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雨林选拔

第100章 意外之变

“我是一个华夏的毒枭,之前在林先生手下做事,在他出事之前来纽约的,这个人就是为了逮捕我才追到的这里!”黑子对着林飞说道。
就这样,在被枪口指着的情况下,王宸跟黑子以及小月都被带上了面包车,在面包车上,王宸、黑子以及小月三人都被带上了手铐。
话语落下,王宸瞳孔一缩,他早就听说过林江海有两个儿子在美国,现在看来……林江海的两个儿子也不是善类。
“那这家伙来美国干什么?”林飞脑子转的没有林云快,问道。
黑子瞥了王宸一眼,眼神中的意思是这是群什么人?
“我当然认得你,不过你还不认识我!还有你的话别说的这么早,什么叫我们无仇无怨?我们的仇恨可大着呢!”林飞舔了舔嘴唇,脸上的伤疤很是渗人。
……
林飞跟林云抽着雪茄来到了这里,随行的还有四名黑人大汉,两名黑人大汉搬了两张凳子,放在了林飞跟林云的后面,林飞跟林云随之坐下,冷笑着望着http://m.hetushu.com王宸。
“恩?”突然的状况使得王宸跟黑子两人脸色齐变,他们想也不想的朝着后面退去。
王宸跟黑子两人完全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却知道对方来者不善。
林云笑了笑,起身从林飞手中接过匕首,毫不犹豫的刺入了王宸的大腿上。
待到面包车跟悍马车离开之后,这个人拿出手机,给Carly拨出了电话。
“好小子,竟然还想骗我!”林飞脸色一寒,掏出镀金的沙漠之鹰,便想扣动扳机。
“我叫林飞,他叫林云,我们父亲是林江海,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林飞站了起来,拿起一旁的匕首,朝着王宸走了过来。
面包车跟在悍马车后面离开了居民区,不过他们却没有注意到一个人,这个人戴着墨镜,拿着报纸蹲在马路旁,他就是Carly离开之前留下的眼线。
“你们两个是什么人?”林飞跟林云重新坐在了凳子上,对着黑子跟小月问道。
www.hetushu•com他们被带到了地下室,从这间房间的布置来看,应该是一个刑场,里面有着各种刑具!王宸推测这些人可能是美国的华人黑势力。
“大哥,你太冲动了,不能让他这么容易死去。”就在林飞扣动扳机的刹那,林云一把将林飞的手臂按下。
“什么仇,什么怨,你说来我听听。”尽管被控制,但王宸心中依然很冷静。
“也是,我刚才冲动了,差点儿便宜了这家伙。”林飞点头,将镀金的沙漠之鹰放在了桌面上。
“现在他在我们手上,我们有的是时间玩他,你说呢?大哥。”林云微笑着望向林飞,只不过他笑的很冷。
“上车!”林飞望着王宸,冷声说道。
王宸保持沉默,闭起了双眼,意思是见机行事吧,现在他不知道这些人是谁,能怎么办?
一个小时之后,悍马车跟面包车停在了一栋别墅前,然后王宸、黑子还有小月被带下车,朝着别墅里面走去。
“下面的人说王宸一来就好像在找什和*图*书么人,只不过找的人不是我们!”林云笑了笑,瞥了一旁的黑子跟小月一眼,说道:“是他们,一男一女来到纽约的人。”
王宸、黑子以及小月三人下楼,黑子没有带枪,因为此行是要返回华夏,没必要带枪。而王宸身上更没有枪支,小月连枪都不会用,更别说了。
“你们这么做不合适吧?以前我跟着林先生,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黑子皱眉,喝问道。
“砰!……”一声巨响传出,子弹打在地面上,将水泥地给打了一个窟窿。
“王宸对吗?”林飞手中把玩着镀金的沙漠之鹰,问道。
林飞听到这句话之后,顿了一顿,望了林云一眼。
“原来是这样,你们就是老板的两个儿子。”王宸望着林飞,紧接着说道:“你们抓我应该是认为我出卖了老板吧?但事实不是这样的,我没有出卖老板,只是当时情况危急,老板让我自己脱身,然后找机会来美国找你们,但是我还没找到你们呢,你们就找到我了。”
“是么?不过和_图_书你是谁对我们而言不重要!你的话是真是假也无所谓,是真的你也得死,假的你也得死!”林云抽了一口雪茄,吐出一口烟雾。
然而刚刚转身,一名面部带有伤疤的青年跟一名清秀的青年挡在了他们面前,这两人手里拿着枪,枪口指着王宸跟黑子,正是林飞跟林云。
“啊……”王宸吃痛,闷哼了一声。
“合适不合适的又怎么样?我没时间浪费在小鱼小虾的身上,所以我不可能去辨别你话语的真假,王宸会死,你们也会死!正如你所说,你是我父亲的手下,那就更应该去下面陪我父亲了!”林云冷笑,这是一个跟林江海一样冷血的人。
黑子笑了笑,望向面包车众人的眼神中闪过一道冷芒,他实在想不到在即将离开之前,他还有机会跟王宸并肩作战。
“我的家人都被他们控制了,我如何反抗?”黑子说道,他想找机会脱离控制,然后再把王宸救出来。
黑子眼神再动,意思是问王宸现在怎么办。
“你们是谁?竟然认得我?不hetushu.com过我们好像无仇无怨吧?”王宸皱眉,这个人竟然认得自己。
“哦?既然是毒枭,为何我看到你们一起走出来呢?而且你还不反抗。”林云眉头一挑,问了一句。
小月坐在黑子的旁边,身躯发抖,显然很害怕,黑子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歉意,这件事情把小月给牵扯了进来,他实在很自责。
王宸额头浮现密密麻麻的汗珠,是因为疼痛的原因,他被林云扎了一刀,鲜血正在不停的从伤口流出。
三人走出楼道,朝着居民区外走去,但是就在三人即将走出小区大门的时候,三辆面包车突然行驶了过来,停在了三人面前。
“大哥不要被这家伙的花言巧语给糊弄了,他可是当时父亲最信任的人,而父亲的团伙被一网打尽,也就是说警方得到了所有的成员资料,能做到这些的,好像只有内鬼!”林云将匕首拔出,王宸的裤脚被鲜血染红。
王宸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这是群什么人,黑子刚来美国,不可能有仇家,王宸就更别说了,他哪来的仇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