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51章 没有选择

在白樱儿的搀扶下,李小白靠在女墙旁往城墙外望去,脸色却阴沉了下来,邪兽群在大规模自相残杀,看似疯狂的举动之下,地面上的血色符文却越来越密集,越来越亮,不断逼近护城大阵。
“待会儿打起来,或者是逃跑,我可顾不上你,这儿还有两个呢?”
拼命?
两个妖女的妖气波动渐渐攀升至了巅峰,小红鲤的修为后来居上,在不久前就已经摸到了真丹境高阶的水准,现在更是水涨船高,与清瑶一样双双摸到了破劫境妖王的门槛边缘。
“你们几个,有兴趣一起来吗?”
现场剑拔弩张,大武士卒们,还有天宫门人无不戒备起来,对方若是敢向李小白动手,他们也决不会客气。
“乖,到远远的地方,看我怎么打败天邪教,再干掉那个天外邪神,大卸八块,然后切片下火锅!”
每一艘满舱小萝卜头的机关舟颤巍巍腾空而起,地面上便爆发出一片哭嚎声,能够登上机关舟的,大部分都是孩子,许多妇人把机会都让给了自己的孩子。
“小郎,不要,不要!不要这样!”
……
与那些吓破了胆的家伙相比,白家父女显然并不畏惧任何危险。
猩红色的人族之血在口腔内化开,格外香甜,可是一想到这是公子的血,洪璃的心情却是不由自主的低落下来,哪里还会再去想什么口感。
“知道了!”
“它们,它们疯了!”
连自己的性命都在不乎了,谁还和图书管什么龙族不龙族!难怪不惜与龙族一战。
龙女狄霜深深吸了一口气,她回过头望向自己的伙伴,他们已经不再是怒火冲天,而是有些微微震骇,这一人二妖分明是自寻死路。
“好!”李小白却出乎意料的点了点头,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用来劝说别人,轻轻拉开香君的手,说道:“你不是一个人,你的身后还有大武朝更多的子民,他们比我更需要你!去吧!”
海伦娜言简意骸地冲着白家父女示意了一下,在她眼里对自家小郎情根深种的白樱儿也算是锅里的肉,白老大也是亲家,顾不了太多的人周全,只能先让老李滚蛋,免得到时候拖后腿。
“告诉我全部!否则我决不介意与龙族一战!”
皇宫里还有一条秘道直通城外,但是只能用一次,除非最后关头,否则不能轻易擅启,一旦被天邪教发现,必然会被对方趁虚而入,守护天京到现在的守城大阵则不攻自破。
交予李小白的化龙术并不完整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出于龙族的骄傲,并不希望那些异种能够有机会成为他们的一员,另一方面想要化龙并不容易,哪怕得到正确的方式,甚至压根儿就没有想到对方得了化龙术没多久,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化龙。
太阳渐渐当空,城外的嘶吼声越来越近,密密麻麻的邪兽如同潮水般往天京涌来,温暖的阳光下,所有人却遍体生寒。
不过对和图书于绝大多数真丹境大妖来说,真丹境巅峰与破劫境的距离看似只差一张纸那么薄,实则却有如天堑。
李小白望向孙悟空、白面和足球,看看有没有愿意给城外的献祭大阵增加惊喜的。
“大胆!”
“香君姐姐,你放心走,我留下陪小郎!”另一个少女的声音传来,一身戎装的白樱儿走到近前,她的父亲白霜也同样是顶盔贯甲,持着一支大枪,说道:“我也留下。”
有人甚至为此欢呼起来,他们巴不得这些邪兽自己杀自己,最好全部死光光。
自视为天地的宠儿,龙族自然不会随随便便让其他拥有龙族血脉的种族成为自己的一员。
“这一次,我什么都不要!我帮你!”
事实上,城外的混乱也正如这些人所想像的那样,越来越多的邪兽尸横遍野,放眼望去。
三个小妖连忙直摇头,他们修为尚且不足,就不来添这个乱了。
天宫仅剩下的机关舟都是运载力有限的交通型机关舟,载上百人已经是极限,再加上往返,一艘交通型机关舟一天最多只能运走千人,对于困在帝都的百万人口而言,完全是杯水车薪,因此只能保证最重要的女人和孩子先走,财富和权势在此时完全一文不值。
越来越近的邪兽群突然像疯了一样彼此厮杀,城外血肉横飞,让城墙上的人们看得目瞪口呆。
“无妨!你们难道还没看出来吗?”狄霜抬起了手制止伙伴们的跃跃欲试,和_图_书继续说道:“他们要打算拼命!”
