有生灵一起献祭,因此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但还是有一些,另一方面白天对法阵的破坏和对邪兽群的剿杀,也成功击杀了两头兽王,所有人的战斗力所剩无几,硬要强撑下去,收获也不会更多,倒不如好生休养,明日继续扩大战果。
清瑶扁着小嘴直叫委屈。
看到李小白拿着餐刀将眼前盘子里的大块烤肉划拉来划拉去,好端端烤肉变成了肉粒,餐盘边上的火锅里汤汁翻滚,还摆着几碟生鲜菜肉和多种酱料,却自始至终都没有动手烫食的样子,香君女帝看在眼里,不由的急了起来。
除了身为大武朝万民的帝王之外,香君本身也是一个十分聪慧的女子,她心有灵犀,能够猜到李小白食不下咽的原因。
“没错,请诸位随我入宫,好酒好肉,随意享用!”
今天能一走了之,把自己埋进沙坑里当作鸵鸟,明天呢?后天呢?大后天呢?
在离席的时候,妖女却是偷了那杯竹叶青过来,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显然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想要拉小红鲤一块下水。
唯一令人遗憾的是,九位龙族当场陨落了一位,天空中又多了一朵属于龙族的云。
另一方面,天邪教也对这种对天京的物资补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