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地狱冥火

第624章 伊方落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一个半小时的时候,那七八名炼狱的雇佣兵满手是血的走了出来。
“别担心,我们只是为了自保,等我们撤出你们国境线,一切都会结束!当然,这是在你们不去追击我们的情况下,如果你们追击我们,我们也只能撕破脸皮了!”王宸摊手说道。
“OK!”北极熊应了一声,开始对着无线麦发放命令。
话语落下,七八名炼狱雇佣兵跑了过来,将中年女人的弟弟架起,便朝着驻地中被炸毁的一间房屋走去。
“都闹成这样了,怎么从正面撤退?伊拉克政府高层明显分成了两派,我们杀了一派高层的儿子,如果我们从伊拉克国内撤退,他肯定会有所行动的!”
“你们几个,过来架着他,再过来几个一起动手的,我自己太慢!”那名炼狱雇佣兵对着无线麦喝了一声。
王宸不知道自己变成这样算不算一件好事,他知道现在的有些冷血,冷的和-图-书让他自己都感觉有些陌生!说实话,王宸很奢望自己可以回到以前,回到以前那个听到枪声,就害怕的时候!
当她看到她弟弟的时候,当场一愣,然后差点儿昏过去,最后趴在地上呕吐了起来。
“明白了,从哪儿撤退?按计划中的撤退路线吗?”北极熊问道。
房屋的地面上尽是被割下来的肉片,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的肋骨,腿骨!隐约间可以看到肋骨中的心脏,只不过此时心脏已经被一把刀给刺穿了,心跳早就没有了。
房屋中的地面上全是血,还有肉片,肉片跌落在地上,还在蠕动着。
他看到这一幕自始至终,眼神都没任何的变化!可能是他见过的死人太多了,也可能是他已经麻木了!
“你?你确定你行?”王宸问道。
“我去看看。”王宸朝着房屋走去,瞥了一眼。
“我来吧。”这时,一名炼狱的雇佣兵走了出来。
此时中年女人的http://m•hetushu.com弟弟被渔网包住,全身都被控制住,他现在想死,他很想对方可以一枪解决他!之前他怕死,但现在……他宁愿死!
“对,把政府军的食物和水源全部带上,咱们自己的弹药补充满,卸掉他们的武器,直升机、战地坦克、装甲车也都开走,给他们说一句,到边境的时候,自然会给他们留下!”王宸应道。
“不从正面撤退吗?”北极熊问了一句。
“好吧。”王宸点了点头,炼狱真的是网尽了天下英才,擅长什么的都有。
“龙牙,这么精致的话儿……我可干不了。”血狼正色说道,活剐可是一个技术话,每一刀都必须克制力道,控制不好的话,几刀下去就死了!
“要不换个吧?”夜狐等人摇头,没有人感觉自己可以胜任。
“不太确定,但之前我们刑事逼供上帝殿堂成员的时候,最高记录是一百八十九刀,都看到肋骨了,那人还和*图*书活着!这次我用点儿心,二百多刀没问题。”那名炼狱雇佣兵说道。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静静的看着联盟军、维和部队以及炼狱的人行动。
计划中的撤退路线……是从沙漠地带跑到约旦,然后从约旦分批进入阿富汗!约旦是已经被解放了的国家,所以很安全,当地政府也很配合。
“报告首长,他们离开之前,把我们的通讯设备都毁掉了,我们根本没法联系……”一名政府军的通讯兵说道。
“你们要干什么?”联盟军、炼狱以及维和部队开始行动的时候,中年女人脸色难看的问道,她以为王宸还要他们动手。
“报告,那小子身体太不抗折腾了,第一百九十刀的时候……就撑不住了!”一名炼狱的雇佣兵对着王宸说道。
那时候的他很弱小,弱小的连他自己都看不起他自己,现在的他是很强大,强大的连他自己,都感觉到自己陌生!从弱小到强大,王宸经历了太多hetushu•com,也失去了太多。
“向上层报告!”中年女人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喝道。
四十分钟之后,王宸他们离开了驻地,带走了政府军的食物和水源,以及开走了武装直升机、战地坦克和装甲车。
“绝对不能让他们离开国境,立即回去,让边境的防军拦住他们!我回去调兵,消灭他们!”中年女人对着一名政府军喝道。
“一群没用的东西!”中年女人骂了一句,朝着她弟弟被实施活剐的房屋走去。
“那你就亲身体验一下吧”王宸对着血狼打了一个招呼,意思让血狼动手。
“不……不要!”中年女人的弟弟虽然不知道鱼鳞刑是什么,但他不傻,也猜得到肯定不是一种好死法!他不想死,哪怕现在让他出卖他亲爹,他都可以立马出卖!
“你们谁行?”王宸对着夜狐等人问道。
“我看谁敢!现在他已经不是三号军区的首长,我是!”中年女人大声喊道。
“还愣着干什么?如http://m•hetushu.com果还把我当首长,就执行命令!”政府军首长大声喝道。
“便宜你了。”王宸眼神中很平静,平静的可怕。
他脸上的肉也被割的差不多了,只留了两颗眼球在外面,耷拉着!虽然看不到表情,但也可以看得出……他死之前非常的痛苦。
“此时咱们天高皇帝远,他就算知道,也只能吹胡子瞪眼!但到了伊拉克国内,咱们想跑……都跑不了!”王宸说道。
“你能不能有点儿脑子?边境的兵力先不说战斗力如何,就他们那点儿人数,怎么跟联盟军交战?你是想把他们也都害死吗?全军听令,给我把这个女人绑了!出了什么事,我担着!”政府军首长喝道。
几分钟后,房屋中传出宛如杀猪般的惨叫声,几十分钟过去了,惨叫声越来越小,因为他已经没有力气喊了。
话语落下,政府军有些犹豫不决,不知道该怎么办。
“通知全军,准备撤退!撤退的时候随时保持警戒。”王宸对着无线麦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