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兵王无双

第202章 要站着死

王宸点了点头,坐了下来,开口问道:“您把我喊来这里是……”
“的确,现在还不是让你知道的时候。”老人的眼神在这时变的无比的凌厉,甚至凌厉的可怕,就连王宸在看到老人的眼神时……背后都生出了一股凉气。
“无妨,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已经不需要这个东西了。”老人笑了笑,眼神中没有一丝对死亡的恐惧,尽是坦然,他指着一旁的座椅说道:“坐吧。”
“恩。”护士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进去吧,老人只让你一个人进去。”军医望着王宸,眼眸中有些伤感。
来到医务室,一名穿着军装的军医走了出来,跟他一起出来的还有几名医护人员。
“我的时间不多了,本来是想好好教导教导你的,但已经没机会了!”老人再次走到窗前,望着窗外的落了一地的树叶,继续说道:“记住一句话,杀伐之道,无非三个字,快、准、狠!这三个字和*图*书听上去很简单,但却足以让你一生受用。”
“想跟你聊聊天,怎么?不愿意跟我这个即将入土的老头子说说话?还是嫌弃我一会儿清醒,又一会儿糊涂呢?”老人大笑了几声,对着王宸问道。
老人望向王宸,先前凌厉的眼神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温和,他笑着说道:“我的确认识你爷爷还有张爱民,但他们的身份我不能告诉你,还有关于那个盒子的任何信息我也不能告诉你!因为……既然你爷爷跟张爱民没有告诉你,自然有着他们自己的理由!”
“您问。”王宸点了点头,应了一句。
“首……首先我先问你,你爷爷跟张爱民还在吗?”老人将没喊出的“长”字吞下,改口说道。
“老伯,您认识我爷爷跟张爷爷?还有,我爷爷跟张爷爷退伍之前到底是什么身份?还有……这个盒子到底是什么东西?”王宸一口气问出三个问题,表情和-图-书上很焦急。
“好。”王宸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走进了医务室,说实话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老人会在这个时候喊他过来,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王宸看到老人低头不语,有些急了起来,开口提醒道:“老伯?”
老人闻言,点了点头,说道:“既然那个东西还在,也就是说你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对吗?”
“对。”王宸点头。
军医没有回话,再次叹出一口气,朝着通讯室走去,边走边说道:“我亲自去通知将军吧。”
“这样啊……”王宸低下头,没有继续问下去,因为他知道,老人既然决定不说了,那就肯定不会说的。
“有,一张纸条跟一个小盒子。”王宸摸了摸身上,继续说道:“小盒子在我的装备包里,今天刚下机没来得及拿出来,纸条上写着四个字,精忠报国。”
“呃……”王宸茫然的应了一句,表情跟眼神中尽是不解www.hetushu•com
王宸走进医务室,随手将门关上,此时老人正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旁边立着氧气罐,鼻孔中插着氧气管。
“我爷爷已经走了,张爷爷还在。”王宸如实说道。
“就是他吗?”那名军医对着护士问道。
老人从病床上坐起,然后准备拔下氧气管,王宸看到老人的举动,脸色一变,想要开口阻止老人,但还没等他开口呢,便被老人举手打断了。
“您是说那个兵?”一旁的护士对着军医问道。
“我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而且你放心,这个时候了……我不会糊涂的!如果要死的话,昨天的时候我就已经死了!”老人拿过床头洗的发白的灰色军装,然后披在了身上,站了起来,他现在的样子就跟一个没事人一样,但王宸可以看出……老人是回光返照。
老人仿佛听到了声音,睁开布满皱纹的双眼,瞥了王宸一眼,他望向王宸的眼神很温和,也很慈祥,笑着说http://m•hetushu.com道:“你来了?我就知道我可以等到这一天。”
“像什么?”王宸一愣,皱眉问道。
老人没有回话,低下头,心中自语道:“果然是这样吗?我就说嘛……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如此相像之人,天不亡我龙组啊,这么多年了,上面重建龙组计划也失败了这么多次,想不到最后的结果还是因果循环啊!”
“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老人没有直接回答王宸的问题,继续说道。
社会中的医生或许有着好坏之分,但部队中的医生却是真正意义上的医生,行的是救死扶伤,不是为的金银细软。
“回床上躺着?”老人笑了笑,摇头说道:“人的一生就跟这落地的树叶一样,迟早有着落叶归根的一天,多活这么几分钟又有什么意义呢?而且我也不想躺在那里等死,一日是军人,终生是军人!哪怕是死……我也要站着死!”
老人走到窗前,对着窗外看了一眼,又瞥了http://m.hetushu.com王宸一眼,略有感叹地说道:“像,真像啊……”
“王卫国跟张爱民是你的什么人?”老人微笑着问道,话语落下,王宸瞳孔一缩,立即从座椅上站起,望着老人正色说道:“您……您认识我爷爷跟张爷爷?”
“老伯,您还是回床休息吧。”王宸望着老人的背影,担忧地说道。
“您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王宸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待到王宸进去之后,一名通讯兵焦急的跑了过去,走到军医面前轻声说道:“将军来电话了,此时正在赶往这里的飞机上,他问老兵的情况怎么样了。”
“你爷爷走的时候可有东西留给你?”老人在听到王宸爷爷离世之后,眼眸中闪过一抹伤感,但紧接着被他掩去。
“油尽灯枯,回光返照。”军医叹出一口气,继续说道:“其实昨天他昏倒,我给他检查的时候他就已经不行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能坚持到现在,估计是还有着什么不能舍弃的执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