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兵王无双

第212章 王子公主

张爷爷没有孩子跟后代,自然将王宸当成了自己的亲孙子一样看待,此时也算是享受了一把儿孙之福。
“必须要端庄一点儿,正式一点儿,这可是咱们第一次同时出境呢。”陈心怡不耐其烦的为王宸整理着衣装。
“完美!”王宸如实说道,陈心怡本来就很漂亮,化妆不化妆的没多大区别,此时只能算是锦上添花。
“对,的确是这样,还是咱们两个去吧。”王宸点头。
“再说了,李臣飞跟张少云又不是跟我们一个班级的,你也知道,他俩除了跟你对路之外,跟其他的同学都不对路,去了会让很多人尴尬的。”陈心怡说道。
随便聊了一些家事,七点半的时候,王宸跟陈心怡离开了这里,朝着陈家的方向赶去。
晚上七点钟,吃过晚饭之后陈心怡将碗筷收拾到厨房,王宸问了张爷爷最后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关于他父母的事情。
“要不等臣飞还有少云他们来了一和图书起吧。”王宸想起李臣飞跟张少云过几天会来,开口说道。
这是一句实话,王宸小时候的确比其他人家的孩子懂事的多。
“去了不就知道了吗,而且这事还用得着张扬吗?”王宸摇头一笑,随口说道。
“说的也是,瞧我都老糊涂了。”张爷爷笑了笑,望着陈心怡说道:“结婚是不急,但事情得定下来吧?不然到时候咱家里没人……不像样子啊。”
“忍着!就一天而已,这都忍不了吗?权当是为结婚的时候做排练了。”陈心怡摸了摸王宸的下巴,拿起剃须刀,放在王宸手里,说道:“还没刮干净,再刮刮。”
“王宸,刚才我用手机挂QQ的时候,在高中班级群里聊了几句,他们知道我回来探亲之后,说要聚会一次,你一起来吗?”路上,陈心怡对着王宸说道。
“还是算了吧,毕竟他们来的时候你那些战友也会一起来,咱们去聚会,把人家晾和*图*书在那里多不好?”
外套陈母没有买太多,就买了一套,毕竟外套在部队里用不上!但内衣跟保暖内衣买了很多,都用行李箱装起来了。
“现在法定结婚年龄二十二岁呢,不是您那时候了,所以不急。”王宸微笑着说道,他现在才二十周岁,还差二年。
陈心怡买了熟食跟青菜,王宸从她手中接过,然后放到了厨房,现在还不到吃饭的时间,才下午三点半。
“瞧您说的,您怎么也能活到一百岁啊,这还早呢。”王宸听出了张爷爷的意思,老人是怕等不到那天。
“会的。”王宸握着陈心怡的手,微笑着说道。
夜里,陈心怡跟陈母一起睡的,估计母女两个有很多悄悄话要说。陈天雄还没回家,看来公司里真的很忙,王宸自己在客房的睡的。
次日清晨,吃过早饭之后,王宸跟陈心怡便开始准备去参加同学聚会。
陈心怡嫣然一笑,站在那里望着王宸,仿和*图*书佛在等待着什么。
“好难受……”王宸瞥了一眼红金色领带,穿习惯了军装,他真的戴不习惯这玩意儿,感觉全身别扭。
王宸笑了笑,走到陈心怡面前,伸出手臂,做出一副邀请的样子,说道:“走吧,美丽的公主。”
“他们还不知道咱们两个的事儿呢。”陈心怡拍了拍王宸后背处的尘土。
回到陈家之后,陈母并没有询问王宸跟陈心怡去哪儿了,拿出在商场买的衣服让王宸还有陈心怡试一下。
他那个班级里很多同学上学的时候都属于凌云霄一波的,都没少挨李臣飞还有张少云的揍!虽然现在都各有所成了,但见面难免尴尬。
“我感觉堵的不错啊,主角总是在最后登场嘛。”陈心怡莞尔一笑,轻声说道。
老人的话让他们有些鼻尖发酸,老人到了这个年纪,也就只看重这些了。
等到陈心怡回来的时候,王宸跟张爷爷的话题已经变了,两人在说王宸小m.hetushu.com时候的事情,说他多么调皮,但却很懂事。
“……”王宸翻了翻白眼,他感觉这不是去参加同学聚会,而是自己要去相亲!
因为他知道自己家里条件不好,就他爷爷一个经济来源,所以别的孩子有玩具玩他没有,但他从没有开口要过这些东西。
“好的,王子殿下。”陈心怡揽住王宸的手臂,两人一起朝着别墅外走去。
“别整理了,再整理也是这个样子。”王宸站在镜子前面,有些无奈地说道。
“等我会儿,我去化个妆。”陈心怡跑到了自己的卧室。
“这车堵的。”王宸靠在座椅上,望着车窗外。
“化个淡妆而已,用不了多少时间的。”陈心怡说完,五分钟之后,走出了卧室,转了一圈,对着王宸问道:“怎么样?”
“可以,是该聚聚了。”王宸点头,陈心怡没有说跟王宸一起回来的事情,毕竟王宸参军没有多少人知道。
张爷爷听到这个问题之后,脸色变了变,和*图*书又把王宸爷爷之前跟他说过的原话说了一遍,王宸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麻烦您了。”王宸试穿了一下,大小刚刚好,这下明天去聚会……不用愁衣服了。
红色的宝马X6行驶在S市的街道上,这个时间段堵车很厉害,这都快十一点半了,两人还被堵在路上。
晚饭是王宸跟陈心怡一起做的,吃饭的时候把张爷爷高兴的合不拢嘴,连声说好吃。
“不用化了,很漂亮。”王宸看了一下时间,十点半了。
话语落下,王宸跟陈心怡相视了一眼,沉默不语。
“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日子定下来了没?”张爷爷对着王宸跟陈心怡问道。
张爷爷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欣慰地说道:“只要能看到你成家,我这辈子也没什么遗憾了!你爷爷走的早,没看到,我必须得看到才行啊,这样到了下面,也可以跟他说说这孙媳妇长啥样,你变什么样了不是?如果能等到曾孙出来,那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