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非决战

第661章 联合逼婚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陈天雄盯着王宸,面色严肃了下来。
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在涉及到原则问题的时候,他不会和任何人妥协,别说陈天雄只是他的准岳父了,就算王宸父亲来了,王宸也不会妥协。
陈天雄没有回陈母的话,望着王宸问道:“少校了?”
“……”王宸眨了眨眼,瞥了一眼陈天雄,又瞥了一眼陈母,现在他明白了,感情这是两个老的合起来逼婚啊!
“记得,当兵可以,不要涉及官场。”王宸说到这里,紧接着说道:“不过我这也不属于官场,军官和政官是两个性质!而且,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也不是好士兵。”
这还是她第一次离家这么长时间,也是第一次没有在家里过年,说实话她的确很不习惯,除夕夜的那晚,她还偷偷的哭了。
随着陈母的话落下,王宸没有继续说下去,陈母知道,不管是王宸也好,陈天雄也好,这两人都是有主hetushu.com见的人,如果继续说下去,就会生出火药味了。
“王宸,伯母跟你说个事,你考虑一下?”突然,陈母望着王宸,轻声问道。
“听你这意思,是准备在部队里长久发展,待一辈子了?”陈天雄直入主题的问道。
陈母和陈心怡看不出王宸的变化,但陈天雄阅人无数,他可以看出王宸跟以前不同了。
陈母和陈心怡说着话,并没有注意到王宸军衔的事情,陈天雄看到了,叹出一口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的行李包中可不比陈心怡的行李包,包里不光有着衣服,还有枪械,重量三十多斤呢!
“王宸,如果你一年内退伍,陈氏的股份可以全部转移到你的名下!然后由你自己打拼,反正我已经上了年纪了,正好享享清福。”王宸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但陈天雄却不妥协。
退伍之后,哪怕把陈家的股份让出来一块给王宸她也没意见,毕竟她www.hetushu.com不想让陈心怡受一点儿委屈!现在王宸军衔升到了少校,这已经属于中层军官了,想要退伍……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那你是怎么想的?你说出来,我和你伯父听听你的想法。”陈母望着王宸,微笑着说道。
陈心怡瞥了一眼王宸,又望了一眼陈天雄,撇了撇嘴,默默的吃着菜。
王宸眼神严肃了下来,跟陈天雄对视到一起。
话语落下,陈心怡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你好好的叹什么气啊?他们两个好不容易回来一趟。”陈母听到陈天雄叹气,皱眉责怪道。
“饭都准备好了,来,包给我,你们先进去吃饭吧,坐了一天车,也累了。”陈母说完,便准备去接王宸的行李包。
“好吧。”陈母没有在意,拉着陈心怡朝客厅走去。
“行了,这个话题就此打住。”陈母再次开口。
陈母和陈天雄听到车声的时候就出来了,陈母看到陈心怡之后和*图*书,将陈心怡手中的行李包接过,说道:“看看你,比以前黑多了,不过没关系,妈给你了买了好几箱韩国面膜。”
王宸刚想回话,但还没等他开口呢,陈母打断道:“行了,不说这些事情了,吃饭。”
“伯母,我明白您的意思。”王宸深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
“谢谢妈。”陈心怡莞尔一笑,抱了抱陈母。
屋里有空调,很热,王宸将便衣外套脱下,里面穿着一件军事衬衣,衬衣上贴着军章。
话语落下,陈母一愣,瞥了一眼王宸的军衔,眉头也皱了起来!说实话,因为陈心怡的关系,陈母并不希望王宸在部队里长待,她希望王宸能尽快退伍。
“你们这次回来,董事长和董事长夫人都挺高兴的,前几天除夕夜的时候董事长夫人还念叨呢,说是过年也不回家,怕你在部队里待不习惯。”
陈天雄记得他第一次见王宸的时候王宸身上都散发着一股杀气,之后见王宸的时和-图-书候,王宸的杀气收敛了很多,但现在……王宸身上没有任何杀气,但眼神却仿佛藏着什么,就宛如那即将爆发的火山一般,给人一种很不安的感觉。
王宸沉默了下来,陈天雄也沉默了下来,可能是他觉得王宸说的在理,毕竟如果王宸同意了他的提议,那么陈天雄心中也会看不起王宸的。
“你呢,有自己的想法很好,我和你伯父也不会硬逼着你退伍!但是呢,你和心怡也都不小了,你看你们的事是不是应该……”陈母的话没说完,但意思在座的都明白了。
王宸和陈心怡下车,提着行李包走向客厅。
“伯父,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别说一年内我不会退伍,就算退伍了,我也不会要你们陈家一分钱!我是个男人,我有手有脚,我能自己打拼!伯父你可以白手起家,我王宸为什么不能?还是说,你是故意的在侮辱我?”
陈心怡知道,除夕夜的时候她没在家,陈母这个年过的也并不好。
和-图-书伯母您说。”王宸望向陈母,说道。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对着陈心怡说道。
陈天雄瞥了王宸手中的行李包一眼,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但他也没有说什么。
“不用了,我自己放就可以了。”王宸微笑着婉拒。
“什么时候的事?”陈天雄继续问道。
进入客厅,王宸将行李包放在一旁,跟着陈天雄进了餐厅,饭桌上就四个人,王宸、陈心怡、陈母和陈天雄。
“回家了就进屋说吧,站在外面干嘛?”陈天雄瞥了一眼王宸,眉头微皱。
“恩。”王宸点头。
“几天前。”王宸如实答道。
俗话说的好,女儿都是母亲的小棉袄。
半个小时之后,黑色的宾利车驶入了陈家别墅,那辆奔驰商务车停在了距离陈家别墅两里地外,车上的人下车,朝着四周分散跑去。
陈心怡闻听此言,也放下了筷子,看着陈母,她也好奇陈母要对王宸说什么。
“妈,您怎么也跟着瞎起哄了?”陈心怡拉了一下陈母的衣角。