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雨林选拔

第133章 最后七天

“这好像跟你无关。”梅雨萌没有正面回答,说白了她是看在王宸面子上,再说的准确一点儿……是看在李臣飞跟王宸关系的面子上。
“让陈心怡跟我一起,我自己太无聊了,找个人陪我。”梅雨萌说道。
她不知道陈心怡是谁,又有什么后台,但她却清楚梅雨萌是谁,有着怎样的后台!既然梅雨萌都说出这句话来了,也就是说……陈心怡以后可以百分百的留在部队里了。
“到时候再说吧。”梅雨萌背对着许华颖,说道。
“什么?”陈心怡听到梅雨萌的话,不解的望着她。
“谁说无关的?我感觉我跟她挺合得来的,让她以后当我的助手不行吗?或者等她熟悉了信息化作战之后,可以跟我一起并肩作战的。”梅雨萌双手抱在胸前,神色有些孤傲。
“这梅雨萌到底是什么人?在新兵训练期间都可以请假?而且还不是她自己一个人!”不少新兵窃窃私语。
这时候http://www•hetushu•com不宜苦训,顶多就是练习一下射击而已。
王宸昨天夜里跟她说过再待一星期就会离开,所以陈心怡一直想跟连长或者许华颖请个假,但一想起这请假的理由……她就妥协了,毕竟这个理由连她自己都唬弄不过去,更别说许华颖了。
次日清晨,王宸等人吃完早饭之后,从新兵营的仓库中搬出训练用的到的东西,十个单杠以及假体木桩被固定在了靶场上。
“谢谢。”梅雨萌道了一声谢,便准备起身离开,但就在她刚刚站起来的刹那,许华颖的话让她停了下来。
待到陈心怡跟梅雨萌离开之后,张叶以及一些新兵都面面相觑。
“……”这句话落下,陈心怡一愣,紧接着起身,对着靶场的方向望了一眼。
许华颖听到这句话,望着梅雨萌问道:“你跟她很熟?”
“先请一个星期的假。”梅雨萌说道。
“谢什和_图_书么?以后我们接触的时间多着呢,而且跟他们在一块儿一个星期,比在新兵营里训练几个月……学到的东西都多!许华颖正是明白这一点儿,所以才对请假一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梅雨萌说道。
“你说的很对,但这好像跟陈心怡无关吧?”许华颖反问。
“你请假干什么?”许华颖问道,她没有拒绝,因为梅雨萌在新兵营里训练不训练的都无所谓,这个新兵的综合实力直追老一辈的老兵。
离开之后,她来到了新兵的训练场上,走到正在休息的陈心怡身边,说道:“走吧,我帮你跟许营长请好假了。”
“什么意思?”许华颖黛眉皱起。
“我懒得打听,好了,我批准了,你可以出去了,但不能离开军营。”许华颖望着梅雨萌,正色说道。
“谢谢。”陈心怡没有多说什么。
“好吧,我明白了。”许华颖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如果李臣飞在这里的话,和-图-书我肯定会请假的。”梅雨萌瞥了一眼陈心怡,笑着说道。
“好。”梅雨萌转身,笑了笑,问道:“那陈心怡呢?”
现在梅雨萌帮她把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显然这个女人也知道王宸他们一星期之后就离开的事情,明显是在帮陈心怡。
“你刚才所说的先请一星期,是不是一星期之后还会请假呢?”许华颖问道。
“如果她想去的话也一起吧,上面正好让我找几个端茶送水的人,你、陈心怡、张叶,就你们三人吧。”许华颖低头说道。
“许营长,此时已经不是几十年前的人海作战时代了,这是一个信息化的作战新时代,特别是对于我们女兵来说!”梅雨萌听到拒绝,并没有跟上次一样暴走,而是耐心的解释。
新兵训练期间是可以请假的,但只可以请病假,梅雨萌跟陈心怡两人并没有感冒,身体素质也都不错,这明显不是病假。
“你怎么知道我想请假的?”在路上,陈心怡对着和*图*书梅雨萌问道。
“好,那许营长你先忙着,我出去了。”梅雨萌嫣然一笑,离开了这里。
话语落下,许华颖黛眉一皱,什么叫先请一个星期的假?难不成你还有后请?
“这点儿我明白,但是许营长没彻底明白我的意思,我意思不光我一个人请假,还有一个人。”梅雨萌坐了下来,露出微笑。
“说了有点儿私事了,许营长难道还想打听别人的隐私吗?”梅雨萌莞尔一笑,说道。
“不会的。”梅雨萌摇头。
“什么私事?”许华颖停下手头上的工作,望向梅雨萌。
“不用到时候了,我一起批准了,那场海选几十年难得一遇,我也想去看一看,到时候一起去吧。”许华颖说完,便继续开始整理资料。
“进来。”许华颖听出了梅雨萌的声音,问道:“你来找我干什么?”
二十个人,两个人一组,总共分十组,开始了训练。
“有点儿私事,想让许营长帮个忙。”梅雨萌走到许华颖http://www•hetushu.com身前,轻声说道。
梅雨萌穿着军装,一步一步的朝着许华颖的办公室走去,当她来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打了一个军礼,报告了一声。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特训的时间还剩下最后的一个星期。
“还有一个星期他们就‘演习训练’完了,我帮你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我这么说你懂了吗?”梅雨萌说道。
“想去就去吧,我跟你一起。”梅雨萌说完便朝着靶场走去,陈心怡顿了一下,跟在梅雨萌的身后。
“我们去的话……不耽误他们训练吗?”陈心怡顾虑的问了一句。
这种训练是枯燥无味的,但却是极其考验耐力以及意志力的训练。
话语一落,许华颖毫不犹豫的拒绝,道:“不可能,她是百分百的新兵,没有任何的经验,如果这时候我让她跟你一起乱搞,这是对她的不负责!”
她很清楚,海选马上就要开始了,而且苦训已经训练的差不多了,剩下的最后一个星期是一个过渡期、放松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