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兵王无双

第200章 返回0824

以前也进行过多次的“第七人”选拔,很多人都曾经拥有过“龙牙”这个代号,比如李建军,但也只是曾经拥有而已!
“对了,你们还没给我介绍一下呢,这小伙子是谁啊?”罗母望着王宸,打量了几眼,对着李建军问道。
罗父还想说些什么,但还没等他说完,李建军便将其打断,望着王宸,抢先说道:“是,的确要有人打破这个规矩,我相信你。”
李建军瞥了罗父一眼,笑了笑,闷头吃饭,罗父一副彻底无奈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至于罗芸……则是一副认命的样子,随自己的母亲疯去吧。
“才二十啊,这么小。”罗母皱了皱眉,一旁的罗芸一愣,显然没想到王宸只有二十岁的年纪。
次日清晨,吃过早餐之后,李建军跟王宸打上计程车,朝着直升机的停机处赶去。
“我下面的一个兵,前些日子跟我一起去办事了,今天一起路过这里,然后就一起过来了。”李建http://m•hetushu.com军随口说道。
“好,路上小心。”罗父起身,眼神复杂的望着李建军说道。
菜很简单,五菜一汤,两个肉菜,三个素菜,一个海米疙瘩汤,主食是馒头跟米饭。
“有了!”王宸微笑着说道。
酒足饭饱之后,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此时众人在客厅里聊着天,李建军看了一下时间,起身对着罗父说道:“好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时间不早了,我们就先回去了。”
“走吧,回去看看他们训练的怎么样了!”李建军跟王宸先后登上直升机,直升机起飞,朝着0824基地的方向而去。
“好,我们走了。”李建军跟罗父跟罗母道别,然后朝着房门外走去,王宸跟在他的身后。
话语一落,罗母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罗芸瞥了王宸一眼,继续吃饭,不过不知为何她心中有些沉闷了起来,不过细想一下也对,这么优秀的http://www.hetushu.com一个男人,怎么可能没有女朋友呢?
“话是这么说,只不过……”
“来,第二杯!”这时候,李建军举起了酒杯,缓解了尴尬的局面。
“家里还有什么人啊?”罗母继续问道。
这时候,罗母瞥了罗芸一眼,又望了王宸一眼,轻声自语道:“芸芸二十三岁,不过俗话说的好,女大三,抱金砖。”
“您当这是啤酒呢?还一人一瓶……”罗芸黛眉皱起,白酒一瓶就是一斤,喝一斤白的还叫少喝点儿?
“……”王宸无语了下来,这完全是查户口的趋势啊!但他还是如实说道:“没了。”
“对不起啊。”王宸的话语落下之后,罗母歉意地说道,罗父、李建军以及罗芸都齐齐一愣,显然都没想到王宸的身世会是这样。
离开小区之后,两人打了一个计程车,去了一家宾馆,住了下来。
“我就随口一说,没别的意思。”罗母笑了笑,表情上有些尴和*图*书尬,不过相比起罗母,王宸的表情更加尴尬,是吃饭也不是,说话也不是,更重要的是……这些话他还没法接!
“喝点儿吧?这么长时间不见了。”罗父将饭桌上的三瓶茅台酒拿过,然后将两瓶各自放在了王宸跟李建军的位置上。
“没事儿的。”王宸笑了笑,随口说道。
“没事儿,今天让你爸喝点儿吧,他高兴。”罗母轻轻拍了拍罗芸的手掌,微笑着说道。
当计程车行驶到距离停机处还有一公里的时候,两人下车,然后徒步走到了那里。
“总要有人打破这个规矩,不是吗?”王宸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轻声说道。
“二十周岁……”王宸如实说道,虽然他也感觉罗母这个问题有些那啥了,但如果他不回答的话,显得更不好。
“以后有时间常来玩。”罗母对着李建军说道,但她跟罗父都很清楚,怕是下次再来……就是几年后了。
“妈……你瞎说什么呢!”罗芸脸颊红了下hetushu.com来,不知道这么多人都在这里吗?
罗父望着王宸,眼眸中闪烁着回忆。
“……”突然的话语,使的李建军以及罗父都愣了一下,罗芸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她了解自己的母亲,知道她母亲又开始担心她嫁不出去了。
“S市。”王宸微笑着回应道。
饭菜做好之后,众人一起走到饭桌上,然后坐了下来,房子是三室一厅的,只有客厅,所以客厅跟餐厅也就一体了。
“不错的地方,什么时候参军的啊?”罗母放下碗筷,望着王宸。
“两年前。”王宸说道。
“这个代号曾经很多人都拥有过,但迄今为止,却还没有任何一人敢说不还回去了!”
“多大了?”罗母对着王宸问道。
“来,开饭前第一杯!”罗父举起酒杯对着饭桌碰了碰,以示意碰杯,就这样,第一杯酒下肚。
“哪里人啊?”饭吃了没几分钟,众人都沉默不语,罗母感觉气氛有些沉闷,便继续跟王宸谈话。
“咳!……”罗父咳http://m.hetushu.com了一下,意思是提醒罗母的话有些偏题了。
“爸,您少喝点儿吧。”罗芸轻声说道,她知道罗父有旧疾,喝酒不太好。
“伯母。”王宸起身对着罗母点头示意了一下,在罗母点头后,才坐了下来。
“随兴喝吧。”李建军打开酒盖,将125ML的杯子倒满,罗父也随之启开,王宸看到两人都启开之后,才动手启开,然后倒满杯子。
“有女朋友了吗?”终于,罗母问出了最重要的一个问题,王宸心中也暗自松了一口气,您说您一开始就直接问这个多省事啊?非整这么多没用的铺垫问题!
“放心,我少喝点儿,就一瓶,不喝多了。”罗父笑了笑,望着王宸跟李建军说道:“你俩也是,一人一瓶,不能多!”
王宸跟罗芸相视了一眼,微笑着点头示意了一下,罗芸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那我也只能相信了,虽然这两个计划已经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了。”罗父笑了笑,举起茶杯嗅了嗅茶香,然后又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