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雨林选拔

第75章 林飞林云

“哥,怎么了?”林梦儿按下接听键,紧接着问道:“哥你能联系上爸吗?爸的手机打不通。”
王宸起床,洗漱完毕,来到了餐厅,这时候陈天雄已经去公司了,陈母在客厅里看电视,餐厅里只有王宸跟陈心怡两人。
王宸点了点头,正色说道:“是,我可以感觉的到,我也喜欢她,不然的话……我也不会来到这里。”
“算了,不去想了,应该不可能的,如果他们真的还活着,怎么能忍心抛下自己的骨肉二十年呢?”王宸自语了一句,便起身朝着客房走去。
“恩。”林云点了点头,对着林飞说道:“大哥,你让人调查一下爸出事前他身边的人,特别是经常跟他外出的人!被一窝端,这明显是出了内鬼!”
“实话实说。”林云轻声说道。
“爸已经被抓了,华夏梦儿是不能回了,不然肯定会被警方控制!现在她知道这些事也无所谓了,毕竟这里是美国,不是华夏!华夏警方就算知道梦和*图*书儿,也渗透不到这里来!”林云摇下车窗,望着窗外说道。
“据我所知,你家里应该没有其他人了吧?”客厅中,陈天雄跟王宸坐在沙发上,每人身前都有一杯茶水。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回答。”陈天雄笑了笑,将茶杯放在桌子上,继续说道:“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是想让心怡找个可以入赘的,但如果真那么做的话,心怡估计一辈子都会不开心,她真的很喜欢你,这点儿你应该可以感受的到。”
“呃……被流弹扫到了而已。”王宸随口说道。
早餐很简单,一杯牛奶,一个鸡蛋,以及两根油条跟一碗豆浆,虽然剂量不多,但营养已经够了。
“吃完饭我们去哪儿?”陈心怡一边吃饭,一边问道。
“好,我陪你一起去。”陈心怡点头。
“傻丫头。”王宸闻言,心中升起一阵暖流,伸出手掌,微笑着抚摸了一下陈心怡的脸颊。
“我爷爷跟我说过,我刚出生的时和图书候我爸妈就没了,但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三年前我又问过我爷爷一次,但我爷爷还是那个说辞!”王宸说道。
“奇怪,爸跟王宸的手机怎么都打不通?”林梦儿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皱眉自语道。
“叮铃铃!……”就在这时,林梦儿的手机响了起来,号码是她二哥的。
“实话实说?梦儿知道这事之后,那她不也入水了吗?她可是我们唯一的妹妹啊!”林飞皱眉。
……
“等着,我跟你大哥马上过去。”林梦儿的二哥说完,还没等林梦儿回话呢,便挂断了电话。
“起床吃饭吧,都凉了。”陈心怡莞尔一笑,拍了拍王宸的手背,离开了房间。
一辆白色的悍马奔驰在纽约的街道上,车里坐着两个男子,开车的是一个脸上有疤痕的男子,身高一米八,体型魁梧,这是林梦儿的大哥,林飞。
另外,大阅兵真的很热血沸腾啊有木有?
以前他以为自己爸妈真的没了,但现在经过陈www.hetushu.com天雄一说,他也感觉有些不对劲儿。从小到大,王宸每次问他爷爷关于他爸妈事情的时候,他爷爷总是用同样的话敷衍。
“你现在在哪儿?家里还是?”手机中传出一道声音,声音是林梦儿二哥的声音。
“家里啊。”林梦儿如实说道。
“对了,你确定你爸妈已经没了吗?”不知为何,陈天雄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陈心怡打开客房门,然后轻步朝着床头走去,走到王宸身边之后,她温柔的拍了拍王宸的脸颊,说道:“起床了,大懒蛋!”
陈心怡贝齿轻咬朱唇,望着王宸,说道:“说实话,我真的很希望你退伍,但是我不想束缚你的自由,特别是你想做的事情,我感觉的到你很喜欢军队的生活,为了可以再次跟你有共同语言,我才决定参军。”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是一个身高一米八二,体格中等的男子,这个男子看上去很文静,是林梦儿的二哥,林云。
“这是枪伤吧?”陈心和*图*书怡指着王宸左臂,美眸中浮现一抹担忧。
“做不出来。”陈天雄摇头,紧接着说道:“好了,不说这个了,你爸妈的事情我也只是一个猜想而已,今天喝的有点儿多了,我先去睡了!客房我让李妈收拾好了,你也早些休息吧。”
王宸摇头,毫不犹豫地说道:“不可能,姓是老祖宗给的,就算把命丢了,也不能改姓的!我一样,以后我跟心怡的孩子也是一样。”
“不可能吧,如果他们真的还活着,这二十年会不来看我?如果是您的话,您做的出来吗?”王宸皱眉问道。
“恩?”王宸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看到是陈心怡之后,露出一个微笑。
陈天雄说完便朝着卧室走去,待到他离开之后,王宸将茶杯中的茶水饮尽,沉思了下来。
“老二,怎么跟梦儿说这件事你想好了吗?”林飞一边开车,一边问道,他的眼神很冰冷,加上脸上的疤痕,显得很狰狞。
“虽然我感觉以你的脾气不可能答应,但我还是和_图_书想问一下,你有没有入赘的想法?”陈天雄抿了一口茶水,轻声问道。
“好!”林飞眼神阴冷了下来,沉声说道。
……
“那好吧,到了之后你跟梦儿说吧。”林飞说道。
“我想回趟家,自从我爷爷没了之后,那个家我还没回过。”王宸说道,以前因为执行任务,所以他只来得及到他爷爷的墓前一趟,现在他有时间了,想回去看看。
“你的资料我仔细查过,你家里人的资料,特别是你爸妈两人的资料,完全一片空白,说不定他们还活在这个世上。”陈天雄望着王宸,正色说道。
与此同时,美国纽约唐人街,这时候的美国时间是夜间。
次日清晨,八点钟,王宸还没有睡醒,可能是昨夜喝了太多酒的原因。
“对。”王宸点头,这点儿没有什么不能承认的。
光着上身,王宸靠在床头上,先让自己清醒一会儿,陈心怡仔细打量着王宸的身体,令她在意的不是那媲美健美先生的肌肉,而是王宸左臂的一个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