噼噼啪啪,距离城墙十丈开外的光幕发出让人心惊肉跳的巨大爆响,光幕外的地面上,邪兽尸体渐渐化作血水,邪异的血色符文完全成形,开始侵入护城大阵,两种力量爆发出激烈的冲突。
他服下一把助长气血的丹药,又开始放第三碗血。
老李全然明白,麻溜滚粗,谁让自己不会飞呢?
“献祭大阵提前发动了!”海伦娜来到小儿子的身边,她也猜到了天邪教的意图,旋即转过头对满头雾水的李大虎说道:“夫君,你也该离开了!”
“他们这是在主动献祭!”
不知多少真丹境大妖直至寿尽,也未能捅破这一层纸,或者在破境的雷劫之中灰飞烟灭。
李小白的一句话就让那些兴奋激动的人们当即坠入冰窖。
小红鲤说不出的心疼,可是看着清瑶姐姐也是舍命陪公子的模样,她也不得不狠下心来,捧着满碗精血一饮而尽。
“不!我不走!我要跟小郎在一起,哪怕是死,也要在一起!”
“我需要你帮我们完成化龙术,说吧,想要什么样的条件,只要我有!”
开弓已经没有回头箭,李小白无法容忍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有谁掉链子拖自己的后腿。
狂风卷来,雪域神雕雪娘化作一道黑色闪电,带着香君小娘子的哭声眨眼间消失在视线中。
龙子龙女们似乎无法相信他们之中的一员狄霜竟然一点儿也不着恼。
李小白望向化作黑和_图_书衣美妇的雪域神雕说道:“带着她离开天京,越远越好,城内百姓,无论贵贱,妇孺优先转移。”
在远处,天邪教教主带着最后的教众,满脸狂热的吟颂着献祭咒文。
听到李大魔头口出狂言,众龙子龙女们怒视着这个狂妄的家伙,准备给他一点颜色看看,竟然与龙族为敌,显然是嫌自己活够了。
龙子龙女们不经意间望了一眼城外,终于反应过来。
搂着婆娘飞天遁地自然是美的,可是已经客满了,他也没办法。
“这些邪兽在自相残杀!”
血色光柱密密麻麻,投射向无尽的天空,一道赤红色的通道渐渐成形,洁白的云朵也被染成了鲜红的颜色,光柱合拢的碧蓝天幕渐渐变得深沉黑暗,仿佛一条通往另外一个世界的大门即将开启。
李小白再次放完第二碗血,脸上血色尽失,换成任何人,如此失血,恐怕连站都站不稳了。
“白老大,樱儿,别走的太远。”
即便如此,机关舟旁的尸体很快堆积如山,为了自己能够活命,许多连明晃晃的屠刀也顾不得了。
没有龙族的帮助,强行发动化龙术是十死无生,即使有龙族的帮助,那也同样是九死一生啊!
香君死死的不肯松手,此时此刻,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女帝,而是一个柔弱无依的小娘子。
香君女帝带着哭腔紧紧扯住李小白的胳膊,虽然她依然不知道鲜血中的秘密,却是隐隐觉得他在冒着巨大的风险,甚至是牺牲自和*图*书己。
“哦,哦!”
迄今为止,敢在龙族面前如此叫嚣的家伙,往往都已经尸骨无存。
李小白的这个决定,仅仅照顾到女人和孩子,连老人都顾不上,城墙上的文武大臣们尽皆面如土色,有的甚至尿了裤子。
天京城内沸腾了起来,机关舟从皇宫内飞出,落在了坊间巷口,面临着生离死别的百姓们撕心裂肺地哭嚎,女人和孩子被优先送了上去,有人想要借机登舟,很快被明察秋毫的禁卫们拖了出来,无论身份高低,直接就地斩杀,杀鸡儆猴。
“找死!”
“狄霜,你还要帮他?他可是要与我龙族为敌!”
“我?我去哪儿?”
海伦娜压低了声音给这对父女面授机宜,至于别人的死活,只能听天由命。
老李满头雾水地指了指自己,好端端的,婆娘喊自己滚球,这算怎么回事?
……
几道剑光升空,城内仅有的术士护送着机关舟冲向城外,经过短暂的厮杀,终于突破刀嘴飞蝠邪兽的封锁,很快消失在天际。
城墙上的天宫中人齐声应命,事到如今,已经不认命不行了,只能想尽办法减少损失。
“遵命!”
白老大最不放心的就是自己的女儿,其次便是李家小郎,海伦娜的话正中他的下怀。
龙女狄霜却没有像自己的伙伴们那样勃然大怒,反而依旧语气如常地说道:“化龙决非易事,没有我龙族相助,完全是九死一生,不,十死无生,即使有我族相助,风险也同样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