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兵王无双

第420章 种因结果

马克说到这里,赖猜打断了他的话,道:“别跟我说这些,你的家人又不是我的家人,生死跟我何干?而且留着你的家人,给你报仇吗?斩草不除根的事情我不干,不过你的女人你可以放心,应该有人为你照顾。”
“恐怕让你失望了,我不会对赖猜动手,本来我也不会对你动手的!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将那个人头给我看!明白了吗?你不是信佛吗?知道因果吧?那个人头就是因,你现在即将被我杀掉,然后我拿你喂狗,这就是果!”
“哈哈!……”赖猜的话语落下,周围的赖猜亲信们都大笑了起来。
“呜呜!……”马克双眼瞪的大大的,张嘴“呜呜”着,他是在笑,鲜血从他的嘴里流出,不断的流出,甚是狼狈!谁也想不到,曾经金三角的三大将军之一,竟然会落到如此田地!
“好吧,送给你了。”赖猜点头,起身,朝着外面走去,剩下的几名亲信跟上http://www•hetushu.com他,一起离开了这里。
话语落下,马克眼神一变,瞥了王宸一眼。
“你不是一直好奇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吗?不是好奇为什么我把你害的这么惨吗?我可以告诉你。”王宸蹲下,将马克的头拉起,跟他对视到一起。
王宸听到马克的话,笑了笑,随口说道:“我的目的是什么,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我为什么要害你?你是在说笑话吗?你想杀我,我难道还报答你?你没能杀的了我,落了这幅田地,就别抱怨了。”
“别说话,老老实实的听着!”王宸将军刀扔到一旁,冷笑着说道:“没错,我根本不是什么毒枭,我是军方的人,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也是为了执行任务!现在……你可以瞑目了吗?”
“你在笑?”王宸一愣,也笑了起来,说道:“你是听到我是军方的人,所以在笑?你以为我会对赖猜下手?这样也和-图-书算是为你报仇了?”
“怎么?王先生要急着离开?还是说,来金三角的目的,已经完成了呢?”赖猜瞥了王宸一眼,笑着问道。
“王宸,你我无怨无仇,为什么要害我到如此境地!”马克望向王宸,咬牙说道:“还有,你来金三角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事到如今,我可不会再相信你那些鬼话!”
“现在也没外人了,也到了你我聊聊的时间了。”王宸起身,走到马克身前,一把抓起他的头发,膝盖狠狠的顶在了他的鼻梁骨上!马克的鼻梁骨断掉,鲜血流了一脸。
“将军,马克的士兵跟司农的士兵怎么处置?”这时候,一名军官走了进来,对着赖猜询问道。
“你们几个,去统计一下伤亡名单,死掉的,给他们家人一笔安家费!残掉的,就让他们死掉,然后给他们家里一笔安家费!”赖猜对着他的亲信命令道。
马克的表情木讷了下来,他知道他不可能活下hetushu.com来,索性认命了。
“麻烦将军一件事,晾尸三天,喂狗。”王宸起身,对着赖猜说道。
“马克啊马克,看看你这幅样子!本来我还想好好照顾你一下的,但现在看你这幅人不人,狗不狗的样子,我是没心情跟你浪费时间了!”赖猜瞥了马克一眼,摇头一叹。
“赖猜,如今金三角已经是你的地盘了,多了我也不说,更不会求你放过我!但这是你跟我的恩怨,我的家人……”
“解决了吗?”王宸杀掉马克几分钟后,赖猜回来了,瞥了一眼马克的无头尸体,随口问道。
“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调查上帝殿堂给过你们什么东西,至于你我的仇恨从什么时候结下的,那得问你自己了!说来也怪你,闲的将那个人头给我看,那个人头……是我的一个战友!”王宸望着马克,一句一句的说着。
这句话落下,马克的笑容僵在了那里,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不过你可以和_图_书放心,你的女人活不久的,她们会被暂时照顾,等照顾完了,我就送她们上路,让你黄泉路上也不孤单,也不枉费你我相识一场。”赖猜继续说道。
“赖猜,你个混蛋!”马克咬牙,脸庞抽搐了起来。
“呜呜!……”马克双眼充血,因为疼痛“呜呜”了起来,全身都在抽搐着。
说到这里,马克望向王宸的眼神冷冽了下来,无比的悔恨,他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杀了王宸,更后悔自己这多疑的性格。
“将军,您没心情跟他浪费时间,但我有的是时间跟他浪费,将他交给我处置如何?”王宸对着赖猜问道。
“按照我的原话执行,想要留下跟着我的,就留下!想要离开的,给他们一笔路费,让他们离开!但记住,司农的亲信不要,让他们回家种田,如果他们硬要留下,就暂且收下,日后找个机会做掉!”赖猜正色说道。
“是!”几名亲信点头,离开了这里。这就是金三角,残酷到了www•hetushu•com极致,没有任何的人性可言!
“呵呵……”马克抬头,望了赖猜一眼,又瞥了坐在一旁的王宸一眼,说道:“赖猜,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事到如今我没什么说的,因为我不是败给了你,而是……”
“你……”马克想要起身,但他的腿断了,怎么可能站得起来?
“你……”马克眼神一变,刚想说话,但就在他张口,还没等说话呢,王宸手中的军刀便刺入马克的嘴里,一划,将他的舌头割了下来。
“马克,事到如今,有什么想说的吗?毕竟也只有现在,你我才能安心的聊聊天了。”赖猜坐在那里,手里端着一杯红酒,望着马克说道。
“是!”那名军官闻听此言,点头离开了这里。
“你自己亲手种下了因,所以它现在结出了果!这就是因果!你自找的!”王宸手掌用力的拍打着马克的脸庞,捡起军刀,军刀刺入马克的胸口,然后从胸口处一直划到马克的脖颈处,将马克的脑袋给割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