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兵王无双

第286章 南非德班

“不是。”王宸摇头,将陈心怡的情况说了一遍,然后问道:“不知前辈……有没有治好的把握,或者前辈认识的医学界泰斗里,有没有人可以帮忙的?”
“那好,既然是有事,那你定地方。”杨洪老人说道。
“说实话,你能想到这么多,老师已经很高兴了。”杨洪老人面带笑容。
“说来惭愧,的确是有事相求。”王宸如实说道。
……
“好。”杨洪老人点头,笑着说道:“那咱们吃饭吧,边吃边聊。”
“哪儿能说放下就放下呢,特别是感情这种事,表情是可以随意改变的,但内心……是改变不了的。”林梦儿莞尔一笑,随口说道。
“前辈,您是中医界的泰斗,我想问您一个问题。”王宸正色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王宸笑着说道,但转眼一想,陈心怡在军区医院中,那地方一般人根本进不去,便将陈云霄的电话给杨洪老人留了下来,说道:“前辈,等您到和*图*书了华夏,联系这个号码就可以了,如果他问您是谁的话,您就说……猎鹰,他就明白一切了。”
迪拜飞德班,九个小时,在南非深夜的时间里,他们抵达了德班。
话刚说完,包厢外便传来了敲门声,王宸起身将包厢内打开,门外是杨洪老人以及林梦儿。
饭菜已经上好了,四人坐了下来。
“我听老师的。”林梦儿点头,表情上看不出什么变化,显然因为上次的事情,这个女孩儿也算是长大了。
……
“那能不能劳烦前辈……”王宸起身,面色有些激动。
“呃……说来话长。”王宸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对着杨洪老人以及林梦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实话……他真的没想到杨洪老人会把林梦儿带来。
“那个黑人是战场上的人,他们要么去中东,要么就是去南非。”杨洪老人笑了笑,瞥了林梦儿一眼,说道:“怎么?你还放不下他?”
“盒子http://m.hetushu•com的问题?”杨洪反问道。
“小兄弟,说吧,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杨洪老人瞥了一眼黑鬼,对着王宸问道。
“两个小时内赶到。”杨洪老人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对着一旁的林梦儿说道:“你也一起去吧,有些事情总是要面对的,不是吗?”
从美国纽约到南非的路程很简单,纽约飞迪拜,迪拜飞德班,就算抵达南非的地界了,然后再从德班抵达南非战区。
在返航的路上,黑鬼好像很兴奋,而王宸心中则是有着一种期待,他期待跟他父亲见面。
“喂,你好,哪位?”电话响了三声便接通了,接听电话的是一个女人,声音有些熟悉且陌生,但王宸依然可以听出声音的主人是谁。
“老师,您说王宸这是要去哪儿?那个黑人,给我一种很浓烈的杀气感觉,这种感觉比王宸身上的杀气还要浓烈的多。”林梦儿轻声说道。
杨洪老人早m.hetushu.com就知道了当时发生的事情,而且也将林梦儿的心结疏导开了。
“很好。”林梦儿嫣然一笑,说道:“你不必对我抱有歉意的,我承认刚开始的时候我恨过你,但想通了之后,现在已经不恨你了,另外……谢谢你离开之前,对老师说过的那些话。”
“好了,你可以恢复到你先前的样子了,这里是咱们的地盘。”黑鬼下机之后,深吸了一口口气,说道:“还是南非的空气有爽感啊,虽然德班这座城市没有战火,不过……空气中却有着战争的味道。”
两个小时之后,饭店的包厢内。
纽约抵达迪拜的时候耗费了十五个小时,王宸跟黑鬼没时间来欣赏一下这座世界上最富有的地方,便坐上了迪拜飞南非德班的航程。
“呃……”王宸点了点头,林梦儿将这个转换的过程说的很简单,但王宸可以想象到这种过程的痛苦。
“……”电话那头听到王宸的名字时,明显愣了一下,沉默了五和_图_书秒钟之后,方才说道:“好的,请稍等。”
酒足饭饱之后,王宸跟黑鬼离开饭店,来到了机场,杨洪老人跟林梦儿目送王宸两人进入候机舱,然后他们离开了机场。
但他话还没说完呢,就被杨洪老人举手打断,道:“这没什么劳烦不劳烦的,正好我跟梦儿这些日子想去华夏故地重游一番呢,如果方便的话,小兄弟就把那位病人的联系方式告诉我一下吧。”
“喂喂,小子,你的眼神怎么这么无奈呢?难道是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情?”不得不说黑鬼的观察力很强,但王宸没有搭理他。
号码是杨洪老人的号码,因为王宸有些事情想要拜托他。
“行了,以你那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性格,这次给我打电话,应该是有事吧?”杨洪老人笑着问道。
“这些日子,还好吧?”王宸望向林梦儿,歉意的问道。
“别乱说话了,特别是等那个人来的时候。”王宸正色说道。
“我是王宸,找杨洪前辈。”王宸m.hetushu.com对着手机说道。
“小兄弟,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而且看这电话号码是美国纽约的,你来纽约了?”这次声音是杨洪老人的声音,上来就奚落了王宸一顿,好像在责怪他这么长时间了才打一个电话一样。
“我说小子你真是够了哈,机票钱你花我的,现在饭钱你也让我出,而且还对我爱搭不理的,有你这么办事的吗?”黑鬼对着王宸喋喋不休,一副委屈的样子。
“小兄弟,你怎么……打扮成这样了?”再次见到王宸,林梦儿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不过王宸打扮的样子,倒是令她跟杨洪老人有些不解。
杨洪老人听完王宸的话,沉默了一会儿,抬头说道:“是否可以百分百治好,我不敢打保票!而且我得亲眼看一下病体才可以下结论,只要不是彻底坏死,就是有希望的!”
“机场旁的饭店吧。”王宸瞥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饭店,说道。
“呃……在华夏太忙了,一直没空出时间。”王宸有些尴尬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