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兵王无双

第252章 血色邪龙

“你这小娃娃,别人花几百万请我出手,我都不做这活儿,而你倒好,还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如果不是跟龙组有些渊源,我现在立马就收拾东西走人!”老汉的表情有些不太高兴,怒声说道。
“斩首任务!”李建军摊手说道。
这是一条几乎遍布王宸整个上半身的红龙,无论是前身还是后背,龙头在王宸的左胸口,龙尾在王宸的身后!整条红龙看起来栩栩如生,无论是一根龙须还是一片龙鳞,老汉都将其刻画的惟妙惟肖!
“任务?什么任务?”王宸听到任务两个字,表情严肃了下来。
王宸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忍受下来的,只知道完成之后,他的汗水已经湿透了全身,这是第五天,王宸的纹身处早已恢复。
“你出去吧,每天把饭菜放在门外就可以了。”听到王宸答应了下来,老汉对着李建军说了一声,这个老汉有些顽固,虽然这门手艺已经不重要了,但http://m•hetushu.com还是不想被人看到。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眨眼间第五天已然到来!这五天里李建军对李臣飞等人的说法是王宸出去执行任务了,对于这个说法,李臣飞等人倒是没有多少怀疑。
“来吧!”王宸没有再说什么,快速的将上身衣服脱光,坐在了床上。
“好。”王宸点头,古时的纹身要比现在的纹身机疼的多,而且档次也是不一样的。
“完美。”老汉望着自己的杰作,连连点头。
“呵呵,难不成我这么大把年纪了,还骗你不成?”老汉笑了笑,说道:“好了,事情办完了,我也该走了,总算是完成了一个承诺,也完成了这辈子最满意的一个作品,死而无憾了,哈哈……”
“有话直接一口气说完,别藏着掖着的,你说着不累,我听着都累。”王宸说到这里,将吃光的苹果扔到了垃圾桶里,继续说道:“当www•hetushu.com然,你不想说也无所谓,什么演习规则?这些东西全都是摆设,战争之中……哪有什么规则一说!”
“您别生气,他只是一时间还接受不了。”李建军圆场道。
“真是的,想跟你开个玩笑你都这么不给面子。”李建军摇头一笑,说道:“明天就是军事演习了,想知道演习规则是什么吗?”
“好。”李建军点了点头,离开了房间。
“血龙?”王宸一愣,虽然他未接触过纹身,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行了,我也懒得生气,这是我的最后一笔活儿了,而且祖上传下来的材料也只够这一次,这种材料的秘方……已经没人知道了,没了这种材料,这门手艺也没有传下来的必要了。”老汉叹气,一副惋惜的表情。
待到李建军离开之后,老汉拿着凳子坐在了王宸面前,一边用硝石清洗着王宸的上半身,一边说道:“过程有些疼痛,你忍着www.hetushu.com点儿。”
“不是吧?”说实话,王宸一直不相信老汉的话,但此时亲眼看到这一幕,也由不得他不相信了。
“有人送他,你就不用去了。”李建军将门关上,坐在了一旁,问道:“知道这个纹身除了寓意之外,还有什么用处吗?”
“什么用处?”王宸坐在床头,拿起一个苹果,啃咬了一口,随口问道。
“战争是战争,演习是演习,这是两码事好吧!还有,我直接跟你明说了,这次华北军区的演习对他们来说是演习,但对于我们来说……可是任务!”李建军望着王宸,正色说道。
王宸用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汗水,几分钟后,果然如老汉所言一般,他身上的红龙毫无任何征兆的消失了,就仿佛从未有过一般!紧接着,他将水盆举起,然后泼在了自己身上,果不其然,在他身体沾水的瞬间,那条红龙再次出现,出现的也是毫无任何征兆!
“由于材料不足的原因http://m•hetushu•com,不能纹金龙,也不能纹青龙了,就纹一条……血龙吧!”老汉说道。
这五天里,让王宸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老汉用羽毛给纹身处上涂料的时候!特别是当那些涂料跟王宸的皮肉碰触的一刹那,王宸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在被烈火燃烧着一般,正如老汉所言,那是最后一步,也是最难忍受的一步。
“您只管放心的纹就是了。”王宸瞥了一眼那几瓶颜色不一的液体,眸光中多了几抹沉重,那些液体中最多的是红色液体。
纹身的讲究很多,特别是龙,龙是神兽,神兽是不可以乱纹的,比如血龙,血龙在纹身讲究里被称之为邪龙,纹上一条血龙,如果背不起的话……会把纹身者自己给压死的!当然,这只是风俗说法而已,当不得真。
话语落下,王宸干笑了几声,面色一正,说道:“这个笑话一点儿都不好笑,你还是赶紧说正事吧。”
“特别是药液涂上的时候,那时候是最难忍受的时候www.hetushu.com,但你千万不要乱动!最后的封笔活儿了,我不想留下任何的瑕疵。”老汉的话语落下,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又仿佛是在说给王宸听。
老汉收拾好东西,打开房门,离开房间。王宸穿上衣服,刚准备出去送送老汉,但李建军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外,将王宸给挡在了那里。
听到这句话之后,王宸无奈了下来,这件事情既然少将知道,那也就是说军方的高层都知道!
“不行,这是规矩!如果不纹,龙组就不算真正意义上的重建!当然,这件事情我也做不了主,如果你真不想纹的话,就自己去跟将军说吧。”李建军正色说道。
“斩首?那我们是属于红军阵营呢,还是蓝军阵营?”王宸随口问道,演习无非就是两个阵营,红军跟蓝军,斩首自然是“击毙”某军的首长了。
“你想一下,万一你被敌人给逮捕了,他们逼供你的时候,你是不是可以用这个纹身来推脱掉华夏军人的身份?”李建军微笑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