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地狱冥火

第633章 心性蜕变

“报告!清理完毕!”十分钟后,一名联盟军跑到王宸身前,大声汇报道。
清理战场只是简单的清理,上帝殿堂的武器他们并没有管,只是检查了一下尸体,确定是否都是死人,再就是对着还没有死透的上帝殿堂士兵补了几枪。
话语落下,全场无言。
“确定不再消耗一下他们的兵力吗?还是说,你们有更好的应对战术?”杰克扫了众人一眼,问道。
“是!”命令一下,各部队的士兵继续忙碌了起来。
此时此刻,王宸心性发生了第一次的蜕变。
“杰克,我们都是刽子手,你们联合国也是!站在你们西方角度上来讲,我们是上帝的刽子手!上帝殿堂的人有罪,但我们的任务不是让他们赎罪和忏悔!”
不管是李臣飞也好,莱恩也罢,北极熊和曼陀罗、黑寡妇、紫罗兰也是一样,他们从没有见过王宸这幅样子。
李建军望着王宸,眼神中有欣慰,也有担忧。和-图-书
话说到这里,杰克有些不耐烦,说道:“你说这些跟这件事有关吗?”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因为在上帝殿堂事件解决之前,联盟军还是联盟军,各国的关系……也依然是缓和的。
王宸说到这里,随手拿起一把突击步枪,朝着前方走去,对着没有死透的补了一枪,继续说道:“杰克,你别跟我较真,就算你跟我较真,我也有着无数的理由,比如……我不接受投降!”
说到这里,王宸笑了笑,将手中的突击步枪扔掉,捡起一挺轻机枪,枪口对准天空,扣动了扳机。
这一次的伏击行动虽然只歼灭了上帝殿堂一部分兵力,但也算是一场胜仗!
曼陀罗和李臣飞同意了王宸、莱恩的观点。
人都是会变的,谁都不例外!此次蜕变后的王宸,就宛如那蚕蛹破茧而出,化成了蝴蝶!
“我听说过一个故事,俄罗斯的故事,也就是二战时期前苏联的和_图_书!”
“比如轮奸她,用刀将她的乳房割下,将她的眼睛挖下,总之,德军能用的都用了,但是那个女战士都没有妥协!最后那个女战士被分尸了,死了。”
“你个疯子……”杰克眉头深皱,望着王宸。
“没错,我这么做是有些不人道,但是……战争中谈什么人道?在战争中说人道两字,你不觉得可笑吗?”
“撤退!”就这样,维和部队、联盟军以及炼狱的人朝着五公里外的卡车走去,随即上车,朝着伊朗军区赶去。
“杰克,你急什么?我还没说完呢!这么着急可不像是你的性格。”王宸摊了摊手,继续说道:“之后,苏联战胜了德军,将两万德军围困在一个山谷中。”
“哈哈!……疯子?没错,我是疯子!”王宸笑的很厉害了,他从来都没有如此失态过,更没有如此肆意的大笑过,就仿佛一个疯子一般。
王宸说的很对,这个世界上没有m.hetushu.com天生的疯子,都是被逼疯的!没有人愿意杀人,更没有人喜欢杀人,王宸也不例外!
“哒哒哒!……”很快,子弹打光了,正在清理战场的众士兵,都望向了王宸。
杰克、北极熊主张继续伏击,莱恩、王宸主张将目光换到新战场上,为最后一战做准备,不要因为一些小利益,而放弃大利益!
“什么狗屁条约,条约是死的,老子是活的!再说了,他们遵守战争条约了吗?他们都不遵守,我为什么要遵守?”王宸瞥了杰克一眼,说道。
“你……”杰克被王宸呛的回不了话,一时语塞。
“十分钟时间清理战场,给伤员进行伤口处理,准备撤退!”王宸深吸了一口气,命令道。
“而是把他们送到上帝那里,至于上帝原谅不原谅他们,那是上帝的事情!我们需要做的很简单,那就是送他们去见上帝!”王宸将手中的轻机枪扔掉,大笑着说道。
王宸笑和_图_书了大约十秒钟,突然,他不笑了,眼神中浮现一抹深沉,说道:“就算我是疯子,那也是被战争给逼疯的!”
其实李建军猜对了一半,王宸接管0824之后,0824的确发生了改变,这支华夏最强的特种部队成为了让各国的特种部队都深深忌惮的杀戮部队!
诠释了龙牙两字的真正寓意:龙牙一出,不见鲜血,誓不回头!
回到伊朗军区之后,王宸、杰克、莱恩、北极熊、曼陀罗以及李臣飞开始了一场讨论会议,会议是针对是否继续伏击上帝殿堂而展开的。
“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你不能因为他们不遵守,你就不遵守!如果你也不遵守,那我们岂不是跟他们一样了吗?”杰克反驳道。
“杰克,说到这里,你已经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不管是联盟军也好,维和部队也好,有多少士兵们牺牲在了上帝殿堂的枪口下?如果方才我们接受他们的投降,那些牺牲的士兵们……会和-图-书怎么想?”
“那时候,德军投降了!然而,苏联军方没有接受他们的投降,苏联最高层只说了一句话:不接受投降,把敌军全部歼灭!”
他欣慰的是王宸的改变有利于以后接管0824,毕竟慈不掌兵是自古传下来的至理!他担忧的原因是……王宸身上的杀气太重了,一个杀气如此重的人培养带出来的0824,还是之前的0824吗?
王宸端着突击步枪,枪口朝上,继续说道:“那个故事内容是,一个苏联的女战士,成了德军的战俘!德军为了让她开口,动用了很多刑法!”
他是被逼的,蝰蛇的牺牲,张少云的牺牲,每个战友的牺牲都让王宸先前那颗慈悲的心碎裂一下,现在,他的心已经彻底碎了!本来慈悲的心已经变的冷血,再也不怕任何的伤害!
“笑话,我为什么要惯着他们?什么战争条约的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他们是敌人,对付敌人,那就是一个字,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