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地狱冥火

第623章 鱼鳞刑法

话语落下,中年女人的弟弟软倒了下来,眼神中仅存的希望也都消失了。
“杀他我们没什么说的,但我们只是遵守命令撤退而言!为什么连累我们?”一名政府军军官质问道。
“妥协吧,他们不是在开玩笑,你不懂部队,连我们自己的部队都不懂,这支部队……你更不会懂!他们是什么样的部队,你根本想象不到。”政府军首长对着中年女人说道。
但还没等他们站起呢,狙击步枪的枪声响起,二十多名政府军军官倒在了地上,鲜血不断的流出,很快,地面被染红了。
王宸俯视着中年女人的弟弟,此时他被王宸踩在脚底,王宸说道:“你的罪孽太深了,我虽然杀过很多人,但我的罪孽跟你的罪孽比起来,根本没有任何的可比性!对了,问你一件事,知道鱼鳞刑是一种什么死法吗?”
“你……你这么做,就不想想后果吗?”中年女人声音颤抖着,说道。
“因为和-图-书你是最高指挥官,他们是你的下层,他们有错,但没你的错大!所以,我让他们没有痛苦的死去,但你不一样!我两千两百多名战友因为你而牺牲,你们伊拉克十万民众因为你而被屠杀,让你轻松的死掉,不合天理!”
“不……不要杀我,我可以给你们钱,很多很多的钱!”被踢翻后,他跪着爬过去,抱着莱恩的大腿。
王宸轻声说道,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我……我选择第一个。”中年女人妥协了下来。
“啪!……”这时,黑寡妇上前,一巴掌打在中年女人的脸上。
潜藏在周围的狙击手,手指已经摸在了扳机上面,武装直升机停止了射击,重新换好了弹链,战地坦克的炮口对准了政府军的人群,装甲车上面的大口径高射炮,对准了休息区。
“知道为什么单独留下你一人吗?”王宸走到他身前,一脚将他踢开,单脚踩在他的胸口m.hetushu.com
“不……不知道。”他的眼神中还带着希望,他以为是他刚才说的给钱那句话起作用了。
“闭嘴,再说一句话,我就杀了你。”黑寡妇端起狙击步枪,枪口对准了中年女人的脑袋。
“哪里不服?”王宸瞥了他们一眼,随口问道。
这一巴掌下去,中年女人直接被打翻在地,牙齿都被打掉了几颗,脸颊红肿了起来。
“很好。”王宸松开中年女人的头发,放下手枪,对着白骨使了一个眼神。
“下一枪,我的人就不会把握的这么准了!给你二十秒时间考虑,二十秒时间之后,没有答复,我会自行处置那些涉事军官,同时……全面开战!时间还有十五秒。”王宸一把抓住中年女人的头发,冷声喝道。
“可是……”几名政府军军官还想说些什么,但还没等他们说完呢,王宸便指着中年女人的弟弟,说道:“除了他,其余人都毙了吧。”hetushu.com
她再也无法强势下去了,面对王宸他们,她没有任何值得强势的资本,她的后台是伊拉克的高层,但这个后台……对于各国联盟军以及炼狱而言,形同虚设!
“本来我懒得跟你们解释的,但你们既然问了,那就让你们死个明白!最高指挥官无能,你们也无能吗?他无能,你们不会反他吗?哪怕软禁他,命令士兵反击,也不会是今天这种结果!”王宸说道。
“我……”中年女人喘着粗气,连话都说不清了。
中年女人瞳孔收缩,身体开始颤抖,开始发软,如果不是王宸抓着她,恐怕她已经软倒在地上了。
她本来以为有着调令,就可以救下她弟弟了,因为联盟军她根本就没放在眼里过!她不会想到……联盟军敢做这种事情,更不会想到,联盟军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把多于他们数倍人数的政府军给全面控制了。
中年女人的弟弟瞥了后面一眼,脸色更加苍白了。http://www.hetushu.com
王宸用手枪指着中年女人,轻声说道。
白骨会意,协同十多名联盟军将那些涉事的政府军军官们都带了过来。
“长官,我们不服!”这时,其他的涉事政府军军官开始躁动了起来。
“后果?无非就是鱼死网破,这个后果,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就想好了。”王宸冷笑着说道。
中年女人避开她弟弟的眼神,闭起了双眼。
“砰!……”然而,就在她的话语刚落下的刹那,一道狙击步枪的枪声响起,子弹贴着她的耳垂划过。
“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涉事的军官以及你弟弟交给我们处置,此事就此结束!第二,战争继续,或许我们会有伤亡,但我保证你们会全军覆没!”
“求求你们,给他一个痛快吧,别折磨他了。”中年女人转过身,望向王宸的眼神中夹杂着哀求。
“不……不知道。”中年女人的弟弟摇头,结巴地说道。
“还愣着干什么?难道你想为了你弟弟自和图书己,把全军都害死吗?”政府军首长无比焦急地喊道,距离王宸给的限定时间,还剩下不到五秒钟了。
“现在知道怕了?你舍弃驻地时,想没想过驻地后方的城镇?想没想过那十万民众?”莱恩一脚将中年女人的弟弟踢翻,冷声说道。
“唬我?”中年女人心中早已慌乱不堪,眼神也出卖了她此时的紧张情绪,但她的脸上却依然保持着镇定。
“嗡!……”中年女人的耳垂被擦破,同时脑中响起“嗡嗡”的声音,子弹强大的冲击力道,让她瞬间耳鸣。
二十多名政府军军官跪在地上,中年女人的弟弟表现的最为不堪,他全身颤抖着,眼神中尽是惊恐,裤裆都湿了,地面也湿了一片!这家伙……被吓尿了!
“不要……”话语落下,那些政府军军官仿佛疯了一般,想要起身反抗。
“姐……救我,我不想死!”他脸色苍白无比,眼神绝望着,绝望中还夹杂着最后的希望,他带着这希望,望向了中年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